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制蓬峨

制蓬峨(越南语:Ch Bng Nga,为越南古代典籍里的称呼,峨又写成峨或莪,?-1390),中国明代典籍称作阿答阿者(Ngo-ta Ngo-tchö)或阿答阿者,占婆历史传说里称作比那索尔王(Po Binasuor)。占婆国(占城)第十三王朝君王,被视为“英雄国君”,约1360年至1390年在位。即位后,矢志收复越南以往夺取的占婆土地,整顿国内军力,利用来自越南的降叛者,多次发动对越战争,曾三度攻陷越都升龙,击毙越南君主陈睿宗。此外,制蓬峨与中国明朝建立友好外交关系,双方使节往来频繁。1390年,制蓬峨战死于对越交锋中。

有关制蓬峨的早年事迹不详。据乔治马司培罗的考证,制蓬峨是继茶和布底(约1342年至1360年在位)之后的占婆君主。至于他与茶和布底的关系如何,则不得而知。而较早的制蓬峨事迹的记载,是中国明代史籍里说洪武二年(1369年)二月己巳,“阿答阿者遣其臣虎都蛮贡虎、象、方物。” 乔治马司培罗认为他的即位应该在此事之前,因而姑且把他登位时间定于1360年。

制蓬峨即位后,有鉴于占婆被独立后的大越国不断蚕食,在李、陈时期,占婆陆续失去了广平、广治、顺化(陈朝朝廷在此地设立顺州、化州)等越中地区。 制蓬峨锐意收复这些故地。适值与他同时期的越南陈裕宗皇帝荒淫逸乐,不修武备。这给予制蓬峨可乘之机。

据《大越史记全书》所说,占婆的军事力量,长久以来不及大越,至制蓬峨时形势才有转变:“占城自黎、李以来,兵众脆怯,我师(大越军队)至则挈家奔遁,或聚哭归降,至蓬莪、罗皑,生聚教训,渐革旧俗,勇悍耐苦,故常入寇,为我国患。” 越南近代史家陈仲金亦提到,制蓬峨为增强军力,积极演习战阵,训练士卒,令军士能刻苦耐劳。又设计出一套象阵战斗方法:作战时得利,则驱象冲前,失利则以象殿后,阻挡敌军。陈重金认为制蓬峨就是凭著有效的部署及用兵,遂得以令占婆军力增强,在对越战争中往往取得优势。

为了使对越作战更有利,制蓬峨又相当礼遇大越国来降的人士。例如陈朝的宗室陈晓,因不满胡季把持朝政,到投靠占婆。制蓬峨听见他的到来,相当高兴,并热情招待,“发兵以迎,筑馆以处,呼为爷保君(意思是“尚父”),以宾礼待之”,因而深得陈晓的诚信,愿意说出来降的因由,并想“赖他兵威”去影响大越国情。后来陈晓病故,制蓬峨感到痛惜,赠以重礼,又尊重他的意愿,让其遗体归葬大越。可见制蓬峨相当重视来降者,并深明招揽之道。

在制蓬峨在位的早年,占婆已经与大越国陈氏有所冲突。1361年三月,有一批“占城草贼”从海上进攻大越国的迤哩海门(今越南广平省布泽县),掳掠民众,但被当地官府击退。其后,大越朝廷派范阿窗任临平府知府,镇守迤哩地区。次年(1362年)三月,占婆进攻化州(在今越南顺化),陈朝派杜子平检阅临平、顺化军,并修筑化州城。

1365年正月,化州举行士女秋千戏习俗,在此之前占婆派军隐藏在附近。秋千戏举行时,占婆伏军发难,掳掠民众而回。 次年(1366年)三月,占婆进攻临平府,被知府范阿窗击退。

