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夔州

夔州是一个地名,从汉代起至20世纪初,奉节为巴东郡、巴州、信州、夔州、夔州府和江关都尉、三巴校尉等治地。一直为巴渝东北部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

读音:kuí

历史名城夔州古城

重庆奉节,古属夔州,从汉代起至20世纪初,奉节为巴东郡、巴州、信州、夔州、夔州府和江关都尉、三巴校尉等治地。一直为巴渝东北部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中心。县城永安镇,历代曾为路、府、州、郡治地,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名城。 在6万年前就有先民在此劳动生息。

6000多年前,境内人民就与重庆三峡库区、鄂西南和湘北地区人民一起共同创造出闻名全国的大溪文化.夔州初为夔子国,是巴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在巴国被灭亡前,整个巴族的幸存者曾经退却到这一带,背水一战,全部壮烈牺牲。在当地人民中,至今流传着许多关于巴人可歌可泣的故事。

战国时,这里属楚国管辖,秦汉年间改为鱼复县.关于“鱼复县”的名称,还有一段悲凄感人的传说。战国时候,爱国诗人屈原忧国忧民,主张联齐抗秦,以保楚国,却受奸臣陷害,进贬官放逐.后来楚国被秦国侵吞,他悲愤至极,便投湖南汨罗江而死。汨罗江有一条神鱼,十分同情屈原,它张开大嘴吞入屈原的尸体,从汨罗江游经洞庭湖,然后进入长江,再溯江而上,送往屈原的故乡秭归。当神鱼游到秭归时,百姓们拥到江边,失声痛哭。神鱼越发受到感动,也跟着淌下泪来。泪水模糊了神鱼的视线,它早已游过秭归。还在继续往上游,直到撞着了瞿塘峡的滟堆,才猛然醒悟。神鱼急忙掉头往回游,将屈原的遗体送到了秭归.就这样人们将神鱼从滟堆往回游的地方,叫做“鱼复县”了。

蜀汉章武二年(公元222年),刘备兵伐东吴,遭到惨败,退守鱼复,将鱼复改为永安县。唐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改称奉节县(今重庆奉节县),隶属夔州府.因奉节是夔州府治地,所以人们往往忽略了奉节的县名,而称它“夔州”或“夔府”。

宋咸平四年(公园1001年)分置利州、夔州二路,夔州路治夔州,以夔州、黔州、施州、忠州、万州、开州、达州、涪州、渝州、云安军、梁山军、大宁监来属;

夔州城雄踞瞿塘峡口,形势险要,历来是川东军事重镇、兵家必争之地。

夔州州治奉节历史悠久,奉节据荆楚上游,控巴蜀东门

夔州,唐武德二年(618年)以信州改名,治人复县(贞观中改奉节县,即今重庆奉节县东。宋移今治)。 天宝元年(742年)改为云安郡,乾元元年(758年)复为夔州。辖境相当今重庆市奉节、云阳、巫山、巫溪等县地。宋属夔州路。开宝中割云安县(今云阳县)置云安军,辖境缩小。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升为夔州路。夔州位于长江上游,历年以来是渝川陕鄂要道,水上交通繁忙,常有客货商船往来。

杜甫夔州诗大约80来首述及手工业制品,数量不可谓少,然涉及的品种不多,特别是属于夔州所产几稀,仅酒、盐、麻衣、船等,不过这几种都是夔州的名特产品,也需稍作剖析。

酒。唐诗人多嗜酒,唐诗中酒最常见,杜甫更不例外,夔州诗不少篇章有酒,反照夔州酒业之盛。

《拨闷》诗云:“闻道云安曲来春,才倾一盏即醺人。乘舟取醉非难事,下峡销愁定几巡。长年三老遥怜汝,捩舵开头捷有神。已办青钱防雇直,当令美味入吾唇。”[1]

《水阁朝霁奉简严云安》:“呼婢取酒壶,续儿诵《文选》。”[2]

《客堂》:“事业只浊醪,营茸但草屋。”[3]

《柴门》:“浊醪与脱粟,在眼无咨嗟。”[4]

《送十五弟待御使蜀》:“数杯巫峡酒,百丈内江船。”[5]

《九日五首》:“重阳独酌杯中酒,抱病起登江上楼。竹叶于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6]

《孟仓曹步趾领新酒酱二物满器见遗老夫》:“楚岸通秋屐,胡床面夕畦。藉糟分汁滓,酱落提携。饭粝添香味,朋来有醉泥。理生那免俗,方法报山妻。”[7]

《元日示宗武》:“飘零还柏酒,衰病只藜床。”[8]

《人日二首》:“樽前柏叶休随酒,胜里金花巧耐寒。”[9]

