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钟伟(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钟伟(1915年10月1984年6月24日),男,湖南平江人;原名钟步云,又名钟德泰;1929年入团并参加工农红军;1931年入党;在革命战争年代,先后在红三军团、十五军团担任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二十八团团长、第十旅副旅长;东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第五师师长、第十二纵队司令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广西军区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9年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公开为彭德怀鸣冤,后被贬职,“文革”期间遭受迫害,后平反,1984年在北京去世,享年70岁。

《亮剑》中李云龙原型之一,亦是丁伟的主要原型。

钟伟(19151984),湖南平江人,1928年参加革命活动,1929年加入共青团,1930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政治部主任;1936年10月任第七十三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东征、西征战役;抗日战争时期担任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二十八团团长、第十旅副旅长等职,率部参加敌后抗日游击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师第十旅旅长,第二纵队第五师师长、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司令员、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九军军长,率部参加解放东北和进军中南的多次重要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广西军区参谋长,中南军区编练司令部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和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9年庐山会议后,他受到“彭黄事件”的株连,被撤销北京军区参谋长职务,下放到安徽省农业厅任副厅长;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又遭到林彪、“四人帮”的摧残和迫害;1979年经中央军委批准,对他的问题予以平反,恢复名誉;1984年6月24日在北京逝世,终年69岁。 钟伟生前写下遗书,要求在他去世后,不举行追悼会,将骨灰撒在平江起义的地方。

都梁所著长篇小说《亮剑》中丁伟人物原型即为钟伟,他亦为李云龙的主要人物原型之一。

1915年10月 出生在湖南省平江县三阳乡甲山村。

1929年1月 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1931年7月 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红三军团政治部宣传员、第三师政治部宣传队队长、师特务连政治委员、第四师十一团俱乐部主任。

1932年12月 任红三军团第三师政治部青年科科长。

1933年4月 任第四师十二团总支书记,8月任第十二团政治委员。参加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作战。

1934年10月 参加长征,先后任红三军团第四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第十团政治处主任。 1935年10月 到达陕北后,任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政治部主任。

1936年10月 任第七十三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东征、西征战役;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抗日军政大学高干队支部书记、第五大队协理员、第三大队政治处主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二团、第三团政治委员,苏北抗大五分校代理校长,淮海军区第四支队司令员,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二十八团团长、第十旅副旅长等职,率部参加敌后抗日游击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师第十旅旅长,第二纵队第五师师长。

1948年4月 成立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任司令员。11月任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九军军长。率部参加解放东北和进军中南的多次重要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广西军区参谋长,中南军区编练司令部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和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9年 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公开为蒙冤的彭德怀元帅鸣冤叫屈,后被贬职为山东省农业厅副厅长,安徽省农业厅副厅长、农垦厅副厅长。

1982年8月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按大军区副职待遇离休,被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84年6月24日 在北京因病逝世。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钟伟,是位极有个性的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著名战将,战功赫赫,也是位有着传奇色彩的将领,被人们尊为中国的“巴顿将军”,他不仅作战勇敢,对民族的解放事业功勋卓著,而且敢于坚持真理,敢做敢为,且终其一生廉洁奉公,得到了后人的景仰。

1946年冬,东北国民党军依仗其军事优势,为推行其“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作战计划,集中4个军的兵力,向南满我军仅有的临江、靖宇、抚松、长白四县展开了疯狂的进攻,企图歼灭东北民主联军南满主力,独占南满,而后集中兵力进攻北满。

为配合南满我军作战,粉碎敌人“南攻北守”的作战计划,迫使其南北两面作战,我东北民主联军从1947年1月5日至3月16日,发起3次南渡松花江作战,给敌人以沉重打击,史称“三下江南”。

靠山屯战斗就是我东北民主联军第三次下江南作战的一个精彩片段,唱主角的正是钟伟。1947年3月初,部队三渡松花江,南下围歼位于德惠东北的国民党新1军部队。8日晚,5师师长钟伟接到林彪命令:率5师部队进至中长路,配合1纵聚歼德惠东北大房身之新1军。3月9日,钟伟率5师到达靠山屯西南。突然,听见西南姜家屯和王奎店那边乱哄哄的。经过侦察,发现是敌军87师262团两个营在此。

