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周光镐

周光镐(15361616),字国雍,号耿西,明朝嘉靖15年出生于潮州府潮阳县桃溪乡(今汕头潮南区桃溪乡)嘉靖41年举人,隆庆5年(1571)进士,授浙江宁波府推官,先后兼署府属象山、奉化、慈溪三县事。历南京户部、吏部主事、郎中,四川顺庆府(府治今南充市)知府,以四川按察副使任建昌(今西昌)兵备道,兼平建昌越夷乱监军,升调陕西按察使,专职“整饬临邛兵备”。万历21年(1593)加都察院右都御史衔,任宁夏巡抚。万历24年辞官回乡,从事地方公益活动,并授徒讲学。万历44年逝世。

周光镐在官26年,所至著政声。据已知,有浙江、四川二省《通志》及有关府、州、县志和潮州府、潮阳县的地方志共14部为立专传,记载其政绩,称其“倜傥有权略”。周氏身为文臣,却兼具韬略,亲历军旅。在四川平建越夷乱中,他以兵备道及征南监军身份为先遣,率二十轻骑飞渡泸河,直插前线,“传呼所至,贼众惊匿”。协同主帅部署诸军,“三路并进,直捣贼巢”经大小三十余战,擒获叛酋,收降叛众,乱事平定。他以“赞理军务”身份任宁夏巡抚,也表现了出色的军事才能。宁夏当时东、西、北三面,都处在蒙古族鞑靼部的包围和侵扰之中,由于措置有当,战守得宜,因而在任三四年间,境域得保安澜。可以说,周氏是才兼文武。

周氏少承家学(其父孚先为当时岭南知名理学家),其后虽长时期在官,但一直读书撰作从未停止,到临终前数年,仍然如此。学问渊博,涉猎广泛,经史诸子,历代诗文,相当熟谙。这从他的诗文可以得到充分印证。

周光镐(15361616),字国雍,号耿西,明朝嘉靖十五年(1536)出生于潮南桃溪乡。父孚先,举人,专研理学。幼承家学,嘉靖四十三年(1564)举人,隆庆五年(1571)进士,授浙江宁波府推官,先后兼署府属象山、奉化、慈溪三县事。万历三年(1575年)升调南京户部主事、史部主事,后升验封司郎中。万历九年,调升四川顺庆(今南充地方)知府。十四年,川省建昌越地区(约今川南夷族自治州)夷族诸酋去反乱,四川巡抚徐元泰知其能,荐任为平乱军监军,晋按察使,实授建昌行都司兵备道。率轻奇,渡泸水,部署诸军,历大小30余战。乱平,论功升右参政。万历二十年(1592),陕西宁夏卫原副总兵拜父子反叛,周光镐升调陕西按察使,驻咽喉要地临巩(今兰州附近),专职兵备道。宁夏之乱平定,万历二十一年(1593)加都察院右都御史衔,任宁夏巡抚,佐理军务。修城堡,整军备,制外敌,饬内政。后晋大理寺卿。万历二十四年(1596)秋辞官回乡,从事地方公益活动,于峡山筑明农草堂,读书著述,并授徒讲学。万历四十四年(1616)逝世。

周为官所至有成,多处方志为其立传。善诗文,编著有《左传节文注略》、《韩子选抄》、《武经考注》、《兵政集训》等。今存《明农山堂集》49卷及《周氏宗乖》。

其著述成书者按时间先后如下:

1、《〈左传节文〉注略》15卷。该书今存中科院图书馆军处。

2、《百朋汇抄》未详是否梓行。

3、《〈韩子〉选抄》曾梓行。今未见。

4、《出峡草》1卷,曾单独刊印,后统收入《明农山堂集》,为该《集》诗卷三。

5、《〈武经〉考注》今未见(《武经》为宋代选定之七部历代重要兵书)。

6、《兵政集训》3卷,今未见。

7、《周氏宗乘》10卷。今存(收入于数年前出版之大型族谱《泗水周氏宗乘》中)。

8、《正俗会约》今未见。

以上数种,或注或选或摘编,各有自序,序俱收入于《明农山堂集》。

《明农山堂集》为今存周氏主要著作,计诗15卷,收入各时期不同体裁作品800余题,1200余首;文34卷,按序、记、传、尺牍、论、杂著、奏疏等13门类排列,共500余篇。全书近60万字,堪称洋洋大观。汉学大师饶宗颐先生《重刻〈明农山堂集汇草〉跋》谓:“潮州明人专集称完备者,此最为巨著矣。”(饶锷、饶宗颐《潮州艺文志》)。