《闻惠二过东溪特一送》:“崖蜜松花熟,山杯竹叶新。”[10]

以上随手摘引,即可看到:

杜甫夔州诗有7首述及盐(包括本地和外地所产)。“蜀麻久不来,吴盐拥荆门。”[11]“风烟渺吴蜀,舟楫通盐麻。”[12]“蜀麻吴盐自古通,万斛之舟行若风。”[13]这里的“吴盐”,是产自长江下游的海盐。海盐成本低,质量好,安史乱前,朝廷允许食盐自由产销,故海盐得以源源不绝输入巴蜀。安史乱后,朝廷开支猛增,特别是军费成为沉重负担,为增加财政收入,“乾元元年(758),盐铁、铸钱使第五琦初变盐法,就山海井灶近利之地置监院,游民业盐者为亭户,免杂徭。盗鬻者论以法。”[14]食盐实行专卖后,又于永泰二年(766) “分天下财赋、铸钱、常平、转运、盐铁,置二使。东都畿内、河南、淮南,江东西、湖南、荆南、山南东道,以转运使刘晏领之;京畿、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以京兆尹、判度支第五琦领之。”[15]随着财政区的划分,食盐销售区域也被限定,而夔州属山南东道,因此吴盐得以照旧输入。夔州自古以来就是产盐区,“负盐出井此溪女,打鼓发船何郡郎”。[16]此诗作于安云,反映云安产盐。“煮井为盐速,烧畲度地偏。”[17]“筋力登危集市门,死生射利兼盐井。”[18]这两首诗作于奉节,足见奉节产盐。《新唐书》卷40《地理志》4载夔州奉节、云安、大昌均有盐官,管理食盐的生产和销售,杜诗所述的“死生射利兼盐井”正为此作了有力佐证。如果说溪女负盐是去本地市场零售贩卖的话,而“寄语舟航恶少年,休翻盐井横黄金”[19]则是大宗出口了。从杜诗可知,夔州既产盐,又大量进口、出口食盐,表明它不仅是产盐区,而且是食盐转口销售的集散地。

“楚人四时皆麻衣,楚天万里无晶辉”。[20]这里的“楚人”指夔州人(夔州战国时曾为楚国占领,风俗亦近楚),不仅是一般平民百姓,恐怕也包括像杜甫这样有一定社会地位和身份的人,有杜诗“秦城老翁荆扬客,惯习炎蒸岁?(葛布粗曰,细曰?)”可证11。“?”、“麻衣”,原料不同,档次一样。“楚人四时皆麻衣”表明,夔州无蚕桑,一般人无力衣绢帛。“麻衣”,苎麻布制成之衣。巴渝是苎麻的原产地,前面与“吴盐”一起提到的“蜀麻”,相当数量应产自夔州。《新唐书》卷40《地理志》4载夔州贡“锡布”,这是一种细麻布,质量上乘,成为唐宋时期夔州重要的土特产,说明唐时夔州麻纺织业规模不小,这样,夔人无论贫富皆著麻衣也就很自然了。

杜甫夔州诗凡48首述及各类大小船只(包括商船、官船、渔船、渡船等)。有本地产的,也有外来的。“峡中丈夫绝轻死,少在公门多在水。富豪有钱驾大舸。贫穷取给行子。”[21]夔州自古以来是巴渝的造船中心,[22]夔州人无论贫富以船为生,其所驾之船出自当州是事所必至,理之固然。“峡人鸟兽居,其室附层颠。下临不测渊,中有万里船。”[23]“吴樯楚舵牵百丈,暖向成都寒未还。”[24]这万里之遥来的“吴樯楚舵”,自然是外地所产。但无论本地所产还是外来船只,都以商船和官船最具重要意义,这将在后面另作解说,兹不赘述。


相关文章推荐:
巴州 | 夔州府 | 巴渝 | 长江上游地区 | 重庆 | 巴渝文化 | 奉节 | 巴州 | 夔州府 | 巴渝 | 永安镇 | 湘北 | 大溪文化 | 巴国 | 屈原 | 联齐抗秦 | 秦国 | 洞庭湖 | 长江 | 秭归 | 瞿塘峡 | 奉节县 | 利州 | 夔州路 | 黔州 | 施州 | 忠州 | 万州 | 渝州 | 大宁 | 兵家必争之地 | 荆楚 | 武德 | 信州 | 奉节县 | 夔州路 | 云安县 | 云阳县 | 云安军 | 长江 | 杜甫 | 云安 | 吴盐 | 吴蜀 | 万斛 | 海盐 | 第五琦 | 常平 | 荆南 | 刘晏 | 京兆尹 | 安云 | 盐井 | 杜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