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交通部队

武警交通部队前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组建于1966年8月1日,1985年编入武警部队序列,受交通部和武警总部的双重领导,1999年转隶武警总部统一管理,是一支军事化组织、企业化管理的工程部队交通指挥部为正军级单位,下辖交通一总队、交通二总队、交通三总队和教导大队,机关驻地分别为北京市朝阳区、四川省成都市、新疆乌鲁木齐市、北京市昌平区、北京市延庆县。

部队组建以来,主要负责国家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承担国家抢险救灾等“急、难、险、重”工程项目的施工和维护社会治安、处置突发事件的任务。部队具备政治素质好、作风纪律严、技术水平高、施工装备精、灵活机动、攻坚突破性强等优势,集军事化、专业化、机械化于一身,是国家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战线上的一支重要力量。

交通部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组织之一,为武警交通指挥部的前身。1966年2月,国家经济建设委员会为加快全国基本建设步伐,决定用“兵役制 ”办法解决国家重大工程建设施工队伍问题,毛泽东主席亲笔批示“这个办法我赞成”。8月1日,国防部命令,授予基建工程兵番号、军旗。一批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屡建战功的部队从全国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组成了基建工程兵交通部队,承担起民用施工队伍无法完成的筑路架桥等艰巨施工任务。这支部队便是武警交通部队的前身。

基建工程兵交通部队

1985年1月1日,基建工程兵交通部队列入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序列,受武警总部与国务院交通部双重领导。1999年3月,完全由武警总部领导。

1985年1月由基本建设工程兵青藏公路指挥所0019部队(1979年组建)改编,车牌号WJ20通xxxx。川藏线中段有800公里路由部队管理,都是武警工程兵但分成养路的和修路的。

武警交通一支队驻拉萨/格尔木部分在福建原00010部队第103团格尔木。 武警交通二支队,原00090部队851团,1988年1月入藏,担负川藏公路建设任务。2003年4月初唐古拉山口抢险。设有广西指挥所。 武警交通三支队,担负川藏公路养护保通和改建整治任务.原00080部队299团 武警交通四支队驻波密,长年承担着川藏公路东久至金沙江800公里路段的养护任务。1996年底,世界上唯一一支以公路养护为主要任务的部队, 在7年内将川藏线这条关系西藏经济发展的生命线的年通车时间从不足半年提高到11个月,通货能力提高了3倍多。三大队驻地在波密县武警交通一总队机械化养护支队,支队部在川藏公路嘎玛沟. 武警交通第一总队前龙指挥所,驻福建省厦门市金洞路141-703

武警交通二总队

原基建工程兵12支队,驻湖北当阳。现在总队部驻乌鲁木齐市火车西站。曾担负独库公路建设任务。军车牌号WJ27通xxxx

武警交通五支队 新疆武警交通六支队 甘肃安徽武警交通七支队 秦皇岛。分布在: 华北 内蒙古呼盟。原解放军198师593团。 武警交通八支队 泽普县,2001年来担负新藏公路养护保通任务,二大队四中队进驻普兰县偏远的霍尔乡。 武警交通九支队 大连武警交通二总队新藏公路指挥所。

部队先后受到国务院、中央军委、解放军四总部、武警总部及国家有关部委的奖励和表彰,多次获得中国建筑行业最高奖-鲁班奖、中国土木工程协会最高奖-詹天佑等诸多荣誉称号。

交通部队来注重科技投入,加强科技攻关,广泛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注重装备的现代化。

现在,部队装备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大型成套施工机械。拥有各种先进的施工装备5000多台(套),年完成施工产值50亿元以上;部队实力雄厚,国有总资产31亿元。

部队在公路施工、长隧道开挖、光面爆破及公路桥梁设计等方面,均为与国内领先水平,钢拱架横移和高寒多年冻土层公路路基施工的多项试验项目。达到世界领先水平。部队设计广西宁江公路大桥(钢骨架现浇混凝土中承式拱桥),其跨度为当时同类型桥世界第一。部队在参加平均海拔4000m以上的青藏公路(二级)的改建和第一、二期的政治工程施工中,积极采用新工艺、新材料、新技术、新设备,摸索总结了高原多年冻土层的公路路基、路面、桥梁、涵洞、混凝体等施工经验。成功地完成了钢钎维混凝土试验路面和聚苯乙烯板块做隔热层的试验路的施工。新技术、新工艺等研究运用,取得了可观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使交通部成为一支名副其实的装备一流、技术先进的现代化交通工程建设队伍。

