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整人专家(深白色剧团创作小品剧本)

深白色剧团曹新创作的小品剧本,2007年上传。

题目:整人专家

创作:深白色剧团 曹新

上传日期:2007-1-10

体裁:小品

人物:整人专家王小伍(以下简称王),整人公司小职员君宝,餐厅waiter. 被整对象全知贤(以下简称全)及朋友刘罗飞

(以下简称刘),

道具:办公桌一张,餐桌一个,帽子一个一个门(用宣传板代替),四张大纸分别写明剧情发生地点。

scene1(科大附近某楼的办公室)

开场白(经理模样的人坐在桌子后面,东张西望了一阵,接着清了清嗓子,面对观众说道:如今流行大学生创业,让一些有能力的大学生能在大学期间表现自己的才华,锻炼自己的能力,一时间各种大学生创业形式如雨后春笋般风起云涌,有大学生开公司的,有大学生建网站的有大学生开餐馆的,有大学生搞兼职信息服务的,但是在我们武科大这一块,好像还鲜有人为,因此,我决定来做这样一个抛砖引玉的工作,做了这一件史无前人,后无来者的壮举,创办了在青山区的第一家大学生公司,叫做……叫做……惨了,昨天晚上喝酒喝得太多,把公司名字给忘记了,不过,嘿嘿嘿嘿,这可难不倒我,君宝!!

君宝(从后台上来):小五哥,有什么吩咐?

刘:说了多少次在办公室里不要叫我小伍哥,要叫我经理,快点,把我的招牌拿出来。

君宝:好的,小伍哥。

不一会儿,君宝拿出一大白纸面对观众。上写“整人专家”。

王:噢,记起来了,我开的这个公司呢,全名就叫做,武科大整人股份有限公司,我呢,就是公司的创立人——王小伍。我们整人公司呢,顾名思议,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但是我们是绝对有职业道德的,我们提倡打奸除恶,为民除害,决不冤枉一个好人,决不放过一个坏人……

(话被打断)君宝:可是小五哥,你昨天还说只要愿意出钱,什么人都可以整的呀。

王:(转身对君宝)你吵什么吵,你不知道我是在作广告吗。当然要讲得好听一点,还有,下次如果再听到你叫我小五哥,我就把你开除。

(咳咳,清清嗓子)从今天开始,那些生活在人生最低层的人们,那些打出生开始就受苦受难的人们。你们从此将不会再受人欺负而无处诉苦,从今天开始,整人公司整人专家本人也将为大家消灾解难,我们的口号是:整人专家面前人人平等。因此,当大家被强大的坏人欺负而无人相助的时候,请拿起你的电话,拨打我们的服务热线,届时,本专家将亲自出马为大家做主,为大家出气。公司地址,武汉科技大学右侧23号A楼B室,室内乘540,702,545路公共汽车到建设一路站下车,我们的联系电话13986547906,13986547906,再说一遍,我们公司地址是武汉科技大学……(手机响)

王:不会吧,这么快就有生意了?

王:喂?武科大整人公司您是哪位?

刘:总算是找到你们了,我是想找你们帮忙的。

王:这个好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刘:我现在在你们公司门口。

王:OK,(王马上跑过去开门,只见一人(刘罗飞)头缠白色绷带)

王:兄弟,你这是怎么了?遇上歹徒了?

刘:唉,别提了,我差点都不想活下去了。

王:唉,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蝼蚁尚且偷生,人何以堪?

刘:唉,你不知道呀。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王:唉,什么知道不知道,孔子曾经教导我们说,不要轻易放弃希望,还有,你的头是谁打的?让兄弟我帮你出这口气。

刘:这头,唔唔唔,是我的女朋友——全知贤。

王:停停停,据我所知,全知贤好像是韩国的一部很红的片子,好像是叫做《红色娘子军》里面的女主人公的名字,你的女朋友的名字刚好跟她一样,这可真是太巧了。

刘:您弄错了,全知贤是《我的野蛮女友》里面的女主人公的名字。

王:(从上到下打量刘)哇塞,不得了,你居然追到了韩国女明星做女朋友,能不能介绍点经验?我现在对日本的深田恭子也很有意思,可一直都没有那个胆量去追。

刘:不,不,不,你误会了,我的那个女朋友原名叫吴知贤,可是自从看了那部《我的野蛮女友》后,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子,以前的她,是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孩,可是现在她变得完全不讲道理,动不动就打我,刚开始的时候是用巴掌,后来是用高跟鞋,再后来就用砖头了,(君宝在一旁用巴掌,高跟鞋和砖头做动作)真是比我的野蛮女友还要野蛮,还说呀,这叫个性。上次上街,我就是因为多看了别的女生几眼就被她用砖头砸得头破血流,送到医院里缝了四伍针,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哪一天会横尸街头,我还年轻呀,你一定要帮我想个办法。

(刘在说的过程中,王小伍偷偷点眼药水)

王:兄弟,别说了,我都懂!

