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英辉

张英辉,1913年出生于兴国县长冈乡。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0年10月1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张英辉(1913~2000.10)男,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长冈乡上社村人。出生于贫苦农家。1928年参加农民协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5的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四军政治部保卫队勤务员,南路军独立团班长,红七军军部电话员,红三军团五师电话班长。参加了中央苏区一至五次反“围剿”战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

他意志坚强,两次伤病不掉队。长征中因双脚严重冻伤,溃烂流水。红军打娄山关回师遵义时,他已难于站立,硬是咬着牙连走带爬追赶部队。部队安排他在老百姓家养伤,他坚决不留,忍着伤痛又随部队出发,走完长征之路。

1936年在瓦窑堡进入红军大学步兵科学习,毕业后曾任中央军委译电员,中央军委四局管理员,红一军团一师三团四连政治指导员。

抗日战争时期,任晋察军区一分区一团三营十连连长兼政治指导员、三营营长,易县支队支队长,冀中军区二十四团团长。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张英辉一再要求上前线。来到连队的张英辉作战英勇。1939年10月中旬,时任十连连长的张英辉率部参加了摩天岭战斗,仅用两个多小时就取胜,俘虏伪军100多名,缴获战马70多匹和大量枪支弹药。

1939年11月,张英辉任一团三营营长,率部参加雁宿崖伏击战和黄土岭战斗,数千日寇大部分被歼,被称为“名将之花”的日寇中将阿部规秀被炸死。

1940年秋,张英辉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此次战役沉重地打击了日寇嚣张气焰。

1941年他担任特务营营长,有一次接到杨成武司令员命令,率队武装运粮,通过封锁线时被敌人发觉包围。他沉着应战,指挥部队突围脱险。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察冀军区三纵八旅二十三团团长、七旅副旅长、八旅旅长,十九兵团一八七师师长。

1947年10月,他率二十三团参加了石家庄战役,指挥全团指战员英勇顽强地与敌人拼搏,为解放石家庄立下显著战功。总结大会上,纵队首长郑维山、胡耀邦授予他率领的二十三团“大功团”荣誉称号,并授予“能功能守、英勇顽强”锦旗一面。曾担任电影《解放石家庄》军事顾问。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师长,中国人民志愿军师长、六十三军副军长、军长,北京军区炮兵司令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张英辉所属部队英勇作战,完成多次重大战斗任务,立下不朽功勋,受到志愿军总部的高度评价和通令嘉奖。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000年10月病逝于北京,享年87岁。

1931年春,张英辉在南路军独立团当班长,背上长了一个大痈,钻心的疼。由于国民党军队的封锁,苏区药品奇缺,加上战斗频繁,痈越长越大,终于把他拖倒在床上。部队首长准备派人把他抬回家去医治和休养,他却不愿意离开心爱的部队。怎么办?张英辉想出了一个治

病的绝招:每天躺倒在山溪中,在小石头上滚来滚去,让石头磨破脓疮,血水掺着脓水流出来,然后让洁净的溪水冲洗痈毒。初春的天气,水冷刺骨,他以惊人的毅力,天天赤膊在山溪里冲洗。在张英辉的钢铁意志面前,死神也让步了。他的痈毒竟这样痊愈了。

1935年1月,红军长征到达遵义,在这里召开了我党历史上著名的“遵义会议”。会议期间,张英辉所在的红三军团五师驻扎在离遵义不远的一个叫“刀靶水”的小镇上,负责警戒贵阳方向的敌人。一天凌晨,突然出现大股敌人偷袭师部。张英辉顾不上穿衣服,赶紧叫醒师长,便飞快地跑到另一个房间,拿起电话总机往外跑。那时师部仅有一台总机,是他这个电话班长的命根子啊!寒冬腊月,他赤着脚,光着上身随部队到遵义时已冻得全身发紫,双脚严重冻伤。接着又是连日急行军,双脚肿得越来越厉害,并开始溃烂、流水,走起路来钻心疼。到了打下娄山关、回师遵义的时候,他已经站不起来了,但他硬是咬着牙,一路爬着追赶部队。以后部队安排他在老百姓家里养伤,他坚决不留,忍着伤痛又随部队出发了。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张英辉一再要求上前线,来到了连队。1939年10月中旬,日寇要在张家口到涞源之间修公路,一支伪骑兵营驻扎在西河营南面的摩天岭半山腰上。张英辉所在的一团三营奉命前去消灭这支骑兵营。十连连长张英辉率部参加了摩天岭袭击战。从狼牙山到摩天岭急行军走了一个星期,部队来到了摩天岭北麓。从北面上山崎岖陡峭,战士们艰难地攀上山顶后,神速地滑到了半山腰,包围了敌人。驻扎在南面半山腰上的伪骑兵,自以为背靠天险很安全,做梦也没想到八路军从后山翻过来,急忙龟缩到营房里。外面打里面不好打,如果拖延时间,敌人就会来增援。怎么办?看到被敌人丢了一地的草席、麦秸,张英辉顿时有了主意。他让战士们把草席收集起来,卷上油麦秸捆好,点着火以后滚到房脚下,立刻把房子点着了。敌人被烧得争先恐后从屋里跑出来。这时,张英辉一声令下开火,仅用了两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战斗。战士们都说:“这一仗打得真痛快!”

