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荆关董巨

简介:  中国五代十国时期(公元907--公元960年),政权统治时间非常短,但在绘画创作方面仍然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发展。无论是人物、山水,还是花鸟,都在前代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变化。 中原地区的战乱,并没有使绘画的创作陷入停顿。五代时,人物画的题材内容逐渐宽泛,宗教神话、历史故事、文人生活等都成为画家描绘的题材。很多画家注重人物神情和心理的描写,传神写照的能力又有提高。在技法风格上向两大方向发展:工笔设色用笔更加多变,色调比唐代有所丰富;水墨除了变形发展以外,还出现了水墨大写意的画法。山水画在此时的变化是最大的,从选材到技法,都有了一个飞跃,山水被作为环境艺术加以描绘。"荆关董巨"四大家的出现,成为中国山水画发展史的里程碑。荆浩关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画派,开创了独特的构图形式,善于描写雄伟壮美的全景式山水。以董源、巨然为代表的江南山水画派,善于表现江南景色,体现风雨的变化。作为中国山水画重要技法之一的"皴法",在此时得到了很大发展,墨法逐渐丰富,水墨和水墨着色的山水画已发展成熟。 南北方风格的对立,引发了中国文人对诗、文、书法等其它艺术门类的兴趣,从唐代的司空图,到宋代的严羽,再到明代的徐渭、胡应麟,都与南方画派的艺术境界有密切的联系,并影响后世清代三百年。

