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齐贤

张齐贤(942年1014年),字师亮。曹州冤句(今山东菏泽南)人,后徙居洛阳(今属河南)。北宋著名政治家。

太平兴国年(977年),张齐贤登进士第,先后担任通判、枢密副使、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吏部尚书、司空等职,还曾率领边军与契丹作战,颇有战绩。为相前后二十一年,对北宋初期政治、军事、外交各方面都作出了极大贡献。史称其“四践两府、九居八座,晚岁以三公就第,康宁福寿,时罕其比” 。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张齐贤去世,年七十二。追赠司徒,谥号“文定”。有《书录解题》、《洛阳绅旧闻记》传于世。

张齐贤年仅三岁时就遭遇后晋末年的动乱,随家人迁家到洛阳。他少年时虽孤贫,却用功学习,志向远大。张齐贤因敬慕唐初名臣李大亮的为人,因此取字为师亮。

赵匡胤到西都,齐贤以布衣身份到赵匡胤马前献策,被召到行宫,齐贤以手画地,逐条陈述十件事,分别是:下并汾;富民;封建;敦孝;举贤;太学;籍田;选良吏;慎刑;惩奸。其中有四件符合赵匡胤的意思,张齐贤坚持认为十条都是好的,赵匡胤发怒,令武士把他拖出去了。赵匡胤回朝后,对赵光义说:“我到西都,只得到一个张齐贤罢了。我不打算授任他官职,今后可以让他辅佐你任宰相。”

太平兴国年(977年),赵光义开科取士,本想把齐贤录取为前几名,有司偶然选择失误,赵光义不高兴。一榜进士都授任京官,于是任命齐贤以大理评事身份通判衡州。当时衡州审讯劫贼,审判后都要处死,张齐贤到任后,救活其中误判的五人。从荆渚到桂州,水路邮递铺夫数千户,被邮役困苦,衣食不足,齐贤上奏减去了一半。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任职期满回朝,恰逢赵光义亲征后汉,张齐贤朝见,迁为秘书丞。忻州刚刚攻下,任命他为知州事。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赵光义召张齐贤回朝,改任著作佐郎,直史馆,改任左拾遗。冬天,太宗北征,议论的人都说应当速取幽蓟,张齐贤上疏说:”现在海内统一,朝野安定无事,关系到陛下忧虑的,难道不是因为河东刚刚平定,驻屯军队太多,幽蓟未被攻下,粮草运输过劳吗?我认为这些不足为虑。自从河东平定,我任知忻州,捕捉到契丹纳米典吏,都说契丹是从山后转运粮草到河东。据我考虑,契丹能自备军粮,则是对于太原不是不尽力,然而太原最终被我方占有,是因为契丹军力不足。河东刚刚平定,人心还未安定,岚、宪、忻、代几州没有军营,敌人进攻则田地尽失,敌人侵扰边界则守备为忧。到了国家扼守要害地方,增加壁垒,控制扼守左右边,边防严密,恩信已经实行,民心已经安宁时,敌人还跑到雁门、阳武谷来争夺小利,其后果是他们的智力能料知的。圣人行事,一举一动都考虑周到,百战百胜,不如不战而胜,如果慎重考虑,则契丹不足吞,燕蓟不足取。自古边疆之事难以处理,并非完全因为敌国,也大多由于边吏侵扰导致的。如果边缘诸营寨抚御得到合适人选,只要加固壁垒挖深沟濠,蓄精养锐,以闲逸自处,我方安宁敌方劳顿,这是李牧之所以为赵所用。所谓择卒不如择将,任力不如任人。如果这样则边疆宁静,边疆宁静则转运之劳可减,转运减则河北的百姓得到休养生息,百姓得到休养生息,则田产丰富而蚕绩增加,百姓专心务农积聚粮食,充实边疆的用度。况且敌人的心也是择利避害的,怎么肯跑到必死之地去作寇呢?我听说以六合之内为家者以天下为心,哪里有以争尺寸之地为事,斗强弱之势而后已的呢?所以圣人先务本而后求末,使国内安定来抵御敌国。百姓是本,土地是末。五帝先王,没有不先务根本的啊。尧、舜之治没有别的方法,在于使百姓安定并且为百姓谋利罢了。百姓安定且有利后,则远方之人恭敬到来。陛下爱护百姓,谋利天下之心,真是尧、舜啊。我猜想群臣大多因为纤微的利益,任用克下之术,侵扰穷苦百姓,以为有成。至于百姓的疾苦,看到了像没有看到,听见了像没有听见,招来民怨导致祸害,没有比这更大的了。希望慎重选择通儒,分路采访两浙、江南、荆湖、西川、岭南、河东,凡是以前赋敛苛重的地方,予以改正,因循旧例谋利于百姓,使赋税课利都有利于民,可以长久实行,为圣朝立法;除去旧弊,天下诸州有不方便百姓的,委托长吏上告。胆敢照行旧法者,处以重罚。使天下百姓都知道陛下的心意,感戴陛下的恩惠,用德政来感动远方之人,用恩惠来谋利于百姓,则远方之人的归服,可指日而待。“

