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赵詹奇

赵詹奇,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2007年因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罪被判刑。

经过漫长而又略显神秘的沉默之后,2007年3月20日,新华社发出消息:“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因涉嫌受贿罪被提起公诉”。这是官方媒体第一次就赵詹奇案向公众做出交代,此时距离其“双规”已有9个月时间。

起诉书指控,赵詹奇涉嫌受贿的金额折合人民币超过了600万元,时间跨度从1994年直至2006年。这期间,他从杭州市交通管理局局长逐步升迁为浙江省交通厅厅长,权倾一时。

赵詹奇案中,出现了一名女性汪某。起诉书中显示,赵的多次受贿都通过此人,新华社稿件将其称为“赵詹奇的女友”。对此,赵詹奇59岁的妻子很不屑,称此人比自己“小不了几岁”。

赵詹奇的落马让杭州萧山机场窝案得以暴露。法庭判决表明,整个萧山机场窝案涉及6名指挥部官员,其中4名为正处级,总案值超过240万元。

和许多出身贫寒的有为青年一样,在人生的前半段,赵詹奇是努力有为的。

赵詹奇的妻子告诉本刊,赵詹奇出生于江苏宜兴农村,家中兄妹六人,他排行第二。1968年在南京读完中专后,19岁的赵詹奇被分配至浙江制药厂(后更名为杭州制药二厂、华东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相同岁数的二人在那里相识、相恋,并走向婚姻。

在药厂工作,赵詹奇工作勤勉有加,钻研设备的同时,也常常将属于自己的奖金让给别人,这对于工资仅有30多元还需养家顾子的他来说颇为难得。

“文革”后期,已经是药厂动力设备车间科长的赵詹奇被调到杭州市医药局任办公室副主任,很快,一项“干部要年轻化”的政策,让其平步青云从办公室副主任调任拱墅区区委副书记、代区长,时年34岁。

在杭州拱墅区区长的位置上,赵詹奇干了将近10年,直至1992年被调任市交通局局长一职。

赵詹奇出任杭州市交通局长时,杭州市当时最大的交通工程项目杭州绕城公路已在积极筹备,准备开工建设。总投资近70个亿的这个大工程,在1994年4月开始动工建设西线,并于1997年底建成通车。随后的各线最后在2003年底全部建成通车。起诉书显示,赵詹奇受贿的最早时间也是在1994年。

在杭州交通局长任内,赵詹奇的另一个大手笔就是1993年开始建设的钱塘江三桥,历时4年,于96年底建成通车。

然而,就是这座耗资巨大、连接市区和萧山的要道,通车不到10年,便开始出现问题2005年9月开始的大修耗时竟然长达一年。这在市民心中留下长长的阴影,“危桥”一说不胫而走。

不过,赵詹奇在这一系列大工程中显示出来的才能和魄力,被当时省市领导赏识,赞誉其是“想干大事、会干大事、能干大事的事业型干部,在改革和建设任务繁重的今天,特别要重用这种类型的干部。”

基于此,1997年4月,赵詹奇被调任浙江省计划与经济委员会(即后来的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同年,浙江省一号工程总预算30个亿的杭州萧山机场和机场高速公路开始开工建设,作为机场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赵詹奇充分发挥了他的老本行“搞工程”的才能。

2003年3月,浙江省政府换届,刚满54岁的赵詹奇走马上任省交通厅长,再次回到他熟悉的交通行业。

在担任浙江省交通厅长的三年中,按照浙江省委的部署,赵詹奇提出实施交通“六大工程”,实现浙江交通新的跨越式发展的目标。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六大工程”中的最后一项就是“廉政保障工程”,赵詹奇指出:“在抓好物质文明的同时,还要抓好廉政工程,把廉政建设作为一项重要任务,贯穿于交通事业发展的全过程,长抓不懈。”言犹在耳,他已黯然落马,终究没有逃脱“交通厅长腐败”的怪圈。

赵被抓前,原本有一和谐的三口之家,被抓后,他的妻子“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因为,赵詹奇不仅是三口之家的顶梁柱,而且在妻子看来,和自己结婚30多年的“老赵”也不会干“那种事”。

“当年,我们有孩子,每月只有几十元钱,他连厂里给他的季度奖都不要,后来经济条件好了,怎么会拿别人的钱呢?”

据称,赵詹奇在被纪委移交司法机关第一次提审时,提起自己的儿子和妻子,嚎啕大哭,恳请司法机关照顾好他们,给衣服穿和被子睡(彼时赵詹奇还不知道自己妻子一直在家,只是儿子被抓),愿意一切罪名都扛在自己身上。

本刊在杭州采访时得知,在浙江交通系统,赵詹奇人缘不错,口才也很好。刚上任交通厅长时,他就表示,要在“搞好工作的同时,努力为交通系统的同志们创造更好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这一表态深得同事欢心。

赵詹奇行事颇有魄力。一次,他到温州西南部一个县的交通局调研,当地负责人不经意间提到,一份上报省里的文件,“过关斩将”,一路“旅行”45天才拿到批复。

回到杭州,赵詹奇就这份文件的来龙去脉做了详细了解:主送单位收到呈报文件后,由科员起草批复文件初稿送科长,然后逐级上报分管副处长、处长、副局长、局长、省厅秘书、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副厅长直至厅长签发,前前后后过了11道“关口”,历时一个多月。

在干部大会上,赵詹奇开始毫不客气地痛斥这种典型的“机关病”,并滔滔不绝地提出了种种新举措,如开始推行首办责任制、办事时限承诺制等,用来提高办事效率。

在交通系统多年,赵詹奇还给人留下“善谋略”的印象。比如,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为经济发达省份的交通厅长,赵詹奇就在全省交通系统提出一个口号:挺进腹地。

在赵詹奇看来,腹地就是农村,“要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放到农村去,把农民增收的路子铺到家门口”。

赵詹奇在浙江交通厅长任上,除了主导一系列大工程尤其是高速公路项目外,其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引进民营资本的举措也为世人所瞩目。

2004年9月,浙江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高速公路项目业主招投标暂行办法,鼓励各类资本投资浙江高速公路项目,规定经营回报期为25年,并一举推出了包括诸永等四个高速公路项目进行公开招投标,可惜的是,500个亿的大项目最后却因无人应标而流产。结果,政府无奈接手。

2005年底,继杭州绕城高速公路10亿美元整体转让后,来自北京、上海的两家不知名的投资公司一举拿下了早前流标的总投资164亿元的诸永高速项目。媒体报道说,这两家公司公开的信息几乎为零,堪称“神秘”。转让协议签订后,赵詹奇表示:这是浙江最大的招商项目,政府没有一分钱资金投入。

和民营资本走得近,是赵詹奇的创新之处,如今,却成为他的“湿鞋”之地。作为民营企业极为发达的浙江,落马的官员在收受商业贿赂的过程中,很多都是由于和民营企业走得过近,这其中包括许多赵詹奇的同事、上级。


相关文章推荐:
受贿罪 | 双规 | 起诉书 | 杭州萧山机场 | 窝案 | 萧山机场 | 宜兴 | 华东医药 | 拱墅区 | 杭州拱墅区 | 绕城公路 | 起诉书 | 钱塘江 | 三桥 | 萧山 | 发改委 | 机场高速公路 | 浙江省政府 | 司法机关 | 主送单位 | 首办责任制 | 浙江高速公路 | 杭州绕城高速公路 | 诸永高速 | 转让协议 | 商业贿赂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