大越国陈氏被占婆连番入侵后,亦作出反击行动。1367、68年之交,大越派陈世兴、杜子平领军,准备攻伐占婆。大军未出发前,于1368年二月,占婆派使者牧婆摩到大越,要求归还化州边界。四月,陈世兴等进军到占洞(今属越南广南省升平府),占婆采用伏军战术,大败越军,擒获主将陈世兴,杜子平率余军返回。

在1370年代,制蓬峨对越战争愈益激烈,曾三度攻破越都升龙。

第一次攻陷升龙

制蓬峨在大越国反叛者杨日礼母亲的协助下,首度攻陷升龙。事缘是1370年,大越朝廷发生政变,国君杨日礼被臣下所废,陈立为皇帝(即陈艺宗)。杨日礼母亲不服,勾结占婆入寇。当时,大越国“承平日久,边城无备,寇至无兵可御”,国防极为松懈,制蓬峨乘此良机,便于1371年闰三月,派军从大安海门直捣升龙城,当进军到太祖津,大越皇帝陈艺宗出逃躲避。该月二十七日,占军攻破升龙,并大肆破坏,焚毁宫殿,虏掠女子玉帛而归。这起战事,预示著越占两国间将会激战连场,正如后黎朝史官吴士连所说:“国家自此多事矣。”

击毙大越皇帝

大越朝廷受到此次侵侮,意图报复,但却招来国君战死、制蓬峨第二度来攻破国都的大灾难。当时的大越皇帝陈睿宗作出了一系列的反占婆措施,积极备战:1373年八月,整顿军队,制造战船,预备征占;十二月,下诏声称要亲征占婆;1374年十月,下令其国内军民,不许学习占语。1376年六月,陈睿宗因占婆在前一月进攻化州,下诏“诸军修战器战舰,以候亲征占城之役”,虽有廷臣劝喻切勿亲征,但睿宗不听。其后调动清化、安、演州军民运送大批粮草到化州,上皇陈、陈睿宗更一同在白鹤江检阅水步两军。此时,制蓬峨有意和解,跟化州守将杜子平联络,打算以黄金十盘奉送给陈氏朝廷。但杜子平却吞没款项,并向大越朝廷讹称“蓬峨傲慢无礼,宜加兵讨之。”陈睿宗因而下定决心。

1376、77年之交,大越发动征占战事,投入军队共十二万,水陆军队并进,由陈睿宗亲自率领步兵。1377年正月二十三日,越军进入占婆尸耐港(越南近代学者陈仲金说在今越南归仁市),连陷当地的石桥屯和倚忙洞。制蓬峨见战况危急,就在占婆国都盘城外修筑防御工事,又设计诱敌,派臣下收婆摩诈降越南,讹称“蓬峨已遁,但留空城,宜速进兵,无失机会。”陈睿宗果然中计,于次日,亲自急行军前进。虽然有将士劝喻他只须派人“持尺书问罪,以察虏情虚实”,但陈睿宗拒不接纳。越军鱼贯式前进,前后隔绝,占军从中间突击,截断越军。越军全线崩溃,陈睿宗皇帝及多员大将被击杀,杜子平、黎季等将领都自行逃脱。占军又生擒越军里的御沟王陈勖(后来制蓬峨以女妻之)。此一战役,占婆重创大越,陈氏朝廷的上皇陈慌忙立陈睿宗子陈为帝(即陈废帝)。

第二次攻陷升龙

制蓬峨于该年六月乘胜追击。该月十一日,进攻大越,而上皇陈已早有戒备,派军到大安海口布防。占军便改由神符海口(在今越南宁平省)攻掠升龙,次日才撤出。占军出海时遭遇风暴,士兵溺死甚众。

第三次攻陷升龙

1378年,制蓬峨第三度攻破越都升龙。该年五月五日,占军带同先前被俘的御沟王陈勖,出发入寇安府,行军途中招降当地民众,吸引到不少人接受占军号命。六月,占军前进至大黄江,大越国将领杜子平无法抵御,越军溃败。占军进攻升龙,杀越忠臣黎桷,并肆行掳掠而回。

