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郑阮纷争

郑阮纷争(越南语:Trnh-Nguyn phn tranh/郑阮纷争;公元1627年-1673年),系指时爆发于越南郑阮两大统治家族郑主和阮主之间的长期战争。

郑氏与阮氏家族的先祖都源出于黎利(1384或1385?-1433)关系密切的战友与助手;黎利使越南脱离中国统治,于1428年建立黎朝(1428-1527)。然而到了1520年,一连串昏庸暴虐的王位继承者使得整个独立的新政权陷入了内战的状态。在接下来的20年里,郑氏与阮氏携手同盟,对抗篡位者莫登庸在理论上,他们是代表黎朝帝王黎庄宗而战;但实际上皇帝不过是几乎没有实权的橡皮图章。

自公元1525年以降的时期,最主要的推手是阮淦(14761545)。由于阮淦十分赏识郑检的才能,故将他的女儿阮玉宝许配给郑检。到了大约公元1530年,阮淦被迫逃亡至澜沧(今天的老挝);但他们重新集结了一支部队并且攻占了一些南方的省份。公元1545年阮淦遭人暗杀,而其女婿郑检接手控制了整个御林军,并随即控制了后黎朝的实权,两大家族的交恶大约始于此。

阮淦的两个儿子阮汪、阮潢(1525-1613)颇有才能,为郑检所忌惮。阮汪官居左相,经常受到郑检的排斥打压,最后更被杀,令阮淦的另一儿子阮潢惶惶不可终日,决定称病隐退,以消除郑检的戒心。

阮潢为了自保,决定遣人问计于当时的名士阮秉谦,阮秉谦随即提出建议:“横山一带,万代容身。”阮潢对此深以为然,随即谋求在越南南部建立自己的根据地,他透过自己的姊姊阮玉宝,向郑检请求出镇顺化。当时的顺化、广南省一带刚刚经历战火,形势不明朗,许多当地人甚至越海投奔莫朝,因而被郑检视为“鸡肋”(吃之无味,弃之可惜之意)。终于在公元1558年,郑检透过进言后黎朝黎英宗,让阮潢出镇顺化,驻屯爱子社(今越南广治省登昌县)。九年后(公元1567年),郑检召回广南省总兵,命阮潢兼领广南省,每年向朝廷上缴银400斤,帛500匹,变相将越南最南方广南省的统治权交给了阮潢。

阮潢在接下来的55年里统治著广南省,逐渐地巩固了他的统治,使广南省成为“市无二价,人不为盗,诸国商船凑集之地”,广南省自此成为后黎朝南部稳定的大后方,并不断吸纳从越南北方逃避瘟疫及战祸的平民。

此外,阮潢也将他的控制范围南向延伸,进入了占婆残存的领土。他周期性地将他的兵力送往北方协助郑氏政权,与莫朝长期交战。

公元1570年郑检去世,其两子郑桧、郑松内讧,最后次子郑松顺利继位,郑桧被迫流亡莫朝。郑松是非常有活力的领导者,他于公元1572年从莫氏手中夺取了河内。然而,莫茂洽(即莫英祖)在次年夺回了那座城池。直到20年(公元1592年)后,郑松才再次攻占河内,处决了莫茂洽。次年阮潢亲自来到了朝廷,带来了钱粮兵马协助剿灭残余的莫朝军队。

一旦莫朝被击败,郑氏对于阮潢以一个南方独立的王公身分遂行其独立的统治感到越来越不满。公元1600年,为了一些不知名的理由,阮家年老的统治者切断了与郑氏的关系,自立为王。之后阮潢死于公元1613年,临终前嘱咐族人:“顺广北有横山灵江之险,南有海云碑山之固,山产金铁,海出渔盐,实英雄用武之地。若能驯民厉兵与郑氏抗衡,足建万世之业。”

阮家的新领导者阮福源(1563-1635)与航抵此区域的欧洲人建立了友谊,一个外国贸易站在会安开张。到了公元1615年,在葡萄牙工程师的协助下阮氏开始了他们自己西洋铜炮的生产。

阮福源继承阮潢的位置后,即开始切断和郑氏主权的宗藩关系,首先进行行政改革,设立舍差司(掌诉讼)、将臣吏司(掌钱粮)及令史司(掌正营军饷及祭祀),将境内官员的任命权握在自己手里,后黎朝留下的政府机关改为直接听命于阮氏。

公元1620年,阮氏宗亲阮洽泽与郑氏政权内通,可是阴谋被揭发,阮洽泽被擒,郑氏只好退兵,于是阮福源正式拒绝将赋税交与河内的朝廷。一份正式的谕令要求阮氏臣服于朝廷的权威,也被阮福源拒绝。