在前面的几次渡江作战中,钟伟带着5师没有揽到大仗打,不是破坏铁路,就是配合兄弟部队牵制敌人。路没少跑,苦没少吃,却没消灭多少敌人。三下江南,5师的任务又是配合别人作战,去牵制敌人,钟伟多少有些恼火,此时一听说有敌人可打,钟伟非常开心,立即做出判断:敌人处于运动之中,立足未稳,可以打。然而对于打不打?钟伟和政委发生了严重的分歧。政委认为:东进是全局,上级的命令是铁的纪律,我们不能贪图眼前利益,动摇总部决心,即使这仗打胜了,我们也是错的。钟伟坚决主张打,他认为:违抗上级命令是不对,但贻误了战机而影响全局就更不对。意见相持不下,战机眼看就要错过,钟伟下了决心:“就这么定了,留在这里打,打错了,砍头掉脑袋我担着,打!”

钟伟的性格刚烈,虎劲上来天不怕地不怕,从3月10日凌晨5点到下午2点,钟伟连着接到了林彪三个即时东进的电报,他不为所动,因为看见了战局的转变,他围住了88师一个团,而敌87师正在赶过来增援。钟伟军事素养好,战场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但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一面组织部队攻击、打援,一面把战场变化的情况报告林彪,特别强调围住靠山屯的敌人达到了调动敌人的目的,那意思很明白:大量歼敌的好时机来了,我就在靠山屯这里打,你赶快调动其他部队配合我吧!一向执着的林彪终于被钟伟的坚持所动。这一仗打了个本末倒置,把1纵和2纵都调过来,把林彪都指挥了,钟伟也因此名声大振。

最后,5师全歼了88师的一个整团,又反过身来拖住前来增援的87师,林彪再率一、六纵西进一举在郭家屯全歼国军87师,取得了三下江南的全胜。

整个三下江南作战,我东北民主联军北满部队歼灭了敌新1军38师1个团,新30师1个团又一个连及一个保安团;歼灭敌71军88师及军直属队之工兵营的2个连,辎重营的5个连,通讯营的1个多连及野战医院一部;击溃了87师并歼灭了其260团的一个营,另外还歼灭了敌新6军新22师66团的两个连。共毙俘伤敌15250余人,取得了巨大胜利。

三下江南作战,有力地配合了南满我军保卫临江,坚持南满的斗争。我南北满密切配合作战,胜利粉碎了敌人“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企图,使敌人不得不停止战略性进攻,由攻势转为守势,而我军则由被动转入了主动,从而扭转了东北整个战局,增强了东北人民斗争的胜利信心,为即将到来的战略反攻奠定了基础。

林彪后来说:要敢于打违抗命令的胜仗,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三次违抗命令。”在林彪的拍板下,“东总”通令全军嘉奖2纵5师。电称:“我5师当敌88师次靠山屯撤退时,该师立即自动投入战斗,当日在靠山屯以南将敌歼灭一部,回头复将靠山屯敌5个连单独歼灭。这种作战的积极性与机动性,都值得称赞与发扬。”

钟伟于1948年初被林彪由五师师长破格提拔为十二纵队司令员,据考证,在整个四野系统中,钟伟是唯一的一个从师长直接提升为纵队司令员(军长)的可见林彪对钟伟的厚爱。

广州军区原副参谋长、钟伟的老战友刘如言曾回忆:每遇攻城,胜券在握。钟伟将军兴之所至,临池挥毫,均为“XX部缴获”封条,并命下发至士兵。敌城陷后,凡有枪械、弹药、粮食、物资之处,皆有“XX部缴获”封条。友邻部队不服,状告东野总部,钟伟将军振振有词:“有封条为证!”有一次条子还贴上了东野总部的两辆过路弹药车,双方争执中,钟伟来帮忙了,“什么你的我的!都是八路,都打国民党”,凭这一句话,5师的人就把车给卸了。刘如言感慨地说,跟钟伟将军打仗,不会吃亏也。

据记载,在东北战场上,曾发生过这么一件事:钟伟率部攻克文家台,俘敌大批。国民党军军官大多化装为士兵,藏匿其中。钟伟命令集合俘虏跑步,掉队的统统抓起来审问。果然灵验,掉队者大多为军官,国民党新五军军长陈林达亦在其中。

钟伟喜欢吃吃喝喝,能玩会玩。每到一处,有什么好“嚼谷 ”(东北话,即“吃的”),从名酒、名菜到各种有名的特产,钟伟都要尝个肚儿圆。打完仗了,把部队交给政委、副师长,就回哈尔滨跳舞去了。看到师长回来了,干部战士就明白要打仗了。就因为这,他没少挨批评。

1955年授衔时,许多将领曾主动要求让衔,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自己的军衔被评低了。这也难怪,按照当时中央的有关规定,军衔相差一级待遇还是相差很多的,于是就有了一些人出来反映自己的情况。为此,毛泽东戏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授衔时!”