刘:(看到王脸上全是眼泪),没这么夸张吧。

王:兄弟,正所谓天下男人皆兄弟,对你的遭遇我感同身受,正所谓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呀。

刘:好兄弟,知我者莫若你呀,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要让她知道,我们男人不是好欺负的。

王:嗯,我答应你。

刘:还有,你千万不要让她知道是我找的你

王:嗯,我答应你

刘:你千万不要把她整得太过份了,只要轻轻地教育她一下子就行了,她,毕竟是我的女朋友呀。

王:嗯,我答应你。

刘:你千万……

王:你,你你个死人头呀,你有完没完,废话少说,三百块钱的整人费,先交了再说,

刘:兄弟,不会吧,咋那高呢,少点行不?

王:所谓亲兄弟,明算账,现在是市场经济少一分钱都不行,再说了,干我们这一行的,风险很大,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刘:这……(犹豫中)

王:兄弟,想一想,为了你终身的幸福,这一百块钱算得了什么,实话告诉你,天底下可就我这一家整人公司,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再说了,孔子教导我们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尊严故,钱财都不要,我数三声了,不行就拉倒。

刘:拉倒就拉倒,狮子大张口呀,一开口就三百。以为我是摇钱树呀?!

王:(清了清嗓子)一,二,(瞅了瞅刘的反应)二点伍,二点六,二点七,

刘:好好好,一百块就一百块,就只当是交重修费了,为了以后的幸福,我豁出去了。(把钱交给刘)

王:爽快,明天呢,我们就这么办。(附在刘的耳边说悄悄话)

scene two(地点,科大小树林)**************************

(王小伍和其恐怖女友全知贤在路上走着)

全:喂,刘罗飞,我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

刘:不是吧,又要做游戏,上次做了个小游戏,我缝了四伍针,能不能不做?

全: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在刘面前亮了亮拳头。)

刘:哈哈哈我刚才说,做游戏好呀,寓教于乐,锻炼身体,好呀好呀。

全:嗯,这就对了,早这样说不就好了,这次呢,我们玩个新花样的,看,这里有一条线,我们来猜下一个经过这条线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如果是男的,你就输了,如果是女的,我就赢了,谁要是猜错了,就让对方踩一脚,好不好?

刘:男的就我输,女的算你赢,好像怎么样都是你赢呢。

全:你这样是说我不公平了。(要发火的样子)

刘: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这样比赛很有新意,哈哈哈

全:这样还差不多,

等了一会儿,王小伍(头戴大侠草帽)上场,经过了那条线,

全:哇,是男的,你输了,你这次准备让我踩哪只脚呢?

刘:这只吧,前天这只刚刚被踩过,还痛着呢。

全:你准备好了

刘:哇哇哇,

全:你大叫什么呢,没一点男子汉的气概,我还没有开始踩呢。(全正准备踩下去的时候,)

王:STOP!

全:(抬头看了看王),你是谁?

王:我山东人氏王小伍,不过大家都习惯叫我蜘蛛侠。滋(做蜘蛛侠吐丝的动作)

全:你干嘛要管我们的事?

王:怎么说我也算个名人了。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辈同道中人的责任和义务。

全:什么路见不平,充什么英雄,我只不过和我的男朋友在玩一个小游戏罢了,是不是呀,刘-罗-飞。

刘:是的是的,。

全:听到没有,你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呀,没事找事

王:原来是这样,那多有得罪了,这一毛钱算我赔给你们的精神损失费。你们继续吧,就当没看到我。(转身走,边走边笑)哈哈哈,世人皆笑我痴巅,我笑世人看不穿。

(刘全一脸茫然)全:你,停一下,

王:还有什么事吗?

全:听你说话的口气,好像不是普通人,

王:(整理了一下衣冠,故做深沉,)姑娘果然好眼力。

全:明人不说暗话,说,你倒底是做什么的,

王:我?(取下帽子,露出乱糟糟的头发拂了拂刘海)看我这个造型,就知道是搞艺术的

全:搞什么艺术。

王:电影艺术。

全:什么电影?

王:很多电影。

全:举个例子

王:譬如

全:那……张艺谋是你什么人?

