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诸葛亮南征

诸葛亮南征,又称南中平定战;是225年蜀汉丞相诸葛亮为了平定叛乱而对南中蛮族发动的一场战争。蜀国大臣朱褒、雍、高定等叛变,南中豪强孟获参与其中。诸葛亮亲率大军南下,平定南中。从此南中蛮族归心,不再叛乱。

公元223年(蜀汉章武三年)夏四月,刘备病逝,五月,刘禅即皇帝位,改元建兴。这一年六月前后,益州郡的汉族豪强雍,趁蜀国在夷陵新败、刘备病逝以及黄元叛乱的混乱时机,策动柯郡太守朱褒、越郡叟王高定以及益州郡少数民族头领孟获等一起叛乱。他们杀死了益州郡太守正昂,又把接任的太守张裔抓起来送往东吴,越郡则杀死了郡将焦璜,而柯郡则杀掉从事常颀,一起反对蜀汉政权。

由于蜀汉新遭大败,兵力损失巨大,加之刘备刚刚去世,国内局面需要整顿,因此,诸葛亮没有立即采取平叛的军事行动,而是采取了招抚的措施。但是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

在北有曹魏大兵压境、东有孙权荆州军威胁,南有三郡叛乱的困难形势下,诸葛亮采取了“北抗曹魏、东和孙权”的战略,于223年10月派邓芝到东吴进行修好,并取得了外交上的成功。

接着,在224年积极进行兵力补充、整训等战役准备工作。这样,在225年初,已经具备了南下平叛作战的条件,于是,诸葛亮在成都开始组织这次南征战役。

蜀军参战的兵力失考,根据南中的地理位置、交通情况、对手实力以及参战将领情况来分析,数量应该不是很多:

南征战役总指挥:蜀汉丞相诸葛亮

西路军:估计在1.5万以上;主要将领:丞相诸葛亮、参军杨仪、越隽太守龚禄。战役目标:消灭越郡(今四川西昌)高定的主力,随后进击益州郡,消灭雍、孟获军。

中路军:降都督李恢,估计兵力不多,其主要任务是从驻地平夷县(今贵州毕节)沿小路迂回益州郡(今云南东部),占领孟获的根据地,切断孟获援高定军的退路。由于需要翻山越岭迂回,兵力大约在2000人左右。

东路军:门下督马忠,因为对手比较弱,兵力也不会很多,估计在2500人左右。其战役目标为直取最东面的柯郡(今贵州黄平西南)、消灭朱褒的叛军。实际上马忠军完成这个目标后没有再西进与诸葛亮会合,而是留在当地进行抚恤等工作了。因为柯郡距离益州郡也很远,要等马忠从柯来会合,时间上是不够的。

这样的话,诸葛亮南征军的总兵力大约在2万人(或者略多)。而许多当时蜀国有名的大将均没有参加这次战役,比如:魏延、赵云、吴壹等。连担任过越太守的马谡也没有参加。

南中四郡,实际上只有三郡叛乱,也就是越郡(叟帅高定,也有记载为高定元的,本文用高定)、柯郡(郡丞朱褒领太守)、益州郡(益州大姓雍、孟获)。第四个郡,永昌郡在“章武初,郡无太守,值诸郡叛乱,功曹吕凯奉郡丞蜀郡王伉保境六年。”(见《华阳国志》),一直没有参与叛乱,虽然雍被东吴任命为永昌太守,但是一直没有能够进入永昌(今云南保山东北)。

叛军的实际兵力,没有记载,但是从诸葛亮的战役部署来看,应是越郡高定的兵力最多,也最强,雍、孟获的益州郡部族部队其次,而柯郡的朱褒兵力最弱。分析为:

诸葛亮的兵力部署是以主力攻击高定的,这说明高定的实力很强。高定在连续被诸葛亮击败两次后,还有残余部队2000人(这也是唯一的对叛军兵力数量的记载)。因此,估计高定军在开战时的兵力有5000人以上。

