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荀寅

荀寅是春秋时晋卿。即中行文子,又称中行寅。荀吴之子。晋国六卿之一。晋定公十五年(前497年),赵鞅杀邯郸大夫赵午,他和范吉射与午有亲,因起兵伐晋国赵氏。赵鞅奔晋阳。韩、魏助赵氏,奉定公以伐范、中行氏。晋国范氏、中行氏伐公,国人助公,他与范吉射奔朝歌。二十年赵鞅围朝歌,两人奔邯郸。次年赵鞅围邯郸,两人奔鲜虞,旋入柏人(今河北隆尧西南),再次年晋人围柏人,两人奔齐。其地为其他四卿瓜分。

荀寅:荀吴之子,即中行文子,为晋国六卿之一。春秋时期刑法制度最重要的进步,莫过于成文法的公布。晋国魏舒执政(六卿轮执)期间,有赵鞅、荀寅“赋晋国一鼓铁,以铸刑鼎。”之事。此举遭到保守的孔子的批评,指责:“民在鼎矣,何以尊贵?贵贱无序,何以为国?”此成文法虽公布未成,却说明了当时的贵族政治、连同其所代表的旧的法律制度,确实已经走到了它的尽头。《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载:“晋有赵鞅、荀寅率师城汝滨,遂赋晋国一鼓铁,以铸刑鼎,著范宣子所为刑书焉。”鼓为重量单位,荀寅以征收军赋的名义向晋民征收一鼓之铁,可见,晋国民间已知用铁。此乃前513年事。

郑国游吉代政时,荀寅私遣人向游吉求取贿赂,游吉不从,由是,荀寅有恶郑之心。后楚国囊瓦贪残,晋定公诉之于周,接着,拜士鞅为大将,荀寅副之,十七路诸侯皆以兵从,毕集于召陵以救蔡。因天雨、疾兴、贪索不成而班师。诸侯失望,言:“晋不足恃!”

荀寅怒赵鞅私杀其甥赵午(亦赵氏族侄),因与士吉射商议,为邯郸午(赵午)报仇而共伐赵氏,反被另外四卿所谋逐。荀寅等奔朝歌(河南淇县)以叛。四卿攻下朝歌,荀寅奔邯郸,再入柏人城,及柏人城破,荀、范二氏逃奔齐国而去。可怜荀林父五传至寅,祖宗俱晋室股肱之臣,到此宗亡族散。时为前479年。

晋六卿自此只存赵、韩、魏、智四卿矣。有诗儆之曰:“六卿相并或存亡,总是私门做主张,四氏瓜分谋愈急,不若留却范、中行。”可见当时社会形势。

四卿伐范、中行二氏,大战于铁(河南濮阳)。后二年,四卿又攻二氏于邢(河北邢台)、任(邢台东北的任县)、栾(河北赵县)、逆畴(保定西南)、阴人(山西灵石)、盂(山西阳曲)、柏人(河北隆尧)。传说,当时晋赵鞅等围朝歌,师于其南,荀寅伐其郛(郛,古代城郭外围的大城),使其徒自北门而入,自率师侧出,奔邯郸,后入齐。可见,朝歌遭兵戎,亦非朝歌矣。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