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钟人仿

钟人仿(1914-1975 )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塘石村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四军师教导队政委和团特派员、红一军团政治部保卫部部长。1934年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后任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二纵队团长、中央军委一局副局长、吉林军区副参谋长、东北军区独立第六师政委。建国后,任东北军装甲兵副政委和政委。解放军装甲兵参谋长和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75年在北京逝世。

钟人仿(1914~1975)男,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长冈乡塘石村人。出生于贫寒农家。父亲早逝,他和母亲、妹妹相依为命。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任共青团鼎龙区委宣传委员。1930年,受组织派送,到中共赣西南特委在永阳镇开办的中国工农红军学校学习,毕业后,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一团政治处宣传员、技术书记、连政治指导员、师教导队政治委员、团特派员,红一军团保卫局执行科科长、执行部部长、保卫局代局长、军团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战争。1934年10月,中央苏区西线战场高兴战斗结束后,钟人仿随队开赴于都集合,最后一次路过家门,由于战事紧急,他只好朝村子深深三鞠躬,表示对母亲、对乡村的告别,便跟随中央主力红军踏上长征之路。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踏上漫漫长征路。时任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保卫局执行部部长的钟人仿,被派往称作开路先锋的第一军团二师负责保卫和战斗督察工作。血战湘江时,他和二师五团的指战员一起阻击全州之敌,与数倍于己的敌军奋战7天6夜,掩护“红星”、“红章”两个中央纵队顺利渡过了湘江。遵义会议开后不久,中央红军从遵义出发北进。4月21日,红五团袭击了驻安龙县的敌人。次日晨,前卫到达兴义县境的猪场,正逢中央纵队通过。由于道路狭小,只能一路通行。突然,几架敌机出现在上空盘旋,不一会右后侧传来隐约的枪声。通信员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薛岳部队长途奔袭,已出现在我军前进的侧翼,军团首长命令5团抗击敌人,掩护中央纵队安全通过。团政委赖传珠迅速命令一营抢占东北面制高点,挡住敌人。钟人仿提出,这一仗是保卫党中央纵队的战斗,他要亲自到一营去督战参战。说完便和一营长带着队伍,像猛虎一样飞上了东北面的制高点。他们刚上去,战斗就打响了。一营阵地逐步压缩,情况越来越严重。这时,钟人仿利用抗击冲锋间隙,进行战地动员。在钟人仿的鼓动下,一营指战员群情激奋,立下了“人在战地在”的铮铮誓言。敌人又发起了新一轮冲锋,不惜一切代价争抢高地。然而,一营犹如大海中屹立不动的礁石,任凭汹涌海浪的冲击。当钟人仿拿来起望远镜,看到远处升起了袅袅青烟,这是中央纵队已经通过山沟的信号,他向营长建议,边打边撤,向主阵地转移。此时,我军主阵地暴露在东北面敌人的火力威胁下,如果不坚决把敌人压下去,敌人必定会跟踪上来。中央纵队虽然过了山沟,但道窄,人马多,行进速度快不了,如果不再拖住敌人几个钟头,中央纵队还会受到威胁。钟人仿一见到赖传珠政委就说:“不能撤,得再顶几个钟头,才能让中央纵队摆脱敌人。”战斗又继续打响,赖政委负了伤,被警卫员背下阵地。钟人仿毅然挺身而出,代替指挥,果断命令:“三营,上刺刀,冲!”随即带着队伍纵身冲去。这次战斗, 不仅完成了掩护了中央红军纵队安全通过的任务,而且赢得了时间,摆脱了敌人追击,受到军团部的嘉奖,钟人仿也受到军团部表扬。过后,红五团的干部议论说:“钟部长平时是个举止儒雅的先生,打起仗来是个拼命三郎。”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二纵队参谋处处长、团长,军委一局第一科科长、处长、副局长。钟人仿带领所属部队在山西多次英勇作战,打破日寇“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山西人民的抗日士气。解放战争时期,历任辽吉军区副参谋长,吉林军区副参谋长,东北军区独立第六师政治委员、警卫师政治委员。钟人仿率部参加了辽沈等重大战役,他英勇果敢,舍生忘死,为东北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东北军区装甲兵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参谋长、副司令员,为装甲兵的建设与发展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息。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1975年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

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第一军团连指导员、师教导队政委、军团保卫局代局长、军团保卫部部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围剿”和长征。1937年入延安抗大学习。后任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二纵队参谋处处长、团长,中央军委一局副局长,吉辽军区、吉林军区副参谋长,东北军区师政委。参加了临江、辽沈等战役。建国后,历任东北军区装甲兵政委,解放军装甲兵参谋长、顾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钟人仿,1914年1月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一团政治处宣传员、技术书记、连政治指导员、师教导队政委、团特派员,红一军团保卫局执行科科长、执行部部长、军团保卫局代局长、军团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二纵队参谋处处长、团长,军委一局第一科科长、处长、副局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辽吉军区副参谋长,吉林军区副参谋长,东北军区独立第六师政委。参加解放长春、围困吉林及临江、辽沈等战役,并参加新式整军、整党运动。

新中国成立后,任东北军区装甲兵副政委、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参谋长、副司令员、顾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75年1月,钟人仿将军在北京逝世。