太平兴国六年(981年),任江南西路转运副使,同年冬天,改任右补阙,加任转运正使。齐贤到任,询知饶、信、虔三州是出产铜、铁、铅、锡的地方,推求前代铸钱法,拿饶州永平监所铸钱为定式,每年铸钱五十万贯,一共用去十五万斤铜,三十六万斤铅,十六万斤锡,到朝廷当面陈述这件事,陈述详细准确,议者不能指责。

从前,各州罪人多械送到京城,在路上死去的有五六成。齐贤在路上遇到南剑、建昌、虔州押送的罪犯,要来案卷一看,凡不是首犯的,全部为他们解伸冤屈。于是向朝廷竭力建议,以后凡送囚犯到京城,委任明察的官吏审问,如果不实,就向原来审问的官吏问罪。从此江南送罪犯到京城的减去一大半。

从前,江南各州百姓,住在官府土地上的要交地房钱,吉州沿江土地虽然沉没,仍要交勾栏地钱,编木在水上浮居的要交水场钱,都是前代弊政,张齐贤上奏建议都免掉了。

当初,李氏占据江南,百姓中每户能交纳税钱三千以上的人家出壮丁一人,刺脸,自备兵器送到官府,出战就发给他,每天支给粮食二升,名为义军。内附朝廷后,把这些人都放回家务农。到这时,言者认为这些人长期在军中,不喜欢农事,请求派遣使者选择人员充任军士,连同他们的家属送到朝廷。齐贤上言说:“江南义军,本都是良民,横遭黥配,无法逃避。江南攻克之后,就放回家务农,长期被皇家所苦,都喜欢农业。如果挨户搜索,不会没有惊扰。法律崇尚固定,政事崇尚清静,以前的赦令既然放他们归农,不如仍然按旧敕执行。”

张齐贤身居使职,勤于纠正民弊,务行宽大之政,江南百姓都不忘思念他。召回朝廷,授任他为枢密直学士,升为右谏议大夫、签书枢密院事。

主词条:土寨之战

雍熙初年(984年),改任左谏议大夫。

雍熙三年(986年),宋军大举北伐,猛将杨业战死。赵光义访求近臣作为策应,张齐贤请求前往,即授任他为给事中、知代州,与部署潘美一起统领边疆军队。当时辽兵从湖谷进攻,逼近城下,神卫都校马正率领所部在南门外列阵,寡不敌众,副部署卢汉畏惧,保营自固。齐贤选派厢军二千人,从马正的右面出发,慷慨誓师,以一当百,辽兵于是退却。

在此之前,张齐贤约潘美指挥并州军队来会战,不久,使者被辽兵捉去。张齐贤因为会期既然泄露,并且考虑到潘美的军队会被辽所袭。后来潘美派的使者到,说军队已从并州出发,到了柏井,接到密诏,东边部队在君子馆遭到失败,并州全军不许出战,已经回到并州了。当时辽兵遍山,张齐贤说:“敌人只知道潘美要来会师,而不知道潘美已退兵。”于是把使者关闭在密室,半夜派出军队二百人,每人拿一面旗帜,背一束草,离州城西南三十里,打出旗帜燃烧干草。辽兵远远看见火光有旗帜,以为是并州部队到了,惊骇而逃走。张齐贤先在土磴砦埋下二千伏兵,袭击大败辽军,擒俘辽军北大王的儿子一人,帐前舍利一人,杀敌数百,俘获二千匹战马及很多兵器。捷报上奏,齐贤把功劳归于卢汉。