事实上,当时闹得最凶的是被评为中将的王必成和王近山,以及被评为少将的钟伟。

钟伟在红军时期的最高职务是师政治部主任,解放战争中提拔得很快,是四野的十二纵队司令,和黄永胜平级;后来担任四野四十九军军长,和梁兴初平级,怎么也该是中将,所以,他觉得低了,就骂了人(据说曾声称要把勋章挂在狗尾巴上),毛泽东知道了此事,林彪气得把钟伟叫去批了一通;其实,关于钟伟的军衔评定过低,毛泽东也是清楚的,所以,对钟伟的使用一直是按照中将甚至是上将的标准定的,他担任北京军区参谋长就是毛泽东点的名,也算是低衔高配的好例子。

钟伟天生性格刚烈、敢于较真,敢于坚持真理;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的一次军委扩大会议上,钟伟在一场不见刀光剑影的“战斗”中,再次“抗命”和“亮剑”,令众人瞩目,再一次成为焦点人物;然而,在那个颠倒是非的特殊年代,在这个不见硝烟的特殊战场上,他却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同巴顿性格相似的他没有巴顿那么幸运,毕竟所处的环境不一样!

1959年8月22日,经过再次扩大的军委扩大会议开幕,揭发批判彭德怀和黄克诚,肃清其在军队30年来的“流毒和影响”;在会议第3天,林彪死党、时任空军政委的吴法宪率先发言:“在这里,我要向彭德怀讨还血债。”一语既出,全场皆惊。吴法宪继续说道:“是他在长征途中欠了一军团战士的血债,是他亲手杀害了一军团一位连长。”

林彪听了喜出望外,做出十分气愤的样子说:“他恨不得一下吃了一军团!通通杀尽!因为一军团是毛主席亲手缔造和亲自领导的。”会场顿时死一样寂静,谁也没有想到谎言就这样大大方方地出笼了。

对于这样的造谣,钟伟坐不住了,他亮开了嗓门,高声说道:“完全是无中生有,造谣惑众!枪毙那个干部你们当时在场吗?我当时在场,事情是我干的,彭总当时不在场,他不知道这件事情!”

钟伟咳嗽了一声,接着说:“那是在攻打娄山关的时候,部队冲到了半山腰,敌人在山头上猛烈射击,我们前进受阻,那个人临阵脱逃,还要拉几个战士反水,被部队抓住了,如果他是我的部属,我早就把他枪毙了!正因为是一军团的人,我先审了审,还问了当时在场的罗瑞卿怎么办,他是一军团的嘛!罗瑞卿也说执行战场纪律,那个时候枪管子都打红了,交给你处理,你怎么处理?就是交给你林总,你当时也会下令枪毙的!我们不杀他,他就会反过来杀我们!”

钟伟说完这些,又想起了大会批黄克诚“贪污黄金”的事,便亢奋地继续说:“说黄克诚贪污黄金,我不能作证。我是黄克诚下面的旅长,不是后勤部长,不管财务,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我想问,那么多黄金,不是小数目,要用汽车拉才拉得走,黄克诚往哪里放?”

