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朱安世

朱安世,西汉汉武帝时期人,生卒年不详,人称阳陵大侠。侠,是“以武犯禁”即用暴力触犯律例的意思。朱安世犯法被汉武帝下诏通缉,被捕后诬陷追捕他的公孙贺一家以巫术诅咒汉武帝,导致公孙贺等人的死亡,这成了后来巫蛊之祸的开端。史书称:“巫蛊之祸起自朱安世”。

朱安世,西汉汉武帝时期人,生卒年不详,史书提到他时,称其“阳陵大侠朱安世”“阳陵朱安世”,其出生地或是居住地应为阳陵县。

阳陵,是汉景帝刘启及其皇后王同茔异穴的合葬陵园,景帝四年(前153)改弋阳为阳陵县 ,阳陵县即为阳陵所在地。

侠,《世说新语自新》云:“凶强侠气”(粗暴强悍,以力欺人。侠,这里指“要挟”。侠气,以力欺人,为人霸道)。汉代所谓的侠,不是行侠仗义,而是“以武犯禁”即用暴力触犯律例的意思。

朱安世他究竟犯了什么罪已无从考证,但从他被汉武帝下诏通缉,而且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依然逍遥法外看来,其人绝非普通为非作歹之辈。

征和二年朱安世被捕入狱,史书未曾记载其是否同年死亡。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丞相公孙贺之子,太仆公孙敬声为人骄奢不奉法,擅自动用军费1900万钱,事发后被捕下狱。

时值武帝下诏通缉朱安世而不得,非常恼火。公孙贺为赎儿子之罪,请求皇帝让他追捕,武帝允诺。公孙贺历经艰辛,将朱安世捕获移送朝廷,眼看着其子之罪将得以赦免。

朱安世自然对逮捕他的公孙贺怀恨在心,笑曰:“丞相祸及宗矣。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辞,斜谷之木不足为我械。”[丞相把祸事引到自己家族里了,终南山的竹子写不尽我要告发的罪状,斜谷里的树木也不够制作被牵连的人所用的桎梏。]于是他在狱中上书,声称公孙敬声与武帝女儿阳石公主私通,且在皇帝专用驰道上埋藏木人以诅咒皇帝等事件。当时正在病中的武帝大怒,下令追查。

巫蛊,指用巫术毒害别人,它通常与“祝诅”“媚道”联系在一起。其方法多种多样,从对着人背后吐唾沫(馆陶公主诬陷栗姬“祝唾其背,挟邪媚道”)到建造神祠向邪神献祭诅咒(武帝陈皇后指使女巫“祠祭祝诅”),甚至是斩断婴儿四肢施展邪术(某诸侯王的孙女:妻宣君,故成王孙,嫉妒,绞杀侍婢四十余人,盗断妇人初产子臂膝以为媚道),诸如此类等。

现代流传的最多的巫术是将欲害之人的名字刻在木偶人的身上,埋在地下,由巫师对其进行诅咒。在汉代,以及汉代之前,下至平民百姓,上至高官贵族,乃至宫中的后妃、宫女,都相信这种作法会给被诅咒的人带来灾难甚至死亡。“坐祠灶祝诅上,大逆不道”“使巫祠社,祝诅主上”的例子在史书中屡见不鲜。

一个通缉犯,在狱中的上书居然能够直达天听,居然能知晓公主和谁私通,知晓丞相等人在甘泉驰道埋偶人诅咒皇帝这种应该是隐秘至极的事情,有司(有关部门)追查公孙贺家族一案,判定公孙贺父子有罪,朱安世的上书,直接导致公孙丞相全族,两位公主,一位万户侯的死亡,真是匪夷所思。

《汉书武五子传》:“武帝末,卫后宠衰,江充用事,充与太子及卫氏有隙,恐上晏驾后为太子所诛,会巫蛊事起,充因此为奸。是时,上春秋高,意多所恶,以为左右皆为蛊道祝诅,穷治其事。丞相公孙贺父子,阳石、诸邑公主,及皇后弟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

从史书的记载和巫蛊之祸后续发展来看,朱安世诬告一事可能是由江充或者其他人指使。因为征和二年的巫蛊之祸是各方势力为角逐太子之位而对卫皇后、太子刘据及相关人等的血腥阴谋,而在当时公孙贺是卫氏亲属中唯一一个身居高位的。公孙贺之妻、公孙敬声之母,正是卫皇后的大姐卫君孺。

