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周均时

周均时(1892.11-1949.11),字君适,原名周烈忠,出生于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金桥乡蛇亭咀村。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党员,国立吴淞商船专科学校校长。

书生胸怀报国志

1892年11月8日出生于四川省遂宁市蓬溪县金桥乡蛇亭咀村。他12岁时随父经商到重庆,入正蒙公塾读书,具有强烈爱国主义思想的同盟会会员杨沧白,时在该校任教,均时深受杨先生的教导,爱国心切,读书认真刻苦。每当老师在课堂上讲到甲午战争、庚子八国联军入侵、戊戌变法等国家大事,他都义愤填膺。

巴县人邹容因著《革命军》一书,被清政府逮捕入狱,折磨致死。噩耗传到重庆,均时就同全校爱国师生积极筹组宣讲会,声讨清政府与帝国主义。他率先登台宣讲,慷慨激昂,尽泄满腔悲愤,引起听众的共鸣。

1906年,周均时随父去上海。适逢日本文部省颁布《取缔清、韩留日学生规则》,留日学生反抗无效,乃相率归国,在上海筹建中国公学。四川军政学界崭露头角的熊克武、但懋辛、罗元淑、税西恒等人,都是该校创办时或担任过筹办工作,或当过教员,或与周均时同为学生。此后,他们在工作、生活上都有长期的联系。

后来,周均时回成都报考留学,考中第一。同年夏,他远赴德国,入柏林工业大学深造。在德期间,正值欧战爆发,生活学习条件极其艰苦。但他不仅学习从未间断,对德国的务实尚武、权责分明、办事认真的社会风习,印象特深。而对德国当权者黩武好战、贻祸国家人民的历史教训,亦有较深之领悟。周均时在德期间,经国内熊克武、但懋辛、吕超等人的侧面介绍,与同在德国的朱德结为好友。朱德把随身带去的财物全交周均时代为保管,并同住过一段时期。重庆解放后,朱德赴渝视察,曾问及周家情况,对这位已为人民革命光荣献身的具有科技专长的爱国老友深表惋惜。

1924年,周均时由德返回上海。他在上海亲眼见到“五卅”惨案,工人群众与帝国主义军警英勇搏斗,而大买办虞洽卿等则甘受帝国主义的收买,勾结工贼,进行分化工运的阴谋活动,极为愤慨。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后,他对国民党内左右两派公开分裂也大有意见。周均时十分敬佩孙中山先生的科学民主思想与革命精神,对所谓研究孙文学说的“权威”、国民党右派理论家戴季陶发表的言论,甚感困惑不解。面对错综复杂的现实,他想以科技创建工厂兴办实业的愿望既不能实现,为避免直接卷入政治斗争旋涡,乃决定摆脱一切羁绊,专心一意去从事教育,先后在暨南大学、南京中央大学、重庆大学任教。

文教界的民主斗士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被迫停止内战,实现国共合作。继而七七事变发生,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这时,周均时一反冷静深思的常态,常与黄墨涵、周钦岳、税西恒、吴泽湘、罗竞忠、吴骐等议论时事。当他听到中国军队取得平型关、台儿庄等大捷的消息,为之兴奋不已。他看到1938年5月31日傍晚《新蜀报》所发的号外,我空军飞往日本散发传单并安全返航,就找到该报总经理周钦岳快谈一阵。他认为,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对外国侵略者从未很好抵抗过,更没有积极发动人民群众进行抗战,所以每次都以敌之胜利、我之失败而告终。这次举国上下进行抗战,他坚信一定会取得胜利。

在此期间,周均时把留德学得的科技知识,先后奉献给祖国的工业开发与文化教育建设,期以改变祖国的贫穷落后而致富强的愿望屡次落空,但他一刻没有停止运用自己的力量去继续扶助文教事业,培养进步青年。

1944年,周均时和税西恒合力支持重庆大学的进步学生,在江北盘溪建房,办起了蜀都中学。这所学校成了中共地下党的一个据点、爱国民主运动的一座堡垒,一批青年由此走上革命道路。

