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苻登

苻登(343年394年),字文高,前秦宣昭皇帝苻坚的族孙,建节将军苻敞之子,十六国时期前秦皇帝。

苻登从小勇猛,有豪气,粗暴狠毒不注意细节。初为长史,后任殿上将军、羽林监、扬武将军、长安令、狄道长等。太元十一年(386年)、罕众氐,因河州刺史卫平年老,便推举苻登为使持节、都督陇右诸军事、抚军大将军及雍、河二州牧,略阳公。

同年(386年),前秦哀平帝苻丕去世,苻登即位,大赦境内,改元太初。后与后秦屡次征战,太元十九年(394年),苻登被后秦军击溃,便单人匹马逃奔雍城。后奔往平凉,收集残余人马进入马毛山。不久姚兴在山南交战,击败并杀死苻登,时年五十二岁,谥号高皇帝,庙号太宗。

苻登,字文高,是前秦宣昭皇帝苻坚的族孙。他的父亲苻敞,在前秦景明帝苻健在位时担任太尉、司马、陇东太守、建节将军,后为前秦厉王苻生所杀。升平元年(前秦寿光三年,357年)苻坚即位,追赠苻敞右将军、凉州刺史,让苻登的兄长苻同成继任苻敞官职。毛兴镇守上时,任苻登为长史。苻登从小勇猛,有豪气,粗暴狠毒不注意细节,所以苻坚不以他为奇。长大后改变平素的志行恭谨忠厚,读了不少书。任殿上将军,逐渐迁任羽林监、扬武将军、长安令,因犯事被黜任为狄道长。

到关中动乱时,离开本县归附毛兴。苻同成向毛兴举荐,请求任苻登为司马,常常在营房中。苻登器量不凡,好用奇计,苻同成常对他说:“你听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要屡屡干预时事,否则会受到有识者的否定。我不是嫉妒你,是担心有人不喜欢别人随便参预,从此就应该改正这种做法。以后你得到权力,自然可以按自己的意思行事。”当时的人听说了苻同成的话,大都以为是嫉妒苻登而抑制他。苻登就收敛了不再随便交游。毛兴有事就召见他,开玩笑说:“小司马可坐下评议事情。”苻登一说话就切中事理,毛兴内心很佩服他,然而敬畏而不能委以重任。姚苌作乱时,派他弟弟姚硕德率军进攻毛兴,相持了很久。毛兴将死时,对苻同成说:“与卿一起连年共击羌贼,最终没有成功,遗恨何等深切!可以把后事交付给卿小弟司马,消灭姚硕德的,必定是这个人。卿可与他交换代理司马职务。”

太元十一年(前秦太安二年,386年)七月,罕的众氐族部落,因为河州刺史卫平年老,难以与他成就功业,商量要废黜他,但害怕他宗族的强大,好多天都没有决定下来,氐人啖青对众将领说:“重大事情应该及时决定,不然,就会产生变故。诸君只要请求卫平召集聚会就行了,看我的行动。”正逢七月初七大宴聚会,啖青拔剑上前说:“如今天下大乱,我们休戚与共,没有贤明的君主无法成就大事。卫公已经年老,应该辞去官职为贤人晋升让开道路,狄道首领苻登,虽然是王室的远亲,但志向才略宏伟英明,请求共同立他为首领,以奔赴秦国主苻丕。诸君如有不同意的,马上说出不同的看法。”接着就挥剑捋袖,准备斩杀持不同意见的人。众人全都服从了他,没有人敢仰头观望。于是便推举苻登为使持节、都督陇右诸军事、抚军大将军及雍、河二州牧,略阳公,率领五万兵众,东下陇郡,攻打南安,攻了下来,迅速派使者到前秦请求指令。

苻登代替卫平之后,就独统征伐之权。这时发生旱灾闹饥荒,饿死了很多人,苻登每次作战杀敌,叫做吃熟食,对军人说:“你们早上打仗,晚上就可以吃肉,还担心什么饥荒!”士卒都听从他,吃死人的肉,总能吃饱健勇能战。姚苌听说后,急忙召姚硕德说:“你还不回来的话,必将被苻登吃尽。”姚硕德于是下陇逃回姚苌处。