说着说着,钟伟内心的忧愤一股脑地端了出来:“我看,现在是有人别有用心,扯历史旧账,制造事端,挑拨一军团和三军团的关系,加害于人,他好在一旁幸灾乐祸!说彭总的‘军事俱乐部’已宣布成立了,真不知道这个俱乐部在哪里?如果有的话,那我也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了,也拿我去枪毙吧!”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高喊起来;钟伟的发言,得到了在座许多人无声的赞许:在人们湿漉漉的目光中,矮个子钟伟突然变得高大魁梧、气宇轩昂起来。

会场乱了套,人声鼎沸……林彪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肖华一声令下,钟伟被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以“扰乱会场”的罪名架了出去。

在军界威望很高的“战神钟伟”消失了,钟伟开始了失去自由的生活,而且再也没能回到他钟爱的绿色军营。过了几年,毛泽东很偶然地问起了钟伟的情况,这自然使钟伟案有了好的转机,但他没再能回部队,他被下放到安徽当了农业厅的副厅长。

钟伟不畏强权的仗义执言,使当时身处困境的彭德怀颇为感动,真是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又过了十几年,彭德怀在狱中到了弥留之际,据看管人员记录,彭德怀最后的喃喃念叨中有钟伟的名字。

钟伟是湖南平江人,上世纪70年代末,他老家平江县委给已在地方上任职的钟伟一封信,信中说:“钟老,您的堂弟偷了一头牛,我们判他五年徒刑,如果您有意见的话,我们还可以改判。”

钟伟不加考虑,操起电话就给县委领导打了一个长途,他义正辞严地说:“我当然有意见,请改判为七年,我看谁敢去说情。”据老家的人后来讲,钟伟将军逝世后,骨灰就埋在老家的园子里,他的那个堂弟跪在他的墓前,嚎啕大哭“哥,我对不起你,我给你抹了黑……”

钟伟长子钟来良8个月的时候,钟伟就离开了老家走上了革命道路。时隔20年后,即1949年7月,钟伟率部打到了长沙,特地派人去平江接来了儿子。父子俩没有说上几句话,有报告说敌人来了一个军,钟伟乐得跳了起来,说“正愁没有见面礼给儿子呢。”

三天以后,钟伟率部吃掉了国民党的那个军。他兴冲冲回来对儿子说:“小子,爸送你一个军。”

钟来良却噘着嘴说:“爸爸,我想在长沙谋个事。”

钟伟一听愣了,他从内心里觉得欠这孩子的太多,可是他不能给孩子谋事,自己的孩子凭什么特殊化?于是,他出口一句:“我看你呀,就是个种田的汉子,回去吧。”

钟来良也很听父亲的话,从那时起老老实实地种田,终生都与庄稼为伍,没沾过父亲的一点光。

钟伟十分喜欢他的孙女水霞,他恢复待遇后就接她到北京读书。中学毕业的时候,孙女要回平江,他舍不得,水霞说:“爷爷,你给我在北京找个工作我就不走了。”

他说:“要回去自己考,不要走后门,那是无耻的。我最恨腐败分子,如果给我一挺机枪,我把他们全突突了。”

孙女离开北京的那天,老将军把手帕蒙在脸上,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下来。水霞回到老家平江后,考上了当地的师范学校,来信告诉了他。

他高兴得不得了,当即回信祝贺“好孩子,你打了大胜仗,爷爷要回去给你庆功。”

小孙子钟社生在黑龙江当兵,复员本来可以安排在哈尔滨。孩子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写信告诉了爷爷钟伟,孰料,钟伟竟给孙子所在部队领导写信,以命令的口吻说:“让他回家自己努力。”

回到家的钟社生越想越生气,会同哥哥一起进京找爷爷要工作,钟伟虎着脸硬是不松口,钟伟的老搭档原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得知后,就对他说:“你这两个孙子交给我吧,北京的工作让他们挑。”钟伟说:“老杨,你不要管,让他们自己成才。”接着,对两个孙子说:“我看你们就是种田的汉子,回去吧,和你们的父亲一道把农业搞好。记住,不许动不动就提我的名字,不许和别人争名夺利,不许和别人吵架,不许做坏事。”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钟伟一生在工作安排方面没关照过任何子女和亲戚,但他却给两个人安排了工作:一个是他的警卫员,另一个是他家的保姆。

1980年12月24日,中央军委给北京军区下发为钟伟平反文件:“经中央批准,北京军区司令部参谋长钟伟离职休养,按正兵团职待遇定为行政7级(职级待遇从公布之日起执行)。”后又提高为大军区副职待遇。平反后,钟伟将军向军委报告,要求出山。当时,他的老首长黄克诚曾劝他:“你就安分守己呆着吧,若再打仗会去找你的。”此后钟伟将军健康日差,一病不起,于1984年4月24日去世。