王:以前他是我邻居

全,现在呢,

王:现在我是他邻居,

全:这说明什么呢?

王:说明他一直都没有搬过家。

全:那么说,认识你,就可以认识张艺谋了。

王:完——全——正——确!不过姑娘能不能提一些有深度的问题?

全,(思考中忽然大笑)哈-哈-哈,太好了,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先生绝非泛泛之辈,原来是个导演,名人就是不一样,讲起话来这么特别,很高兴见到你,我呢,是武汉科技大学的一名普通的学生,王知贤,这个呢,是我的男朋友,刘罗飞(用胳膊肘撞了撞刘)快点向王导演问好,

刘:(不敢相信的样子)你……好,王导演。

全:嗬嗬我的这个男朋友呀,就是这样,一见到名人了,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对了,导演,你看过《我的野蛮女友》这部片子吗?我好崇拜里面的全知贤呀,我很希望,有一天,我能飞到韩国去,亲眼见见心目中的偶像。

王:其实,吴小姐,以我一个独特的电影人的眼光来看,你的资质很不错,如果你去演《我的野蛮女友》一定会比全知贤还要出色。

全:是真的吗?你真的是这样认为吗?其实,其实,有时,我……我也是这样想,(连忙整理衣服和头发)能当上电影明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小时候,还专门学习过表演艺术呢。而且在大学里,我还是学生会的文艺部里的成员,每次学校的文艺节目都积极参加,刘罗飞,你说是不是。

刘:是呀是呀,我的这个女朋友呀,多才多艺,参加过学校的演出还得过奖呢。

王:那,太好了,那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这时候正愁为下一步片子找不到合适的演员呢。这样吧,下个星期一你到我们电影公司来试镜,这是我的名片,为答谢两位,我请你们明天到春华大酒店里用餐,请一定要去呀。

全:(手里拿着名片)嗯,一定,一定。不过请问一下导演,下一部是什么片子呢?

王:下一部是个投资大片,叫《英雄前传》,又叫《无名和一个女人的故事》,主要是讲的是少年无名的一段坎坷的爱情经历,就这样说吧,我还有事要忙,具体事情明天详细谈。(下台)

全:(手里拿着名片,忽然揪了刘一下,刘大叫起来,)哇,干嘛又打我。

全:我只是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梦,果然是真的,太棒了,我早就等这一天了,太好了,你听到没有,英雄的前传耶,我就要当明星了。这次呀,我一定会一炮打红,说不定呀我比张曼玉还要出名,哇,真是太棒了。

刘:我也替你高兴呢,知贤,今天你这么高兴,我想刚才的那一脚就可以免了吧。

全:休想,把脚伸出来。

刘:救命呀,(下场,全追下去)

scene 3(春华酒店,共有三张桌子,第个桌子坐着两到三个用餐的人)************

刘和全围着餐桌,焦急地等人

全:怎么还没来呀?

刘:来了,他来了。

王(上场,坐下)不好意思,事情太忙了,整天都忙着拍戏。

全:没事,没事,不要紧,我们来谈一谈拍电影的事吧。

刘:开始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全:你懂什么,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插嘴。

(忽然刘的手机响了,刘听了一会儿话:)不好意思,知贤,王导演。我母亲病了,我得回去一趟。

全:每次都是你事多,你先走吧。(王下场)

全:王导演,我们接下来谈一谈拍戏的事吧。

王:呀呀,我的肚子好饿呀,我有很严重的胃病,医生说不能长时间空腹谈话的。我看我们先吃饭,呆会儿再说好不好?

全:那……好吧,

王大吃起来,其速度之快让全看得目瞪口呆。

王:全小姐,你吃呀,看着我干什么?

全:好的……好的,说完,用筷子去夹菜。

王:STOP!

全:什么事?

王:这块不能吃。

全:为什么不能吃?

王:你知道这块是什么肉?

全:是猪肉呀

王:ALL right,不过它的全名是米猪肉。

全:米猪肉?

王:对,米猪肉,米猪肉跟一般的猪肉不同,它是因为一种叫猪绦虫的寄生虫钻进了猪的肚子里,吸取猪大肠上的营养,不断地生长,繁殖,再生长,再繁殖,结果使猪肉发生了严重的变质,有没有看到这猪上面有颗粒状的东西?(全点头)这种猪肉如果吃进肚子里,轻则面部浮肿,双目无神,重则,浑身抽筋口吐白沫,再重则疯言疯语,大小便失禁。……更重则,……

全:(恶心)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没想到,王导演您对这方面饮食方面有这么深入的研究呀。

王:小意思了,作为一个导演,一定要博学多才。这样才能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也为人民大众服务。

全:哇,王导演,你真是很伟大。你的这番话,让我佩服得伍体投地,为了表示对你的景仰和感谢,请干了这杯,(碰杯后,全接着又夹了另一个盘里的菜)

全:这个味道不错呀,你也尝尝。

王:这个,我不喜欢吃。

全:为什么?