同年(386年)十月,苻丕兵败被杀。十一月,苻丕的尚书寇遗奉苻丕之子渤海王苻懿、济北王苻昶从杏城来投奔苻登。苻登才得知苻丕的死讯,于是为苻丕发丧穿孝服守孝,三军都穿白色丧服。苻登请立苻懿为主,众人都说:“渤海王虽然是先帝之子,但是年纪太小,不堪承担多难之事。国乱而立年长之君,是《春秋》所载。三虏相连僭称帝号,贼军强盛,豺狼忘恩负义之人,到处都是,自古以来极端的厄运,没有比现在更厉害的了。大王在西州作战,如凤鸟在秦、陇飞翔,偏师一接战,姚苌溃逃,一战之功,可说是光照天地。应当如龙飞跃奋发武威,拯救旧都,以社稷宗庙为先,不可只顾曹臧、吴札那样的微末节义,而失去谋取国运之机,不建复兴帝业之业。”于是苻登即皇帝位,在境内大赦,改年号为太初。

十二月,苻登在军中立苻坚的牌位,载在有屏盖的车中,用鸟羽连缀的青盖作车盖,车上竖黄旗,用武贲勇士三百人护卫,将要作战必定告请,凡是想做什么,启奏之后再施行。修缮兵甲,将率军向东,就禀告苻坚的牌位说:“曾孙皇帝臣苻登,凭着太皇帝之灵恭敬地登上宝位。从前五将的灾难,贼羌肆害圣身,实在是苻登的罪过。现在集合义军,有五万余众,精甲劲兵,足以建功,年成丰登,足以供给军用。即日如流星闪电,直扑贼庭,奋不顾身,抱定必死的决心,因失职失败的时候怎能上报皇帝的大冤,下雪臣子的大耻。请皇帝的神灵,降临监督忠诚之志。”因而抽泣流泪。将士无不悲痛恸哭,都在长矛镗甲上刻上“死休”字样,表示决一死战的决心。每次作战用长矛钩刃列成方圆大阵,知道阵势的厚薄,从中分配布置将士,所以人自为战,所向无敌。

当初,长安将要陷落时,苻坚的中垒将军徐嵩、屯骑校尉胡空各聚众五千人,依据险阻修筑堡垒保全自己,接受姚苌授予的官爵。到姚苌杀苻坚时,徐嵩等用王者的礼节把苻坚葬在两个堡垒之间。到此时,都率众向苻登投降。拜任徐嵩为镇军将军、雍州刺史,胡空为辅国将军、京兆尹。苻登又用天子之礼改葬苻坚。太元十二年(前秦太初二年,387年)正月,立其妻毛氏为皇后,堂弟苻懿为皇太弟。派使者拜苻纂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师,领大司马,进封为鲁王,苻纂弟苻师奴为抚军大将军、并州牧、朔方公。苻纂对使者发怒说:“渤海王是世祖之孙,先帝之子,南安王为什么不立他而自称皇帝?”苻纂的长史王旅劝谏说:“南安王已经即位,必然没有中途改变的道理。贼虏还没平定,不能在宗室内部自相仇视,愿大王效法光武帝刘秀推崇圣公刘玄之义,剿灭二虏之后,再从长计议。”苻纂才接受任命。于是贰县的虏帅彭沛谷、屠各董成、张龙世、新平羌雷恶地等都响应苻登,有十多万人。苻纂派苻师奴进攻上郡羌首领金大黑、金洛生,金大黑等迎战,被打得大败,斩首五千八百人。

苻纂在泾阳击败姚硕德,姚苌从阴密抵御苻纂,苻纂退兵屯于敷陆。窦冲进攻姚苌的沂、雍两城,将其攻克,斩杀他的将军姚元平、张略等。又与姚苌在东交战,被姚苌击败。苻登在瓦亭驻扎。姚苌进攻并攻陷彭沛谷堡垒,彭沛谷逃奔杏城,姚苌转移到阴密。苻登的征虏将军、冯翊太守兰犊率两万军从频阳进入和宁,与苻纂首尾呼应,将要谋取长安。苻师奴劝其兄苻纂称帝号,苻纂不同意,苻师奴就杀了苻纂,自立为秦公。兰犊与他断绝往来,结果都被姚苌击败。

