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齐东昏侯

萧宝卷的生母刘惠端(萧鸾的正妻)早亡,由潘妃抚养。他年少时不喜读书,以捕老鼠为乐。萧鸾的长子萧宝义因残疾,难以承接地位,所以于建武元年( 494年)册立萧宝卷为皇太子。

永泰元年七月己酉日(498年9月1日),齐明帝萧鸾去世,太子萧宝卷继位,成为南朝齐第六位皇帝。但他自幼口吃,又不爱学习,整天只知道玩闹,经常在东宫和侍卫们一起挖洞捉老鼠,弄得通宵达旦。萧鸾却也不怎么管他,倒是担心他心机不够,将来驾驭不了那些宗室叔伯兄弟们,萧鸾以阴谋手段篡夺帝位后,滥杀高帝、武帝的子孙以巩固帝位,临死之时对要萧宝卷果于诛杀。小皇帝对此牢记在心。登基之后就用一番行为将之发扬光大。

武帝的子孙以巩固帝位,临死之时对要萧宝卷果于诛杀。小皇帝对此牢记在心。登基之后就用一番行为将之发扬光大。

宝卷封潘妃之侄女潘玉奴为贵妃。萧宝卷性格内向,很少说话,不喜欢跟大臣接触,常常出宫闲逛,每次出游都一定要拆毁民居、驱逐居民,并且兴建仙华、神仙、玉寿诸殿,并且大量赏赐臣下,造成国家的财政困难。

南朝皇帝多奢侈腐靡,萧宝卷尤甚。后宫失火被焚,就新造仙华、神仙、玉寿三座豪华宫殿。萧宝卷宝卷又极其吝啬钱财,他特别喜欢干屠夫商贩之类的事情。曾在宫苑之中设立市场,让太监杀猪宰羊,宫女沽酒卖肉。潘妃充当市令,自己担任潘妃的副手,遇有急执,即交付潘妃裁决。

萧宝卷在位的时候,他一月中有20多天要出外,有时白天,有时夜晚,“入富室取物,无不荡尽。”他又不愿被人看见,谁遇上就要被格杀。因此地方官员时刻留意,每见他出宫立即奔走呼叫驱逐百姓,使道无行人,铺存空屋,一时“工商莫不废业”。

顾命大臣右仆射江佑、司空徐孝嗣右将军萧坦之、领军将军刘喧等人。也由于萧宝卷的昏暴,导致发生始安王萧遥光、太尉陈显达与将军崔慧景先后起兵叛乱,但都兵败被杀。

萧宝卷平定叛乱之后更加昏暴,除了与潘玉奴、宦官梅虫儿等人日夜玩乐之外,并且派人毒杀平定叛乱最力的尚书仆射萧懿,结果导致萧懿之弟萧衍发兵进攻建康,并且改立南康王萧宝融于江陵称帝。

他整日与侍从、官人们在华光殿前演练军阵,用以取乐,对城外的兵马却不放在心上,梁王萧衍的军队已攻打到城外,当他听到城外的鼓声传来时,竟穿上大红袍,登上景阳楼屋顶看热闹,流矢几乎射伤了他的腿脚。联合守城将军王珍国,率兵夜入皇宫。太监茹法珍跪在地上请求他赏赐将士,他仍旧不肯,还说:“反贼难道就只捉我一个人吗?为什么偏偏向我要赏赐?”梁王萧衍联合齐将攻入建康城的那一夜,萧宝卷在含德殿签歌作乐才罢。还没有睡熟,听到军队闯进来的声音,连忙从北门溜出,太监黄泰平举刀砍伤了他的膝盖,他摔倒在地,骂道:“奴才要造反吗?”另一名太监张齐不由分说一刀砍下他的头。萧衍掌权后,授意宣德太后褫夺萧宝卷的帝号,萧宝卷被追废为涪陵王、不久追封为萧宝卷,但陵墓仍按皇帝的级别修筑而成。

萧宝卷视百姓如草芥,对文武大臣也不知爱惜,动辄大开杀戒。他的表兄弟江、江汜因多次对他好言劝谏,他怀恨在心,将二人杀死。镇军司马曹虎,家中多财,萧宝卷杀了曹虎,吞没了他的财物。他还杀死了大臣萧遥光、萧坦之、徐孝嗣等多人,连皇帝的娘舅刘日宣也未能幸免。

