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生物系统学

  提出分类学的研究偏重于腊叶标本的危险性,分类学的研究应直接以活的生物为对象,对以来自资料标本作为补充以臻完备,这是J.S.Huxley(1940)所提出的术语。也有把它译为生物系统学、生物分类学、系统生物学等等。从1940年前后开始,对种的细胞遗传学的研究有了很大的进展,另因为遗传性状可由生态环境进行修饰,而作为从实验上得以阐明的实验分类学的手段也被应用起来,所以“biosystema-tics”一词也有被译为种分类学的。同时更特殊化的是,有的是以杂种第一代(F1)的繁殖度作为分类群植物关系的客观方法(biosystematy)。

  生物系统学(systematics or biosystematics)源于拉丁化的希腊字systema,由早期著名的瑞典自然学家林奈(Linnaeus)应用于分类系统。生物系统学是生物学最基础的支撑学科之一,它系统地研究生物、生物的层次系统,其研究成果是生物的分类系统,这是研究生物学其他问题的基础。Simpson(1961:7)给生物系统学定义如下:"Systematics is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the kinds and diversity of organisms and of any and all relationships among them.“ 由于“多样性”一词已经有了多种多样种类的含义,所以我们可以从Simpson的定义中总结出两个核心:一个是生物种类的多样性,另一个是生物之间各种关系的多样性。从生物系统学的任务和研究范畴上看,它所研究和探讨的始终是与物种相关的问题。

  生物系统学有时也译成系统生物学(systematics biology),但与现在的热门学科系统生物学(systems biology)不是同一概念。系统生物学通常也简称为系统学(systematics)、分类学(taxonomy)或分类(classification),在本世纪前期一般认为分类学和系统学是同义词,但近年来系统学、分类学和分类的概念逐渐趋向于有所区分。但这三者在一定范围中交迭是无可避免的。

  现代生物系统学在解决物种或物种以上的分类单元之间的相互历史关系时,曾有所谓三个学派之说,即进化系统学(evolutionary systematics)、数值分类学(numerical taxonomy)、支序系统学(cladistics)。这三个学派曾经径渭分明,人们可以分清和评价三者分歧的焦点及其优缺点,但近年来随着争论日趋深入,各家纷纷摒弃自身之疵,博采它家之瑜,开始自我完善、自我进化。目前在生物系统学理论这个博大的信息域中,由于中心问题不断深化,项目不断变化和重组,对立学说的不断竞争和进化,再谈确认各家学说之径渭已不再是容易之举。生物系统学理论正酝酿着一场动人心弦的革命,一个包容了各种学说中不可反驳的内容,具有更多经验内容,更易为观察和实验验证,具有高度预见性的生物系统学新理论正在诞生。

生物系统学 biosystematics

  提出分类学的研究偏重于腊叶标本的危险性,分类学的研究应直接以活的生物为对象,对以来自资料标本作为补充以臻完备,这是J.S.Huxley(1940)所提出的术语。也有把它译为生物系统学、生物分类学、系统生物学等等。从1940年前后开始,对种的细胞遗传学的研究有了很大的进展,另因为遗传性状可由生态环境进行修饰,而作为从实验上得以阐明的实验分类学的手段也被应用起来,所以“biosystema-tics”一词也有被译为种分类学的。同时更特殊化的是,有的是以杂种第一代(F1)的繁殖度作为分类群植物关系的客观方法(biosystematy)。

  生物系统学(systematics or biosystematics)源于拉丁化的希腊字systema,由早期著名的瑞典自然学家林奈(Linnaeus)应用于分类系统。生物系统学是生物学最基础的支撑学科之一,它系统地研究生物、生物的层次系统,其研究成果是生物的分类系统,这是研究生物学其他问题的基础。Simpson(1961:7)给生物系统学定义如下:"Systematics is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the kinds and diversity of organisms and of any and all relationships among them.“ 由于“多样性”一词已经有了多种多样种类的含义,所以我们可以从Simpson的定义中总结出两个核心:一个是生物种类的多样性,另一个是生物之间各种关系的多样性。从生物系统学的任务和研究范畴上看,它所研究和探讨的始终是与物种相关的问题。

  生物系统学有时也译成系统生物学(systematics biology),但与现在的热门学科系统生物学(systems biology)不是同一概念。系统生物学通常也简称为系统学(systematics)、分类学(taxonomy)或分类(classification),在本世纪前期一般认为分类学和系统学是同义词,但近年来系统学、分类学和分类的概念逐渐趋向于有所区分。但这三者在一定范围中交迭是无可避免的。

  现代生物系统学在解决物种或物种以上的分类单元之间的相互历史关系时,曾有所谓三个学派之说,即进化系统学(evolutionary systematics)、数值分类学(numerical taxonomy)、支序系统学(cladistics)。这三个学派曾经径渭分明,人们可以分清和评价三者分歧的焦点及其优缺点,但近年来随着争论日趋深入,各家纷纷摒弃自身之疵,博采它家之瑜,开始自我完善、自我进化。目前在生物系统学理论这个博大的信息域中,由于中心问题不断深化,项目不断变化和重组,对立学说的不断竞争和进化,再谈确认各家学说之径渭已不再是容易之举。生物系统学理论正酝酿着一场动人心弦的革命,一个包容了各种学说中不可反驳的内容,具有更多经验内容,更易为观察和实验验证,具有高度预见性的生物系统学新理论正在诞生。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