《明农山堂集》有莆田方沆、潮阳吴仕训与后来顺德冯奉初的序或题辞,对该书的内容及文辞都给以很高的评价,这里不重复。现在值得特别提出的是,此书具有相当的文献资料价值,如在四川平建越夷乱的《记》、《议》,在宁夏关于边防战守的多篇奏疏,都是第一手资料,可补史志不足。涉及潮州府、潮阳县的许多篇章,是珍贵的地方历史文献。

明嘉靖年间,光镐出生于黄陇都峡山埠桃溪乡孚先家。其父原是儒林学士,告老返乡后,被乡人推举为乡官。其母扬氏夫人临产光镐时,适逢暴雨成灾,山洪暴发,练江水涨,田舍被淹,龟山脚下一片汪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孚先一面指挥船只抢救灾民撤上龟山;一面安排扬氏夫人及两个儿子避宿船仓。连续忙碌了七天七夜,甚少合眼,熬得眼红腰酸,刚一坐下就打起鼾来了。突然一串电闪与雷鸣,船仓里即传出“哇哇”的哭声,把他从酣梦中惊醒。睁眼一看,一轮红日拨云而出,一道新虹从龙首上空舞起,飞落龟山。此时,见奶妈兴匆匆地走出船仓报喜:“老爷!夫人生下一小公子啦!”他闻言跨步进仓,笑眯眯地抚摸着婴儿,只见小儿面如弓月,鼻似擎柱,双眼如珠,脸上七颗黑痣,状若北斗。他暗暗思忖:“此乃天赐奇才啊!”此刻,忽听龟山上传来阵阵欢声:“老天爷开眼啦!老天爷开眼啦!”联想刚才雨后天晴,满天霞光彩虹,“光镐”这一名字,油然而生。

光镐小时,生性刚强,好为弱者打抱不平。因此,常给父母增添口舌麻烦。有一次,为抱不平,扶弱抗强,与邻里孩童打闹起来,邻里家长告到孚先家。孚先是个明白事理的长者,总认为孩子打闹,不管孰是孰非,应先教育自己的,便令家丁去叫少爷来责打一番,可小光镐已不知去向了。家丁奉命四处寻找直至华灯初上,才在石硖翠竹丛下发现。原来小光镐蹲在竹丛脚下打盹睡了。远远只见一群白鹭生怕小光镐着凉似的,用它们的翅膀盖在小光镐身上,直到家丁走近,才“吱”地一声飞走了。家丁回来把所见禀告老爷,孚先闻言,怒气顿消,深感神鸟有知,小子必非等闲之辈,长成必定前程无量。于是,在小光镐七岁时,带其来到龟山顶拜会同窗好友柯某,让其拜柯为师。由于良师的启蒙和精心教诲,终使小光镐成长为国家栋梁之才。

周光镐之所以被后人称为“都爷”,是他任过都察院右佥都御史,被封为征西南灵大元帅。他奉命率军守边七年,英勇善战,安民惩恶并举,历经大小数十仗,师出必胜,屡建奇功。这就使人想起有关他小时“不怕鬼”的传说。

那是深秋季节的夜晚,繁星闪烁,秋风萧瑟,大地黑沉沉,只闻秋虫“唧唧”的响声。八岁大的小光镐的书房里,灯光还亮着。突然门声一响,匆匆走出小光镐来。他提着小方油灯,开了门,向屋后的茅厕走去。刚出门就见远处两点火星闪动,朦胧中又仿佛听到隐约话音:“周大人来了,快躲起来!快!”倏地就消失了。原来是两个小鬼躲进厕所去了,呆呆地蹲在地上,像两块石头似的。小光镐走进厕所,把小方油灯放在“石头”上,解开裤子,往厕上一蹲就拉起屎来了。此时,吹来阵阵秋风,灯光一闪一闪,小光镐警觉一下,侧耳又听见有谁在轻声私语:一个说:“你小鬼好大头,给周大人行了个方便。”另一个接着说:“老哥,我头顶油灯,连动一动都不敢,你开什么玩笑。看这周大人,真个好大胆!”……