益州郡部族部队的数量,在孟获带兵增援越郡没有回来的情况下,还能对李恢的迂回部队形成一倍以上的优势,估计其总兵力也在6000人以上。

柯郡朱褒部队一战即被马忠消灭,分析其兵力是比较少的(1000多人),而且战斗力不强。

合计,三路叛军兵力大约在1.2万左右。

另外还有部分部族军队并没有参战,因为这些少数民族部族都是相对独立的,互相之间并没有什么统一的指挥,有一些部族在看到最大的雍、孟获部族遭到失败后,就不再参战和抵抗了(至少是暂时不抵抗了)。

《中国战争史》的分析为蜀军大约2~3万人。由于南中地区特殊的民族、地理和气候特点,使得双方的兵力不可能很多。其实少数民族部族叛乱时其主力部队的人数是比较少的,多数依靠鼓动、胁迫当地百姓参加以壮大声势。

因此,从战役规模来看,诸葛亮南征只是一场平定偏远地区叛乱的中、小战役。这也是《三国志》记述简略的原因之一。

公元225年(蜀汉建兴三年)3月,诸葛亮大军开始行动。首先沿水路自成都快速到达道(今四川宜宾),而后以道为前进基地,开始分兵行动。

东路马忠军自道向东南的柯郡进兵;中路的李恢军自驻地平夷沿小路南下益州郡,偷袭孟获的后方;诸葛亮的西路主力自道折向西面,进军到安上(今四川屏山)一带。

这时,高定的主力主要集结在旄牛、定、卑水(今四川美姑)一线,诸葛亮为了吸引叛军主力决战,在到达卑水地区后,暂停前进,以等待叛军向卑水地区集中,以便一举消灭之。

高定的主力果然向卑水地区集中,自益州郡北上增援的雍、孟获部队也在向这个地区运动。

这时,叛军内部发生了内讧,高定部将杀死了雍,结果造成孟获军停止了向卑水地区的增援。

诸葛亮看到已经不能将叛军聚而歼之,于是果断向当面的高定军发起了进攻,击败了高定军。

高定的部队后撤到邛都(今四川西昌)准备继续抵抗,又被诸葛亮大军击败,并攻占了邛都。高定带领残部二千人不肯投降继续抵抗,被蜀军最后全部消灭,高定战死。

这时孟获军已经向益州郡老家撤退,诸葛亮大军立即展开追击。

与此同时,马忠的东路军进展顺利,在柯郡击败了朱褒部队,平定了该地区的叛乱。

李恢军在攻入南中益州郡一带孟获根据地后,遭到了强大部族武装的包围。李恢在孤军深入、又没有诸葛亮大军消息的情况下,利用欺骗手段、麻痹部族武装,而后趁其不备,发起反击,一举将优势的敌军击败,并荡平了益州南部地区,占领了孟获的根据地,切断了孟获军的退路。

225年5月,诸葛亮大军渡过泸水,进入益州郡。在克服了气候、地形、运输等困难后,在味县(今云南曲靖)以北地区追上了孟获的部队,经过激战,击败了孟获的部队,生擒孟获。

接着,诸葛亮大军南下到达味县地区与李恢的部队会师。

随后,大军向西挺进,进兵滇池(今云南晋宁东),并分兵平定了四周的部族。这时是225年秋。整个战役胜利结束。

223年,蜀汉皇帝刘备因夷陵之战中大败,在永安病逝。同年夏天,益州郡统帅雍听到刘备逝世的消息,心生叛意。不久,雍杀死建宁太守正昂,缚走张裔到东吴,正式与蜀汉决裂。越酋长高定响应,杀死郡中将领焦璜,自封为王,率军北上攻打新道县,但被李严率犍为的救援军打败,退回南方。

而当时东吴未与蜀汉和好,便任雍为永昌太守,并派刘阐到交州边境,准备接管益州郡。雍率军要入永昌城,永昌因此与蜀地断绝联系,功曹吕凯、府丞王伉率领吏士死守永昌,敌军虽不断在城中散播谣言,但吕凯仍坚持不降,城中士民亦信任吕凯,令雍不能进城。而柯太守朱褒知道消息后,亦显得十分暴横、放纵。