荆关董巨四人作品艺术特点  荆浩关仝两人属北方画派,作品沉郁雄浑,气势宏大,尽显北方山河的雄奇;董源巨然属南方画派,笔法细腻,写尽江南风景的秀美。

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  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意趣的转变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意趣的转变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意趣的转变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五代北宋时的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有世俗生活气息,从北宋发展到南宋时,点景人物出现新的内容,如携琴访友等。元四家画中的点景人物已成为画家自己的化身,这种创作形式为后世画家所借鉴,成为他们学习的楷模。 [关键词]点景人物 生活气息 自我关照 抒情写意 山水画从五代十国时逐渐走向成熟,经历两宋再到元代,是山水画变法和最终成熟的标志。而画中的点景人物也随着绘画风格的变化而转变,北宋时的山水画中点景人物带有明显的生活气息。元代画家由于社会心理的变化,在绘画上转向了自我宣泄和抒情写意,山水画成了画家平衡现实与心理差距的主要创作对象。 五代时出现了描绘太行山为主的山水画家荆浩,以及表现关陕一带风物景致的画家关同,近于同时,董源的画中开始较细致的描绘江南山水的平林远淡,一片天真。效法董源的画家居巨然画中既有南方山水的温润秀丽,也有北方山水的高大奇古。这个时候的山水画在反映自然方面已经走向成熟,这几位画家的画中无一例外都有点景人物。从荆关董巨的代表作品中分析,可以发现大多数画中有人物出没,有的还通过山水来渲染人物的活动。后来出现的以李成为宗师的院体山水画,其中点景人物在表现的内容和题材上世俗生活气息更加浓烈。师法郭熙一系的王诜,在其带表作《渔村小雪图》中描绘的人物仍带有世俗生活情趣,画中人物较多,他的作品中并不是像苏轼、米芾的画一样,仅是一种笔墨游戏。荆浩的《匡庐图》画面右侧山路小道上,有一人正赶着毛驴在行路。关同的《关山行旅图》画面下方描绘村落中来来往往的人群,道路上有匆忙忙赶路的行人和驴马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画面右下侧也是画一队远行人赶驴前行;董源的《龙袖骄民图》数十人着白衣联臂列立,仿佛载歌载舞,船上和岸上都有擂鼓者,路径上也有行人往来。以上所举的都是这些画家的代表作品,可见,点景人物在山水画中的重要作用。巨然的画趣味与众不同,画中的点景人物与其它作品的不同处,在于人物似乎远离世俗,隐逸思想较浓,如《秋山问道图》、《万壑松风图》。这种趣味与元代士大夫山水画中点景人物的行踪更加相似。 由此看出,点景人物只是画家用来作为反映现实生活的一个画面组成部分。北宋韩拙的《山水纯全集》中说道:“凡画人物,不可粗俗,归纯雅而出闲,其隐居傲逸之士,村居耕叟渔父辈体貌不同……”。其中的“隐居傲逸之士”与“村居耕叟渔父辈”在处理刻画上要求的不同,表明画家在山水画创作中要求反映真实的现实生活。郭熙在《林泉高志集》中说道“春山烟云连绵人欣欣,夏山嘉木繁荫人坦坦,秋山明净摇落人肃肃,冬山昏翳瘗塞人寂寂”。他们所要在山水画中表达的意趣是对现实生活的深入观察,使作品在内容和主题上达到完美统一。 南宋最具代表的“马一角、夏半边”风格的作品中,点景人物既有渔父、耕叟、行旅者,也有文人雅士,或远观、纳凉、畅游山林者。马远的《踏歌图》中人物有老有少,作载歌欢笑之状,这件作品其实和作者生活的时期相符,因为此时南宋已经出现了短暂的复兴,画中除了对太平的歌颂之外,也可看作是作者对繁华和盛世的向往。与之前的行旅图相比,这时“携琴访友”经常出现在作品中,这也说明南宋时期的画家们的思想已从对现实的观察在向表现自我悄悄转变。整个南宋的主流画风中,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相比北宋时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而且人物主要是为了作秀美山川的陪衬,行旅的人物与静穆的山川形成一静一动的对比,画家通过创作山水画来满足自己对山林的向往,山水皆作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之景,延续自五代起的风尚。但是这种山林之气是画家对自我不自觉的描绘的产物,与元代山水画家所具有的山野之气不同。 元代对士人影响最大的是蒙古统治者取消了科举取士,士人普遍产生一种信仰危机感,最终他们的内心转向闲雅、超逸、苦闷、悲凉,对社会现实缺少关心,他们转向自我关照,这种关照的具体表现就是隐居,元代文人士大夫的隐居是一种彻底的社会性的退避。 在赵孟的引领下,元代绘画走向了彻底的抒情写意。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在题材、笔墨和意趣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多为僧道隐士。而赵孟思想的实践者和集大成者是“元四家”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在他们的画作中,点景人物已居非常主要的地位。但倪瓒的作品除合作之外一概不作人物,这也符合他超逸脱俗的性情,画面中的世界清静到连人的足迹都已断绝。吴镇画中有点景人物的几乎都为《渔父图》,渔父成了画家本人的化身,在画中是一个特殊的符号。元四家中,王蒙画中人物表现最丰富,他的山水画场面宏大,点景人物较多,如《葛稚川移居图》中,近景远景中都有人物,在主题上,即便是表现“移居”,人物的动态也轻松闲适,这和作者的隐居心态有关。 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从李成、范宽到“李刘马夏”再到“元四家”的延续及变化,从画面中匆忙的行旅者,捕鱼的渔父到携琴访友者和优游于山林的士大夫,再到放浪江湖的隐士,画家在审美趣味上逐渐走向抒情达意的自我宣泄,和心理上对悠闲安定生活的向往,这也成了明清两代主流画家普遍追求的目标和满足自我的精神支柱。

南北山水画的分流荆关董巨  中国五代十国时期(公元907--公元960年),政权统治时间非常短,但在绘画创作方面仍然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发展。无论是人物、山水,还是花鸟,都在前代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变化。

中原地区的战乱,并没有使绘画的创作陷入停顿。五代时,人物画的题材内容逐渐宽泛,宗教神话、历史故事、文人生活等都成为画家描绘的题材。很多画家注重人物神情和心理的描写,传神写照的能力又有提高。在技法风格上向两大方向发展:工笔设色用笔更加多变,色调比唐代有所丰富;水墨除了变形发展以外,还出现了水墨大写意的画法。山水画在此时的变化是最大的,从选材到技法,都有了一个飞跃,山水被作为环境艺术加以描绘。"荆关董巨"四大家的出现,成为中国山水画发展史的里程碑。荆浩和关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画派,开创了独特的构图形式,善于描写雄伟壮美的全景式山水。以董源、巨然为代表的江南山水画派,善于表现江南景色,体现风雨的变化。作为中国山水画重要技法之一的"皴法",在此时得到了很大发展,墨法逐渐丰富,水墨和水墨着色的山水画已发展成熟。 南北方风格的对立,引发了中国文人对诗、文、书法等其它艺术门类的兴趣,从唐代的司空图,到宋代的严羽,再到明代的徐渭、胡应麟,都与南方画派的艺术境界有密切的联系,并影响后世清代三百年。

