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军家话

军声以赣语音为基本音(军家话的后人以 赣东为主,特别是抚州 金溪县),融合了 粤语、 闽南语、 客家话等多种方言,因此只要会 普通话或其它三种方言之一,听懂这种方言是十分容易的。过去有人戏称“会讲军声话,走遍通天下”。一般,懂得军声的人也都能听懂其它三种方言。这种混合了多种方言的特点,使得军声的保护也十分因难。它比较容易跟随附近城市所普遍使用的方言的音而发生变化。如 广东 平海,每一代人说的军声都不太相似,现在年青大部分外出学习工作,接触到更多的是 普通话或 粤语,因此他们的军声会包含更多的 普通话或 粤语。

军声以赣语音为基本音(军家话的后人以 赣东为主,特别是抚州 金溪县),融合了 粤语、 闽南语、 客家话等多种方言,因此只要会 普通话或其它三种方言之一,听懂这种方言是十分容易的。过去有人戏称“会讲军声话,走遍通天下”。一般,懂得军声的人也都能听懂其它三种方言。这种混合了多种方言的特点,使得军声的保护也十分因难。它比较容易跟随附近城市所普遍使用的方言的音而发生变化。如 广东 平海,每一代人说的军声都不太相似,现在年青大部分外出学习工作,接触到更多的是 普通话或 粤语,因此他们的军声会包含更多的 普通话或 粤语。

关于军家话的形成学界有争议  据《武平县志》(民国版),从洪武至嘉靖约二百年间,先后调驻武所的军籍即有 抚州临川的王、程二姓, 金溪县的丘、艾、李、周、许、舒、邬、董、刘、洪、车等十一姓,有来自吉州永丰县的危氏,九江德化的张氏,来自安徽的有徐氏、郑氏、贾氏,来自浙江的有何氏、黄氏,还有来自山东充州的陈氏,有来自 潼川州射洪县的向氏,来自通州的祝氏,来自 广东潮州彭氏,也有来自临县上杭的翁氏。总之,以上姓氏均在洪武至嘉靖年间来到武平,总共二十五姓。此外尚有一些军籍如连,夏等姓源流或年代不太清楚。

有研究军家话的学者认为,抚州人在军家人中占有较大的比例,较有可能形成强大的阵容。因为,军士们都是携带家眷,以每一姓氏的军士每户五人来算,抚州人当有六七十人,其中 金溪县人当有五十五人。因此,抚州人特别是 金溪县人最有可能将祖籍地的方言保留下来。为了将祖籍地的方言代代相传,他们规定,凡是娶来的客家等非军籍媳妇,一律要在家中说“军家话”。这种办法确实很成功地保留了祖籍地的方言。由于军家人的强大的凝聚力和排外性,使得他们祖籍地的方言能够流传下来。当然,今天的军家话和当年的 金溪话或 抚州话肯定有了许多差别。这位研究者认为,今天的“军家话”的发展大概可以分为祖籍地的方言、 赣方言和 客家话重叠的部分,以及客家话三个层次。

此外,在军家话中也可能“收容”了其他成分,例如“亮子(窗户)”,在其他方言中比较少见。

由于军家话远离 赣方言,不再直接受到它的影响,所以,历经了四百多年顽强地保留下来,应该是很纯净的当年的祖籍地的方言。

也有研究者认为,清顺治初年,因武平所抗拒清兵,先后被屠城三次,几乎成了一座空城。清政府移驻武平所的600名乡勇 解甲归田。这些落籍安家的军士,来自江西、浙江、安徽、山东、四川、福建各地,语言复杂,交往中往往发生语言障碍。为了长期相处,发展生产,安排生活,也为了不受当地人欺侮,他们感到需要一种能充分交流思想的共同语言。于是,以较容易被大家掌握的部分 赣方言为基础,吸收各地较熟悉的方言,掺入一部分当地的 客家话,形成一种“大杂烩”的方言。再经过长期孕育,不断取舍、充实,最后约定俗成,成了一种独特的方言。因为他们的祖先都是军籍,故称之为军家话。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军家话实是北京、南京、四川、安徽凤阳、江西 抚州、金溪九江、临川、浙江、新城等地的十多种方言和武所 客家话的杂糅并长期孕育而来的独特语言。

有人说,“军家话属当时南京音序为标准正音的“ 官话”,即 江淮官话。据说曾有人为它“寻根”,并说在南京郊区某村庄找到了“祖地”,也有认为它是当时的“中原话”。不过这位研究者认为,当年五千军士,是从江苏、安徽、河南十多个省调来,兵源来自五湖四海,而不是某一地方部队。他们在长期共处中,语言混杂,从而形成了一种除他们自己之外连本地人也很难听懂的 南腔北调新方言。

有人认为 深圳市 大鹏半岛及 香港 东平洲的原住民使用的 大鹏话属此类。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