蜀汉丞相诸葛亮认为国家刚逝去君主,决定先安定国内民众、吏士,蓄积粮食,派邓芝、陈震和东吴修好,及遣越太守龚禄到南中边界安上县作备;从事蜀郡常颀行则直接南行,查清事件。

另一方面,又派李严虽写上六封书信给雍解释利害,但雍却只回一书说:“盖闻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今天下鼎立,正朔有三,是以远人惶惑,不知所归也。(曾听过天无二日,土无二王,现今天下成鼎立局面,自称正朔的都有三个,所以远人(雍)感到疑惧,不知该归属那个。)”信中内容显得十分傲慢。

颀行到达柯后,立刻收押郡中主簿,准备查明事实。朱褒便乘机杀害颀行发难,加入叛军,龚禄亦被高定所害。当时,有夷人不服从雍,雍便派为当地人所信服的孟获游说各夷部酋长叟:“官欲得鸟狗三百头、膺前尽黑,螨脑三?,断()木构三丈者三千枚,汝能得不?(官府想要黑狗三百头,而且胸前都要是黑色,还要螨脑三千斤、三丈长的断木(木)三千根,你们可以拿出来吗?)”黑狗、螨脑本来便难找,而其断木(木)因十分坚硬、委曲,不可能高到二丈长,夷人便相信孟获,对蜀汉大感气愤,加入叛军。

终于在225年3月,蜀军为诸葛亮亲自率领,由成都开始南征,虽然王连劝阻,但诸葛亮忧虑其他将领才能不够,所以仍决定亲自率军。参军马谡为诸葛亮送行数十里路,并提出“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大方针,诸葛亮亦接纳此言,他便率军从水路由安上到越进入南中,又派马忠进攻柯郡、李恢由平夷攻向建宁郡。

李恢军行至昆明,被敌军围攻。当时李恢兵少于敌人一倍,又未得到诸葛亮军消息,便对南人说:“官军粮尽,欲规退还,吾中间久斥乡里,乃今得旋,不能复北,欲还与汝等同计谋,故以诚相告。(官军粮草将尽,想谋划退还,不过我们曾责骂过守地乡里,就算现在能回军,亦不能回到北方,所以想回来与你们等人一起谋反,所以用诚心相告。)”南人相信他,围困开始松懈。就在此时,蜀军突然出击,大破敌军。李恢率军南至盘江,东接郡

而马忠军则顺利在且兰打败朱褒,与李恢军会合。另一方面,诸葛亮军在南行途中,雍已被高定部曲所杀,大军到达后数战皆胜,斩杀高定。与其他两军声势相连,准备迎战收纳雍部众的孟获。

诸葛亮听到孟获为当地人所信服,便想生擒他。5月,大军渡过泸水,与孟获军战,成功俘虏孟获,诸葛亮带他到营阵观赏,问他觉得蜀军如何,孟获回答他:“向者不知虚实,故败。今蒙赐观看营陈,若如此,即定易胜耳。(我之前不知你军虚实,所以才战败。现今蒙赐观看营阵,原来只是如此,必定可以胜利了。)”

诸葛亮的心意在北方,又知道南人叛乱问题严重,便用马谡提出的“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的方针,要孟获心服口服。只是向孟获一笑,将他放走再战。经过七次擒纵,诸葛亮仍继续放走孟获。孟获及其他夷人开始反思,不再离去,孟获说:“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公(诸葛亮),真是天上的神威,南人不再反叛了。)”大军便移到滇池,蜀军成功平定南中,至12月回到成都。

南中已平定,东吴刘阐亦从交州回到吴国,打消接管的念头。而诸葛亮则分南中四郡益州、永昌、柯、越为六郡益州、永昌、柯、越、云南、兴古,以当地人或将领统领,有人曾劝谏诸葛亮留兵镇守,但诸葛认为这有三不易

