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逯兆昌

逯先生的祖母是家乡的一位晚清名医,她的看病办法很神奇,近乎“巫”。主要有两种办法诊断:看病人眼睛治病。将人的眼睛分为不同区域,身体的某个区域有病变,在病人的眼睛里面特定区域回馈出。另外一种办法,就是在家里的碾盘下面设立八卦孔明灯,根据病人进屋后不自觉站立的位置以及某盏孔明灯阴暗与明亮变化诊断病情,很迷信。因家境殷实,不收病人分文。其治病救人办法,在家乡留下了很多美丽的传说。

孩提时代的禄先生跟随祖母生活,时常祖孙两人在土炕上“静坐”聊天。据禄先生讲,聊天内容不外乎家常琐事,但印象最深的,就是随祖母“打坐”,即现在所说的“坐功”。这个“坐功”伴随了逯兆昌先生一生。到现在,也练习祖母传授的“坐功”。

13岁那年,祖母生病,有“医不自治”之说。少年逯兆昌居然不暇思索,开方治病,居然治好了祖母的病。这个简单的药方,也治疗好了邻居相同的病。自此,祖母才对于这个小孙孙另眼相看,传授医学知识。

14岁那年,同学生病,因为附近没有医生,少年逯兆昌居然开出药方,治好了同学的病。自此,学校里面的任何同学生病,他自己做“医生”开中药治疗。附近村民生病,少年逯兆昌也诊断治病。一时之间,传为“小神童”。

逯兆昌的父亲参加八路军,后成为军队高级领导,回乡探亲,从当地政府官员口中得知儿子的美誉,担心误诊,将儿子带在身边生活。自此,逯兆昌的祖母得知失散多年的儿子居然成了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喜极而涕,停止了治病生涯,停止了旁人眼里的“封建迷信”活动。自此,其祖母的医术或别人眼中的“巫术”,失传了。

进入解放军军事技术院校读书,成为军人,逯兆昌先生迷上了鲁智深、武松拳法,拜师学艺,成为传人。每年寒暑假,都回老家义务治病救人,每天开大量药方,直到双手累的不能写字为止,传为美谈,被老百姓奉为“神医”。

大学毕业,分配到原航空部某企业工作。

50年代,郝少如的女儿郝文英也大学毕业分配到逯兆昌先生科室工作,当时西安地区好武成风,许多练武术的年轻人慕名与其交手中,意想不到,一个孱弱的女子,竟然用单手控制这些彪形大汉,一个个被摔出门外,或被拿了筋脉而疼痛哀嚎。自此,逯兆昌又迷上了武式太极拳,拜师学艺。郝少如、郝文英、郝少如的母亲三代家人为其传授武术。几十年来,默默无闻的习练武式太极拳。

多少年来,无人知道逯兆昌会武术,只知道他给人看病开药方,分文不收,留下了很多感人的传说。

西安文化气息浓厚,多少武林豪杰定居于西安,比武交手的事情时常发生。逯兆昌先生的事情,就是开药方治疗创伤,或推拿治病,或推拿归位病人错位的筋骨,或解开被对方点中的穴道,乐此不疲,传为美谈。

许多武派传人来西安寻根,进行武术交流,郝家委托逯兆昌先生接待并交流,或演示太极拳术,或技法交流。在武式太极拳传承体系内部,逯兆昌先生享有很高的声誉。

90年代,精通陕西地方拳术的某拳师与其交手,65岁高龄的逯兆昌先生以太极拳术将其再三击倒在地。该拳师遂拜师学艺,苦心研究武式太极拳,终有所成。自此,逯兆昌先生的武术造诣被西安武术界所认识。

