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钟国楚

钟国楚,江西省兴国县埠头乡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安徽省军区、江苏省军区政委,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南京军区顾问,江苏省第五、六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是中共九大代表,第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钟国楚(1912.11~1996.4.30)男,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埠头乡垓上村人。出生于农家。

1930年春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5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8月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兴国县龙沙区游击连支部书记,中共福建省泰宁县溪口区委书记,泰宁县委组织部部长,闽赣军区独立十八团政治委员,闽西南军区独立八团副政治委员兼政治处主任。先后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围剿”战争和闽赣边三年游击战争。

1935年春,钟国楚率领樟平游击队在猪仔坝与敌战斗时,因受伤一时说不出话来,写了几个字就晕过去了,两个战士把他抬到九州山临时医院,摸摸他鼻子没气,以为他牺牲了。小战士在大山里转了二十多天才追上部队,向部队报告钟国楚已牺牲,部队在永春大山的一座破庙里为钟国楚举行了追悼会。谁知,钟国楚并没有死,经过二十多天治疗后初步痊愈,便偷偷离开医院,追赶部队,当他在破庙找到部队时,部队正在为他举行追悼会。头戴雨笠、衣着破烂的钟国楚也站在队伍的后面参加自己的追悼会。这是钟国楚戒马生涯中的一段传奇经历。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新四军第二支队三团政治处主任、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四团政治委员,新四军第六师十六旅代政治委员、旅长,苏浙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苏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是新四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代表。他先后参加过金坛、黄甲、溧水、李家和黄金山等苏南反“清乡”战斗。塘马战斗后,在部队遭受严重挫折的情况下,钟国楚被任命为十六旅代政治委员,他积极做好部队的思想稳定工作,发展壮大武装力量,使十六旅重振雄风,为恢复横山地区的抗日斗争,巩固茅山根据地起到了重要作用。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华中野战军第六师十六旅旅长,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参谋长、第六纵队十八师师长,第三野战军二十六军副军长。他率部参加过淮海、渡江、松沪等重大战役。在七战七捷的苏中战役中,他灵活运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略战术,率领部队参加了宣大攻坚战、丁林战斗、分界阻击战、如黄路遭遇战等战斗,共歼敌1万余人,改变了南线战局。淮海战役中,他指挥机智果断,率部参加了围歼黄伯韬兵团、阻击李延年兵团北援的战斗,出色地完成任务。新中国成立后,任起义兵团四十七军军事代表。

1950年6月入南京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系学习,后任二十三军军长。

1952年8月率二十三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他善于运筹谋略,该军先后与敌作战109次,歼敌14833人,击落击伤敌机4334架。《人民日报》曾以《给艾森豪威尔上台的一棍》为题的署名文章,庆贺该军的重大胜利。

1956年11月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十九兵团参谋长。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归国后,历任二十七军军长,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第二政治委员,江苏省军区第二政治委员兼江苏生产建设兵团第二政治委员,南京军区顾问。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四届、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曾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1996年4月30日在南京逝世,享年84岁。

1930年春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5月参加工农红军,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兴国县冷沙区游击连支部书记、区委书记、县委组织部部长、闽赣军区独立18团大队政委、闽西南军区独立8团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坚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

抗日战争时期,闽西、闽赣边游击部队组成新四军2支队3团,钟国楚任3团政治处主任,后任2支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4团政委,6师16旅46团政委、16旅代政委、1师16旅旅长、2师5旅副旅长、苏浙军区苏南一军分区司令员。钟国楚经历了皖南事变。

1943年,16旅在江渭清、钟国楚指挥下,采用敌进我进的战略,尾敌南进,解放了高淳的安兴、漆桥地区,并发起溧高战役,攻克东流、新桥和漆桥地区,为新四军继续向南发展提供了前进基地,当时延安《解放日报》在头版作了报道。

解放战争时期,钟国楚历任华中野战军6师16旅旅长、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参谋长、6纵18师师长,第三野战军26军副军长。

解放后,任起义兵团47军军事代表。

1952年,钟国楚任志愿军23军军长,率23军入朝作战,23军在朝鲜战争中最出名的战斗是1953年7月进行的石岘洞北山进攻与反复争夺战斗,23军200团的4个连、199团的6个连、201团的2个营和96门火炮和19辆坦克,全歼北山守敌美7师近3个连,而后与美7师的4个营反复争夺北山6个昼夜,巩固了阵地,毙伤俘敌3507人。

钟国楚后任志愿军19兵团参谋长,荣获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从朝鲜回国后,钟国楚任27军军长、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1969年任安徽省军区第二政委,后担任江苏省军区第二政委兼江苏生产建设兵团第二政委。1977年钟国楚担任江苏省委书记。1979年到1988年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钟国楚:参加自己的追悼会