抗战后期,原上海公学师生,想在重庆建校复课,推周均时为该校董事长。税西恒创建的重华法商学院,也举周均时为董事长。他借自己的身份,积极资助并掩护该校中共地下党的革命活动。

这几年中,国事演变多与广大人民意愿背道而驰,物价飞涨,贪污横行,人民痛苦益深。周均时耳闻目睹,痛恨蒋政权的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政策,称“蒋介石并非真能抗战者,借抗战以遂其领袖欲。不学无术,刚愎自用,任人唯私,排斥异己,以造成个人势力”。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撕毁了重庆谈判达成的停战协议。悍然发动反人民的内战。此时,周均时已坚决站到反独裁、反内战的民主运动行列。

1946年,他得到重庆文教界人士的支持,参加重庆市参议会参议员的竞选成功,作了不到一年的市参议员。他借这个身份,为市民作了些有益的事。第一次参议会上,他约同有正义感的参议员一道要求市政府采取稳定物价的有效措施,废除不合理的政策法令。同年二月,又以亲身所见重庆军警宪特横行无忌、残害人民的罪行为事实依据,在会上建议及时组织一个“人身自由保障委员会”,得到胡子昂及一些正派参议员的同情支持。市府虽未认真执行,但也使积怨很深的善良人民,敢于针对反动势力大鸣不平,为社会伸张了正义。例如化龙桥警察分局局长杨安中与人争吵,开枪打死街上行人熊生渠,周均时在参议会上大声疾呼,要求惩办凶手以平民愤,迫使杨安中受到撤职法办。这年冬天,石板坡发生大火,周在市参议会上力主募捐救济,并带头捐款。

1949年夏,环境更加险恶,国民党在加紧镇压重庆学生运动的同时,进一步把特务魔爪伸向军政界。这时,周均时的朋友与家属曾劝他躲避一下,也有劝他到美国去的,他都坚抉回答说:“我的事业在这里,我不能走。”杨杰从昆明写封信托人带给黎又霖,不慎消息走漏,军统完全掌握了黎又霖的情况。特务头子徐远举请示张群批准,于8月19至21日逮捕了黎又霖、周均时、王白与三人,21日在成都又逮捕了周从化。9月19日,杨杰在香港被国民党特务杀害。

据曾经看到周均时被捕后初次受审情况的特务回忆,8月20日,周均时被捕后,暂关在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第二处临时监房。他拒绝提审,在临时监房内大吵大闹,痛斥特务横行,还要冲到对面办公室去打电话,搞得看管人员手忙脚乱。第二天,周均时被转移到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第一看守所白公馆。

周均时在狱中,敌人对他诱降不成,刑讯不屈,铁骨铮铮,坚持气节。据和他关在一个牢房的周居正讲,他每天除尽可能找书看和同难友下棋外,还向他们讲些科学常识。最使周居正难忘的是:“居正,你是一个青年,前途无量。但时代车轮前进不止,科学发展日新月异,你们的头脑思想决不能顽固,否则,就不能接受新知识,就会落伍。”

有一天下午,刚吃过晚饭,周居正与周均时谈论中国现状。周均时问居正:“你觉得今天中国落后的原因是什么?”周居正说:“最大的原因是由于中国历史的停滞,中国历史之所以停滞,则是由于二千年来的君主专制与杀人魔王的思想统治造成的。”均时说:“你讲得对,一点不错。不过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中国的文字问题。”他分析说:“文字的构成有三个条件,就是音调、语言、字形。文字是代表语言、音调的符号,而音调尤为重要。中国的文字是单音,说一句话,就有很多音同义异的情况,容易使听话的对方发生误会,不易了解。文字既是代表语言、音调的符号,符号越简单越好,使人易懂。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学起来很困难。由于科学的发达,时间与距离的缩短,人与人的关系逐渐密切,势必需要一种共通的复音语和符号简单的文字,我们应有远见,改革我们的文字。”改革中国文字,虽不是周均时的首倡,但他身在魔穴之中,仍不忘国家民族的千秋大业,足见其精神风貌。即使在11月27日进行大屠杀的前几天,周均时仍然神色镇定,不改常态。