第二天,小光镐把昨晚上厕所听到的话,告诉了书童,书童也不得其解。但从此,“大人好大胆,小鬼好大头”的故事便不胫而走了,一直流传至今。

周光镐的外公生了病,久医无效。有一夜,他外公迷迷糊糊中仿佛听见有人在说话:“明天大人要来这里,俺应赶速觅地方藏起来。”过后,他外公似乎看见有人影进入眠床底下的陶缸。第二天上午,周光镐跟随母亲到外公家。外公一见光镐,想起昨夜的事,心想这个外孙将来定成大器。于是,这回他对外孙更加爱惜,问长问短,问读了多少书?问会写多少字?光镐回答:“公呀!我会写‘上大人、孔乙己’了。”他外公十分欢喜,叫家人拿来笔墨纸砚,要外孙写给他看。光镐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上大人、孔乙己”六个字,外公笑呵呵说:“好了。”随后叫人将眠床下的陶缸取出来,把光镐写的字封装缸口,再将陶缸拿到大溪去沉掉。从此,他外公的病便日见好转。

有一日,天下细雨,周光镐要去东山乡,路过峡山溪一条小石桥,桥石沾满污泥,又湿又滑,周光镐一错脚,跌下水去,过往的人都在笑他。面对这些嘲笑他的人,光镐也不客气,随口吟出一首诗:“雨仔悠悠,桥石鳅鳅 ,骗跌大学士,笑死一群牛。”那些嘲笑光镐的人听后,不但不生气,反而连声称赞光镐聪明有才智。

事后,光镐发誓,将来如能出头天,一定要在峡山溪建一条大桥。后来,周光镐得中进士,官拜宁夏巡抚,晋升为大理寺卿,便请旨建峡山溪大桥,取名“恩波桥”。

注: 鳅鳅意为桥石滑如泥鳅。

明朝万历年间,都爷周光镐辞官隐居峡山。当时,周族的牛马成群,放养在野外。和平乡民发现田禾被周族牛马伤损,议论纷纷。十三岁生童林六隐得知此事,便去找乡绅、族老。六隐说:“诸位长辈,我们这时田禾受损,叫嚷有什么用?何不去禀告周都爷?”乡绅、族老说:“都爷显赫,没人敢去。”六隐说:“有理可讲,怕什么,我去!”乡绅、族老大喜,买了一套新衣服,一双红鞋给六隐穿上,派人伴他往峡山。

林六隐到都爷府前,先对看门人施礼,然后说:“和平生童林六隐求见周都爷。”看门人入府传报。都爷听说是个少年,无意相见,说:“素不相识,不见。”看门人告知林六隐,六隐回说:“我与都爷同是孔门弟子,何不相识?”看门人再传报。都爷觉得来者言语不凡,为了试他,故意传他从侧门进见,林六隐说:“我人虽小,但此来是受民众所托,应走中门。”都爷得知少年是受重托而来,便传开大门。

林六隐步入大厅,向都爷施了礼。都爷有意对他试一试,便说:“我先出对,你若对上才有资格和我论事。”六隐点了点头。

周都爷看看佣人正扇火炉,便以此出对:“火焰焰如虎张牙。”林六隐望着厅上的香炉正燃着香,触景便对:“香烟烟似龙翻身。”

周都爷再出对:“小犬无知怨路狭。”林六隐对上:“大鹏展翼恨天低。”周都爷又出对:“早出日头不成天。”林六隐不示弱,对上:“日落西山无久时。”

周都爷性起,脱口再出对:“新姜不如老姜辣。”林六隐对上:“老笋不如新笋尖。”

周都爷见林六隐人小志大,胆量非凡,聪明机敏,便爱惜在心,以礼相待,问明来意。林六隐将和平田园受损之事直说了。都爷方知看管人失职,立即命人通传管好牛马。

林六隐谢过都爷,往中门而出,走至大埕,不慎踩着污泥,鞋被污泥弄脏,他随机应变地说:“好呀!看我红鞋换乌靴!”

周都爷听后,暗暗赞道:“此人日后必成大器!”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