王:你知不知道这个是什么菜?

全:不知道。

王:我告诉你吧,这个是猪舌头,猪舌头,就是猪分泌哈拉子的地方,哈拉子,哈拉子知道是什么吗?就是指猪的唾液呀,一陀一陀的白颜色的液体……

全:(呕吐状)我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再换一盘菜。(说罢又去夹另一盘菜)

全:(作品尝的样子)这个菜不错,你真的要尝尝。

王(夹起菜,半天吃不下去,忽然大哭起来)

全:你这是怎么了?

王:实在是不好意思,看到这个菜,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伤心的往事。

全:不会吧,这盘只是普通的鱼呀。

王:就是说鱼了,唉,全小姐你不知道,很小的时候,我就死了双亲,靠我爷爷一个人把我抚养长大。因此,在这世上,我爷爷是我最亲的人了

全:没想到王导演有如此坎坷的身世,可是,这跟这盘鱼有什么关系呢?

王:(站起来),我那最亲的爷爷,就是在一次吃饭的时候,不小心被鱼刺卡住了喉咙,透不过气来,给活活憋死了。从此以后,我吃饭时从来都不吃鱼,因为我一看到这盘菜,就想起了我那亲爱的爷爷。他本来有满腔的报负,远大的理想,没想到竟栽在一根鱼刺上,出师未捷身先死,令人扼腕叹息,念天地之悠悠,独沦然而涕下也哉(啜泣)

全:王导演,不要太难过了,身体要紧,这鱼,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吃,都怪我那个没见识的男朋友,点了这么一道菜,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不可。

王:(抬起头),其实不要怪他,他也是一片好心,毛主席说得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就是再难过,饭菜也一定要吃。

全:还有,王导演,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王:但说无妨。

全:我们家里人都有吃饭不说话的习惯,我希望在吃下一盘菜的时候,尽量能不说话,如果一定有什么话要说,等吃完了再说好不好??

王:好的好的。一定一定,你看,都是我这张嘴巴不会说话,害得全小姐你连一点点菜都吃不好,当你费尽心思提出这人小小的要求时,我深刻了解到你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为表示我的歉意。(做手势),waiter,上菜!

(这时,waiter端上来一盘菜)

全:(闻了闻),好香呀,你先品尝。

王:你先,你先。(双方都推辞了一阵)

全:那我就不客气了。(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哇,好好吃呀。你真应该尝一尝,味道真的很不错。

王:(微笑地摇摇头)

全:你不喜欢吃。(王点头)

全:你真的不吃?(王点头)

全:那我就不客气了,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还没吃过呢我呢,肚子都饿得咕咕叫。(狼吞虎咽地)哇,好饱呀,(看了看王)不好意思呀,我实在是饿坏了。

王:吃完了?

全:吃完了。

王:好吃吗,?

全:好吃。

王:你觉得这盘菜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吗?

全:导演,你这不是在考我吗?

王:不错,就是想考考你。

(全刘同时一脸严肃地站起来,全的手端着盘子,两人走台步,走向前台面向观众,)

全:大家看这盘菜的外表,(周围餐桌上的人皆被吸引,过来围观)做工精细。轮廓分明,高雅而又朴素,犹如飞来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真可以称得上是清尘脱俗。更出众的在于它的味道,制作者在其中揉和了各种人生的哲理,真所谓酸甜苦辣咸,样样皆有,更让人感动的是……

王:是什么?

全:是一颗心,一颗高尚的心,一颗纯粹的心,一颗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心,一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心,在做这盘菜之前,师傅们对于它的原料进行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淡化处理,才使得它脂肪跟实体相分离,这样炒出来的菜更能符合人们的口感,闻一闻,清香扑鼻,吃上一口,嗯,(全吃了一口,一脸享受的样子)滑而不腻,入口即化,感觉上如同微风拂过琴弦,如同落花飘在水上,真可以称得上是人间极口。就像是那样的一句古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哎,自出生以来,好久都没有吃到这么好的菜了。来,大家每人分一点。(众人一起围上去,把这盘菜抢光,回到各自位子上慢慢品尝)

王:真的那么好吃吗?

全:真的好吃,

王:味道真的是很出众吗?

全:真的是很出众。

王: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好吃吗?

