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郅支单于

郅支单于(?-公元前36年),名呼屠吾斯,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之后的北匈奴第一代单于,曾击败大宛、乌孙等国,强迫四方各族进贡,威震西域,一度领导了匈奴的短暂复兴,最后被汉朝远征军击灭。

公元前60年左右,匈奴虚闾权渠单于死,引起内部分裂,先后出现五单于争立的情况,混战不断,最后发展为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的相互攻伐。公元前53年,呼韩邪单于附汉,是为南匈奴。

公元前44年,康居王因为乌孙(西域国名,都赤谷,在今吉尔吉斯共和国伊塞克湖东南)所困,欲联合郅支单于的北匈奴击乌孙。郅支单于遂引北匈奴到康居东部筑城而居,路上死亡甚众,仅余3000余人。此后,郅支单于数击乌孙,又勒索大宛(西域城国,都贵山城,今乌兹别克共和国卡散赛)等国,令其每岁纳贡。四方蛮族都来投靠。又斩杀汉朝使节谷吉。

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汉朝西域都护骑副都尉陈汤深虑郅支单于势力危及西汉对西域的控制,说服了都尉甘延寿,矫诏发西域城郭诸国兵及汉屯田吏卒4万余人,分六校(即六队)击郅支单于。三校从南道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仓山总称),经大宛至康居;另三校由陈汤和甘延寿率领经北道入赤谷,过乌孙,进入康居界,至阗池(今吉尔吉斯共和国伊塞克湖)西。时康居副王抱阗率数干骑袭掠乌孙赤谷东,杀千余人,抢牲畜甚多。陈汤令西域诸国兵击之,杀460余人,解救被俘民众470余人,并获牛、马、羊作为军食。入康居界后,令士卒不得抢掠。至郅支城(郅支单于在康居所筑城池)60里止营。

捕得康居贵人,了解城内情况。次日距城30余里止营。第三日,距城3里布阵。郅支单于以数百人披甲守城,向汉军呐喊。百余骑兵在城外往来,步兵百余夹城门列阵。汉军以弓、弩射郅支城下骑、步兵,其骑、步兵皆入城内。又以持盾者在前,持长兵器和弓、弩者在后,向城下进攻,仰射城上守军。并烧毁土城外木城。当夜,匈奴骑兵数百欲出城反击,被汉军射杀。郅支单于亦被汉军射伤,诸阏氏(单于妻之称号)多被射死。

半夜,汉军攻入土城。时康居兵万余骑环城十余处援救郅支单于,但惧怕汉军,不敢战。天明,康居兵退却。汉军攻入城中,四面纵火。郅支单于受重伤而死。

郅支单于原名呼屠吾斯,他是虚闾权渠单于的长子,呼韩邪单于的哥哥。 公元前68年,虚闾权渠即位后娶右大将的女儿为妻,贬黜了他哥哥壶衍单于宠爱的颛渠阏氏。颛渠阏氏被新任单于疏远,心中不忿,遂与右贤王栾提屠耆堂私通。

公元前60年左右,匈奴虚闾权渠单于死,怀恨在心的颛渠阏氏终于等到了复仇的机会,这个颇有心计的女人与时任左大且渠的弟弟都隆奇合谋发动政变,拥立右贤王屠耆堂登上单于宝座,号称握衍朐单于。 握衍朐单于即位后大肆铲除异己,匈奴王廷充满屠杀的血腥气味,处境险恶的日逐王先贤掸率部投靠汉朝,虚闾权渠的次子稽侯不能即单于位,又气又恨又恐惧,只好逃到岳父乌禅幕那里避难。两年后,稽侯在左地贵族的拥戴下自立为王,号称呼韩邪单于。

呼韩邪单于率领左地兵马四五万人击败众叛亲离的握衍朐,夺取了王廷。流落民间长达两年之久的呼屠乌斯才被呼韩邪找到,封为左谷蠡王。在此之前呼屠乌斯为何会流落在民间,正史没有记载,也许他是在稽侯仓卒撤离王廷时兄弟失散,也许还有别的变故。电视剧《昭君出塞》作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即:“左地乌禅幕来到王庭,乞求握衍朐允许稽侯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儿成婚。都隆奇坚决反对,怕稽侯离开王庭后率众造反。阿渠却认为,只要扣住了与稽侯感情深厚的呼图吾斯,就不怕稽侯造反。握衍朐放走了稽侯。稽侯来到左地,各部落英雄纷纷来聚。他们看不惯握衍朐的凶狠残暴,看不惯他对汉民族的烧杀抢掠。