简介:  中国五代十国时期(公元907--公元960年),政权统治时间非常短,但在绘画创作方面仍然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发展。无论是人物、山水,还是花鸟,都在前代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变化。 中原地区的战乱,并没有使绘画的创作陷入停顿。五代时,人物画的题材内容逐渐宽泛,宗教神话、历史故事、文人生活等都成为画家描绘的题材。很多画家注重人物神情和心理的描写,传神写照的能力又有提高。在技法风格上向两大方向发展:工笔设色用笔更加多变,色调比唐代有所丰富;水墨除了变形发展以外,还出现了水墨大写意的画法。山水画在此时的变化是最大的,从选材到技法,都有了一个飞跃,山水被作为环境艺术加以描绘。"荆关董巨"四大家的出现,成为中国山水画发展史的里程碑。荆浩关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画派,开创了独特的构图形式,善于描写雄伟壮美的全景式山水。以董源、巨然为代表的江南山水画派,善于表现江南景色,体现风雨的变化。作为中国山水画重要技法之一的"皴法",在此时得到了很大发展,墨法逐渐丰富,水墨和水墨着色的山水画已发展成熟。 南北方风格的对立,引发了中国文人对诗、文、书法等其它艺术门类的兴趣,从唐代的司空图,到宋代的严羽,再到明代的徐渭、胡应麟,都与南方画派的艺术境界有密切的联系,并影响后世清代三百年。