全:不知道。

王:因为你吃的是炒鸡屁股呀。

全:噢,炒鸡……咦,你刚才说什么?

王:我说你刚才吃的是炒鸡屁股。(众人全吐了)

全:(只听得当的一声,盘子掉到地下去了,全一脸茫然慢慢回到凳子上,哇哇。(拿起水杯喝水)想要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王:你不要紧吧,其实肉不分贵贱,觉得好吃就行。我刚开始本来告诉你一声你的,可是……

全:没什么,没什么,吐着吐着就习惯了,(打了一个嗝),不好意思,王导演,我,……我觉得很不舒服,要去一下洗手间。

王:没关系,没关系。

(全走后,王得意地笑了起来,对观众)嘿嘿嘿,一切都在我计划之中,大家都看到了,我整人专家实力深厚,可不是吹出来的,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大家看这个(起身,掏出一个证,)对着观众念出来:王小伍,山东人士,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一号血液检查被确定得有艾滋病,请速参加隔离治疗勿误。国家控制艾滋病发展中心,二零零三年一月。(旁边餐桌上的人听到后都跑光了)嘿嘿嘿(对观众坏笑),这个一定吓死她。(念完后,把证扔在地上。)这个呢,嘿嘿嘿,高效万能胶,只要轻轻地在凳子上擦这么一点点,哈哈哈,(王把胶水涂在全的凳子上,涂完后发现手粘在上面去了,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手弄出来,然后一本正经地回到位子上等全)

全从洗手间回来,看到地上的证,捡了起来。(坐在位子上看)看着看着,忽然手发抖起来。

同时,王装出一副找东西的样子。

王:全小姐,你有没有看到我丢的东西?

全:什么什么东西?

王:也不是什么大东西,是一个证件。红颜色的。大概有这么大。(用手做了个比划)

全:(极其紧张的递上给王)是不是这个?

王:对了对了,就是这个东西,幸亏你捡到了呀,如果让别人捡到我就麻烦了,对了,你有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呀。

全:没有,没有,我没有看过,我什么都不知道的,不知道的。

王:那就好(把证收了起来)可是我看你刚才好紧张的。

全:紧张?没有呀,哈哈,我一向都是这个样子的。噢,对了,王先生,你以前有没有过什么不舒服?像连续几个星期的感冒,发烧等等?

王:哈,怎么可能会有不舒服的,你看我这么健康。告诉你,我每天早上都起来做运动,有的时候早上去看朝阳,唉,早上的朝阳真是美呀,我有的时候在想,人真是太脆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个什么病就一命呜呼了,所以一定在抓紧有限的时间多做点事,多为国家为民族做贡献,王小姐,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全:(极度害怕的样子,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王:对了,全小姐,你能不能谈谈自己对人生的看法?

全:(颤抖)的声音,人生的看法,我?噢,人生嘛,……当然是先要学习,学……。

(全发觉王不对劲,此刻王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

全:王先生。(王没反应)

全:王先生?

王:嘘,你有没有听到声音?

全:(惊恐地)什么声音?

王:好多蚊子在飞。它们嗡嗡嗡地到处都是,(忽然伸出手,啪地打在全的脸上。)

全:你?你干嘛打我?

王:不好意思,刚才看你脸上有一只蚊子,这年头,蚊子到处飞,听说呀,这蚊子现在传染疾病的能力强得很,连艾滋病都能传染,人看看,吸了这么多血,嗬嗬嗬,上辈子,你一定欠这个蚊子很多钱。你说我的这个玩笑是不是很有创意?

全:(面如土色)创意?。嘿嘿(麻木)。有一点吧,嘿嘿。

王:其实我发现,如果一个人得了一场大病,他对人生的看法一定会和以前大大的不同。就如同海伦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每个人都能把生命的每一天当做人生的最后一天,那该多好呀。全小姐,你是不是觉得这句话很有诗意。

全: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不要问我。你不要再问我了(发怒的样子)

王:全小姐,我其实没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想和你交流一下不同的人对人生的不同看法而已,来,喝杯水压压惊,看你紧张的样子。(递上一杯水)

全:(喝了一口),舒了口气,尽是平息自己的心情。不好意思,王导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紧张,也许是小时候留下来的毛病吧。说着说着,眼睛停在拿着的水杯上面(问王)这个杯子,好像不是我的。还有,这水,好像有股怪味。

王:噢,这个杯子的水,我刚才喝过,没什么问题呀。

全:什么,你喝过?(眼睛瞪得圆圆的,脸紧张得拉长了,几乎要哭了出来)

王:全小姐(没反应)

王:全小姐(仍然没反应)

全吓傻了一般,喃喃自语:我完了,我完了

王:(故做关切地上前)你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全:你才出问题呢,你,离我远点。

王:全小姐,我有什么问题?