第一:“若留外人,则当留兵,兵留则无所食,一不易也(若果留下外人,则要留兵驻守,留下士兵则要粮食,这是第一个不易)”;

第二:“加夷新伤破,父兄死丧,留外人而无兵者,必成祸患,二不易也(加上夷人新破,死伤甚多,有的父死兄丧,如留外人但没有士兵驻守,必定成为祸患,这是第二个不易)”;

第三:“又夷累有废杀之罪,自嫌衅重,若留外人,终不相信,三不易也(又夷人忧怕有废杀的罪名,自怕过失过重,若果留下外人,终不会得到信任,这是第三个不易)”;

最后,诸葛亮平衡各条件,决定达至“不留兵,不运粮”的政策,任李恢为建宁太守、吕凯为云南太守,又收降爨习、孟琰等,与孟获一起授予官职,笼络南人。只有马忠是外地人而被任免为柯太守,但仍能做到受夷人所敬重。

蜀汉亦移南中万多家劲卒、青羌到蜀地,分成为五部,号为“飞军”,非常勇猛。又分开瘦弱,配给大族焦、雍、娄、爨、孟、量、毛、李为部曲,设置五部都尉,号为五子,所以南人有四姓五子的说法。而夷人都十分刚毅、斗狠,与大族、富豪关系很差;蜀汉便劝大族捐出金帛,聘请夷人作部曲,聘请越多,便可世袭官位。于是夷人渐渐臣服属于朝廷,建立起夷、汉并列的部曲。

而南人上贡的金、银、丹、漆、耕牛、战马等,令蜀汉军费有所供给,国家富裕,为诸葛亮北伐提供物资。南人的小规模叛变虽然没有停止,但相较东汉时期,南中却相对的平稳,而多次叛乱亦被马忠、李恢、吕凯等快速平定。

平叛之后,诸葛亮即施“和彝”政策,这是他攻心政策的继续。首先是撤军。叛乱一平定,诸葛亮就从南中撤出军队,不留兵,从而缓和和消除了与当地少数民族的矛盾,使“纲纪粗安”,“彝汉粗安”。同时,尽量任用当地有影响的人物做官。如任命李恢、王伉、吕凯为南中诸郡守,孟获为御史中丞,等等,通过他们加强了蜀汉在南中的统治。诸葛亮还注意南中的经济开发,从内地引来比较先进的生产技术,如引进牛耕,以改变当地落后的刀耕火种的方法,提高了这一地区的农业生产力,从而吸引了许多原以狩猎为生的少数民族“渐去山林,徒居平地,建城邑,务农桑”,走向定居的农业社会。开发南中,也给蜀汉政府增加了大量收入,“军资所出,国以富饶”。诸葛亮镇抚南中的成功,解除了蜀汉的后顾之忧,并从中得到物力和人力的支持,使他可以专心对付曹魏,开始了北伐曹魏的战争。

蜀汉

诸葛亮

马忠

李恢

吕凯

王伉

南中叛军

雍(战死)

朱褒(战死)

高定(战死)

孟获(投降)

南征之战,是诸葛亮治蜀的一个重要政绩。在这次征战中,诸葛亮把军事行动与政治斗争等诸多因素结合起来,并成功地运用“攻心为上”的政策,胜利平定了南中叛乱,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经验。

