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赵耀东

赵耀东(1915-2008),男,曾任台湾当局“经济部”部长、“经济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先后就读于江苏省扬州中学、武汉大学,194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机械系。其父亲赵隶华是当时江苏省财政厅的厅长。赵耀东的父亲丧偶后迎娶出身于教育世家,时任江苏省扬州中学音乐老师的李崇祜女士。其妻子叫朗英,似乎身体欠佳,有两儿一女。老伴去世后,赵并未续弦,由长子及大儿媳照顾其生活。

1940年 赵耀东毕业于武汉大学机械系。

19401946年 投身于国民党官办企业经营,任中央机器厂助理工程师、资源委员会天津机器厂厂长。

1947年 赴美留学,获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

1950年 赴台任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及中本纺织公司总工程师、代总经理。

1951年 筹建台北纺织厂

1959年 调赴南越援建纺织工业,任越南纺织厂设计经理、纺织工艺公司设计经理。

1964年 转援新加坡,任纺织公司设计经理。

1966年 返台后,任利台纺织纤维公司副董事长兼“经济部”大钢铁厂筹备处主任。

1968年 任中钢筹备处主任。嗣后赴美考察实业机构及制度,国企与民企的差异与配合。

1971年 奉命回台筹建中钢,赵耀东曾发下豪语,若中钢办不成,他将提头见蒋中正父子。有赵耀东长跪15分钟求才的佳话。

1973年 出任第一任中钢总经理。致力引进先进生产技术,推广发明创造,科学经营管理,中钢发展迅速,颇具效益,为官办企业之冠,深为时论赞誉。任内请客吃饭自己掏钱,绝不报公帐,也不接受下属的宴请与送礼。

1978年 升任中钢董事长兼总经理(当时已经66岁)。他退出中钢时只领20万退休金。

1981年 升任“经济部长”,在任期间从不拿特别费,为了平衡进出口贸易逆差,他断然禁止1533项日货进出口。民进党执政后曾怀疑他是否清廉,特派人到台北、高雄、新加坡、日本等地查他有无私人存款。经此调查后,才相信他确实是清白的。

1984年任“经建会”主任委员,为台湾财经系统著名骨干人物。在他担任台湾“经济部长”之职时,以铁肩担重任的大无畏精神,一展长才,博得“铁头”部长之形象,为台湾的经济腾飞做出了重大贡献。

淡出政坛后,曾任“总统府国策顾问”、中钢高级顾问等职,仍在幕后参与台湾高层财经决策。1992年5月,他作为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的顾问访问大陆,对两岸经济的交流和发展提供建言,受到杨尚昆、朱基、李岚清等领导的接见和赞许,更在岛内引起震撼。

赵耀东是武汉大学第三届杰出校友,虽然离开母校半个多世纪,但始终心系母校,关注母校教育事业的发展。2002年10月,武汉大学授予赵耀东校友“武汉大学名誉教授”,在访问母校期间,他为师生作了题为《从台湾经济发展过程看大陆经济前景》的报告,深受好评。

台湾联合新闻网发表社论指出报道,许多人都知道陈水扁任内用过六个经济部长,但有几个人说得出他们的名字?又有谁记得他们推动过什么政策?八年来,不只是经济部长丧失了国家经济领航员的角色,他们也失去了个人尊严;同时,台湾经济也失却了成长动力。铁头部长赵耀东先生辞世,正好提醒我们深省这页台湾经济活力由盛而衰的转折。 不论是从国营事业开创“中钢模式”,或在经济部长任内闯出“铁头风格”,赵耀东在经济史上创造的传奇,至今仍令人津津乐道。他以企业化模式打造的中钢公司,不仅让这家国营事业足以吸引国内俊秀投效,经营绩效更足与国际最强大的钢铁厂媲美。扁政府任内将中钢当成肥羊宰割,却始终未能撼动中钢的核心基石,可见中钢制度化落实透彻而得以免遭政治黑手荼毒,赵耀东作为创办人功不可没。  赵耀东在经济部长任内推动的政策,偶亦引发争议,但他以大开大阖的作风引领台湾企业展望世界舞台,不惮迎战对手,激发了台湾昂扬的意志。当时他组织的自动化、生产力及能源等“服务团”,为中小企业提供了有效的现场指导;包括当时宣扬的许多经济观念,诸如自由化、制度化、国际化及规模经济等,不仅指引了台湾经济发展的方向,开启了工商企业的眼光,也让一般民众深受浸染。那个年代,还没发明“拚经济”一词,但台湾生产及贸易迭创新高,企业充满斗志,人民充满自信,那是一个有明确方向感的时代。  作为政坛的意外过客,赵耀东能从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到成为留名青史的部长,主要在他过人的胆识和魅力,当然也有赖国家领导人的知人善任。赵耀东深谙企业经营实务,对台湾产业发展也有自己的想像及擘划;人们之所以乐于追随他的蓝图前进,是因为没有人怀疑其中藏有什么私心。无私,是赵耀东最大的资产。赵耀东常说,乌纱帽不是戴在头上,乌纱帽应该拿在手上,随时准备挂冠。不在乎那顶乌纱帽,使“铁头”成为铁头;相对的,扁政府八年,许多人拚命钻营就是要抢戴那顶乌纱帽,他们又如何直得起腰杆?  从尹仲容、孙运、李国鼎、到赵耀东,台湾完成了“脱贫致富”的经济发展历程,凭藉的全是无私政务官的戮力从公,领引了人民自我提升的渴望。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在威权时代可以看到赵耀东这类敢于犯颜直谏的政务官,为何到了民主时代,反而只见唯唯诺诺、苟且阿谀之辈呢?且不说“误闯政治丛林”的宗才怡连经济的ABC都不懂,黄营杉又靠什么本事混了几个月部长?当何美被形容为“阿信部长”,那么陈瑞隆会应新闻局长之邀在“富士宴”中帮民间财团“牵猴仔”,也就不足为奇了。有这种自甘纡降的部长,台湾竞争力怎么可能提升?  过去十几年,是台湾“主体性”、“本土化”口号喊得最响亮的时刻,但国家领导者用人的胸襟在窄化,政务官的角色也在大幅退化。陈水扁任内八年换掉一百多名政务官,不仅把“部长”当成“卒子”,也剥夺了他们向人民负责的义务;在这种情况下,走马灯的内阁,连留下自己的名字都有困难,又能带给人民什么振奋和期待?  社会的前进与提升,需要一些传奇来激荡;赵耀东的铁头年代不论在经济胆识、在为官风格、在经营思维,都提供了人们美好的追求图景,他的故事已深刻地留在台湾人民心里。相对的,近年台湾政务官出现严重工具化、官僚化、及自我矮化的倾向,廿年民主改革竟只造就总统唯我独尊、百官皆下品的反民主现象,连检调司法都在为贪渎护航,岂不值得人们深切警惕?

在台湾经济起飞年代曾扮演重要推手之一的台湾原“经济部长”赵耀东于8月20日在台辞世,享年93岁。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亲往吊唁,马英九的副手萧万长更难掩哀恸地称赵耀东是发展经济的老兵,也是他从政道路上的贵人。

台湾媒体评论称,在台湾官箴操守亟待重建的今日,被昵称为“赵铁头”的赵耀东所为人怀念者,在于他勇于为政策负责的风骨与清廉自持的政风。而他身上鲜明的“政策规划导向的自由市场经济”色彩,以及创办台湾中国钢铁公司的艰辛历程,即便在20多年后,仍予台湾产官学三界许多启示。


相关文章推荐: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