荆关董巨四人作品艺术特点  荆浩关仝两人属北方画派,作品沉郁雄浑,气势宏大,尽显北方山河的雄奇;董源巨然属南方画派,笔法细腻,写尽江南风景的秀美。

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  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意趣的转变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意趣的转变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从“荆关董巨”到元四家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意趣的转变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五代北宋时的山水画中点景人物有世俗生活气息,从北宋发展到南宋时,点景人物出现新的内容,如携琴访友等。元四家画中的点景人物已成为画家自己的化身,这种创作形式为后世画家所借鉴,成为他们学习的楷模。 [关键词]点景人物 生活气息 自我关照 抒情写意 山水画从五代十国时逐渐走向成熟,经历两宋再到元代,是山水画变法和最终成熟的标志。而画中的点景人物也随着绘画风格的变化而转变,北宋时的山水画中点景人物带有明显的生活气息。元代画家由于社会心理的变化,在绘画上转向了自我宣泄和抒情写意,山水画成了画家平衡现实与心理差距的主要创作对象。 五代时出现了描绘太行山为主的山水画家荆浩,以及表现关陕一带风物景致的画家关同,近于同时,董源的画中开始较细致的描绘江南山水的平林远淡,一片天真。效法董源的画家居巨然画中既有南方山水的温润秀丽,也有北方山水的高大奇古。这个时候的山水画在反映自然方面已经走向成熟,这几位画家的画中无一例外都有点景人物。从荆关董巨的代表作品中分析,可以发现大多数画中有人物出没,有的还通过山水来渲染人物的活动。后来出现的以李成为宗师的院体山水画,其中点景人物在表现的内容和题材上世俗生活气息更加浓烈。师法郭熙一系的王诜,在其带表作《渔村小雪图》中描绘的人物仍带有世俗生活情趣,画中人物较多,他的作品中并不是像苏轼、米芾的画一样,仅是一种笔墨游戏。荆浩的《匡庐图》画面右侧山路小道上,有一人正赶着毛驴在行路。关同的《关山行旅图》画面下方描绘村落中来来往往的人群,道路上有匆忙忙赶路的行人和驴马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画面右下侧也是画一队远行人赶驴前行;董源的《龙袖骄民图》数十人着白衣联臂列立,仿佛载歌载舞,船上和岸上都有擂鼓者,路径上也有行人往来。以上所举的都是这些画家的代表作品,可见,点景人物在山水画中的重要作用。巨然的画趣味与众不同,画中的点景人物与其它作品的不同处,在于人物似乎远离世俗,隐逸思想较浓,如《秋山问道图》、《万壑松风图》。这种趣味与元代士大夫山水画中点景人物的行踪更加相似。 由此看出,点景人物只是画家用来作为反映现实生活的一个画面组成部分。北宋韩拙的《山水纯全集》中说道:“凡画人物,不可粗俗,归纯雅而出闲,其隐居傲逸之士,村居耕叟渔父辈体貌不同……”。其中的“隐居傲逸之士”与“村居耕叟渔父辈”在处理刻画上要求的不同,表明画家在山水画创作中要求反映真实的现实生活。郭熙在《林泉高志集》中说道“春山烟云连绵人欣欣,夏山嘉木繁荫人坦坦,秋山明净摇落人肃肃,冬山昏翳瘗塞人寂寂”。他们所要在山水画中表达的意趣是对现实生活的深入观察,使作品在内容和主题上达到完美统一。 南宋最具代表的“马一角、夏半边”风格的作品中,点景人物既有渔父、耕叟、行旅者,也有文人雅士,或远观、纳凉、畅游山林者。马远的《踏歌图》中人物有老有少,作载歌欢笑之状,这件作品其实和作者生活的时期相符,因为此时南宋已经出现了短暂的复兴,画中除了对太平的歌颂之外,也可看作是作者对繁华和盛世的向往。与之前的行旅图相比,这时“携琴访友”经常出现在作品中,这也说明南宋时期的画家们的思想已从对现实的观察在向表现自我悄悄转变。整个南宋的主流画风中,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相比北宋时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而且人物主要是为了作秀美山川的陪衬,行旅的人物与静穆的山川形成一静一动的对比,画家通过创作山水画来满足自己对山林的向往,山水皆作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之景,延续自五代起的风尚。但是这种山林之气是画家对自我不自觉的描绘的产物,与元代山水画家所具有的山野之气不同。 元代对士人影响最大的是蒙古统治者取消了科举取士,士人普遍产生一种信仰危机感,最终他们的内心转向闲雅、超逸、苦闷、悲凉,对社会现实缺少关心,他们转向自我关照,这种关照的具体表现就是隐居,元代文人士大夫的隐居是一种彻底的社会性的退避。 在赵孟的引领下,元代绘画走向了彻底的抒情写意。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在题材、笔墨和意趣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多为僧道隐士。而赵孟思想的实践者和集大成者是“元四家”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在他们的画作中,点景人物已居非常主要的地位。但倪瓒的作品除合作之外一概不作人物,这也符合他超逸脱俗的性情,画面中的世界清静到连人的足迹都已断绝。吴镇画中有点景人物的几乎都为《渔父图》,渔父成了画家本人的化身,在画中是一个特殊的符号。元四家中,王蒙画中人物表现最丰富,他的山水画场面宏大,点景人物较多,如《葛稚川移居图》中,近景远景中都有人物,在主题上,即便是表现“移居”,人物的动态也轻松闲适,这和作者的隐居心态有关。 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从李成、范宽到“李刘马夏”再到“元四家”的延续及变化,从画面中匆忙的行旅者,捕鱼的渔父到携琴访友者和优游于山林的士大夫,再到放浪江湖的隐士,画家在审美趣味上逐渐走向抒情达意的自我宣泄,和心理上对悠闲安定生活的向往,这也成了明清两代主流画家普遍追求的目标和满足自我的精神支柱。

南北山水画的分流荆关董巨  中国五代十国时期(公元907--公元960年),政权统治时间非常短,但在绘画创作方面仍然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发展。无论是人物、山水,还是花鸟,都在前代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变化。

中原地区的战乱,并没有使绘画的创作陷入停顿。五代时,人物画的题材内容逐渐宽泛,宗教神话、历史故事、文人生活等都成为画家描绘的题材。很多画家注重人物神情和心理的描写,传神写照的能力又有提高。在技法风格上向两大方向发展:工笔设色用笔更加多变,色调比唐代有所丰富;水墨除了变形发展以外,还出现了水墨大写意的画法。山水画在此时的变化是最大的,从选材到技法,都有了一个飞跃,山水被作为环境艺术加以描绘。"荆关董巨"四大家的出现,成为中国山水画发展史的里程碑。荆浩和关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画派,开创了独特的构图形式,善于描写雄伟壮美的全景式山水。以董源、巨然为代表的江南山水画派,善于表现江南景色,体现风雨的变化。作为中国山水画重要技法之一的"皴法",在此时得到了很大发展,墨法逐渐丰富,水墨和水墨着色的山水画已发展成熟。 南北方风格的对立,引发了中国文人对诗、文、书法等其它艺术门类的兴趣,从唐代的司空图,到宋代的严羽,再到明代的徐渭、胡应麟,都与南方画派的艺术境界有密切的联系,并影响后世清代三百年。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