端拱元年(988年)冬天,授任工部侍郎。辽兵又从大石路往南侵犯,张齐贤预先选择厢兵一千人分为二支,分别驻扎在繁、崞县。下令说:“代西有敌人,则崞县的部队出战,代东有敌人,则繁的部队出战。战斗发生后,则郡中部队集合作战。”到此时,辽兵果然被驻扎在繁的部队打败。

端拱二年(989年),建立屯田制。张齐贤兼任河东制置方田都部署,经宰相赵普力荐,被召入朝,授刑部侍郎、枢密副使 。

淳化二年(991年)夏天,任参知政事。几个月后,授任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张齐贤的母亲孙氏年纪有八十多岁,封为晋国太夫人,每次入宫朝见,赵光义叹服说:“婆婆有福,生得好儿,为国家分忧。” 常常下手诏慰问,给与赏赐,朝官们都感到他家很荣幸。

当初,王延德与朱贻业一同掌管京城粮仓,想求任地方官,朱贻业与参政李沆是亲家,就向李沆请托,李沆替他向张齐贤请托,张齐贤告诉了赵光义。赵光义因为王延德曾经奉事晋王府,厌恶他不自己陈述请求而委托执政大臣,召见并斥责了他。王延德、朱贻业都瞒着不说实情,张齐贤不想连累李沆,单独承担责任。

淳化四年(993年)六月,罢前职任尚书左丞。十月,命他知定州,张齐贤因为母亲年老不愿去。不久,遭母丧,水浆不入口者七天,从此每天只吃一碗粥,守丧期间一直不吃酒肉蔬果。不久转任礼部尚书、知河南府,当时监狱有死犯将处决,张齐贤到任后,马上辨明案情而放了他。三天后,改任知永兴军。当时门祗候赵赞因为议论政事得到赵光义宠幸,提点关中粮食,所做多豪横不法。张齐贤论奏列举他的罪状,终于伏法。不久改任知襄州,又改任知荆南,又改任知安州。一年后,加任刑部尚书。

赵恒即位,召他入朝授任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曾经向赵恒从容讲说帝王之道,而推究其所以然的根本,并且说:“我受陛下异常恩遇,所以加倍报答。”赵恒说:“我认为帝王之道无迹可循,只要政事适当则近于帝王之道啊。”当时他的亲戚中有人因分财不均互相诉讼,又入宫告状。齐贤说:“这不是台府能决断的,我请求自己处治。”赵恒表示同意。张齐贤坐在相府里,召诉讼的人来问道:“你是认为他家分得多,你家分得少吗?”回答说“:是。”命他写下名字。于是召来两个官吏,令甲家到乙家住宅,乙家到甲家住宅,财物不能移动,分书交易。第二天上奏给赵恒,赵恒非常高兴地说:“我本来知道非你不能决定。”郊祀礼后,加任门下侍郎。与李沆同事,不和。因冬至日朝会时醉酒失仪,免去相位。

咸平四年(1001年),李继迁攻陷清远军,赵恒任命齐贤为泾、原等州军安抚经略使,以右谏议梁颢为他的副手。张齐贤上言说:“清远军陷没以来,青冈砦被烧弃之后,灵武郡援兵阻隔势力孤单,这是继迁所窥伺而一定到的地方。以事势而论,讨伐则力不足,防御则有余。没有别的方法,蕃部大族首领向来与李继迁有矛盾,不如给他们官职,诱以货利,用恩信交结他们,并且以利害激发他们,则山西之蕃部族帐,无不倾心为朝廷出力。我所统率的十二个州、军,现有二万士兵,如果加上沿疆料柬本城等军,又得五万多人,招致蕃部,其数又超过十几万人。只要敌人出动,我方归守,敌人东备我方则击其西,使他们奔走不暇,怎能成为我方祸患呢?现在灵武军民一起不超过六七万,陷于危亡的境地,如果继迁明年春天在我方未集中兵力以前,发兵救援灵武,全部出动其军队,并力围攻,则灵州城一定难以固守。万一灵州城失陷,敌人声势会大增,即使多聚军队,广积财货,也难保必胜。我之所以请求封潘罗支为六谷王,是恐怕继迁早晚用兵断绝他卖马之路。如果朝廷使者能见到潘罗支,则泥埋等族,西南远蕃,不难招集。西南既受命,而边缘之军势大张,则、延、环、庆之浅蕃,原、渭、镇戎之熟户,自然归化。然后让他们与野战部队及驻扎军队互相声援,那么李继迁听说后,必定不敢在灵州、河西驻扎军队。万山如果败退,则贺兰蕃部也慢慢叛离继迁。如果说名器不可以假人,爵赏不可以滥及,这是圣人治国的常道,不是随时事变化应变的法则。”