交通部队上下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质量建军、科技强队的氛围十分浓厚,部队各级党高度重视人才的使用和培养,全部队所有士官中,专业士官占三分之一,并已形成较为合理的梯次配备;经过不断的磨炼和提高,专业士官队已成为部队施工生产和管理的技术骨干和主力军。同时,部队每年都有计划的依次自身优势和社会优势,采取多种形成,用请进来或送出去及岗位练兵活动,努力提高专业士官的技术水平,一大批专业士官在交通部队这块沃土上茁壮成长。为更好地激励广大专业士官爱岗敬业,勇于创新。多做贡献。部队还专门设立了多种奖项。并大力宣传优秀士官的先进事迹,激励他们立足本职,奋勇争先。为部队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目前,交通部队作为国家唯一一支专业化、现代化的工程部队,在建工程遍布在全国20多个省(直辖市、自治区),除继续担负青藏公路、川藏公路、新藏公路、中尼公路等项目的修建与养护和国防军事性道路、隧洞工程外,还在西藏、新疆、内蒙古、北京、重庆、山东、陕西、甘肃、安徽、上海、大连、广东等地承建国家交通重点工程的公路、桥梁、隧道、建筑、港头码头等工程任务。

武警总部现设司令部(副大军区级)、政治部(副大军区级)、后勤部(正军级)、装备部(正军级)和各专业警种指挥部(正军级)。武警部队的组织、指挥层次一般为:总队(师,正军级至正师级)、支队(团,副师级至正团级)、大队(营)、中队(连)、排。

目前,武警部队拥有三类八个警种部队。

武警交通部队属于第二类,即列入武警序列受国务院有关业务部门和武警总部双重领导的部队。武警交通部队既担负经济建设任务,同时又负有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任务,武警交通部队于1985年8月列入武警部队序列。

武警交通部队主要担负公路、港口及城建等施工任务,武警总部设交通指挥部,下辖有直属工程部、交通第一、第二总队等部队;

作为国家唯一保留的2支(水电/交通)参与市场竞争、参与地方建设的部队,这一特殊性保证武警交通部队在技术上保证领先,作风上顽强。该部直属工程部一部长期驻扎上海、浙江,在建的A15,完成的A30、A9均有该部指战员参建。

武警交通部队是一支以国家重大交通项目建设,边远、艰苦地区国(边)防公路维护保通为中心任务的工程技术部队.从1966年8月1日组建以来,走过33年的光辉历程.33年来,这支部队在风雪弥漫、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川藏峡谷、喀喇昆仑以及天山深处,筑就了条条大道,装点了祖国的万里山河。33年来,这支部队共修建公路5000多公里,桥梁1000多座,隧道20余座共20000多米,移山填海3.2平方公里。

武警交通部队官兵长年转战在千里川藏线上,特殊的地质构造和恶劣的气候条件,使川藏公路一年四季险情不断。入夏以后经常是暴雨不断,川藏公路沿线每年要发生塌方、泥石流几百次,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都受到严重威胁。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武警交通部队官兵的身影。他们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与恶劣的气候和各种艰难险阻斗争,出色地完成公路养护保通任务,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守护着川藏线,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近年来,交通部队积极参与内地的公路桥梁建设,在全国多个省市参与高等级公路桥梁投标,顺利完成了多个高速公路、桥梁的施工建设,并获得了多项荣誉。

2005年春节前夕,我们跟随武警交通部队一总队四支队官兵的脚步,踏上了千里川藏线,在汗水和泪水中采撷了一个个无私奉献的感人故事,凝聚成这篇沉甸甸的采访札记。

占领了精神高地就战胜了高原

通麦大桥建在几年前发生特大塌方的易贡,守桥的是一个老兵和一个新兵。这里远离中队,方圆十几里没有人烟,孤零零的木板房后的一棵树上挂着几个易拉罐。我们的采访就从易拉罐开始。老兵告诉我们,那是新兵的发明。他俩去年来到这里没几天就赶上过春节。那天,全中队官兵都在包饺子、看电视,可他俩回不了中队,看不上电视。夜晚,两个人坐在桥头的雪地上看星星看月亮,看着看着,新兵呜呜地哭了。他说他想家。老兵的眼睛也潮湿了。这时,跑了十几里山路的中队长给他们送来了饺子,虽然饺子早冻成了冰疙瘩,可重新热热吃起来依然很香。中队长还特意给他俩送来一台收音机和一盒电池,但因为这个地方信号太弱,根本收不到节目。新兵就把一根铁丝从木板房捅出去,沿那棵老树攀援而上直到树梢,再在上面挂几个易拉罐。结果,这“招”真灵,收音机里终于传出了清晰的声音。新兵说,他现在已经爱上了守桥,到今年春节前换防时他还舍不得走。

在一个抢险现场,我们采访了三中队指导员刘爱民。“听说你的胃病很厉害,为什么还再三请求参加这次抢险?”刘爱民说:“在高原工作久了,谁身上没点小病。”他接着说,“一看到塌方我心里就急,你就是让我坐也坐不住,睡也睡不着。不赶快排除险情交通就会堵塞,谁心里不急呀!”去年从重庆大学分配到这里的大学生干部刘金飞对记者说,高原缺氧气但高原兵不能没有志气。占领了精神高地就战胜了高原!四支队官兵正是凭着这种高原精神,征服了从竹巴笼到东久800公里养护路段的金沙江、雅鲁藏布江等四大水系,踏破了东达山、安久拉山等五座高山,攻克了怒八段、迫龙天险等9大险段,使每年的通车时间由过去的不足半年提高到现在的11个月,行车速度比以往提高了3倍。