全:你有什么问题你自己最清楚。

王:我真的没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怀疑我呢?求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没问题,我没问题的。

全:用手捂住头,很痛苦的样子。

王:我没问题,我真的没问题,我可以发誓,我真的……

全:王先生,对不起,我觉得很不舒服,那个什么英雄前传,我也不想演了,你另外再找人吧,我要走了,再见。(起身时裤子粘在凳子上,几次想站起来都没有成功,于是用手去扯裤子,急得满头大汗)

王:怎么了,全小姐,有麻烦了?需不需要帮助呢?

全:(大叫),不用不用!没什么事,一点小事。Waiter,买单!

Waiter:(拿账单)一共是一百五十块。是现金呢还是信用卡?

全:这是两百块,不用找了,还有,我发现这个凳子很别致,想拿回家收藏,好了,就这样。

Waiter:不行的,这位小姐,没经理的同意,我们不能做决定的

全:(又加五十块钱)这下子总够了吧!!!不就是要点钱吗?一个凳子有什么了不起?没见过本小姐心情很烦?再敢说半句就小心这个(拳头伸了出来吓唬waiter,然后用手托着凳子,狼狈地离开,走得摇摇晃晃,差点跌倒。)

waiter:请问这位先生,那位小姐为什么这么奇怪呢?

王:唉,她做了太多的坏事,一不小心被人整成这个样子,只怕快要精神病了呀。

Waiter:哇,是什么人这么厉害?

王:相传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得到,

waiter:什么人?

王:整人专家,这是他的名片。以后如果被什么人欺负,就打这个电话。我走了,(拿出一个塑料袋,收拾桌上的剩菜)这的菜真不错,拿出家慢慢吃。(收拾完后下场。)

Waiter:(对观众)真是倒霉了,我们酒店今天是第一天开业,居然碰到两个神经病,一个吃了饭把凳子买下了,别一个呢,刚才一直不吃,现在却吃别人吃剩的菜,还说有什么整人专家,给了我一张莫名莫名其妙的名片,活了这么大,还没听说有过整人专家呢,打死我都不信,这世界,没得救了。(闭幕)

scene4(整人公司办公室)**************************

王看看了表:无惊无险,又到六点,唉,这几个月来一直都没有什么生意, (拿出一个计算器,算账的样子)上个月,除去水费,电费,房租费,吃饭的钱,公司一共盈利十七块八毛伍分,不行,照这样下去,公司迟早会关门的。看来,公司要削减财政预算了,君宝!!

君宝:(手里拿一个信封)经理,I am here,

王:哇,君宝,几天不见,外语又有进步了,你终于学会叫我经理了。还有昨天教你的那句还记不记得?

君宝:当然没有忘,

王:说一下听听。

君宝:I am a pig,是不是,小五哥。

王:很好,很好,什么意思还知道吗?

君宝:当然没有忘,I am a pig 翻译成中国话就是说:我很聪明。我昨天背了一天呢。是不是?经理。

王:好好,不愧是一块学习的好料子,只要能这样坚持下去,你一定能考上清华大学。可是,唉,怎么跟你说呢,你知道的,前阵子呢美国跟伊拉克找起来了,伊拉克打不过,就拿石油出气,烧了很多石油,你看看,我们这周围的灯呀,这电器呀,拖拉机,厕所马桶的开关呢都要靠石油才能工作,现在呢,国家石油短缺,所以这些日子呢,经济一直不景气……

君宝:(掏了半天掏了一封信)经理,这是我的辞职信。

王:不是吧,你要辞职?所谓人生自古谁无死,大难到头各自飞,说得一点都不错,想不到你会是这种人,唉,只怪我当初信错人了,你还记不记得,是谁当初把你从小山村带到城市来的,你每天吃的方便面,又是谁买的,现在呢,你翅膀硬了,就过河拆桥,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仁义道德?什么叫……

君宝:可是经理,你已经好几个月没发我薪水了。

王:不就是几百块钱嘛,有什么了不起?现在就给你,(掏钱的动作,掏了半天,只有几毛钱),(说话口气得意),不就是几百块钱嘛,我帮你在银行存着呢,来,先把利息给你,一毛,两毛,三毛。一共是七毛钱,剩下的钱存在银行还有三个月才到期,到时候我一起取了给你。我其实一直是想煅练你的生存能力,没想到你这么不求上进。唉,

君宝:(拿过钱)谢谢经理,不过,我妈妈说家里的老牛没人喂,让我回去喂牛。

王:一头老牛算什么,你不觉得跟着我比跟着一头老牛更有出息吗?