大家一致拥戴稽侯鄯当呼韩邪单于,让他带领大家杀回王庭。深夜,呼图吾斯在阿渠阏氏的劝说下逃出王庭。这毕竟是个虚构,因为史料中已经载明:稽侯逃亡到岳父乌禅慕那里的,可见《昭》剧中乌禅慕所谓请求允许稽侯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儿结婚纯属文学作品的虚构。从史料记载来看,呼屠乌斯和稽侯两兄弟的感情不错,稽侯自立单于,夺取王廷之前,呼屠乌斯还是个无名鼠辈。由于呼屠乌斯能征善战,多有战功,呼韩邪自立后东征西伐,铲除劲敌屠耆单于、捕杀刚刚起步的乌籍单于,呼屠乌斯立下了汗马功劳,晋升为左贤王。两年后,羽毛即丰的呼屠乌斯竟然自立门户,号称郅支骨都侯单于。可见权力的欲望是同胞亲情也无法挡住的。

在《昭》剧里把这两兄弟的反目为仇虚构为那个号称“草原上会走得花儿颛渠阏氏”的挑唆,使其生平增添不少传奇色彩。

有人认为实力远胜呼韩邪单于的郅支单于离开蒙古高原是一个谜。其实《汉书.匈奴传》、《汉书.陈汤传》等史料早已有了明确答案。 史学界一般都把郅支单于的死期前36年作为匈奴第一次分裂的结束。自从前85年卫律和颛渠阏氏合谋发动政变,改立左谷蠡王壶衍即位单于以后,各地藩王不参加龙城王庭大会,诸联盟成员与中央地区相继脱离。下沿到五凤年间五单于争战时期,最后是呼韩邪南走及郅支单于西迁并死亡,匈奴的分裂经历了三个阶段,共50年的时间 ,匈奴由一个令人生畏的强大的游牧部落联盟变成汉朝的附属。

五单于时期,或者更准确地说九单于时期,左、右部之间,左部内部与右部内部出现分争,二单于自杀、四单于被杀、二单于下落不明,一单于为汉之附属。自从本始三年[前71]汉朝和乌孙联兵大败匈奴之后,匈奴大伤元气。加上其后三年乌孙、丁零、乌桓三面出击,属国纷纷独立,加上自然灾害,匈奴人口锐减,再没有恢复到本始三年之前的势力。

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入朝降汉,郅支单于错误地判断呼韩邪再不会回来了,就趁机向右地扩张,打算扫平山头、重整河山。这就是郅支单于离开王廷的背景和目的。当他吞并了匈右地的伊利目单于之后,又听说汉朝派遣韩昌、董忠两名大将率领1.6万精骑护送呼韩邪单于,并且留在呼韩邪身边保护呼韩邪,帮助呼韩邪单于铲除不服单于的人,郅支单于畏惧汉朝和呼韩邪,不敢回到漠北王廷,转而向西挺进,企图利用乌孙大小昆弥的矛盾,拉拢乌就屠吞并乌孙,站稳脚跟,然后既可称霸西域,也可伺机东山再起,夺取匈奴王廷,偏偏乌就屠不买账,杀了他的使者,还发兵迎战,奸诈的郅支单于识破乌就屠的计谋,击败乌就屠,不敢久留乌孙边地,挥师北上,接连吞并乌揭、坚昆、丁零三国,建都坚昆,远避汉朝锋芒。

汉元帝初年,郅支单于因怨恨汉朝对呼韩邪单于的大力支持,上书汉廷请求送回他在京入侍的儿子 ,汉朝派遣谷吉为特使护送回国,却参并遭杀害,郅支单于情知从此与汉朝结仇,汉朝一旦知道真相绝不会绕恕,又听说呼韩邪单于势力日益增强,日夜忧虑呼韩邪单于和汉朝联手攻打他,想躲得更远。恰好康居王想借力于他对付乌孙,郅支单于正是瞌睡遇枕头,求之不得,从而踏上西迁康居之路。不料西迁途中遭遇寒流,随行部属大半冻死,仅余三千人到达康居,这是他永远失去漠北王廷的根源。

《汉书.匈奴传》:“明年【前52年,甘露二年】,呼韩邪单于款五原塞,愿朝三年正月。汉遣都尉韩昌迎,发过所七郡二千骑,为道上。单于正月【前51年,甘露三年】朝天子于甘泉宫,汉宠以殊礼,位在诸侯王之上。……单于自请愿留居光禄塞下,有急保汉受降城。汉遣长乐尉高昌侯董忠、车骑将军韩昌将骑万六千,又发边郡士马以千数,送单于出朔方鸡鸣塞。诏忠等留卫单于,助诛不服,又转边谷米,前后三万四千斛,给赡其食。是岁,郅支单于亦遣使奉献,汉遇之甚厚。

