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郑嘉

郑嘉,中国花样游泳队教练,也是我们国家第一批运动员。第13届游泳世锦赛花样游泳比赛产生首枚金牌集体技术自选金牌,是中国队在世锦赛历史上获得的首枚奖牌,标志着中国队已步入世界一流强队的行列。

郑嘉,中国花样游泳队教练,国家首批游泳运动员。

姓名:郑嘉

国家/地区:中国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62-12-31

项目:花样游泳

个人爱好:旅游、摄影

注册单位:四川体育局

职位:主教练

19741979年重庆市体校游泳队运动员

19791983年成都体育学院体育系游泳专业学生

19831984年四川省花样游泳队运动员兼教练

19841994年四川省花样游泳队教练

19942005年四川省花样游泳队主教练

19931994年国家花样游泳集训队教练

19982000年国家花样游泳集训队教练

20022004年国家花样游泳队教练组组长

20062009年四川省花样游泳队总教练

20052008年国家花样游泳队主教练

郑嘉曾是一名优秀的花样游泳队员,后来成为四川花游队的主教练。而从她输送了一批批出色的队员到国家队,她自己也成为了国家花样游泳队的主教练。

郑嘉离家已10多年,儿子不知不觉长大了,中国花样游泳队教练郑嘉却说:作为一个母亲能为奥运会全部付出自己的精力,儿子给了自己很大的安慰。

2006年亚运会夺得冠军、07年世锦赛又历史性地夺得第四名的双胞胎蒋文文、蒋婷婷就是她选中并一手带大的。她自己也没想到,到北京、到国家队,在事业不断攀升的过程中,离开儿子一晃已经10多年了。

在国家队的日子,郑嘉过得充实而愉快。这里的时间好像总是不够用,而她的目标也越来越高:从跻身前六名,到力拼奥运会奖牌,在花样游泳这个人为打分、传统强国势力特别大的项目上,每提高一个名次可能都要付出几年的努力。但郑嘉没有后悔过。

把儿子扔在家里,郑嘉这个做母亲的无法不辛酸,但她的事业心实在太强了。搞竞技体育,她觉得自己这样一个特单纯的人才能做得进去:每天忙得只有训练、吃饭、睡觉三件事可做,还要操心队里、队员的大小事,连给家里打电话的时间都挤掉了很多,但是为了奥运会,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是谁都能参加奥运会的,不是谁都有机会率队不断冲向新高峰的!如今这样的历史机遇落到了郑嘉身上,她不必选择,义无反顾!

奥运会前的最后一个冬训了,最近训练的大强度达到了每天十多个小时,事先郑嘉也曾觉得很恐怖,也闪过一丝怀疑:自己人到中年,是不是能够承受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但她心中把奥运会这个目标看得最为神圣,她坚信一点:为了奥运会,为了中国的花样游泳创造新的历史辉煌,就算自己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在池边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也同样感到饿,下了车到食堂就是大口吃饭;大运动量训练中,为了保证训练质量,教练的合理安排、针对性解决队员的不足、调动队员情绪要非常细致;回到宿舍安排队员放松休息,各种计划、琐事,让她仍然不能马上睡觉,但她高高兴兴地做了这一切。

在国家队繁忙而飞快的日子里,儿子好像是不知不觉就长大了,如今上了高中,已经到国外上学读书去了。以前郑嘉还能给儿子打电话,如今只能在星期天通过网络跟儿子说说话。关于儿子长大的细节她不知道的有很多,但她永远也忘不了儿子关心自己的每一次带队比赛,每一次大赛取得的进步都让儿子高兴。“亚运会拿金牌了!”这个喜讯不仅让全队、让自己振奋,也让儿子兴奋不已。他为自己有一个不但美丽、而且事业有成的妈妈而骄傲!