张齐贤又请求调来江淮、荆湘丁壮八万加强防御,朝廷议论认为动摇民心,并且湖泊之乡的人远戍西鄙也不方便,这件事就停止不办了。

张齐贤又说:“灵州地处边隅,当城镇还完好、碛路还未阻塞时,朝廷内外已经说应当放弃,从继迁叛乱以来,危困越发厉害。南距镇戎约五百多里,东离环州仅六七天路程,如此畏途,不必攻夺,则城中之民怎么出来,城中之兵又怎么回去?想保护城中军民,按理应当接应。为今之计,如果能增加精兵,以合西边驻屯、换防的军队,接着以原、渭、镇戎的军队,率领山西熟户从东界进入,严约会师日期,两路并进,假如继迁分兵抵抗,我方则乘机而易攻。况且在路途奔波,首尾难顾,千里趋利,不失败就会被俘。我认为兵锋未交,而灵州之围自解。然后迁移灵州军民到在萧关、武延川险要地方设立的营寨居住,这样做则蕃汉人士之心有所依赖。等到叛乱平定后,仍回到旧州,然后指挥蕃汉之兵,乘机进攻,则成功不难。”朝廷不能用他的计策。不久,灵武果然失陷。

咸平四年(1001年)闰十二月,授任右仆射、判汾州兼经略使 ,不出发,改为判永兴军兼马步军部署。当时薛居正的儿子薛惟吉的妻子柴氏早年守寡,把她家的财产及书籍论告都储藏起来,打算改嫁张齐贤。薛惟吉的儿子安上为此上诉。赵桓不想理睬这件事,命司门员外郎张正伦前去讯问,柴氏的回答与安上的诉状不同。把这件事交给御史,发觉是张齐贤的儿子太子中舍张宗诲教柴氏这样说。张齐贤因此被贬为太常卿、分司西京,张宗诲贬为海州别驾。

景德初年(1004年),重新升齐贤为兵部尚书、知青州。赵恒到澶渊,任命他兼任青、淄、潍三州安抚使。

景德二年(1005年),改任吏部尚书。张齐贤上疏说:“我在先朝时,常忧虑灵、夏两镇会被继迁并吞,议事者认为我的忧虑太过分了,大略列举往事以明本末。当时大臣们都以为继迁只是怀恋祖辈旧地,别无他心,先帝任命他为银州廉察,以满足他的心愿。到陛下赐给他银、夏二州土地,宠任为节度,从此奸威愈滋,逆志尤凶。多次阻断灵州粮路,又侵扰边境城池,几年之间,灵州终于被他吞没。当灵池、清远军即将陷没时,我正接受经略的使命。我认为对付继迁需要一两处强大蕃族与之为敌,这乃是用蛮夷对付蛮夷,古今之上策。于是请求朝廷以六谷王名目封潘罗支,使他效力。当时朝廷亲信大臣意见,全然与我的计谋不同,从中阻挠。到继迁被潘罗支射杀后,边患才算稍稍平息。现在继迁的儿子德明像以往那样攻劫城池,析游龙钵等人又都在他的军中,他们志向也似乎不小。我忧虑的是德明乘皇上到东方之际,去进攻六谷,则瓜、沙、甘、肃、于阗几处渐渐被他控制。如果潘罗支还在,则德明不足为虑;现在潘罗支已死,厮铎督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希望委任大臣经制其事。”