1935年春天,从福建永春山的一座破庙里传出了低沉而悲壮的《国际歌》声,樟平游击队正在为他们的政委钟国楚同志举行追悼大会。

此时,有个人正在大山中穿行。他身着一件破烂的衣衫,腰上系一条褪了色的蓝腰带,一顶烂雨笠遮住了大半个脸,手中握一把大砍刀,肩上扛着缠着藤索的禾杠,看打扮,活像一个樵夫。他在大山密林中已经走了两个昼夜,没有找到游击队的踪迹。第3天,他在一座不知名的大山行走时,突然发现了一个新坟包,上面还摆了个由翠绿的松枝和野花编织的花圈。他走上前一看,只见一块旧案块上写着:钟国楚同志之墓。这个人暗自一惊,这不是自己的名字吗?自己活生生的,难道另外还有同名同姓的人死了?这时,一阵山风刮来,地上的纸灰被吹起,好似一群黑蝴蝶随风飞舞。他因此判定送葬者离开的时间应该不长。他也顾不及多想,就顺着刚被人踩出的小路疾步而去。走了一会儿,见不远处有一座破庙,他想先到破庙里歇歇脚再走吧。

“干什么的?”他刚要接近破庙,忽然在树后闪出两个荷枪实弹的哨兵,厉声问道。钟国楚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战友,便说:“我是钟国楚。”两个战士“啊”的一声,端着枪倒退了两步,以为见着鬼了,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钟国楚见此情况,联想到刚才看到的墓碑,心里明白了,原来战士们以为他死了。他对两个惊呆的战士说:“你们不要怕,我没有死。”说着他掀开斗笠,露出头。两个战士见站在他们面前的真是钟政委,便赶忙跑上前去,和他握手,并告诉他,现在庙里正在为他开追悼会。钟国楚示意两个战士不必作声,便向庙里走去。他站在庙门口向里一看,在正堂墙上写着“钟国楚同志追悼会”。殿堂内挤满了人,大家都低着头。支队长站在正堂左角,宣布:“钟国楚同志追悼会开始!”

钟国楚看到这一情景,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但他怕惊动了同志们,便站在了最后面。“全体肃立,脱帽,向钟国楚同志灵位三鞠躬。一鞠躬。”支队长行完第一个礼抬头刚要说二鞠躬时,突然看到一个装扮形似樵夫的人站在最后面,头上还戴着破雨笠。他警惕地喝道:“什么人?”

“自己人。”

支队长一听,觉得不大对劲,走上前去,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赶来开追悼会的。”

支队长拔出了枪,其他同志也警惕地操起了武器团团围住了他。支队长上前一步,把他头上的雨笠一掀,只见他面脸泪水。这不是钟国楚政委吗?支队长惊讶得愣在那里,好半天才说:“你……你……”

钟国楚哽咽着说:“老伙计,我没死。我活着回来了。”活脱脱的钟国楚站在战士们面前,一时间大家惊慌得手脚无措,其中有两个战士结结巴巴地说:“钟政委,那天背你到医院,你……确实……断了气,支队长那里还有你的遗书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支队长追问。

“哈哈,你问我?我还要问你们呢。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我那坟里埋的是谁呀?”

“政委,我们都以为你牺牲了,不给你建个墓心里不好受。于是我们给你建了个衣冠墓,没想到你这个人又活着回来了。”一个战士说。

“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快给大家讲讲吧!”支队长催促着。

钟国楚于是讲起了他死里逃生的经过:20多天前,钟国楚带领樟平游击队,在福建猪仔坝打敌人的埋伏。战斗打得很激烈。在他跃上一个山埂时被飞来的一枪击中了气管,血如泉涌。两个战士赶忙冲上前把他抬下战场。走到一处密林的时候,两个战士把钟国楚放了下来。这时的钟国楚已经不能说话了。他从衣袋里摸出半截铅笔。战士们知道他要以笔代言,忙递上纸片。他在纸上歪歪斜斜写着:“我是兴国埠头人,死在福建猪仔坝。同志们要坚持战……”“斗”字还未写出他就晕过去了。两个战士忙把他抬到了九洲山的临时医院。一位小医生摸了摸他的鼻子,摇摇头,意思是没救了。两个战士顿时泪如雨下,默默地站在钟国楚身边许久不愿离开。最后还是医生担心两个战士追不上原部队,催促着叫他们离开了。两个战士临走时还再三嘱托医院,一定要将钟政委埋葬好。

因为部队已经打散,两个战士在大山中转悠了20多天,也没找到部队。直到昨天两个战士才将钟国楚的遗书交到支队长手中。支队长决定今天为钟国楚举行追悼会。

钟国楚断了气的原因其实是被喉头凝固的血块堵住了气管。那时,他可以说是死过去了。医院见他没有了呼吸,就把他搬上了担架,派了两个同志抬着他去掩埋地。这两个人一路走得很快,道又崎岖,这样上下一颠,钟国楚喉头里的血块就从嘴里滑了出来,被堵的气管也重新畅通了。两个同志见钟国楚又活了过来,连忙又把他抬回了医院。在医院的精心治疗下,钟国楚逐渐恢复了健康。

钟国楚时刻惦记着部队,可是医生觉得他还未痊愈,不让他走。最后他还是偷偷地离开了医院。经过两天两夜的奔波,他终于找到了游击队,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却在这里碰上并参加了自己的追悼会。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