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镇魂(Priest小说)

《镇魂》是Priest所作网络小说,是都市灵异耽美文,2012年11月28起连载于晋江文学城,2013年3月7日正文完结,同年4月1日番外完结。

重度精分,二逼青年,疯婆子半文盲,猥琐死宅体质间歇性发作存续期随蘑菇生长周期而定,大废柴教终身荣誉会员。欢迎包养……

以上,作者专栏自我介绍。

priest,晋江文学城大神级耽美作者之一,位于晋江超级别积分排行榜写手行列。其文文风语言精练,大多走“表面语言幽默讽刺性搞笑,但笑过之后,才是生生感受到‘微笑中的眼泪’”,更是引人深思,笑过之后方知人生不易,文字之下隐藏的“人生数十载,原不过是大梦一场(出自作品《天涯客》)”。

07年3月在晋江发表长篇耽美《广泽旧事,锦阳篇》,文笔尚显稚嫩,但已凸显作者底蕴之丰厚,心中世界之广阔宏伟,基本构架文风已经初现雏形。小有名气于耽美《七爷》,惊艳于武侠耽美《天涯客》,堪称小神于《镇魂》(晋江半年榜)。写手。

13年新作《大哥》,以其现实向的文风,余华《活着》的主旨,及对亲情与友情的深刻而令人感触的描写而惊艳于众人,堪称年度耽美最佳作品,可以说跻身于晋江大神级耽美作者。

都市灵异故事,首发晋江。
  温柔内敛美人攻VS暴躁精分……以及自以为攻的受。

主角:赵云澜,沈巍

内容简介:编者是个总结废柴......文章主要围绕两主角的前世今生的种种开展开来,以四圣器为主线描述了人间鬼界仙途的互相博弈。文章主要分为四块:轮回晷、山河锥、功德笔和镇魂灯,故事情节环环相扣,让人读之欲罢不能。

镇生者之魂,安亡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那不是他们在医院里遇到过的腐臭味,绝不难闻,甚至有一点若隐若现的香,非常淡,然而乍一吸进去,却莫名地让郭长城想起了大兴安岭外的隆冬。
  那是刚下了一宿的雪,早晨推开门走出去时,乍一吸进肺里的第一口空气的味道,是那无边无际、仿佛终年不化的白雪散发出来的,干净、又冰冷到了极致,混杂着某种垂死的花散发出来的那种……悠远而行至末路的香。

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一根弦,被人不轻不重地拨动了一下,并不激烈,余音却能绕梁。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低低地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难得地沉下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我接住了。” 
  赵云澜听见沈巍这样轻轻地说。 
  赵云澜愣了一下,沈巍却笑了,用一种与方才大相径庭的……几乎是平静的口气继续说:“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沈巍看着他,极轻极轻地笑了一下:“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赵云澜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三圣一个一个地消失在四象八卦盘上,终于,只剩下了一个镇魂灯。 
  “以神祗之魂,封南方大火。”
  整个四象八卦盘上突然风云突变,四柱全起,镇魂灯被移动到了最中间,赵云澜来不及反应,就觉得铭文倾泻而出,而自己和镇魂灯之间的联系断开了。 
  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他,赵云澜猛地回过头去,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在他回头的瞬间,就深深地吻住他的嘴唇。 
  那本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直到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某种东西正飞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沈巍扣住他后脑的手掌如铁,怎么也挣脱不开。赵云澜的心口冰凉成一片,而与沈巍从相识到熟悉,乃至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眼前闪过,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点一点地擦去它们。 
  沈巍的周身着起了火,直到长发与长袍一同被卷进大火中,他终于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将他推开,送到半空中,落到了远远的、正震惊地望着这边的神农药钵怀里。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随即终于整个人都没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见了。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目录资料来源

愿得韶华刹那,开得满树芳华

作者:苏堇沫

说来也巧,镇魂是我追皮皮的第一篇文,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坏道、游医、逆旅来归、最后的守卫,还有正在看的锦瑟。