踏入1380年代以后,越占交战仍持续。虽然制蓬峨对大越的进攻依旧凌厉,但战情未致一面倒,双方呈胶着状态。

1380年,二月,制蓬峨招募大越国新平(今越南广平省广宁县)、顺化地区民众侵寇安、演州,掳掠人民。三月,占婆入寇清化一带。大越上皇陈命黎季率水军、杜子平率步军抵御,在虞江(属今越南清化省弘化县)设桩布防,与占军对峙。五月,黎季派阮金鳌、杜也哥出战。阮金鳌避敌折回,被黎季斩杀,于是越军奋勇向前,制蓬峨在此战中失利而回。

1382年,占婆军入寇清化,越将黎季在龙岱山(在清化省东山县)驻兵,下属阮多方在神投(在宁平安谟县)海面布防。占军水陆并进,到达龙岱山,并登上山上投石,击毁越方军船多艘,阮多方不待上司黎季命令,离开镇守地点,击败占军,越军各部队于一同来攻,占军大败,逃入附近山林地区。越军进行包围,使之饿死的甚多,又焚毁占军船只。占军余众奔逃,越军乘胜追击,至三月,追到安而还。

1383年正月,大越朝廷命黎季率水师攻打占婆,但进军途中遭风暴而回。六月,制蓬峨再度策动攻势,与首席大将罗皑率军,陆行山路,直抵距离越都升龙不远的广威镇,震惊大越朝廷。上皇陈命将军黎密温率兵抵御,占婆军利用伏兵、象兵将之击破,擒获黎密温。陈便留阮多方守卫国都,自己出逃避敌。占军在大越境内逗留了数个月,至十二月才撤退。

1389年,大越陈朝刚发生皇位改易事件,先前的皇帝陈被黎季陷害罢黜,上皇陈立儿子陈陈顺宗为帝,大越国内亦爆发多宗起义。制蓬峨于该年农年十月,率军进攻清化古无,越将黎季来抵御。占军堰塞当地河流上游,越军则在河里布防,双方就此对峙二十日。占军便隐藏象兵部队,假装拆除军营撤走,黎季派出精兵追击。此时,占军在上游放泻河水,贯向越军,并出动象兵施袭。越军因精兵已出,情况狼狈,于是溃败,将领七十人战死,占军擒获将领阮至(一作陈廷贵),黎季逃脱,其手下裨将范可永与阮多方见“我等孤军,难于持久”,就率领余众一边撤退,一边虚张声势,令占军不敢追赶。十一月,大越朝廷派出陈渴真率军防御,在黄江(位于越南河南省的一段红河)与占军相遇。陈渴真认为这里没有可战之地,唯有退守到海潮江(在今越南太平省与兴安省境内等地)。而陈废帝弟弟陈元耀为了替兄报仇,率众归附占婆。

1390年正月,制蓬峨与反叛大越国的陈元耀一同率领船舰百余艘,前往海潮江(在今越南太平省与兴安省境内),观察越军情况。制蓬峨所乘的船只涂上绿色,以作辨认。当所有船只尚未会合时,制蓬峨的一位臣僚波漏稽因事被切责,畏罪降附越军,并指示越军知道制蓬峨所身处的绿色船舰。越将陈渴真立即命令军中,用火器轰击该船,制蓬峨即时毙命,“贯于船而死”,当日是正月二十三日。制蓬峨死时,船上众人震惊哭泣,占军溃散,陈元耀却第一时间割下他的头颅,献给越军。这时越军将士为了争夺制蓬峨的首级,发生混乱,陈元耀被杀,陈渴真派属下黎克谦将首级带到附近的上皇陈军营,时值夜半,漏下三鼓,熟睡中的陈刚收到消息时,还以为是占军来袭,当知道是取得宿敌制蓬峨首级后,便欢喜得召集群臣观看,并说:“我与蓬莪相持久矣,今日始得相见,何异汉高祖见项羽首!天下定矣。”而占军大将罗皑则寻回制蓬峨尸身,随即进行火葬,然后率领残余部队边战边退。