逯兆昌的太太亦精通传统武术,自小在叶帅家庭长大。读大学的时候,担任某体院武术队队长。他们育有一子一女,均成家立业,和谐美满,儿孙满堂。

关于逯兆昌先生有很多传说,例如成名绝技是单手隔着豆腐碎砖头、头顶碎砖、拿筋闭脉等,笔者无法一一证实,只能说是传说。

笔者随逯兆昌先生习拳,感觉先生医德、武德高尚,谦逊和气,是一个难得的和蔼可亲好老师。

逯兆昌先生出生于40年代山西的一个小山村,武式太极拳传人。毕业于军事技术院校,就职于原航空部某企业,退休前为高级工程师。

逯先生的祖母是家乡的一位晚清名医,她的看病办法很神奇,近乎“巫”。主要有两种办法诊断:看病人眼睛治病。将人的眼睛分为不同区域,身体的某个区域有病变,在病人的眼睛里面特定区域回馈出。另外一种办法,就是在家里的碾盘下面设立八卦孔明灯,根据病人进屋后不自觉站立的位置以及某盏孔明灯阴暗与明亮变化诊断病情,很迷信。因家境殷实,不收病人分文。其治病救人办法,在家乡留下了很多美丽的传说。

孩提时代的禄先生跟随祖母生活,时常祖孙两人在土炕上“静坐”聊天。据禄先生讲,聊天内容不外乎家常琐事,但印象最深的,就是随祖母“打坐”,即现在所说的“坐功”。这个“坐功”伴随了逯兆昌先生一生。到现在,也练习祖母传授的“坐功”。

13岁那年,祖母生病,有“医不自治”之说。少年逯兆昌居然不暇思索,开方治病,居然治好了祖母的病。这个简单的药方,也治疗好了邻居相同的病。自此,祖母才对于这个小孙孙另眼相看,传授医学知识。

14岁那年,同学生病,因为附近没有医生,少年逯兆昌居然开出药方,治好了同学的病。自此,学校里面的任何同学生病,他自己做“医生”开中药治疗。附近村民生病,少年逯兆昌也诊断治病。一时之间,传为“小神童”。

逯兆昌的父亲参加八路军,后成为军队高级领导,回乡探亲,从当地政府官员口中得知儿子的美誉,担心误诊,将儿子带在身边生活。自此,逯兆昌的祖母得知失散多年的儿子居然成了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喜极而涕,停止了治病生涯,停止了旁人眼里的“封建迷信”活动。自此,其祖母的医术或别人眼中的“巫术”,失传了。

进入解放军军事技术院校读书,成为军人,逯兆昌先生迷上了鲁智深、武松拳法,拜师学艺,成为传人。每年寒暑假,都回老家义务治病救人,每天开大量药方,直到双手累的不能写字为止,传为美谈,被老百姓奉为“神医”。

大学毕业,分配到原航空部某企业工作。

50年代,郝少如的女儿郝文英也大学毕业分配到逯兆昌先生科室工作,当时西安地区好武成风,许多练武术的年轻人慕名与其交手中,意想不到,一个孱弱的女子,竟然用单手控制这些彪形大汉,一个个被摔出门外,或被拿了筋脉而疼痛哀嚎。自此,逯兆昌又迷上了武式太极拳,拜师学艺。郝少如、郝文英、郝少如的母亲三代家人为其传授武术。几十年来,默默无闻的习练武式太极拳。

多少年来,无人知道逯兆昌会武术,只知道他给人看病开药方,分文不收,留下了很多感人的传说。

西安文化气息浓厚,多少武林豪杰定居于西安,比武交手的事情时常发生。逯兆昌先生的事情,就是开药方治疗创伤,或推拿治病,或推拿归位病人错位的筋骨,或解开被对方点中的穴道,乐此不疲,传为美谈。

许多武派传人来西安寻根,进行武术交流,郝家委托逯兆昌先生接待并交流,或演示太极拳术,或技法交流。在武式太极拳传承体系内部,逯兆昌先生享有很高的声誉。

90年代,精通陕西地方拳术的某拳师与其交手,65岁高龄的逯兆昌先生以太极拳术将其再三击倒在地。该拳师遂拜师学艺,苦心研究武式太极拳,终有所成。自此,逯兆昌先生的武术造诣被西安武术界所认识。

逯兆昌的太太亦精通传统武术,自小在叶帅家庭长大。读大学的时候,担任某体院武术队队长。他们育有一子一女,均成家立业,和谐美满,儿孙满堂。

关于逯兆昌先生有很多传说,例如成名绝技是单手隔着豆腐碎砖头、头顶碎砖、拿筋闭脉等,笔者无法一一证实,只能说是传说。

笔者随逯兆昌先生习拳,感觉先生医德、武德高尚,谦逊和气,是一个难得的和蔼可亲好老师。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