蜀国的南中地区包括四郡,即越、益州、永昌、,指今四川南部、云南东北部和贵州西北部一带。这里除了住有汉族外,还聚居着许多少数民族,统称"西南彝"。秦汉以来,由于汉族封建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南中地区的民族矛盾十分尖锐,经常发生反抗活动。刘备占据益州后,为了稳定蜀国的政权,根据诸葛亮在隆中提出的搞好与西南少数民族关系的方针,采取了一些安抚措施。但是南中的豪强地主和一些少数民族的上层分子,却利用民族矛盾,为了割据一方,举行武装叛乱。后主建兴元年(223年),益州郡(今云南晋宁)大姓雍,杀太守正昂,又缚送继任太守张裔到东吴,以换取孙权的支持。孙权即任命雍为永昌太守,互为声援。雍又诱永昌郡人孟获,使之煽动各族群众叛蜀。紧接着,越郡(今四川西昌)的叟族首领高定元、郡(今贵州西部)太守(一说郡丞)朱褒,并皆响应,相继叛乱。南中叛乱是蜀国于夷陵被孙吴打败之后面临的又一严峻局面,其时刘备刚死,后主刘禅即位,政权不稳,加上孙吴、曹魏威胁在外,形势十分危急。但辅佐后主的诸葛亮,临事不慌,没有仓促起兵,而是暂时,“抚而不讨”,命令各地闭关严守,息民殖谷。他还采取一系列措施,整顿政治,改革官职,修订法制。诸葛亮还致书雍,争取和平解决,但遭拒绝。同时急遣能言善辩的邓芝,两次赴吴,以刘孙联盟共同抗曹的利害关系,说服孙权,重建了联盟,这就减轻了外部压力,孤立了叛乱分子。这样,蜀汉政权获得了喘息机会,通过整顿内政,形势趋于稳定。于此之后,诸葛亮开始了平定南中的征战。

后主建兴三年(225年)春,诸葛亮亲率大军离都城成都南下。临行,参军马谡献策:“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愿公服其心而已。”诸葛亮接受了这一正确意见,坚持军事镇压和政治攻心相结合的方针。同时兵分三路:以门下督马忠为太守,率东路军由道(今四川宜宾)攻打据守在的朱褒;降都督领交州刺史李恢由中路从平夷进逼益州;诸葛亮率主力以西路经水道入越攻打高定元。由于战前作了充分的准备和训练,蜀军士气高昂,战事顺利展开。诸葛亮的西路大军顺岷江至安上(今四川屏山),旋即西向进入越地区。这时高定元已分别在旄牛(今四川汉源)、定笮(今四川盐源)、卑水(今四川昭觉附近)一带部署军队,修筑营垒,对抗蜀军。为了寻歼叛军,诸葛亮在卑水停军等待时机。高定元见蜀军已到,忙把自己的军队从各处调集汇合起来,准备决战。诸葛亮乘叛军尚未完全调集部署之际,迅速进军,突然袭击,一举歼灭了叛军,并杀死高定元,进占越郡。与此同时,东路的马忠也打败了朱褒,攻占了郡。李恢的中路军于进军路上,曾被围困于昆明,时叛军数倍于蜀军,又未得诸葛亮的声息,处境一度险恶。李恢故意扬言因粮尽要退军,叛军闻讯,信以为真,因而麻痹大意,围守怠缓。李恢乘机突然出击,大破叛军,并与东、西路大军相互呼应。诸葛亮随即指挥大军继续南下,直指叛军的最后据点益州郡。这年五月,蜀军冒着酷暑炎热,穿过人烟稀少的荒山野岭,渡过沪水(金沙江),进入南中腹地,逼近益州郡。这时,叛军的内部已经起了变化,叛乱头目雍在内讧中被高定元的部下杀掉了,当地彝族首领孟获继统雍余部,率叛军对抗蜀军。

孟获是一位作战勇敢的人,特别是他在当地少数民族中很有声望和号召力。对于这样的人物,诸葛亮采取了“攻心为上”的政策。当蜀军包围了益州郡时,孟获也在积极准备,守城应战。战前,诸葛亮下令只许生擒孟获,不许伤害。双方开仗时,蜀军设置埋伏,生擒了孟获。孟获以中计被俘,心里不服。诸葛亮让他观看了蜀军阵容,然后予以释放,让他整军再战。结果,孟获再次被擒,诸葛亮又放了他。这样再战再擒,前后七次,孟获终于心服,表示不再叛乱。南中叛乱本是当地豪强大族和少数民族上层分子挑起的不义之战,没有群众基础,得不到人民的真正支持,而诸葛亮的平叛措施得当,注意政治影响,因此平乱工作进展顺利,春天出兵,秋天即告胜利,消灭了叛乱力量。