制蓬峨虽然最终战死,但越占边境上的安、新平(今越南广平省广宁县)、顺化等地,仍有不少居民支持占婆,四散游击,连大越朝廷也一时难以抵御。

占婆大将罗皑回国后,自立为王,而制蓬峨的儿子制麻奴难及制山因担心生命安全,便投靠大越。制麻奴难获封为校正侯,山获封为亚侯。

※《明实录》及《明史》等中国典籍则称阿答阿者是被臣下阁胜(即罗皑)所弑。 乔治马司培罗则认为这是错误。

元代时,占婆与元政权关系不佳,元世祖时期曾经与其发生战争 。在明政权建立之后,制蓬峨(在中国典籍里称作阿答阿者)与之关系非常亲密。《明史》及《明实录》等记载,在明政权刚建立的洪武二年正月乙卯二十日,明太祖将他即皇帝位消息,通知占城。二月己巳四日,制蓬峨派遣使者虎都蛮前往朝贡,致送虎、象及土产方物。辛未六日,明太祖给予制蓬峨玺书,称“诚意至笃,朕甚嘉焉”,以答谢其亲善之谊。同年十二月甲戌,明太祖派遣管勾甘与路景贤前往占城,封为占城国王。之后,制蓬峨在位的时期里,双方时常派遣使者往来。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四月,明太祖因为占城王夺取真腊的贡品等事,命令董绍前往谴责,但是因为占婆使者先到,就将董绍召回,后来制蓬峨再度派遣使者谢罪,占明两国又回复以往关系。到1390年,根据中国典籍记载,明朝认为占婆首将阁胜(即罗皑)杀害阿答阿者,并控制政权,明太祖因而拒绝罗皑派遣的使者朝贡,并中断关系达7年。

占越战争时,明太祖保持中立态度,呼吁两国停战。

洪武四年七月,制蓬峨派使者向明太祖请求提供兵器等协助,以阻止安南的侵略。而明太祖拒绝此要求,以“占城、安南并事朝廷,同奉正朔”的立场要求双方停战。洪武六年冬十一月,制蓬峨派使者向明太祖献上战胜安南的战功,明太祖再次要求双方“各宜罢兵息民,毋相侵扰”。洪武十年(1377年)正月,陈睿宗在与占婆战役中被击杀后,洪武十二年(1379年)九月制蓬峨的使者来到应天时,遭到中书省的漠视,后来明太祖获知后,责罪丞相胡惟庸与汪广洋,明太祖并再次要求双方和解休兵。洪武十三年(1380年)九月,明太祖趁占婆水军在战争中失利的时候,对占婆使者表示“如必驱兵苦战,胜负不可知,而鹬蚌相持,渔人得利,他日悔之,不亦晚乎”来劝双方休兵。但纵使明朝不断从中调停,也无法扭转占越两国交战频仍的局势。

明洪武六年(1373年),占婆以东沿海有海寇张汝厚、林福出没,他们自称“元帅”,劫掠海上。制蓬峨亲自将之歼灭,然后将所获得的海寇船只二十艘、苏木七万斤,以及俘虏等等,连同土产方物、奏表,由使节阳宝摩诃八的悦文旦,于八月戊戌二十九日,进呈于明朝政府。明太祖对于制蓬峨成功除害,深表嘉许,并致送制蓬峨织金文绮纱罗四十匹,使节亦获赠礼。

子:制麻奴难,在1390年占军首将罗皑夺位后担心被杀,投奔大越,获封为校正侯。

子:制山,在1390年占军首将罗皑夺位后担心被杀,投奔大越,获封为亚侯。

女:下嫁给1377年被擒的越军战俘御沟王陈勖。

据中国学者编成的《越南历史货币》里指出,有著作认为制蓬峨时期曾铸造一种越式铜钱,名为“天圣元宝”。它的式样,是直径约23至24毫米,穿宽约6至7毫米,厚约1.1至1.5毫米,重约2.2至3.6克,钱文使用真书或篆书,旋读。