文文、婷婷等一批队员进队时,郑嘉的儿子才三、四岁。可以说,儿子是随着姐姐们成长、夺冠而同步长大的,他知道姐姐们的一切成绩,跟姐姐们相处得特别好。 “妈妈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为奥运会专心备战,不要担心我。”听着儿子懂事体贴的话语,郑嘉回顾中国花样游泳走过的艰难攀升的路程,这个心存歉疚的母亲感到特别安慰:妈妈奥运会备战的辛苦也有你的一份付出,打奥运会取得成绩少不了你的支持和鼓励!

郑嘉说她不是一个很贪婪的人,在花样游泳界10年,她从来都没有奢求过这个运动能在中国像足球那般火爆,但她承认没有一种支持的感觉,很空。

“我们有自己的自知之明,花泳肯定不会像足球、篮球那样的普及,我们也没有乒乓球那样拿金牌的能力。所以10年来我们已经学会了忍受这种寂寞,可能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像太太口服液这样支持我们的企业并不多,有时候我们也需要大家在后面扶一把。”郑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很严肃,只有在队员经过的时候她才会偶尔露出灿烂的笑容,“某些时候,就在这么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只有这几个人在努力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在欧洲的一些发达国家,他们有着充足的后备力量,更有很多群众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在那里花样游泳的普及率很高,而在我们国家真正接触过花泳的人少之又少。这就给我们选材和发展设置了很大的限制。”

郑嘉对记者说她很无奈地把花泳的美归为“昙花一现”,那刹那间的辉煌可能在转身后就归于沉寂。“习惯了,真的。”郑嘉摇摇头,“10年的平淡早已磨平了我们的感受,更何况在精神支持的背后,我们还缺少一种技术支持。”

郑嘉觉得现今的花样游泳界没有一个中国裁判是一大问题,而在一些竞赛委员会中她们更没有一个能说上话的中国委员,如果比赛的技术动作有所更改,即使对中国队不利她们也无可奈何。“裁判问题是我们现在最为头痛的。没有中国人的参与,他们可能会把分数压得很低。中国队现在在艺术表现力和技术动作上都与国外强队差距很小。我不能说人家外国裁判就是压制着我们中国队,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裁判团少了中国人,我们肯定吃亏不少。”

3年前的悉尼奥运会就是郑嘉心中永远的痛。说起这段往事,郑嘉的语速明显快了起来。“明眼人都看得出那场比赛我们比意大利强很多,但是裁判就是故意压我们。第六的名次不是很难看,但这口气我们是憋到了现在。”

郑嘉在这短短的3年间和她的队员们把意大利视为自己的一个坎,她们知道,越过去了不但证明了自己,更是扬眉吐气了一把。“看看今年的世锦赛吧,我们已经把意大利甩出老远了。”说到这里郑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颜,无比得意的那种,“你看我们这群姑娘,是又一次的希望。原来我们一直担心的身体素质问题现在也已经开始慢慢解决。队里请了一个俄罗斯体能教练,他的到来的确有着很大的作用,好在中国女性和欧洲女性在力量方面没有特别大的差距,所以我相信这点小缺陷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很好的弥补。而且这位国外教练也已经开始执教我们的二线球员,中国花泳崛起的时候可能不远了。”

郑嘉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台上的“孩子”,在大屏幕播放巴塞罗那比赛录像的时候,郑嘉的眼睛和孩子们一起湿了。当着记者的面,她一个一个搂住了身边的队员,“这是一种梦想的延续。”郑嘉说,“这10年间中国队没有大的挫折,但也没有太大的成绩。可能,以后的一切突破就看这批孩子了。”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花样游泳队 | 运动员 | 花样游泳 | 中国 | 中国花样游泳队 | 中国 | 花样游泳 | 运动员 | 成都体育学院 | 集训队 | 四川 | 国家队 | 中国花样游泳队 | 蒋文文 | 蒋婷婷 | 北京 | 奥运会奖牌 | 竞技体育 | 没有什么不可以 | 文文 | 乒乓球 | 欧洲 | 悉尼奥运会 | 意大利 | 俄罗斯 | 巴塞罗那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