明年【前50年,甘露四年】,呼韩邪单于复入朝,礼赐如初……以有屯兵,故不复发骑为送。始,郅支单于以为呼韩邪降汉,病弱不能复自还,即引其众西,欲攻定右地。又屠耆单于小弟本侍呼韩邪,亦亡之右地,收两兄余兵得数千人,自立为伊利目单于,道逢郅支,合战,郅支杀之,并其兵五万余人。闻汉出兵、谷助呼韩邪,即遂留居右地。自度不能定匈奴,乃益西近乌孙,欲与并力,遣使见小昆弥乌就屠。

乌就屠见呼韩邪为汉所拥,郅支亡虏,欲攻之以称汉,乃杀郅支使,持头送都护在所,发八千骑迎郅支单于。郅支见乌孙兵多,其使又不返,勒兵逢击乌孙,破之。因北击乌揭,乌揭降。发其兵西破坚昆,北降丁零,并三国。数遣兵击乌孙,常胜之。坚昆东去单于王庭七千里,南去车师五千里,郅支留都之。元帝初即位,呼韩邪单于复上书,言民众困乏。汉诏云中、五原郡转谷二万斛以给焉。郅支单于自以道远,又怨汉拥护呼韩邪,遣使上书求侍子。汉遣谷吉送至之,郅支杀之。……”

由此可见郅支单于离开王廷,向右地扩展地盘,始于甘露四年,即前50年,伊利目单于被郅支兼并、当在同年。

一是汉朝大力支持呼韩邪单于的形势所迫。

郅支单于起初以为兵力单薄的呼韩邪单于投降了汉朝,再不会回来了,便率军向西进发,在匈奴右地扩展地盘,壮大实力。郅支单于离开王廷时所带兵马不多,西进途中与伊利目单于遭遇,一场恶战之后,伊利目单于被杀,五万部众被郅支单于吞并。

此时又听说汉朝派重兵护送呼韩邪回国,并命令董忠、韩昌两位将军常驻匈奴保卫呼韩邪单于,帮助呼韩邪讨伐叛逆不服的人,情知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统一匈奴,更不敢与汉朝为敌,甚至害怕呼韩邪在汉军的帮助下讨伐自己,不敢返回王廷,便采取向西扩展地盘,壮大实力的对策。

二是郅支单于抓住了图谋乌孙称霸西域的难得机遇。

乌孙自甘露元年[前53]后分裂为两部分,大小昆弥不合,名望极高的解忧公主已经离开乌孙回到汉朝,乌孙大昆弥是解忧公主的孙子星靡执政,郅支单于在甘露四年逼近乌孙,想拉拢乌孙小昆弥乌就屠合力称霸西域,此举既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也是郅支单于实力单薄的缘故。郅支单于接连击杀伊利目单于,击败乌孙小昆弥乌就屠,一年之内吞并呼揭、坚昆、丁零三国,显示了其非凡的军事才能。
  三是郅支单于韬光养晦的对策颇有成效。

甘露元年[前53],郅支单于击败呼韩邪单于,夺取匈奴王庭之后,得知呼韩邪单于南迁汉朝边塞,还派出儿子右贤王入朝侍奉天子,郅支单于也把儿子右大将送往长安入侍。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向汉朝表忠心,而是惧怕呼韩邪与汉朝联手对付自己。

甘露三年[前51],呼韩邪单于到长安向汉朝俯首称臣,受到汉朝空前隆重的接待,郅支单于不甘落后,立即派出使者到长安进贡献礼,汉朝多次派遣精兵良将护送呼韩邪单于回国,并将重兵常驻呼韩邪营地,保卫呼韩邪单于,讨伐不服从呼韩邪单于的人,郅支单于如同惊弓之鸟,远遁躲避。第二年[前50],两位单于都派出使者入朝觐见汉宣帝,贡献礼品,汉朝对呼韩邪单于使者的礼遇更加优厚。郅支单于心怀不满,却不敢与汉朝翻脸,只得向西与挺进,扩充实力,伺机而动。汉元帝即位初年,匈奴民众十分困乏,呼韩邪单于求助于汉朝,得到汉朝大力支持,郅支单于十分怨恨汉朝,却不露声色的上书汉廷,派使者索要自己在京入侍的儿子,同时仍表示愿意依附汉朝。此前他早已在坚昆建立新王廷,所谓愿意依附汉朝只是一句空话。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