张齐贤跟从赵恒到东边封禅回朝后,被授任为右仆射。当时建筑玉清昭应宫,张齐贤说画瑞符,有损自谦之理,又违背奉天之意,多次请求停止此项工程。

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出京任判河阳,跟从赵恒祭祀汾阴回朝,升为左仆射。

大中祥符五年(1011年),换任回朝,请求归家养老,以司空衔退休。入宫辞别时便坐,刚拜见就仆倒地上,真宗急忙阻止他,允许他的两个儿子扶持着上殿,命令给他加上三个坐垫。回到洛阳,购置裴度的午桥庄,庄中有很多池榭松竹,张齐贤每天与亲朋旧友喝酒吟诗,心情很旷达闲适。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六月,张齐贤无疾而终,终年七十二岁。真宗闻讯后颇为悲伤,派入内殿头邵文雅致祭,并馈赠财物及布帛、粟、麦等。追赠司徒,为他废朝二日。 皇四年(1052年),追谥“文定”。

张齐贤容貌丰硕,议论慷慨,有大略,以忠君为己任,留心刑狱,被他救活的人很多。喜欢提奖寒门隽士。他曾举荐隐士种放,使其得受宠待。张齐贤四次在两府、九次在八座(尚书)任职,以三公衔退休,康宁福寿,当时很少有人可与比拟。任宰相时,兴起几宗大案,又与寇准互相倾轧,人们有时因这件事看不起他。

赵匡胤:我幸西都,唯得一张齐贤尔。我不欲爵之以官,异进可使汝为相也。

赵普:①齐贤素蕴机谋,兼全德义,从来差遣,未尽器能。虑淹经国之才,堪副济时之用,如当重委,必立殊功。②齐贤德义,素为乡里所推,而又深知福业,谨择交游,中外卿士,举无出其右者。

包拯:祖宗朝罢免范质、宋琪、李、张齐贤,亦只以不称职均劳逸为辞矣,未尝明过也。

李淑:太宗嗣位,惟一相卢多逊,又六年而用赵普,自后十八年中,虽三四易相,然所用者惟李、宋琪、吕蒙正、张齐贤、吕端五人。当是时,进者竞于纳忠,退者惧而修省。

欧阳修:张齐贤形体魁肥,饮食兼数人,然其为相尝有边功,国朝宰相惟宋琪与齐贤知边事。

司马光:倜傥有大度。

王称:李为多逊所毁而不较防正,为张绅所污而不辨;齐贤为同列所累而不言。嗟乎,君子哉!非甚盛蔑以加。此三人者,俱名宰相,又能引年谢事,优游林泉,以佚其老。其处进退之际,绰然有余裕矣。

袁燮:祖宗之际,张齐贤入仕不十年而位辅相,钱若水由同州推官再而登枢。其余名臣若向敏中、石载、刘昌年、宋琪,皆自下位而擢之高位;张去华、王化基、范杲、杨大雅,皆由荐而置之要职。至于种放、孙复、胡瑗之徒,又起草莱而并跻显仕,此岂专用资格也。

脱脱:太宗励精庶政,注意辅相,以旧德,亟加进用,继擢蒙正、齐贤,迭居相位;复进黄中,俾参大政。而四臣者将顺德美,修明庶政,以致承平之治,可谓君臣各尽其道者矣。君子谓李为多逊所毁而不校,蒙正为张绅所污而不辨,齐贤为同列所累而不言,黄中多所荐引而不有其功,此固人之所难也。而况四臣者皆贤宰辅,又能进退有礼,皆以善终,非盛德君子,其孰能与于斯?

王夫之:夫齐贤既知其不可,而不以去就争之,何也?呜呼!舍此,而宋之事无可为矣。

朱轼:齐贤之用兵,临敌制胜,变化若神。虽武夫将,有所不逮。及其民施政,(阙)清净务简易,去民所疾苦。是以所居民乐,所去民思,何其能也。两登政府,辄以事罢,其亦有未竟其用者欤?筹边事千里外,若眼见。使施行其言,裨益不少。无同所见者,故卒不行。古所称才士者,齐贤盖其人欤?

