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中日友谊诗

“中日友谊诗”是“草圣”林散之1975年3月为日本书法代表团访华创作的草书手卷。全称是《林散之中日友谊诗书法手卷》,简称是草书《中日友谊诗》,后来被誉为“林散之第一草书”。林散之第一草书,反映了中国近 300年来草书艺术的最高成就,见证了中日两国书法交往的重大事件,捍卫了中国书法在国际上的中心地位。专家鉴定是“神品”、“林散之第一草书”、“林散之王”,堪称国宝。中国书协名誉主席沈鹏、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会长苏士澍、中国国家文物局局长孙轶青等 60多位专家名家评价解析,中央电视台等 80多家媒体报道。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中国是“史无前例”的中国,工厂停工,报刊关门,书法家都被赶进了牛棚,大街小巷能看到的是除了大字报还是大字报。视书法为全民艺术的日本开始流传一种言论:中国已经没有书法,书法的传统已由中国移到了日本。1973年1月,《人民中国》杂志(日文版)专门出版“中国现代书法特辑”,向日本介绍中国书法大家的作品。林散之草书毛主席诗《清平乐会昌》的条幅独占首页。次页刊登的三幅作品依次是沈尹默、沙孟海、启功的。郭沫若的一幅《沁园春祝贺中日恢复邦交》放在封二,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词。从此,林散之的名字像惊雷响遍中华,震动日本,随后又传到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林散之被誉为“草圣”。1975年3月,日本书法代表团来华访问,点名要拜见林散之。这次会见是外交部应日方要求安排的官方活动,规格很高。林散之专门赋诗四首,诗曰:黄河之水远接天,赤县扶桑两地连;千数百年唐盛日,早通通宝开元钱。红白樱花烂漫开,盈盈一水送春来;愿祝此花香不散,千秋百代好同栽。好风吹面至东瀛,两岸幽情日日深;有笔如花花似锦,愿从兰芷荐春心。喜接嘉宾颜笑开,烟光如海望蓬莱;遥期桂子秋登日,八月金黄君再来。之后,林老又把诗写成几幅手卷,作为礼品准备送给代表团成员。后来由于按照领导旨意,“只送一幅”。“日本人只能等候林老接见,林老必须坐着和来宾一一握手”。事后方知,这是为了展示国威,突显林散之在书法界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幅中日友谊诗是一份为日本友人精心准备,由于特殊原因而没有送出去的国礼。

《中日友谊诗》,反映了中国近300年来草书艺术的最高成就,见证了中日两国书法交往的重大事件,捍卫了中国书法在国际上的中心地位。专家鉴定是“神品”、“林散之第一草书”、“林散之王”,堪称国宝。中国书协名誉主席沈鹏、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会长苏士澍、中国国家文物局局长孙轶青等60多位专家名家评价解析,中央电视台等80多家媒体报道,《江苏艺术网》开辟专题《国宝林散之手卷》。2010年4月,林散之研究会、文物出版社和林散之后人出版成书《林散之中日友谊诗书法手卷》,以此纪念林散之逝世20周年。 2012年5月,文物出版社出版《林散之草书精品赏析》,40幅作品中是从林散之纪念馆、林散之艺术馆、李白纪念馆、马鞍山市博物馆、十竹斋、古吴轩,以及林散之亲属、林散之学生、林散之作品收藏家等精选出来的。有的是镇馆之宝,多数是代表作。《中日友谊诗》作为“林散之第一草书”排在第一。中国文化与文物研究所所长、长风国际拍卖(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杨休先生谈到林散之草书《中日友谊诗》时说:“书坛可名大家者,百年不过数人。世人尊之为‘圣’者,千年一出。自大王以来,一千六百余载,二三子而已。以草书论,能跳脱古人,师范后世者,张颠怀释、玄宰觉斯诸家,屈指可数。识者尝誉散翁为‘王觉斯后第一人’,实不为过。《中日友谊诗》乃传世名迹。诗文平实祥和,立意高迈,颇具唐宋大家风范。书法气息贯通,珠玑一盘,非终南得道,蓬莱成仙,何人能指挥管城,书此华章?是为重宝,稀世之珍也。”林散之第一草书《中日友谊诗》,是华夏中国的!也是世界人类的。

《中日友谊诗》创作于林散之草书艺术的巅峰,代表着林散之草书的最高水准。草书中的四首诗是林散之的自作诗,立意高深,比拟精准。一个是诗的原创,一个是草书的原创,更重要的是两个顶级原创形成了绝配,中国书画鉴定家萧平评价说:“诗书相映,堪称双绝。”草书线条的最高境界就是“锥画沙”、“折钗股”、“屋漏痕”、“虫蛀纹”等。这些形象化比喻的笔法,是书法家耳熟能详的,更是多少书法家一生奋斗的目标。可是,近百年来,能写出如此笔法的书法家却是少而又少。然而,林散之第一草书《中日友谊诗》就是诠释古人“锥画沙”、“折钗股”、“屋漏痕”、“虫蛀纹”等笔法的光辉典范。《中日友谊诗》之所以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还在于她传承了中华草书艺术的技法精髓,彰显了中国草书艺术的人文精神,反映了近300年来中国草书艺术的最高成就。

林散之第一草书《中日友谊诗》,是书法家研习“林体”草书笔法墨法的样板,是收藏家鉴定林散之作品真伪的标杆。林散之第一草书《中日友谊诗》,引发升华了《林散之中日友谊诗书法手卷》大讨论,涉及12大网站、10多家报纸杂志、60多位专家名家,历时15 年,跨越两个世纪。林散之第一草书《中日友谊诗》,更正了林散之第一次会见日本书法代表团的时间:是1975年3月,而不是1973年3月。中国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马鸿增先生在论文中写道:“《中日友谊诗》题材重大,经历传奇,影响深远,是林散之草书创作中罕见之神品,堪称‘林散之王’。研究其价值,很有必要。我认为,仅从书法的角度来探讨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从历史、文化、社会等多方面来研究。”

《中日友谊诗》,见证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和日本两国书法友好交往的重大历史事件,捍卫了中国传统书法艺术在国际上的中心地位。中国书画鉴定家萧平先生从历史史料的角度对这幅作品进行了多方面的考证,他写道:林散之草书赠日本书法访华团诗作四章卷创作于1975年3月,除了赠送给日本一卷以外,国内只有3卷:一卷创作于3月12日,以后又补款赠给他的学生冯仲华。第二卷于1976年5月补记后送给了季汉章。这一卷创作于1975年3月15日,是林散之先生自存之稿。苍遒生动,一气呵成;诗书相映,堪称双绝!

极高的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决定了林散之第一草书《中日友谊诗》的市场价格,不是看尺寸谈价格,而是按质按件来考量。如果一定要以尺来计算,至少是林散之一般草书价格的几十倍,还可能更高。估价林散之第一草书《中日友谊诗》这类顶级艺术品,应该站在人类艺术的顶峰,超越民族,超越肤色,超越语言,超越国界。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