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滦河铁路大桥

  在昌黎与滦县交界处巍然屹立着一座跨越滦河的陈旧的铁路桥。这座饱经风霜的旧桥,就是中国著名的铁路工程师詹天佑在l10多年前主持修建的滦河铁路大桥。如今,这座被人称作“老桥”或“花梁桥”的大桥早已“退休”,但它依然矗立在宽宽的滦河滩上,诉说着中国铁路建设的辉煌历史。

  1861年出生于广东南海的詹天佑,从12岁就作为中国第一批官办留美学生留学美国,1881年从美国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学成铁路工程专业归国。回国后,直到1888年,詹天佑才几经周折,转入中国铁路公司担任工程师,开始了献身祖国铁路事业的生涯。

  中国的第一条铁路诞生于唐山。1885年,为便于向天津海运煤炭,开平矿务局雇用英国技师金达在滦州西部筑成唐山至胥各庄间的10.2公里轻便铁路。不久,中国铁路公司的前身开平铁路公司诞生,开始向西展修通往天津的铁路。詹天佑到中国铁路公司就职时,恰值唐津铁路即将建成通车。他一到天津就亲临工地,与工人同甘共苦,摸索铁路建设经验;80天后,他和工人们一起迎来了唐津铁路竣工通车的喜庆时刻。唐津铁路建成以后,詹天佑开始参加由唐山向东展修通向关外的铁路,但铁路仅修到开平东边的古冶,就因朝廷亲贵反对被迫停工。时至1891年,鉴于俄国侵略东北的野心越来越大,清政府才不得不同意续修这条铁路。当时,李鸿章下令先修从古冶通往山海关的铁路,礼聘英国专家金达为总工程师。

  要修建古冶至山海关之间的铁路,就必须修建一座跨越滦河的铁路大桥。当时金达特地请来英国的桥梁专家喀克斯承建。喀克斯把桥址选在了滦州的榆山与昌黎县境的武山之间的河道。由于滦河的河床泥沙较厚,又值洪峰季节,打桩遇到极大困难,桥墩屡筑屡塌。后来,喀克斯请一位日本工程师帮忙,打下的木桩照样被激流冲走。继而,喀克斯又把建桥工程转包给一位著名的德国工程专家。德国工程专家特意从山东胶州湾请来一批德国“机匠”,采用空气打桩法修筑桥墩。因滦河水势太猛,根本无法作业,德国工程专家在情急之下,不顾后果,炸掉了滦河西岸的独石山。高有十数丈的独石山是正对滦河主河道的一块巨石,从上游飞泻而下的急流撞在其上立即轰然激返,折向东南,从而使滦河下游的河道一直靠近昌黎县境一侧。它被炸毁,急流不再东折,而是在紧靠滦州城的西岸啃咬,导致数万亩良田陆续塌陷。炸毁独石山之后,德国人依然无法立桩。金达眼看工期逼近,在无奈之下授意喀克斯求助正在石门镇任分段铁路工程师,督建滦河以东铁路的中国铁路工程师詹天佑。詹天佑仔细研究了那几个工程师用过的各种施工方法,分析失败原因,对河床的地质条件做了缜密考察,决定改变原有的设计桥位,把桥墩架在西岸的横山与东岸的武山山脚的岩床上,筑墩施工采用了“压气沉箱法”,最终顺利地奠定了桩基;詹天佑还把两段桥台做深井基础,混凝土灌铸,在修建中墩时为节省那时必须从英国进口的价格昂贵的水泥,以片石填筑基础、块石垒砌墩身,使大桥工程如期完成。

  詹天佑在修造的滦河铁路大桥的过程中,有多项发明创造,一是将建桥基址由山口南移,尽管增加了大桥的长度,但因河面开阔,水势减低,使得打桩、立柱、运料、行船等工作得以进行;二是从大连借用俄国修建军港时留下的特大长松木,将长松木左右两侧锯成笔直平滑的光面,使长松木排成圆形,缝隙密不透水,得以淘净墩基,顺利立墩;三是桥墩浇铸就地取材,使用武山和榆山盛产的“桩子石”和“台阶石”,精心打制,使之严丝合缝,尺寸划一,节省了很多资金;四是从桥基西侧附近的偏凉汀行宫负责常年维修的专司水下作业的工役匠人中,获得一种俗名“万年牢”的用于水下垒石、和泥粘结的秘方,使砌筑巨型桥墩所用条石如胶粘合,铸为一体,水冲不散,结冻不碎。

  詹天佑在修建滦河铁路大桥过程中显示了非凡的才干。1894年,在津榆铁路即将全线贯通之际,他被英国工程研究会选举为会员。从此,詹天佑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最有才干的铁路工程师,后来在主持修建京张铁路时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功绩。

  1919年4月24日,詹天佑在主持修筑粤汉铁路和汉粤川铁路等铁路之后,劳瘁成疾,逝世于汉口,享年59岁。

  詹天佑主持修建的滦河铁路大桥使用40多年安然无恙。1938年,日本侵略者在其上游另修了一座铁路大桥,于1939年投入使用。自那以后,这座桥梁不再通行火车,变成铁路备用设施。