七擒孟获一词在《汉晋春秋》、《华阳国志》出现,《三国志》却没有,所以一直有质疑指此事只是虚构。但裴松之的《三国志注》及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将七擒孟获载入书中,而且与《三国志》没有冲突或出现史料上的错误,又有二重史料,所以大部份学者都相信七擒孟获。亦有指云南一带有孟获七擒诸葛亮的说法,不过此说法对历史事实有所矛盾,如孟获是七擒诸葛亮,诸葛亮又如何平定南中及推行多种治南措施,所以多是以讹传讹,或提高部落声望的说法。

小说《三国演义》中,分别第八十七回“征南寇丞相大兴师,抗天兵蛮王初受执”至第九十回“驱巨兽六破蛮兵,烧藤甲七擒孟获”都是描写此战。不过当中的情节都是虚构,如将孟获奉为蛮王;雍、朱褒、高定三人是孟获之下;七擒孟获正史中没有说明,但小说却加以创造;而当中大多数南中人物,如鄂焕、祝融夫人、孟优、木鹿大王等都是小说所创作。

在高承《事物纪原》中,有记载诸葛亮南征班师时,正遇风起,不能渡河,孟获说这是猖神作怪,只要用人头和牲畜祭祀,便会风平浪静。但诸葛亮觉得用人头太残忍了,于是用面粉搓成人头状,混上牛、羊等肉去替代,名为馒头。(又有一说,馒头乃张飞征蜀时发明)。


相关文章推荐:
诸葛亮 | 蜀国 | 朱褒 | | 高定 | 孟获 | 刘禅 | 建兴 | 益州郡 | 蜀国 | 黄元 | 朱褒 | | 东吴 | 焦璜 | 柯郡 | 孙权 | 东吴 | | 益州郡 | 降都督 | 柯郡 | 黄平 | 朱褒 | 魏延 | 赵云 | 吴壹 | | | 柯郡 | 郡丞 | 朱褒 | 益州郡 | 永昌郡 | 功曹 | 东吴 | 战役部署 | 益州郡 | | 柯郡 | 朱褒 | 宜宾 | 柯郡 | 益州郡 | 屏山 | 旄牛 | 美姑 | 邛都 | 益州郡 | 柯郡 | 朱褒 | 味县 | 刘备 | 夷陵之战 | 永安 | 益州郡 | 建宁 | 正昂 | 张裔 | 东吴 | | 焦璜 | 道县 | 李严 | 犍为 | 东吴 | 刘阐 | 益州郡 | 永昌 | 吕凯 | 王伉 | 朱褒 | 邓芝 | 陈震 | 东吴 | | 龚禄 | 李严 | 天无二日,土无二王 | 颀行 | 主簿 | 朱褒 | | 王连 | 马谡 | | 马忠 | 柯郡 | 李恢 | 平夷 | 建宁郡 | 盘江 | | 马忠 | 且兰 | 朱褒 | 纳雍 | 泸水 | 滇池 | 东吴 | 交州 | 吴国 | 益州 | | 爨习 | 孟琰 | 青羌 | 李为 | 部都尉 | 诸葛亮北伐 | 御史中丞 | 狩猎 | 王伉 | | 朱褒 | 高定 | 孟获 | 诸葛亮治蜀 | 军事行动 | | 秦汉 | 隆中 | 益州郡 | 正昂 | 东吴 | | 郡丞 | 朱褒 | 孙吴 | 刘禅 | 马谡 | | 朱褒 | 降都督 | 平夷 | 岷江 | 旄牛 | 汉源 | 盐源 | 昭觉 | | 益州郡 | 荒山野岭 | 金沙江 | 益州郡 | 七擒孟获 | 裴松之 | 司马光 | 资治通鉴 | 七擒孟获 | 朱褒 | 鄂焕 | 祝融夫人 | 孟优 | 木鹿大王 | 张飞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