君宝:我当然是觉得跟着你更有出息了,可是我妈说,如果我再不回去的话,就不给钱我结婚。让我一辈子打光棍。我不想一辈子打光棍。还说,如果我明天前不赶到家的话,她就跟派出所说我被拐卖了,让他们把我抓回去。

王:这么严重呀,(思考)好吧,既然人各有志,我也就不勉强你了,(脱下鞋子,从鞋底里拿出一叠钱,抽出一张十块)把这十块钱拿好,明天到街上买一套像样的衣服,免得回去乡里人说我在这边亏待了你。

君宝:(接过钱),谢谢经理,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王:自古多情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君宝,祝你一路顺风,半落失踪。(掏出一根香烟递给君宝)以后如果碰到什么困难,就点燃这根烟,我如果能看到,无论有多忙,都会过来帮你。

君宝:经理,你对我的大恩大德,真有如再生父母,不过,江湖险恶,如果以后遇到了什么困难,一定不要放弃。你一定要对自己说,I am a pig!i am very pig!

王:好兄弟!thank you,thank you very much!! Byebey

君宝:(在门口挥手)经理,I am a pig,I am a very pig.不要忘了。还有,记得三个月后给我发薪水,小五哥,good bye!!

王:不会忘(挥手,君宝出了门后,王站在门口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接着自言自语)臭小子,我一直那样对他。想不到还会关心我,唉,这么大的一间办公室,只剩下我孤家寡人了。正所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印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此情此景,人何以堪,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从怀里掏出一瓶酒,仰天而饮,。(喝罢抹抹嘴)好酒!!,春华餐厅特产正宗米酒,味道果然非同凡响。唉,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想不到我王小伍一代枭雄,竟沦落到这种地步!

王:(这时,外面忽然有动静)咦,臭小子回来了(王连忙跑到门后面,透过门缝向外看)

(门外面,君宝带路,走来全和刘)

全:(提着刘的耳朵)好呀,你这个刘罗飞,平时看你还挺老实的,关键时候吃里爬外,联合什么整人专家来对付我,要不是这位小兄弟来告诉我,我还被蒙在鼓里,今天先来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整人专家,回去再收拾你。

门里,王(自言自语),没想到君宝是二五仔?这下子惨了,焦急地转了几圈,怎么办怎么办?(用一张有“暂停营业”贴在办公桌前遮住,接着钻进办公桌下面)

君宝:(指着门)就是这里了。五十块的信息费,你刚才说好了的。

全:你协助整人王扰乱社会治安,威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这笔财我还没跟你算呢,你竟然找我要钱?老实点,把整人王找出来,说不定我可以放你一马?不然的话,你等着坐牢去吧。

君宝:唉,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次又惨了。

全:(对君宝),发什么牢骚,老实点,把门打开。有没有钥匙?

刘:(在门上仔细地观察)可是这个门好像没有钥匙孔耶?

君宝:经理说做人要坦坦荡荡,就一直没给门装锁。

全:那平时你们是怎么开的门?

君宝:(退后五步,冲上去把门踢倒),呶,就这样,你看这多方便。

全刘:噢,原来如此。

(进了门后),屋内空荡荡地一个人没有,

全:王小五,你给我滚出来!这笔账,我一定要跟你算清楚。

君宝:咦,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刘:他是不是知道我们要来躲起来了.,我们分头找一找。

(三人于是分头去找王,君宝低着头朝桌子里面看的时候,被王小伍一下子拽了进去,只见桌子一阵晃动,接着,趁全和刘不注意的时候,王把打昏了的君宝拖到了后台。)

全:(对刘),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刘:是好像听到了,好像有人在打架,咦,君宝呢?

全:不知道呀,你没看到吗?

王:(从后台上来),此时他已化装成一个老大爷。君宝,你们说是一个圆圆胖胖的小伙子?他刚才从楼上跳下去了。

全刘:噢,(然后继续找人的样子,接着,忽然想起了什么,齐声说道)你说什么?跳下去了。三楼?

王:是呀,这小子可会跳了,像飞机一样,跳下去后,来个鲤鱼打挺,然后突溜突溜biaji一声就跑得看不到影了。

全:原来是这样,唉,没想到让他给跑掉了,对了,大爷你有没有看到过一个叫王小伍的家伙?

王:噢,你说是那个开整人公司的家伙吧,你们来晚了,刚才他向我交清了租金,接着鞋底上擦油。

全刘:怎么样?