萧宝卷疯狂的乱砍滥杀引起了大臣们的惊惧。为求自安,纷纷起兵造反。永元元年(499年)十一月,齐太尉陈显达在寻阳(今江西九江)起兵,进军采石(今安徽马鞍山长江东岸);次年三月,平西将军崔景慧叛变,与徐、兖二州刺史江夏王萧宝玄联合起兵围建康。陈显达、崔景慧虽先后兵败被杀,但在朝野上下却引起了震动。这年十一月,雍州刺史萧衍与吕僧珍等率领万人在襄阳(今湖北襄樊一带)起兵。  面对如此险峻的形势,萧宝卷却不知末日将临,仍沉溺于嬉戏玩乐之中。茹法珍和萧宝卷的另一个亲信梅虫儿对萧宝卷进谗言说:“大臣们都不尽力,所以敌人的包围不能解除,应将他们都杀掉。”萧宝卷听信了他们的话,准备再一次地向大臣们举起屠刀。萧宝卷的一意孤行,终于促成了内外反对势力的联合,加速了他的垮台。

  • 宠妃潘玉儿

  • 自古以来,将三千宠爱集一身的专情帝王大有人在,但像萧宝卷一样,像受虐狂式地乐于被潘玉儿驱使和奴役的皇帝,实在是少之又少。潘玉儿的出现肯定让一些女人恨得咬牙切齿,也肯定让一些女人抚掌称快。当历朝历代的后宫女人们都在为如何讨好皇帝而机关算尽、战战兢兢,甚至命丧黄泉时,她却不费吹灰之力就俘获了南朝齐国皇帝萧宝卷。

    潘玉儿的父亲是街市上的小商贩,她则沦为歌伎。她美艳动人,妖冶风流。婴儿般的肌肤和一双柔弱无骨的美足成为她的制胜法宝。萧宝卷荒淫无度,到民间广选美女,始乱终弃。但自从碰上潘玉儿,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一样,死心塌地。为了讨好潘玉儿,这位游戏人间的皇帝做下了很多荒唐之事,痴情得一塌糊涂。当他们的女儿夭折后,萧宝卷为了安抚潘玉儿,特别为她修建了神仙、永寿、玉寿三座宫殿,极尽奢华。在炎热的盛夏,为了让花园绿树成荫,他命人从各处寻找参天大树。为了获得一棵大树,不惜破门入户,强行抢夺。他甚至还突发奇想,命工匠把黄金凿成莲花的形状,一朵一朵地贴在地板上。当潘玉儿赤裸脚踝,袅袅婷婷行走其上时,就营造出了“步步生莲花 ”的美幻图景。

    萧宝卷生性怪异,即使做了皇帝,也本性不移,而潘玉儿的出现,则让他变本加厉,更为荒诞不经。

    他们出外游玩时,他让美人坐在可以躺下睡觉的舒适的轿子上,自己却骑着马,像个随从式地跟在后头,即使众人议论纷纷,他也毫不在意。

    荒唐的事情还有很多。潘玉儿出身市井,萧宝卷为了让她重温旧梦,特意在皇宫中搭建了一个市集,卖肉卖酒卖杂货,像煞有介事地做起了小生意。他让潘玉儿做市场的管理者,而自己充当城管小头目,执行罚款事宜。如果有什么纠纷,就由潘玉儿来裁决。为了真实再现市井生活,萧宝卷动用了数千宫人。这事儿在民间也闹得沸沸扬扬,百姓为此编了个民间小调:“阅武堂,种杨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潘玉儿碰上萧宝卷,可谓是臭味相投。因此潘玉儿的行为也显得不可复制,也许在中国的历史上,只有她一人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奴役皇帝。

    “纵态迷欢心不足,风流可惜当年”(毛熙震《临江仙》)。萧宝卷只做了短短两年皇帝,在19岁时,萧衍攻入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他被杀。潘玉儿则被萧衍送予了功臣,不久后自缢身亡。潘玉儿的自杀,让人看到了她身上仅存的一点点光辉,苏轼的一句“玉奴终不负东昏”,也算是给了她一个正面评价。

    萧子显南齐书》:①“东昏侯亡德横流,道归拯乱,躬当翦戮,实启太平。推阉竖之名字,亦天意也。”;②“东昏慢道,匹癸方辛。乃隳典则,乃弃彝伦,玩习兵火,终用焚身。”

    李延寿南史》:“东昏以“卷”名,“藏”以终之,其兆先征,盖亦天所命矣。”

    齐明帝萧鸾

    母亲:敬皇后刘惠瑞

    庐陵王:萧宝源

    鄱阳王:萧宝夤

    齐和帝萧宝融

    邵陵王:萧宝攸

    晋熙王:萧宝嵩

    桂阳王:萧宝贞

    潘玉儿

    淑仪:黄氏,

    佘嫔:改嫁王茂

    吴景晖:改嫁萧衍

    儿子

    太子:萧诵

    《南齐书卷七本纪第七东昏侯》

    《南史卷五齐本纪下第五》

    《资治通鉴齐纪》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