塌方砸不垮战士们的钢铁脊梁

汽车爬到海拔4200米高度。我们头痛欲裂。“塌方了,塌方了!”我们睁大眼睛,发现前方流沙拌着馒头大的石子正从山顶上急速而下,路基被埋了两米多厚,八中队几十名官兵正在紧急抢修。中队长高国太说这里危险,硬是把记者往后推了几步。他说,这是因川藏线上的102道班而得名的102塌方区。每到雨季,滑坡、泥石流、流沙平均每隔3分钟就发生一次。当地人把这段公路叫做“死亡线”。

高国太说,“102”塌方区是川藏线最难攻克的难题。去年8月那次大塌方,半个山体都垮塌了,全中队奋战了几个月新修的路基,眨眼就不见了,战士们心疼地哭了。哭完了,大家接着干。施工中,官兵们每天都要面对10多次小塌方,飞石经常从头顶掠过。说话间,我们听见放哨的战士大声喊道:“快闪开!”话音未落,一块磨盘大的石头滚落在路边的挡土墙上,两名战士正在3米高的挡土墙下干活,巨石从他们的头顶飞过,我们被吓出一身冷汗。

第二天,官兵们抢通了这条路,我们离开了102塌方现场,回头望一望还在向我们招手的官兵,我们耳畔回响起高中队长的话:塌方可以砸毁路基,但它永远砸不垮我们的钢铁脊梁!

烈士英名与川藏线永存

第三天,我们赶到四支队机关所在地波密县。川藏线是几万波密人民的生命线,波密人民永远忘不了那些用鲜血维护生命之路的烈士们。在烈士陵园的一座墓碑前,我们记下了这个名字:田晓林。他生前任九中队中队长,已经在这里长眠了两年。

天空淅淅沥沥地飘着细雨,呼呼啦啦的风仿佛在讲述英雄不朽的故事。2002年7月11日,藏东地区雨量骤增,川藏线中坝至牛踏沟段频频告急,连续发生泥石流、塌方14次,250米路基被淹没,100多米路基被迅速上涨的帕隆藏布江水掏空,60多米挡土墙荡然无存。田晓林带领九中队全员出动,在3公里长的塌方区内摆开战场。

17日上午10时,抢险战斗进入关键时刻。突然,施工现场传来一声巨响,因长时间受奔腾的帕隆藏布江水浸泡,一段路基突然坍塌,正在一台翻斗车上指挥战斗的田晓林连人带车掉进了湍急的江中,江水无情地吞噬了他年轻的生命。

在烈士陵园,我们还记下了这样3个人的名字:

孙建文,29岁的年轮永远停留在茫茫川藏线上。翻越唐古拉、苦战海通沟、智斗饿狼群,一个个英雄壮举已经化作一行行永恒的碑文。

李明成,27岁的生命历程中不仅仅是那一刻最为辉煌。他11次参加大型抢险,4次与死神搏斗。泥石流把他和推土机一起推向江中时,他还死死地抱着方向盘。

杨浩学,24岁的青春花朵刚刚绽放就英勇捐躯。他父亲患有“帕金森综合症”,两个妹妹上学的费用全靠他一个人支撑,但他没向组织吭过一声。

看过3名官兵的碑文,我们发现,他们全是共产党员,而杨浩学的党龄仅有149天。

回到拉萨的当晚,我们从一本书中摘录了一首诗,把它献给长眠在川藏线的烈士们:“你修路,是为了别人走向远方,回归故里;你自己,却长眠在遥远的高原,连骨肉也没有留下。是路属于你,还是你属于路……”

中国军网9月1日电 (记者 孙礼报道)9月1日下午5时,随着武警交通部队领导按下启动按钮,中国人民武装警察交通部队网站在中国军网正式开通。

在当日下午举行的开通仪式上,中国军网总编辑季桂林宣布网站上线。武警交通指挥部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王文俊少将在讲话中说,武警交通部队是一支光荣的部队,此次网站的开通将会大大加强武警交通部队在新兴媒体上的声音,对于展现武警交通部队的建设成就有着重大意义。解放军报社副总编辑连俊义大校称赞此次合作是一次友好、成功的合作,开创了中国军网为部队建设子网站、建设军事网群的先河。

武警交通部队网站开设了警营传真、部队风采等十余个子栏目,将以文字、图片、视频等方式全方位展现武警交通部队风采。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 | 交通部 | 管理 | 北京市昌平区 | 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 | 任务 | 队伍 | 毛泽东 | 基建工程兵 | 部队 | 武装警察 | 交通部 | 格尔木 | 川藏公路 | 唐古拉山 | 波密 | 金沙江 | 养护 | 波密县 | 独库公路 | 秦皇岛 | 泽普 | 新藏公路 | 普兰县 | 霍尔乡 | 称号 | 警种 | 天山深处 | 钢铁脊梁 | 中国军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