王:溜了。

全:唉,真不甘心呀,就这样让他给跑了,以后如果碰到了他,一定要把抽他的筋拔他的皮,把他的头割下来当球踢。

王:上天有好生之德,不用这么残忍吧,既然是这样,我就不把它的地址告诉你们了?

全:什么,你有他的地址,

王:也不算是地址了,不过他走的时候,跟我说,如果有什么要他帮忙,只要按照上面的提示,就一定能找得到他。

全:求求您了大爷,我们真的有很急的事情要找他,你让我们看一看吧。

王:好吧。(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全。)

全:(拿起纸条,大声念了出来)旺仔小馒头??

刘:不会吧,大爷,这算是什么地址嘛,你不是在耍我们吗?

王:不能这样念的,他跟我说他仇家太多,不能轻易暴露行踪的。

全:那要怎么念?

王:你们背过顺口溜没有?

刘:我背过,我背顺口溜就像唱歌一样。像那个什么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葡萄皮里包葡萄,葡萄外面包层皮,怎么样,还行吧

王:好吧,你试试这句,我爸爸是我爸爸,我是我爸爸的儿子,大声而快速地念五遍。

刘:这有什么难的,更复杂地我都行,“我爸爸是我爸爸,我是我爸爸的儿子,我爸爸是我爸爸,我是我爸爸的儿子,我爸爸是我爸爸,我是我爸爸的儿子,我爸爸是我,我是我爸爸的儿子。唉呀,念错了,不好意思。嘿嘿,没想到还真难念呢。

王:就是这样了,一般人念顺口溜呢,念着念着就会出错,就像这个旺仔小馒头一样,当你反反复复地念十几遍的时候,一定会出错,而那个念错的发音就是他现在正确的地址了。

王刘:噢,原来如此。

全:大爷,那该按什么顺序念呢?

王:呶,像这样,旺仔旺仔,仔旺仔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小馒头,小馒头。

刘:这还不容易,看我的,刘大声念了起来…………

全:哎呀你念错了,应该是这样…………

刘和全正念得起劲的时候,王悄悄地从门外溜走。

全和刘仍在继续。(忽然被打昏的君宝从后台上来了,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哎,好吵呀,连个觉都不让人好好睡,家里是不是来了两只狗?汪汪汪汪地吵死了。

刘:(冲上去一把抓住君宝,)臭小子,你说什么,还有,你刚才不是从窗户外面跳下去了吗。

君宝:什么从窗户外面跳下去,噢,我想起来了,刚才我想趴在这个桌子下面找他,谁知道被他一下子打昏了。

全:那个他是谁呢?

君宝:就是我们经理五小伍了,哎呀,头还好痛呀。对了,你们刚才汪汪汪汪地叫什么,还有什么小馒头小馒头,我刚才还以为是家里来了只狗,后来想一想不对劲呀,狗怎么可能说人话呢?后来出了门了,才发现是你们,喂,你们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干嘛要学狗叫?

全刘:噢,又被耍了。

全:怪不得刚才看那个老头子很眼熟呢,臭小子,骗我们学狗叫,王小五,你总有一天会栽在我的手上,我饶不了你!

刘:他可能没走远,我们去追。

(全刘于是跑去开门想出去追王,他们一拉门,门倒了,)

刘:咦,这上面有一首诗呢

全:捡起来,大声念了出来:世人笑我太疯巅,我笑世人看不穿,家里来了两只狗,我只好往外面走。再见了,狗宝宝们。记得吃小馒头噢。

全刘:(愣了半天),追 !!!!(下场)

ATTENTION:这四个场景中,每个场景都名称都用白纸写好贴出来,不要让观众不知所以。另,部分剧情,参考周星驰电影《整蛊gu专家》,很值得一看。市内各大影碟店有租,注意区分粤语版和国语版。


相关文章推荐:
小品剧本 | 曹新 | 全知贤 | 刘罗飞 | 青山区 | 后台 | 武汉科技大学 | 韩国 | 红色娘子军 | 我的野蛮女友 | 明星 | 日本 | 讲道理 | 山东 | 明人不说暗话 | 刘海 | 张艺谋 | 刘一 | 张曼玉 | 王大 | 哈拉 | 毛主席 | 朝阳 | 海伦 | 清华大学 | 美国 | 三毛 | 祝你一路顺风 | 桃花依旧笑春风 | 非同凡响 | 天下乌鸦一般黑 | 鲤鱼打挺 | 顺口溜 | 葡萄 | 旺旺 | 周星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