网站地图
张宾(后赵石勒谋主)

张宾(?322年),字孟孙。赵郡南和(今邢台南和)张相人(乾隆十四年《南和县志》),一说邢台内丘人。十六国时期后赵著名谋士、政治家。

张宾胸怀大志,谋略过人,辅助石勒建立后赵,并订立各种国家制度,被石勒任命为大执法,专总朝政,位冠僚首。他为官清廉,谦虚谨慎,任人唯贤,礼贤下士。深受石勒和群臣的尊重。

永昌元年(322年),张宾去世,获赠散骑常侍,右光禄大夫,仪同三司,谥号“景”。史载其“算无遗策、机无虚发”,为十六国第一流的谋士。

张宾的父亲张瑶是中山太守。张宾从小好学,阅读了很多经史。年轻时就雄心大志,对兄弟说:“我自认为智谋不逊色于张良,只是没遇到汉高祖而已。”后来他担任中丘王帐下都督,不得志,因病免官。

永嘉之乱后,中原大乱。当时的石勒是汉国主刘渊手下的一员将领。张宾慧眼识人,对他的亲属说:“我见到的将领很多,只有胡将军(注:石勒是胡人,故张宾称其为胡将军)可以跟他一起成就大事。”随后,他投奔石勒帐下做谋士,石勒一开始并没有重用他。

永嘉四年(310年),石勒进军江、汉,并打算长期据守。张宾不同意,希望石勒北还。石勒没接受张宾的意见,结果,石勒军中缺粮,又被王导所率领的晋军攻击,损失惨重。石勒只得采纳张宾的建议北还。

永嘉五年(311年)正月,石勒率军北上渡过沔水。随后攻占新蔡,又进攻许昌,给晋军很大打击。自此之后,石勒对张宾言听计从,张宾遂成为石勒手下头号谋士。

当时,石勒希望在扩张自己的势力,他面对着汉国另一位大将王弥的挑战。当石勒活捉了晋雍州刺史苟后,王弥写信给石勒,说:“明公擒获苟却赦免他,真是太神奇了!让苟和我在明公左右效力,天下不足为虑。”石勒看出王弥的用意是麻痹自己,向张宾问策。张宾劝石勒必须迅速铲除王弥,可以先引诱他,然后再加以消灭。石勒接受了他的建议。

王弥军与晋军刘瑞相持,形势危急。当时,石勒正在进攻陈午,但还没有攻下。王弥请求石勒增援,石勒不想答应。张宾说:“明公常担心没有机会算计王弥,今天是机会把他交给我们了。陈午这小贼,有什么威胁?王弥是人杰,一定会成为我们的祸害!”石勒听从张宾的建议,亲自率军支援,击败晋军,斩刘瑞。王弥很高兴,认为石勒是可靠的盟友,不再怀疑他。

后来,石勒请王弥赴宴,王弥不顾部属劝阻,贸然前往。席间,石勒发伏兵杀王弥,又兼并其部众。石勒表奏汉国皇帝刘聪,称王弥系因叛逆被杀。刘聪虽然生气,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又加封其为镇东大将军,督并、幽二州诸军事,领并州刺史。石勒自此实力日增。

永嘉六年(312年)二月,石勒军准备南攻建业。镇守建业的司马睿会集江南兵力于寿春,派扬威将军纪瞻都督诸军以防御石勒。当时江淮地区连降大雨,汉国军因饥饿和疾病,死伤惨重,军情十分紧急。

石勒召集部下商议对策,右长史刁膺主张投降后待晋军南撤伺机而动,石勒当然不答应。夔安、孔苌、支雄等人都向石勒提出建议,石勒都不满意。最后,石勒问张宾:“你看应该怎么办呢?”张宾说:“将军攻陷帝都,囚执天子,杀害王侯,妻略妃主,擢将军之发不足以数将军之罪,奈何复还相臣奉乎!去年诛王弥之后,不宜于此营建。天降霖雨方数百里中,示将军不应留也。邺有三台(铜雀台金虎台冰井台之固,西接平阳,四塞山河,有喉衿之势,宜北徙据之。伐叛怀服,河朔既定,莫有处将军之右者。晋之保寿春,惧将军之往击尔,今卒闻回军,必欣于敌去,未遑奇兵掎击也。辎重迳从北道,大军向寿春,辎重既过,大军徐回,何惧进退无地乎。”

张宾的这个划策看似简单,实际对石勒军的战略决策非常重要。张宾首先驳斥了投降的可能性,指出石勒是西晋灭亡的罪魁祸首,投降绝对不会受到原谅。其次,张宾指出石勒的应该把发展重点放在华北,特别是重镇邺城。另外,张宾认为晋军只求自保,不会追击,所以可以安全撤退。石勒接受了张宾的计划,率军北还,并把重点放在经营北方。从此,之前专打游击战的石勒开始有一块稳定的根据地,开始平稳发展。

后来,石勒责备主张投降的刁膺,并将刁膺降为将军,迁张宾为右长史,加中垒将军,号曰“右侯”。

石勒实力扩张后,他面对又一个强敌,就是晋幽州刺史王浚。王浚派了段氏鲜卑军团段匹、段文鸯、段末等人共5万人进攻石勒的根据地襄国。段氏军团非常强悍,石勒陷入被动。石勒对部下提出强行突围的建议,却被部下否决,石勒的部下都主张固守疲敌。无奈,石勒向张宾问计,张宾不同意固守疲敌。张宾指出,敌军看到我军不出战,一定会懈怠,敌军的战斗力主要依靠段末。如果挖暗门20余道,趁敌军攻城时偷袭段末,将其俘虏,剩下的敌人就不足为惧了。石勒依计行事,结果俘虏段末,敌军士气崩溃,兵败如山倒,石勒军取得大胜。石勒放还段末坯,并且与段氏结盟。从此,王浚势力日衰。