  如今,在昌黎与滦县交界处的滦河上并排立有铁路和公路桥梁各两座,而詹天佑在110多年前主持修建的滦河铁路大桥已经成为历史文物,闪烁着历史岁月的耀眼光彩。

  在昌黎与滦县交界处巍然屹立着一座跨越滦河的陈旧的铁路桥。这座饱经风霜的旧桥,就是中国著名的铁路工程师詹天佑在l10多年前主持修建的滦河铁路大桥。如今,这座被人称作“老桥”或“花梁桥”的大桥早已“退休”,但它依然矗立在宽宽的滦河滩上,诉说着中国铁路建设的辉煌历史。

  1861年出生于广东南海的詹天佑,从12岁就作为中国第一批官办留美学生留学美国,1881年从美国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学成铁路工程专业归国。回国后,直到1888年,詹天佑才几经周折,转入中国铁路公司担任工程师,开始了献身祖国铁路事业的生涯。

  中国的第一条铁路诞生于唐山。1885年,为便于向天津海运煤炭,开平矿务局雇用英国技师金达在滦州西部筑成唐山至胥各庄间的10.2公里轻便铁路。不久,中国铁路公司的前身开平铁路公司诞生,开始向西展修通往天津的铁路。詹天佑到中国铁路公司就职时,恰值唐津铁路即将建成通车。他一到天津就亲临工地,与工人同甘共苦,摸索铁路建设经验;80天后,他和工人们一起迎来了唐津铁路竣工通车的喜庆时刻。唐津铁路建成以后,詹天佑开始参加由唐山向东展修通向关外的铁路,但铁路仅修到开平东边的古冶,就因朝廷亲贵反对被迫停工。时至1891年,鉴于俄国侵略东北的野心越来越大,清政府才不得不同意续修这条铁路。当时,李鸿章下令先修从古冶通往山海关的铁路,礼聘英国专家金达为总工程师。

  要修建古冶至山海关之间的铁路,就必须修建一座跨越滦河的铁路大桥。当时金达特地请来英国的桥梁专家喀克斯承建。喀克斯把桥址选在了滦州的榆山与昌黎县境的武山之间的河道。由于滦河的河床泥沙较厚,又值洪峰季节,打桩遇到极大困难,桥墩屡筑屡塌。后来,喀克斯请一位日本工程师帮忙,打下的木桩照样被激流冲走。继而,喀克斯又把建桥工程转包给一位著名的德国工程专家。德国工程专家特意从山东胶州湾请来一批德国“机匠”,采用空气打桩法修筑桥墩。因滦河水势太猛,根本无法作业,德国工程专家在情急之下,不顾后果,炸掉了滦河西岸的独石山。高有十数丈的独石山是正对滦河主河道的一块巨石,从上游飞泻而下的急流撞在其上立即轰然激返,折向东南,从而使滦河下游的河道一直靠近昌黎县境一侧。它被炸毁,急流不再东折,而是在紧靠滦州城的西岸啃咬,导致数万亩良田陆续塌陷。炸毁独石山之后,德国人依然无法立桩。金达眼看工期逼近,在无奈之下授意喀克斯求助正在石门镇任分段铁路工程师,督建滦河以东铁路的中国铁路工程师詹天佑。詹天佑仔细研究了那几个工程师用过的各种施工方法,分析失败原因,对河床的地质条件做了缜密考察,决定改变原有的设计桥位,把桥墩架在西岸的横山与东岸的武山山脚的岩床上,筑墩施工采用了“压气沉箱法”,最终顺利地奠定了桩基;詹天佑还把两段桥台做深井基础,混凝土灌铸,在修建中墩时为节省那时必须从英国进口的价格昂贵的水泥,以片石填筑基础、块石垒砌墩身,使大桥工程如期完成。

  詹天佑在修造的滦河铁路大桥的过程中,有多项发明创造,一是将建桥基址由山口南移,尽管增加了大桥的长度,但因河面开阔,水势减低,使得打桩、立柱、运料、行船等工作得以进行;二是从大连借用俄国修建军港时留下的特大长松木,将长松木左右两侧锯成笔直平滑的光面,使长松木排成圆形,缝隙密不透水,得以淘净墩基,顺利立墩;三是桥墩浇铸就地取材,使用武山和榆山盛产的“桩子石”和“台阶石”,精心打制,使之严丝合缝,尺寸划一,节省了很多资金;四是从桥基西侧附近的偏凉汀行宫负责常年维修的专司水下作业的工役匠人中,获得一种俗名“万年牢”的用于水下垒石、和泥粘结的秘方,使砌筑巨型桥墩所用条石如胶粘合,铸为一体,水冲不散,结冻不碎。

  詹天佑在修建滦河铁路大桥过程中显示了非凡的才干。1894年,在津榆铁路即将全线贯通之际,他被英国工程研究会选举为会员。从此,詹天佑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最有才干的铁路工程师,后来在主持修建京张铁路时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功绩。

  1919年4月24日,詹天佑在主持修筑粤汉铁路和汉粤川铁路等铁路之后,劳瘁成疾,逝世于汉口,享年59岁。

  詹天佑主持修建的滦河铁路大桥使用40多年安然无恙。1938年,日本侵略者在其上游另修了一座铁路大桥,于1939年投入使用。自那以后,这座桥梁不再通行火车,变成铁路备用设施。

  如今,在昌黎与滦县交界处的滦河上并排立有铁路和公路桥梁各两座,而詹天佑在110多年前主持修建的滦河铁路大桥已经成为历史文物,闪烁着历史岁月的耀眼光彩。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