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召滑

召滑(shàohuá)战国时楚国人。召一作邵,亦即昭。奉楚怀王命入越,五年后,乘越内乱,将越灭亡,于是楚在江东设郡。见《韩非子内储说下》、《战国策 楚策一》及《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

昭滑是接替昭阳担任大司马的人物,也是楚国抗秦派的另一个代表,是一个精明的军事家和外交家。

前317年,楚简记此年为“大司马昭滑救吕之岁”。楚之吕即河南南阳,昭滑救吕,大概是为了援助正在与秦兵苦战的韩魏两国。

前314年,昭滑参与了存燕运动的外交活动。

齐破燕,赵欲存之。乐毅谓赵王曰:「今无约而攻齐,齐必雠赵。不如请以河东易燕地于齐。赵有河北,齐有河东,燕、赵必不争矣。是二国亲也。以河东之地犟齐,以燕以赵辅之,天下憎之,必皆事王以伐齐。是因天下以破齐也。」王曰:「善。」乃以河东易齐,楚、魏憎之,令昭滑、惠施之赵,请伐齐而存燕。

前312年,楚两败于秦之后,丢失了鄢郢、汉中之地,张仪又企图再次对楚国发动外交攻势。

张仪相秦,谓昭雎曰:「楚无鄢郢、汉中,有所更得乎?」曰:「无有。」曰:「无昭滑(原作昭过,形近而误)、陈轸,有所更得乎?」曰:「无所更得。」张仪曰:「为仪谓楚王逐昭滑、陈轸,请复鄢、郢、汉中。」昭雎归报楚王,楚王说之。有人谓昭滑曰:「甚矣,楚王不察于尊名者也。韩求相工陈籍而周不听;魏求相綦母恢而周不听,何以也?周曰是列县畜我也。今楚,万乘之犟国也;大王,天下之贤主也。今仪曰逐君与陈轸而王听之,是楚自行不如周,而仪重于韩、魏之王也。且仪之所行,有功名者秦也,所欲贵富者魏也。欲为攻于魏,必南伐楚。故攻有道,外绝其交,内逐其谋臣。陈轸,夏人也,习于三晋之事,故逐之,则楚无谋\臣矣。今君能用楚之众,故亦逐之,则楚众不用矣。此所谓内攻之者也,而王知察。今君何不见臣于王,请为王使齐交不绝。齐交不绝,仪闻之,其效鄢郢、汉中必缓矣。是昭雎之言不信也,王必薄之。」

可见,此时昭滑已经是“能用楚之众”的抗秦派第一人物和张仪的眼中钉了。

此策中的谓昭滑者,是一个爱国心很强、联齐抗秦意志很坚决的外交人物,有可能就是屈原。

昭滑后来大概没有被放逐,而是采取了另一种方式离开了楚国。他被派往越国,开始从事一项大胆的征服计划。

到了前306年,“且王尝用昭滑于越而纳句章,昧之难,越乱,故楚南塞濑胡而郡江东。计王之功,所以能如此者,越乱而楚治也。”

昭滑在越5年(前311-前307年),其具体事迹已不得而知,但设郡江东、征服了越国的大部分地区,应该是无疑的。在前312年楚国遭秦国重创后,昭滑灭越对楚国来说,是一项重要的成就。现在就可以对怀王这么说了:“王虽东取地于越,不足以刷耻;必且取地于秦,而后足以刷耻于诸侯。”

《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

“且王前尝用召滑於越,而内行章义之难,越国乱,故楚南塞厉门而郡江东。”

严仓古墓群位于湖北省沙洋县后港镇松林村,共有古墓13座。因南水北调引江济汉工程需要,2009年10月起,由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严仓古墓群中规模最大的獾子冢进行抢救性发掘。2010年1月,考古人员在严仓墓獾子冢西侧的车马坑二号坑内首次发现了楚国指挥战车。随后,虽然从獾子冢墓室中又清理出土了部分竹简和铜箭头、铜削刀等青铜兵器,以及残存的头盖骨。

古代天子所乘马车为6匹马,而该墓主人所乘马车就有4匹,足见其身份之显赫。楚国墓葬是台阶越高就越能代表墓主人的身份,獾子冢从墓口至椁盖板共有15级台阶,墓主人应是相当于大夫的级别。因此,专家当时推测墓主人为2300年前楚国的军事指挥家。
  在后期整理中,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教授李天虹等根据古墓中出土的残缺竹简这一线索,慢慢揭开了墓主人的身份之谜,最终确定战车主人为楚国大司马悼滑(召滑)。


相关文章推荐:
楚怀王 | 樗里子甘茂列传 | 卓滑 | 乐毅 | 樗里子甘茂列传 | 严仓墓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