蔡东藩:灵武为河西要塞,岂可轻弃。何亮一疏,言之甚明,而张齐贤、李沆等,俱主张弃地,实书生畏葸迂谈耳。

张齐贤年轻时,家中贫困,父亲去世无法埋葬,河南县吏替他办丧事,齐贤非常感激他,以兄礼奉事他,即使显贵也不变。仲兄张昭度曾经教他经书,张昭度去世后,张齐贤上表请求追赠他光禄寺丞。他又曾经投靠太子少师李肃家,李肃死后,替他办理丧事,逢年过节祭祀他。赵普因而向赵光义推荐齐贤,未被重用,赵普就在皇上面前述说上述事实,说:“陛下如果进用齐贤,那么齐贤今后感恩,更会有过于此。”赵光义非常高兴,于是重用他。

张齐贤还是个老百姓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没钱了,都没钱住旅店。有一次有一伙强盗,十多人,在旅店里面吃吃喝喝,住店的人吓得连跑带躲。张齐贤直接走过去做了个揖,说:“我穷人一个,想和各位一起吃个酒足饭饱,可以么?”强盗们很高兴地说:“秀才你肯委屈自己,有什么不可以?看看我们都是粗人,还怕你笑话呢。”就给他让座。张齐贤说:“做强盗的,不是卑鄙的人,都是世上的英雄。我也是一个豪爽的人,各位又何必参与呢?”就拿了个大碗倒酒喝,一饮而尽,这样连喝三碗。又拿了个猪肘子,用手指分成几段嚼着吃,吃得像虎狼一样。这群盗贼看傻了,都嘀咕:“真是个宰相的料子。要不然,怎么能这样不拘小节呢!改天管理天下,要记得我们都是不得已当了强盗啊,但愿能早点交这样的朋友。”都送上值钱的东西。张齐贤都收下了,满载而归。

张齐贤家举行宴会,一个仆人偷了若干件银器藏在怀里,张齐贤在门帘后看见却不过问。后来,张齐贤晚年任宰相,他家的仆人很多也升迁了,只有那位仆人竟没有官职俸禄。于是这个奴仆乘空闲时间跪在张齐贤面前说:“我侍候您时间最长,比我后来的人都已经封官,您为什么独独遗忘了我呢?”于是哭泣不停。张齐贤同情地说:“我本来不想说,你又会怨恨我。你还记得在江南时,你偷盗银器的事吗?我将这件事藏在心中近三十年没有告诉过别人,即使你自己也不知道。我现在位居宰相,任免官员,激励贤良,斥退贪官污吏,怎能推荐一个小偷做官呢?看在你侍候了我很长时间,现在给你三十万钱,你离开我这儿,自己选择一个地方安家吧。因为我既然揭发这件过去的事,你也必然有愧于我而无法再留下。“仆人十分震惊,哭着拜别而去。

张齐贤有文集五十卷、奏议二十卷、《太平雅编》两卷、《同归小说》十卷,多已不传。 今存《书录解题》、《洛阳绅旧闻记》传于世。《全宋诗》录诗八首。

父亲:张金仁。

母亲:孙氏,晋国太夫人。

仲兄:张昭度。

张宗信,官至内殿崇班。

张宗理,官至大理寺丞。

张宗谅,官至殿中丞。

张宗简,官至门祗候。

张宗讷,官至太子中舍。

张宗礼,被认为是张齐贤诸子中最贤之人,虽然历次登朝为官,但害怕羁束,所以常常住在乡间。

《张文定公齐贤传》

《隆平集卷四》

《东都事略卷三十二列传第十五》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列传第二十四》


相关文章推荐:
太平兴国 | 进士 | 兵部尚书 |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 大中祥符 | 司徒 | 司徒 | 后晋 | 李大亮 | 赵匡胤 | 赵光义 | 太平兴国 | 后汉 | 土寨之战 | 杨业 | 潘美 | 赵普 | 李沆 | 李继迁 | 薛居正 | 裴度 | 午桥庄 | 司徒 | 废朝 | | 追谥 | 两府 | 八座 | 寇准 | 赵匡胤 | 赵普 | 包拯 | 范质 | 李淑 | 吕蒙正 | 欧阳修 | 司马光 | 王称 | 袁燮 | 钱若水 | | | 张去华 | 王化基 | 范杲 | 杨大雅 | 种放 | 孙复 | 胡瑗 | 脱脱 | 王夫之 | 朱轼 | 蔡东藩 | 灵武 | 赵普 | 全宋诗 | 隆平集 | 东都事略 | 宋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