1939年11月,担任一团三营营长的张英辉部参加了雁宿崖伏击战。那时驻涞源的日军卯村宪吉大佐带一个日军大队经白石口、雁宿崖到我一分区根据地“扫荡”。我军分区调动三个团的兵力在雁宿崖一带伏击。战斗打响后,三营迅速插到卯村大队的后面控制了三岔路口,将日军运输队堵在山沟里,打得鬼子丢下驮队四处逃窜。他们缴获驮队后继续向南追击,很快又攻占了河套上的敌炮兵阵地。穿过山下的村庄时,路过一个骡马店,这时从院子里跑出一个日本军官,张英辉抬手就是一枪,身后的通信员又补了一枪。后来经鉴定,这个日本军官就是卯村宪吉。

卯村宪吉被击毙后,日寇中将旅团长阿部规秀恼羞成怒,亲率数千人杀奔雁宿崖报复。军分区决定将这股敌人诱至黄土岭聚歼。三营和二营先后担任诱敌任务。他们打打走走,将这股敌人引到了预定的伏击圈。经过两天激战,将这股敌人大部歼灭,阿部规秀也被我炮火当场炸死。这就是当时震惊中外的黄土岭之战。阿部规秀是抗日战争中,日寇在战场阵亡的最高军官,是日本的“山地战专家”,号称“名将之花”。日本陆军军部也哀叹:“名将之花,殒落在太行山上。”

1940年秋,张英辉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晋察冀军区一分区由杨成武司令指挥“涞灵战役”,目标是夺取涞源城,同时拔掉附近的东团堡、三甲村、南坡头等几个日军据点。张英辉在完成了对涞源城南关的攻占任务以后,奉命带领十一连、十二连和重机枪排火速赶到二团指挥所,参加二团攻打三甲村日军据点的战斗。在端掉村东面的两个岗楼后,张英辉率部继续向西南山的日军工事靠近。

西南山上,日本鬼子躲在坑道和碉堡里。张英辉指挥部队迅速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山头,进行火力侦察。掌握了敌人火力点和火力配备以后,他们在每个方向各组织一个投弹梯队,每个梯队集中三名投弹能手,从三个方向同时向敌人工事里投弹,重机枪利用有利地形进行火力掩护。这样连续300多颗手榴弹投过去,敌人的碉堡哑了。一声冲锋号响起,战士们勇猛地冲上去,鬼子大部分被炸死,剩下的乖乖当了俘虏。这时太阳刚刚升起,在四周山上观战的老百姓高兴地吹呼着围了上来。那场面,令老将军至今难以忘怀!

三甲村战斗,张英辉带去的指战员无一伤亡。杨成武司令员在指挥所里亲眼目睹了战斗经过,并表扬和推广了他们打日军碉堡的战术。

影片《解放石家庄》的军事顾问就是张英辉。

张英辉是影片的军事顾问,更是解放石家庄战役的功臣。当年他是晋察冀军区三纵八旅二十三团团长。1947年10月,为了牵制国民党军主力,配合东北野战军发起秋季攻势,我晋察冀野司调集部队再次向保定北面的徐水发起连续进攻,北平敌十一战区指挥官孙连仲急调5个师南下增援。三纵队奉命在徐水、固城之间拦击援敌。10月15日起,敌人先后以7个团的兵力在飞机、坦克和炮兵的配合下向八旅阵地发动了十几次进攻。我指战员顽强抗击,坚守三天三夜,使援敌不能前进一步,双方形成对峙局面。

此时,蒋介石一面令增援部队牵制我主力于保北,一面密令石家庄的国民党第三军火速北上,企图南北夹击消灭我主力部队于保北。我野战司令部决定从保北抽调五分之三的兵力南下,在清风店围歼敌第三军;七旅、八旅在保北继续阻击敌人。这样,保北的敌人由13个团增至19个团,而我军则由30个团减到12个团。在敌我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张英辉指挥全团指战员英勇顽强,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硬是在阵地上坚守了七天七夜,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保证了清风店歼敌1.7万余人的巨大胜利,奠定了解放石家庄的胜利基础。

在接下来的解放石家庄战役中,二十三团为八旅的主攻团。总攻前,他们按照上级“勇敢加技术”的精神,群策群力,第一次把地道战运用到攻打中等城市的实践中,突击挖了400米的地道,直通敌人的防御工事“内市沟”,并在敌人的两个碉堡外暗中挖了两个炸药室,放了成吨的炸药。总攻一开始,就炸掉了敌人两个碉堡,并将几丈深的“内市沟”炸成斜城。部队就是从这里首先进入城区,先后五次击退了敌人的反扑并歼灭了驻守石家庄的敌三十二师九十六团。

在总结大会上,纵队首长郑维山、胡耀邦授予张英辉率领的二十三团“大功团”荣誉称号,并授予“能攻能守,英勇顽强”锦旗一面。

1951年2月,担任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师长的张英辉奉命编入志愿军入朝作战。

初入朝时,部队经常遭受敌机轰炸和低空、超低空飞行骚扰。愤怒的战士用机枪击落了一架敌机。张英辉立即号召全师利用手枪、轻机枪、重机枪、高射机枪一齐向空中开火,战时、行军时,休息时,随遇随打,改变了消极防空的被动局面,使美军空中强盗再不敢低飞。

在抗美援朝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一八八师担负突破临津江的主攻任务。他们顽强地克服了水深、江面宽、两岸悬崖峭壁、敌人重兵封锁江面等重重困难,强渡临津江,并迅速完成了向敌纵深穿插、分割美三师与英二十九旅、阻止美三师西援的任务。受到志愿军总部的通令嘉奖并荣获十九兵团“猛插分割”奖旗。

在残酷的铁原阻击战中,张英辉师面对双倍的侵略军和先进的武器装备,在铁原地区顽强阻击12个昼夜,掩护了志愿军东线部队的全部转移,受到志愿军司令部首长的高度评价。

在保卫开城历时5个月的阵地防御作战中,他们坚决贯彻志愿军总部“坚守防御,寸土必争”的指示,与敌人一点一点挤阵地,共进行大小战斗120次,歼敌6000余名,在20公里防御线上将阵地推进了16平方公里,胜利完成了保卫开城的光荣任务。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