这一年,曾七次为将抗击匈奴的公孙贺 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和儿子死在狱中,公孙家被族灭,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被牵连进此案而死。另外,李广之孙、李敢之子李禹被诬陷勾结李陵投奔匈奴而死。江充奉命查巫蛊案,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大臣和普通百姓惊恐之下胡乱指认他人犯罪,数万人因此而死 。最后太子刘据受诬陷,不得已起兵反抗,兵败后和卫子夫相继自杀,后来虽被武帝平反,但刘据妻妾子女已经全部死于混乱中,唯有襁褓中的孙儿刘病已躲过一劫 。

《汉书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言道:“巫蛊之祸起自朱安世,成于江充,遂及公主、皇后、太子,皆败。”

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

贺子敬声,代贺为太仆,父子并居公卿位。敬声以皇后姊子,骄奢不奉法,征和中擅用北军钱千九百万,发觉,下狱。是时,诏捕阳陵朱安世不能得,上求之急,贺自请逐捕安世以赎敬声罪。上许之。后果得安世。安世者,京师大侠也,闻贺欲以赎子,笑曰:“丞相祸及宗矣。南山之行不足受我辞,斜谷之木不足为我械。”安世遂从狱中上书,告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及使人巫祭祠诅上,且上甘泉当驰道埋偶人,祝诅有恶言。下有司案验贺,穷治所犯,遂父子死狱中,家族。

巫蛊之祸起自朱安世,成于江充,遂及公主、皇后、太子,皆败。语在《江充》、《戾园传》。

蒯伍江息夫传

会阳陵朱安世告丞相公孙贺子太仆敬声为巫蛊事,连及阳石、诸邑公主,贺父子皆坐诛。语在《贺传》。后上幸甘泉,疾病,充见上年老,恐晏驾后为太子所诛,因是为奸,奏言上疾祟在巫蛊。于是上以充为使者治巫蛊。充将胡巫掘地求偶人,捕蛊及夜祠,视鬼,染污令有处,辄收捕验治,烧铁钳灼,强服之。民转相诬以巫蛊,吏辄劾以大逆亡道,坐而死者前后数万人。

是时,上春秋高,疑左右皆为蛊祝诅,有与亡,莫敢讼其冤者。充既知上意,因言宫中有蛊气,先治后宫希幸夫人,以次及皇后,遂掘蛊于太子宫,得桐木人。太子惧,不能自明,收充,自临斩之。骂曰“赵虏!乱乃国王父子不足邪!乃复乱吾父子也!”太子繇是遂败。语在《戾园传》。后武帝知充有诈,夷充三族。

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

巫蛊始发,诏丞相、御史督二千石求捕,延尉治,未闻九卿、廷尉有所鞫也③。曩者江充先治甘泉宫人,转至未央椒房④。以及敬声⑤之畴、李禹⑥之属,谋入匈奴,有司无所发③。)

注: ③未闻九卿、廷尉有所鞫也,有司无所发:江充巫蛊、小人为祸,有司官员无人审讯、举发。④椒房:皇后居所,暗指卫子夫。 ⑤敬声:公孙敬声,贪污军费,与阳石公主私通。 ⑥李禹:李敢之子,其妹为卫太子中人。


相关文章推荐:
阳陵 | 公孙贺 | 巫蛊之祸 | 阳陵 | 阳陵 | 刘启 | | 世说新语 | 征和 | 征和 | 公孙贺 | 太仆 | 公孙敬声 | 斜谷 | 终南山 | 桎梏 | 狱中上书 | 阳石公主 | 驰道 | 巫蛊 | 祝诅 | 媚道 | 馆陶公主 | 栗姬 | 驰道 | 有司 | 公孙贺 | 万户侯 | 汉书 | 江充 | 巫蛊 | 祝诅 | 阳石 | 诸邑公主 | 长平侯 | 卫伉 | 巫蛊之祸 | 征和 | 刘据 | 公孙贺 | 匈奴 | 诸邑公主 | 阳石公主 | 卫青 | 长平侯 | 李广 | 李敢 | 李禹 | 李陵 | 江充 | 巫蛊 | 刘病已 | 汉书 | 太仆 | 征和 | 北军 | 阳陵 | 狱中上书 | 阳石公主 | 驰道 | 祝诅 | 有司 | 江充 | 阳陵 | 公孙贺 | 太仆 | 巫蛊 | 阳石 | 诸邑公主 | 大逆 | 祝诅 | 巫蛊 | 江充 | 椒房 | 匈奴 | 有司 | 卫子夫 | 公孙敬声 | 阳石公主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