皮皮似乎对照片有种独特的感情,镇魂里沈巍的卧室、逆旅来归里莫教授的全家福、游医中投影仪里鲜红的大叉……那些泛黄的脆弱纸张啊,就像是将快乐或痛苦、恣意和飞扬永远的保存,仿佛只看一看,就有了直面这个残忍的世界的力量。

安捷说有时候生存或者死亡都需要莫大的勇气,这需要人随时记得,自己是为了什么能舍弃什么,对于一个人来说,只要人世间还有一点值得眷恋的温暖,他就能无畏的走向他该去的地方。

看着看起来斯斯文文,却克制隐忍了这么久、独守一个没人记得的诺言的沈教授,我就想起了皮皮忘记在哪篇文里写的一句话:

传说直立行走会给动物的脊柱造成巨大的压力,是很多疾病甚至短寿的根源然而一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到底还是选择了站着活。

站着活,人都在站着,可是有几个人敢摸着自己胸腔里跳动的那颗红心,说我的脊梁从未弯曲,我真真正正的是站着活着?

沈巍等了那么久,一不小心就是悠悠千载的时光。

一句我等你,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气它远比我爱你三个字,更需要勇气。
  扯得似乎有点远了= =
  回到正题愿得韶华刹那,开得满树芳华。

沈巍被告白以后想的,恐怕也只不过这一辈子了他的爱一直被小心翼翼的压制,一点都不敢放开。

“他有一瞬间很想质问,为什么偏偏他是斩魂使?为什么朝生暮死的蝼蚁尚且能在阳光雨露下出双入对,风餐露宿的鸟雀尚且能在树枝间找到个栖身之地,天地之间,他生而无双,却偏偏没有尺寸之地是留给他的?”

千年孤独的漫长,在那些不为人知的时刻,沈巍有没有渴求过呢?渴求自己不是那个生而无双的斩魂使,渴求他不是无上尊贵的昆仑君?

“我想总有那么一天,

我会变得皱皱巴巴,你会变得肥肥大大。

我会变得叽叽喳喳,你会变得不爱说话。

我说老头子你听是不是有电话,你说亲爱的这是谁的假牙。”

说不定,这就是沈巍的求而不得。

可是忽然那个人就那样从远远的红尘涉江而来,于山水之巅,云雾之间,浅唱。

我能不能就放纵这一回?

那一刻,那生而无双的斩魂使就像个突然得到了渴望已久的珍惜玩具的穷孩子,带着几分不确定悄悄自问。
  原来他在黑暗中身披一千年的风尘,就坐在时光上,等那一场花开。

是什么让你停下了脚步,回眸一顾,一眼万年?

爱情在温和甜蜜的时候,是最不可思议的幸福与眩晕,而在失魂断魄的时候,绝对是一场无法永久痊愈的病。

原来那生于九幽黄泉的斩魂使,竟患了一场永远无法痊愈的病。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那么的坚忍和长情,在经历过世间所有的黑暗后还说天可以长地可以久,一个人的一生要从一而终。

有一种爱,一旦开始,就注定纠缠一世,至死不休。

------------THE END-----------
  

翻唱: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不负
  记priest《镇魂》

  曲:李宇春《珍惜》
  词:汐寒
  原唱:奶妈月
  翻唱:流照十月 春山十六
  后期:九兮
  美工:闲人半生
  (春山)
  洪荒来的罡风吹痛天地
  遥远的岁月埋多少叹息
  衣煞戾 自深渊拂雪而起
  却有你不经意
  走进心底
  (流照)
  刀锋如雪冷厉 难斩执迷
  人世万千旖旎 终不及你
  懵懂中 共你走山川万里
  还记得耳边你许我姓名
  (春山)
  止步于昆仑 看云浅春深
  以妖异 镇千魂
  (流照)
  黄泉下孤身 也甘心为困
  守谁魂灯
  (合)
  跋涉过红尘 看尽过浮沉
  眼神冷 心血温
  负一生痴嗔 只为你一人
  写尽传闻
  =间奏=
  (流照)
  是天命或人定 措手不及
  隔生死一程路 对面是你
  纵心知非同道 相逢何必
  亦无法控制我 指尖战栗
  (春山)
  止步于昆仑 看云浅春深
  以妖异 镇千魂
  黄泉下孤身 也甘心为困
  守谁魂灯
  (流照)
  跋涉过红尘 看尽过浮沉
  眼神冷 心血温
  负一生痴嗔 只为你一人
  写尽传闻
  (流照主 春山副)
  将目光牵系 你唇角逶迤
  恨不舍 追不及
  饮千载孤寂 拂半生流离
  何处相依
  (流照)
  是无悔相遇 却执着分离
  不能避 怎相惜
  (春山)
  曾许不相离 曾定终生契
  (合)
  终不负你