钟人仿出生在兴国县长冈乡塘石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逝世早,他和母亲、妹妹相依为命。大革命爆发后,塘石村成为中共兴国县委初创时期的秘密联络点,耳闻目睹,使他受到了革命的启蒙教育。

1929年春,毛泽东率红四军来到兴国时,钟人仿就成为革命积极分子,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他调任共青团鼎龙区委宣传委员。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母亲含泪对他说:“你是我的独崽,万一出个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办呀?你还是要求在村里工作,让我天天看得见你。”钟人仿也不希望离开母亲,可是对革命工作热爱,使他决心走出家门,到革命最需要他的地方去。他深情地说:“妈妈!我也不希望离开你。可是,我是去做革命工作,为天下的孩子将来都不需要离开母亲而工作。再说鼎龙区不远,只有20多里,我会经常回来看望你的。革命成功了,我就回到你身边侍候你。”一番话,说得母亲含泪送他出了门。

第二年,组织上送他到中共赣西南特委在永阳镇开办的马克思主义学校学习。因为时间紧迫,他背着行李,星夜赶往永阳,路过塘石村附近时,都来不及回去探望母亲,只是在村口遇见一个熟人时,请他把情况代为转告母亲。在永阳学习毕业后,他参加了红军,担任红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一团宣传员,先后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五次反“围剿”战争。在紧张的战斗间隙,他只能抽空给母亲写一封平安信,一直未能回家探望母亲。而母亲却做了很多鞋,只要有机会,就托人带给他。母亲的深情,给他极大的鼓舞。母亲做的鞋,他穿在脚上,踏遍了千山万水。

1934年10月,钟人仿参加高兴战役。任务完成后,部队星夜从高兴经塘石村转移到洪门,准备出发长征。走到塘石村口,钟人仿站在路旁,向着家里深深鞠躬三次,算是告别母亲,踏上漫漫的长征之路。

钟人仿自幼失去了父亲,红军长征后,他和家里断绝了音讯,母亲改嫁。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鉴于钟人仿的母亲已改嫁的特殊情况,曾把她列为烈士的家属给予抚恤。钟人仿得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着急。说:“母亲改嫁了,也是我的母亲,怎么能让公家赡养呢?”他因为工作忙,不能回家,特地派秘书回来,把母亲接到东北他身边,跟他住在一起,直到母亲寿终。

1958年冬,人民公社组织社员兴修水利,将一条弯曲的河道修直时,把钟人仿父亲的坟作为无主坟处理了。钟人仿的族人知道后,向公社领导人反映说:这是钟人仿将军父亲的坟。公社领导人急忙写信给北京的钟人仿,向他道歉,并向他汇报说,公社给他另选了一个吉地,已经准备好了石料,正在请人雕刻,如果他同意,公社尽快给他父亲兴建高碑大墓。

钟人仿收到公社的信时,正在北京看他的侄子钟文林也要返乡了,他就让侄儿回乡转告公社干部,他是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风水,既然家乡建设需要,造福百姓,公社将坟处理好了就行了,不要搞什么高碑大墓,增加群众负担。钟文林回来向公社领导人转达了钟人仿将军的意见,公社干部们非常感动,即遵照他的意见执行。

钟人仿将军痛恨那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封建陋习,他多次语重心长地对亲友说:“我们就是因为反对国民党的贪污索贿、裙带关系而起来革命的,这种事情决不能再发生在我们身上。因此,你们不要打我的招牌,向组织伸手索取个人私利。如果你们不听我的劝告,可以声明同我脱离关系。”

有一年,钟人仿的侄子钟文林和表哥千里迢迢从兴国到北京探望他。钟人仿让警卫员把他们安排在装甲兵招待所跟服务员住到一起。他侄儿很不理解,嘀嘀咕咕地对警卫员说:“我伯父不是当副司令嘛,怎么连个房间也安排不了?”警卫员解释说:“钟副司令员交待我,招待所正在接待会议,你们是他私人的客人,不要去占客房。”钟文林上中学时,钟人仿曾送给他一支钢笔和一个抗美援朝纪念茶缸。钟文林中学毕业后报名参军,正好分配在北京军区服役,他经常去看伯父,钟人仿鼓励他加强学习,送他两本书,一本是刘少奇著《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本是《毛泽东选集》。钟文林很希望伯父去跟部队首长打个招呼,让他们在部队提个干,而钟人仿一直没有开这个口。钟文林服役期满后,回到老家,在农机厂工作。

钟人仿有个患难与共的亲妹妹叫钟正秀,在农村务农。她一个儿子因患骨髓炎,脚有残疾,参加农业生产赚不了多少工分,就给哥哥去信,请他帮这个外甥找个拿工资的工作。钟人仿收到信后深表同情,他寄钱让妹妹带儿子来北京治疗。外甥骨髓炎治好后,钟人仿将军还让他回家参加农业生产。

1975年钟人仿将军去世后,钟正秀到北京参加追悼会,部队首长询问家属有什么要求时,钟正秀又提出让组织上替将军的外甥安排一个工作的问题。部长首长征求钟人仿将军的夫人阎萍的意见。阎萍说:“钟人仿临终前还叮嘱我不要向组织提什么要求,我们还是保留他一生的清白吧。”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