公元1623年郑松逝世,其子郑继立。郑再次正式要求阮福源臣服,又借口进贡明朝,要求阮福源进贡大象及海船,并遣子入侍朝廷,也被阮福源一口拒绝了,这次抗命给予郑氏充足借口开战。

郑氏政权与阮氏政权双方公开的战争终于在1627年爆发开来,而郑氏的大军与阮氏连续交战了四个月都未能取胜。战争的结果则是越南被强而有力的分裂成南北两部分,郑氏控制了大部分的北方而阮氏割据了大部分的南方;双方的分界线在广平省的峥江上。这条疆界与北纬十七度线非常接近(实际上,就在广治省南方的边海河才是越南分裂时期(1954-1975)南北越的分界线)。

相较于郑氏政权统治了人口稠密得多的领土,阮氏也具备一些优势。首先,他们处于守势的地位。其次,阮氏在他们与欧洲人、尤其是葡萄牙人的接触中获益,得以购置较先进的欧洲军备,在城防中雇佣欧洲的军事专家。第三,地理形势对他们有利:大规模有组织的军队仅适合平原旷野,而此种地点在越南十分希少;山岳几乎挤进了海里头。

在首批攻势之后,阮氏建立了两条主要的堡垒线,横亘在山海间的几英哩平地中。城墙竖立在顺化北方的同海市附近。阮氏在这条线上抵御了郑氏无数次的攻势直到1672年。在此期间的故事主要展开于一名伟大的越南将军身上:他为阮氏所赏识,由后者从郑氏的宫廷中挖角而来;在越南,阮氏政权防御工事的成功设计被认为是他的功劳。

郑氏为了对抗这几道墙,前后征集了十万名士兵,五百头战象与五百艘战船。对阮氏城墙防御的首度攻击未能奏效,攻击持续了数年。

1633年郑氏发动了一场两栖突击,企图迂回阮氏的城防工事;阮氏于日丽海战中击败了郑氏的舰队。

大约1635年左右,郑氏仿效阮氏转而寻求欧洲人的军事援助。郑招募了荷兰人,为其御林军制造火炮与船舰。在1642年与1643年间,郑氏再度对阮氏的城防工事发动攻击;在荷兰人火炮的帮助下,郑军虽然攻破了第一道城墙,但在攻击第二道防线时失败收场。在海上,尽管有荷舰奇威、纳雪嘉勒威肯德布克助战,郑军依然败给阮氏的舰队与葡萄牙船舰。

郑于1648年计划了另一场攻势;然而在长德战役中,御林军为阮氏所痛击。新上任的黎王(黎真宗维)死于此时前后,或许肇因于这场败仗。这也终于为阮氏开启了发动攻势的大门。

阮氏在1653年发动了他们自己对越北的侵略。阮军向北进击,击败了严重削弱的御林军,并且兼并了广平省。接着河静省也落入了阮军手中。次年,郑在阮军攻入安省之际过世。在新任的郑主,雄才大略的郑柞领导下,御林军发动了攻势并且击败了阮军。广南国阮氏两位将军阮有镒、阮有进之间的嫌隙,又进一步削弱了阮军。公元1656年,阮军被一路逐回他们原本的城墙里。不过在公元1661年,郑柞试着突破阮军的城防;然而与之前的许多次攻击一样,这次尝试终归失败。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郑柞将目标放在了北方的高平莫氏政权,而阮福濒则把目标放在了南方的占城和西贡地区。

最后,1672年,郑军做了最后一次征服阮氏政权的努力。攻击部队由郑柞之子郑根所率领,而防御方则由阮福濒之子阮福淳(又名尊室协)领军。这场攻击与之前对阮氏城墙的历次攻势一样遭遇失败,不过这次双方同意讲和。在清国的康熙皇帝的调停下,郑家与阮家同意停战,并以灵江为界(1673)。虽然名义上阮氏奉黎皇为越南国主,事实则是广南国阮氏政权统治著南方,而郑氏政权统治著北方。分裂持续了接下来的一百年,郑家与阮家严密的防守着其边界,但维持着和平。

长期的和平于1774年结束。那时,阮氏承受着西山朝阮氏兄弟的重击,而其一部分军队则在与柬埔寨的交战中被击败。结果便是北方防守顺化的部队遭到削弱。最后几个北方郑氏统治者之一的郑森,在1774年11月5日向阮家发动了攻势。这是第一次阮氏的城防工事被突破且被占领。1775年2月,阮氏政权的首都顺化为御林军(郑军)所攻克。在与西山朝部队交锋数次后,双方订立了和议,而郑军则将摧毁阮氏政权的任务交给西山起义军。12年后,郑氏的统治者被西山朝阮氏兄弟逐出越南。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