填词:


  

沈巍寻心

《会呼吸的痛》填词

词:沧海为姓
  生死亦相随
  蓬莱初登上
  泪遗民茫茫
  胡尘随风扬
  举头西南望
  期王师天降
  他指天裂地
  造化神明掌
  那一场
  苍生劫难当
  邓林影匆忙
  谁知惊鸿曾照
  春波漾漾 君子端方
  苦苦寻心千年不负
  为守一诺
  神州九鼎之重
  山有木兮知有枝
  百鬼夜行洪荒
  断昆仑巍巍
  默然远候青丝玄裳
  惶论真心
  若即莫离在旁
  未敢近君前尘藏cáng
  金边契约泛黄
  魂散复沧玄清朗
  古今祸,情长
  萍水相逢酿
  何必执,去浪
  添笔作,危墙
  弃了旧皮囊
  心遗落何方
  抚胸口深创
  应是刻骨伤
  血泪烫
  挑灯遥,远光
  不过纸一张
  镜前轻笑,疏狂
  媸妍易辨 今试锋芒
  苦苦寻心千年不负
  为守一诺
  神州九鼎之重
  山有木兮知有枝
  百鬼夜行洪荒
  断昆仑巍巍
  默然远候青丝玄裳
  惶论真心
  若即莫离在旁
  未敢近君前尘藏cáng
  金边契约泛黄
  魂散复沧玄清朗
  回首原来病入膏肓
  求卿顾盼百转千回无双
  清风霁月啸声凉
  此身自是污秽
  往何处埋葬
  生平无所求,浑水趟
  落花时节重逢巧遇误撞
  原想是不问世事
  管他地覆天翻
  是几人称帝称王
  再携手寒暄东皇


  

鬼面问心

《会呼吸的痛》填词

词:沧海为姓
  第一次相遇
  大不敬之地
  懵懂出淤泥
  独净植亭亭
  愿得一人心
  干戈何故起
  跌落尘埃里
  是渐行相离
  少年时
  曾笑世人痴
  黄泉千丈溺
  假面下长吟低
  愤事不平
  怅恨难抑
  叱咤风云明镜独倚
  何德何能论辜祸水东引
  大封以身殉血泣
  持斧傲世孤立
  誓将天命逆
  闻说龙生九子相异
  本是同根生却相煎太急
  谋得三魄鬼神替
  殁了千般算计
  万籁哂声今堪息
  寒夜更漏滴
  听针寞与寂
  参不透旦夕
  斯人今何觅
  晏语中藏戚
  故作冷声讥
  借火恩铭记
  纵无心无意
  烛泪积
  终日薄暮冥
  珠帘卷草萋
  禁锢星萤希冀
  乘雾天地
  辞树自欺
  叱咤风云明镜独倚
  何德何能论辜祸水东引
  大封以身殉血泣
  持斧傲世孤立
  誓将天命逆
  闻说龙生九子相异
  本是同根生却相煎太急
  谋得三魄鬼神替
  殁了千般算计
  万籁哂声今堪息
  风雪几更(gèng)呼啸凄厉
  夜深千帐灯花容轻言弃
  既梦不成纷扰袭
  霜刃锋严相逼
  诘问吾心迷
  枯骨不侯所谓求欲
  十万大山作土阡陌冯翊
  良辰还沙磐石移
  请印兵革控提
  晓妆重绘已不及
  浩然六师惊星稀


相关文章推荐:
Priest | priest | 晋江文学城 | 余华 | 活着 | 李宇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