钟伟的遗嘱只有简简单单几行字,但却感人至深:“……我死之后,不必补发什么薪金,我的儿孙们都能自立生活了。我自己也不欠任何账目。我的电视机、冰箱都作为党费交给党另外,我的警卫员和做饭的保姆工作很积极,生活也很清苦,请给以适当的照顾。同志们,就此永别了。”钟伟临终前和孩子们纵谈兵法,并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历史会永远记住这位“中国的巴顿”勇猛善战、正直可爱、廉洁奉公的好将军。

钟伟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我军的优秀指挥员;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钟伟经历过红军反“围剿”、长征时期、抗日战争时期以及解放战争时期的各种战斗,他机智顽强,不怕牺牲,英勇克敌,屡建战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建国后,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部队建设贡献了力量;他襟怀坦白,刚直不阿,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革命事业;他衷心拥护和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对十二大确定的伟大战略目标和振兴中华的大业,充满必胜的信心;钟伟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关于钟伟的勇猛善战,在《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司令部编写)中写东野五师的文字中,能够侧面体现:“该部队系东北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突击力最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攻防兼备,以猛打、猛冲、猛追三猛著称。善于运动作战,为东北部队中头等主力师。”这个被誉为头等主力师的东野五师,师长就是钟伟。


相关文章推荐:
钟伟 | | 湖南 | 平江 | 钟步云 | 入团 | 工农红军 | 入党 | 红三军团 | 政委 | 新四军 | 东北野战军 | 师长 | 司令员 | 新中国 | 广西军区 | 中国人民解放军 | 防空军 | 司令部 | 参谋长 | 北京军区 | 参谋长 | 少将 | 扩大会议 | 彭德怀 | 迫害 | 平反 | 北京 | 原名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汉族 | 湖南 | 平江县 | 三阳乡 | 甲山村 | 共产主义 | 少将 | 平江 | 中国工农红军 | 长征 | 东征 | 抗日战争 | 新四军 | 东北民主联军 | 东北野战军 | 第四野战军 | 军长 | 解放 | 广西军区 | 中南军区 | 防空军 | 北京军区 | 八一勋章 | 独立自由勋章 | 解放勋章 | 庐山会议 | 株连 | 文化大革命 | 林彪 | 四人帮 | 迫害 | 平反 | 生前 | 遗书 | 追悼会 | 平江起义 | 都梁 | 亮剑 | 丁伟 | 李云龙 | 平江 | 三阳乡 | 甲山 |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 中国工农红军 | 红三军团 | 特务 | 科长 | 政治委员 | 中央革命根据地 | 长征 | 政治部主任 | 东征 | 西征战役 | 抗日军政大学 | 新四军 | 纵队 | 苏北 | 淮海军区 | 司令员 | 东北民主联军 | 师长 | 东北野战军 | 第四野战军 | 军长 | 解放 | 军区 | 中南军区 | 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 | 八一勋章 | 独立自由勋章 | 解放勋章 | 彭德怀 | 鸣冤叫屈 | 山东省农业厅 | 总政治部 | 巴顿 | 东北民主联军 | 松花江 | 三下江南 | 松花江 | 德惠 | 新1军 | 政委 | 天不怕地不怕 | 三下江南 | 东北民主联军 | 军长 | 广州军区 | 胜券在握 | 振振有词 | 军长 | 陈林达 | 政委 | 王必成 | 王近山 | 黄永胜 | 军长 | 梁兴初 | 中将 | 勋章 | 上将 | 毛泽东 | 庐山会议 | 硝烟 | 彭德怀 | 黄克诚 | 肃清 | 死党 | 政委 | 吴法宪 | 血债 | 长征 | 无中生有 | 枪毙 | 娄山关 | 罗瑞卿 | 黄克诚 | 别有用心 | 幸灾乐祸 | 气宇轩昂 | 肖华 | 军界 | 绿色军营 | 彭德怀 | 弥留之际 | 平江 | 堂弟 | 长途 | 义正辞严 | 逝世 | 老家 | 平江 | 平江 | 杨勇 | 警卫员 | 黄克诚 | 安分守己 | 感人至深 | 永别 |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 巴顿 | 勇猛善战 | 正直 | 长征 | 机智 | 顽强 | 牺牲 | 战功 | 十一届三中全会 | 一生 | 战斗 | 东北军区 | 师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