越南古今史家,对于制蓬峨所拥有的实力与气魄,均无所置疑。如编撰《大越史记全书》的古代史官,便对制蓬峨时代的占婆与越南陈朝作出比较,认为前者是经历国家衰落之后,“生聚教训,渐革旧俗,勇悍耐苦”,后者则是“承平日久,边城无备”,因而让制蓬峨有可乘之机,终致成为大越国的“国患”。 到近代,学者陈仲金认为,制蓬峨是占婆的一位“英雄国君”,因他致力于整顿国力,对军事“部署得当、用兵得法”,因而在越占交战史中一呜惊人,“占城之军自此甚强,后来曾数次攻陷升龙城,使陈朝君臣几番惊骇!”

在西方学界,则对制蓬峨的看法存有分歧。英国学者D.G.E. 霍尔(D.G.E Hall)指出,若果根据乔治马司培罗的《占婆史》的描述,制蓬峨治下的占婆,国力可谓达到顶点;不过另一位学者G. 赛代斯(Cdès)则持相反观点,认为制蓬峨的凌厉声势仅属占婆国的落日余晖,因为相比起大越国的蓬勃活力和人口压力,制蓬峨就算采取军事行动也未能应付时局,而且难有前途。但D.G.E. 霍尔认为,无论如何,制蓬峨时期,始终都令大越国处于惶恐状态。


相关文章推荐:
越南语 | 越南 | 中国 | 明代 | 占婆 | 占婆国 | 占城 | 升龙 | 陈睿宗 | | | 方物 | 大越国 | 广平 | 广治 | 顺化 | 陈朝 | 顺州 | 化州 | 陈裕宗 | 大越 | 罗皑 | 陈仲金 | 陈晓 | 胡季 | 尚父 | 大越 | 大越国 | 布泽县 | 大越 | 知府 | 化州 | 顺化 | 临平 | 大越国 | 大越 | 陈世兴 | 广南省 | 大越国 | 杨日礼 | 大越 | 杨日礼 | | 陈艺宗 | 杨日礼 | 后黎朝 | 吴士连 | 大越 | 大越 | 清化 | | 演州 | 化州 | 上皇 | 陈睿宗 | 白鹤江 | 化州 | 黄金 | 大越 | 陈睿宗 | 大越 | 陈睿宗 | 归仁 | 陈睿宗 | 陈睿宗 | 黎季 | 陈勖 | 战役 | 大越 | 陈睿宗 | | 陈废帝 | 宁平省 | 大越国 | 大越 | 广平省 | 广宁县 | 清化 | 黎季 | 清化省 | 弘化县 | 黎季 | 黎季 | 清化 | 黎季 | 清化省 | 东山县 | 神投 | 安谟县 | 黎季 | 大越 | 象兵 | 大越 | 黎季 | | 陈顺宗 | 清化 | 黎季 | 黎季 | 陈廷贵 | 黎季 | 大越 | 陈渴真 | 黄江 | 越南河南省 | 红河 | 陈渴真 | 太平省 | 兴安省 | 陈废帝 | 陈渴真 | 陈渴真 | 汉高祖 | 项羽 | 顺化 | 大越 | 大越 | 明实录 | 明史 | 罗皑 | 元世祖 | 洪武 | 董绍 | 罗皑 | 安南 | 占城 | 应天 | 中书省 | 胡惟庸 | 汪广洋 | 林福 | 元帅 | 大越 | 陈勖 | 中国 | | 毫米 | | 真书 | 篆书 | 大越史记全书 | 越南陈朝 | 大越国 | 英国 | 占婆史 | 大越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