11月27日夜,周均时被押出牢房,枪杀在松林坡。重庆解放后,遗体经党和人民政府收殓,遵家属意见,葬于重庆市南岸凉风垭。

1891年2月,出生于四川遂宁县城南郊梨子园(现名文家井) 1903年就读重庆正蒙公塾 (老师杨沧白)1906年就读于上海中国公学1909年考入上海高等实业学堂(上海交通大学前身)船政科1910年取得船长资格1913年曾赴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求学,(期间为避战曾往波兰就学)1920年学成回国,与董鸿诗(四川财政厅长)之妹董鸿书结婚1922年秋再赴德国考察进修,在爱因斯坦课下学习相对论1924年回国开办中欧贸易公司(海通中外市场) 1927年起先后任中央大学、暨南大学、重庆大学教授1928年应聘到南京大学任教1931年携家属返回重庆1932年被何鲁聘为重庆大学理学院物理系系主任兼授高等物理学1934年以赴欧考察为名,为刘湘采购军工生产器材1936年回到重庆1940年被教育部任命为同济大学校长(其间校址从昆明迁往四川) 1946年后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为重庆地区负责人之一1949年8月20日被国民党逮捕,11月27日在重庆渣滓洞松林坡就义。

1913年留德,又转波兰研究弹道学,回国后任同济大学第十二任校长、重庆大学教授兼工学院院长等职,著有《高等物理学》、《弹道学》等著作。

1948年加入民革,负责民革川东分会,作军队策反工作。

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夕,我国著名数理学教育家周均时,为新中国诞生,英勇殉难于重庆歌乐山麓“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集中营松林坡。

1904年,周均时随父经商到重庆,进入正蒙公塾读书。两年后随父去上海,在中国公学就读,继考入南洋大学船政科学习毕业。

辛亥革命后,返回成都考入德国留学。

1920年学成回国,经上海返渝。

1922年夏,再次赴德国考察,在柏林工业大学跟从娄耶教授专研相对论,并直接听过爱因斯坦讲学。当时朱德也在德国,与他结为好友。

1924年,他归国后,以科技兴办工业,当走实业救中国道路的理想破灭后,转为从教。先后执教暨南大学、南京中央大学、重庆大学;还担任昆明同济大学、上海吴淞商船专科学校校长。

著有《高等物理学》、《弹道学》教科书,颇受学生欢迎。是一名享有盛名的学者。他在不断探索救国途径中,终于找到了真理,并为真理而献身。

1946年参加了民革,从事推翻蒋介石独裁政权的斗争。

1949年夏天,参加建立民革川东分会地下组织和策反工作,确定“保川拒蒋,迎接解放”工作方针。由于打入民革内部的特务告密,周均时8月20日被捕,次日转移到白公馆。在狱中,敌人对他诱降不成,刑讯不屈,铁骨铮铮,坚持气节,11月27日英勇殉难于重庆歌乐山麓“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集中营松林坡。

重庆解放后,遗体经党和人民政府收殓,遵照家属意见,葬于重庆市南岸区凉风垭坡上。

解放后,朱德委员长赴渝视察,曾问及周家情况,对这位已为人民革命光荣献身的具有科技专长的爱国老友,深表悼惜。

父亲周汇三,妻子董鸿书,一子周遂初,三女周遂良、周遂宁、周遂安。

著作有:《高等物理学》、《弹道学》教科书,颇受学生欢迎。


相关文章推荐:
周烈忠 |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 同济大学 | 重庆大学 | 歌乐山 | 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 | 中国公学 | 南洋大学 | 辛亥革命 | 柏林工业大学 | 相对论 | 爱因斯坦 | 朱德 | 暨南大学 | 重庆大学 | 蒋介石 | 白公馆 | 南岸区 | 董鸿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