当时王浚十分骄傲,奢纵淫虐,石勒想吞并他。石勒便向张宾问策,张宾指出,王浚表面上是晋朝将领,实际有篡逆之心,他非常想得到石勒的支持。不如先向他称臣,让他失去戒备,再趁机偷袭。石勒接受了张宾的计谋,向王浚献厚礼,表示拥戴其称帝。永嘉二年314年,石勒打算开始行动,于是先隐藏自己的精锐兵力,然后假称自己将于三月中旬亲自去幽州劝王浚称帝。于是,王浚更加骄傲,不再戒备石勒。

二月,石勒开始偷袭幽州的计划。军队到柏人时,怕刘琨及鲜卑、乌桓举兵相攻,驻兵不进。张宾说:“偷袭敌国,应该出其不意。这几天军队没有行动,难道是害怕三方的威胁吗?”石勒说:“对啊,可该怎么办呢?”张宾说:“王浚占据幽州,只是仰仗三部,现在都背叛成了仇敌,他没有外援来抵抗我们。幽州饥荒,人只能吃素,众叛亲离,部队非常弱小,这是里面没有强兵来防御我们。如果我们大军在城外,敌军必然土崩瓦解。现在虽然三方有威胁,将军还是可以悬军千里征讨幽州。用轻骑兵往返,不会超过两旬的时间。就算三方有动作,我们也很快可以回来。现在应该立即出击不必迟延。况且刘琨、王浚虽然都是晋朝将领,实际上是仇敌。如果写信给于刘琨,送人质请和,刘琨必然很高兴得到我们的支持,乐于看到王浚的灭亡,肯定不会救援王浚来偷袭我们的。”石勒说:“我不能了断的,右侯已经替我了断了,还有什么可疑惑的呢?”于是石勒派使者送信与刘琨,刘琨果然不但不帮助王浚,且给予石勒以进军的便利。

三月,石勒军至易水,王浚仍毫无戒备,石勒军到达蓟城。石勒先趋牛羊数千头入城,塞住街巷,声言献礼,使幽州兵不能出战,旋即率众入城,杀幽州兵万余人,俘王浚,将其斩首。此战,石勒用极小代价一举夺取幽州,张宾功不可没。自此石勒势不可挡。

太兴二年(319年),张宾与石虎等人见时机已成熟,便一起请石勒正式称帝。十一月,石勒接受了这个建议,即位称赵王,建立后赵。张宾被加封为大执法,掌管朝政。石勒称其为右侯,从不直呼其名,足可见石勒对张宾信用之深。

永昌元年(322年),张宾去世,石勒追赠张宾为散骑常侍、右光禄大夫、仪同三司,谥曰景。下葬时,石勒流着泪对左右说:“是老天不让我的大事成功吗?为什么要让右侯这么快离开我啊?”

张宾死后,石勒与其他谋臣如徐光、程遐议事时有所不合,石勒叹道:“右侯舍我而去,让我和这些人共谋大事,这不是太残酷了吗?”

石勒:天欲不成吾事邪,何夺吾右侯之早也!

房玄龄:机不虚发,算无遗策,成勒之基业,皆宾之勋也。

朱敬则:神人无功,达人无迹。张子房元机孤映,清识独流。践若发机,应同急箭;优游澹泊,神交太虚,非诸人所及也。至若陈平、荀、贾诩、荀攸、程昱、郭嘉、田丰、沮授、崔浩、张宾等,可谓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权合变,因败为功,爰自秦汉,讫於周隋。

苏图元:张宾崔浩,曾施神国之谋。荀田丰,亦运制胜之策。

张宾墓的遗迹有二处,即内丘县铁顶墓和南和县张宾墓。

1.内邱铁顶墓

内邱铁顶墓,在内丘县城南,相距十二里,铁顶墓村东侧,西依京广铁路,墓主是后赵右侯张宾,相传墓顶用铁汁封灌,故曰“铁顶墓”,现今墓高4米,南北长52米,东西宽43米,上有44棵古柏,四季青翠,村以此名。墓主张宾未投靠石勒前,曾在中丘(今内邱西约20里)王司马弘帐前任都督,有政绩,深受中丘人敬重,死后中丘人可能葬其衣冠为墓,曰衣冠冢,具体如何有待进一步考证。

2.南和张宾墓

南和张宾墓,位于南和县西十二里张相村东南,原墓呈长方形,南北长40米,东西宽30米,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张宾墓原有封土和墓碑,在1956年全国第一次文物普查时确认为张宾墓,并被列为邢台地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惜1965年时张宾墓封土被挖与地平,墓碑移作均济闸砌墙,残留文字“勒亲临哭之,张宾,张宾!天何丧其早也!.....”清晰可读。在挖土时出土大量红砂石残片,据考察是建墓时留下的石料残片,墓室还在深处,有待进一步挖掘考察。

在明代小说《续三国演义》中,张宾是蜀汉大将张飞的孙子,得到诸葛亮及姜维的真传,与刘渊(在该书中实为化名逃出的刘备之孙)、石勒(在该书中为赵云之孙)等共图复仇。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