同年(387年)九月,苻登进攻占据胡空堡,戎夏之人来归附的有十余万。姚苌派他的将军姚方成攻陷了徐嵩堡垒,徐嵩被杀,众军士全部被活埋。太元十三年(前秦太初三年,388年)二月,苻登率军下陇进入朝那,姚苌依据武都与他相持,多次交战互有胜负。苻登军中缺粮大饥,采收桑葚给士兵吃。八月,立其子苻崇为皇太子,苻弁为南安王,苻尚为北海王。十月,姚苌退回安定。苻登到新平获取军粮,留下大军在胡空堡,率骑兵万余人包围姚苌营寨,在四面放声大哭,哀声震撼人心。姚苌很厌恶,就令三军也痛哭与苻登军相应,苻登就率军退走了。

太元十四年(前秦太初四年,389年)姚苌因苻登屡战屡胜,认为苻坚有神显灵,也在军中设立苻坚的牌位祈求。苻登进兵攻击姚苌,不久他登上楼车对姚苌说:“从古到今,哪有杀了君王又为君王立神像求福的,想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吗!”大叫说:“杀君之贼姚苌你出来,我和你决斗,不要枉害无辜之人!”姚苌害怕不敢答应。姚苌自从立了苻坚的神像后,作战不见有利,军中每夜都惊恐骚动,就急促地击鼓把神像的头斩下送给苻登。

苻登的将军窦洛、窦于等谋反被发觉,出奔到姚苌那里。苻登进兵征讨彭池不克,进攻弥姐营及繁川各堡垒,都攻克了。姚苌连战连败,就派他的中军姚崇袭击大界,苻登率军截击,在安丘大败姚崇,俘虏斩杀两万五千人。进兵在平凉攻击姚苌部将吴忠、唐匡,攻克了平凉,任尚书苻硕原为前禁将军、灭羌校尉,戍守平凉。苻登进据苟头原以逼安定。姚苌率三万骑兵夜袭大界营,将其攻陷,杀了苻登的妻子毛氏及其子苻弁、苻尚,擒获名将数十人,驱逐掳掠男女五万余人而离去。

十月,苻登收集余兵,退据胡空堡,派使者送诏书加窦冲为大司马、骠骑将军、前锋大都督、都督陇东诸军事,杨定为左丞相、上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杨壁为大将军、都督陇右诸军事。派窦冲率现有之兵为先驱,从繁川奔赴长安。苻登率军从新平迳直往据新丰的千户固。派杨定率陇上诸军为后续,杨璧留守仇池。又令他的并州刺史杨政、冀州刺史杨楷率所部大举在长安会合。姚苌派遣他的将军王破虏到秦州攻占地方,杨定与王破虏在清水的格奴坂交战,大败王破虏。苻登在鸯泉堡进攻张龙世,姚苌去援救他,苻登率军退走。姚苌秘密派他的部将任、宗度假装作内应,派使者招苻登,说要开城门接应他进来。苻登信以为真。雷恶地奔来对苻登说:“姚苌计谋多端,善于操纵人,必定设下奸计,希望深思熟虑。”苻登就停下来了。姚苌听说雷恶地到了苻登那里,对众将说:“这个羌人很有奸智,现在他到了苻登那里,事情必定不成了。”苻登听说姚苌悬起城门等他中计,大惊,对左右之人说:“雷征东大概是圣人吧!没有此公,朕几乎被小人误了。”姚苌攻陷新罗堡。姚苌的扶风太守齐益男投奔苻登。苻登的将军路柴、强武等都率众向姚苌投降。苻登在陇东攻击姚苌部将张业生,姚苌去救援,不胜而退兵。苻登的将军魏褐飞在杏城攻击姚当成,被姚苌杀死。

太元十五年(前秦太初五年,390年),冯翊人郭质在广乡起兵响应苻登,在三辅附近地区传发檄文,众人都同意。只有郑县人苟曜不听,聚集几千人响应姚苌。苻登任郭质为平东将军、冯翊太守。郭质派部将讨伐苟曜,大败而回。郭质就向东结引杨楷,作为声援,又与苟曜在郑东交战,被苟曜击败,于是归附姚苌,姚苌任他为将军,郭质手下的人都溃散了。

太元十六年(前秦太初六年,391年)三月,苻登从雍州到范氏堡进攻姚苌部将金温,攻克好,于是渡过渭水,到段氏堡进攻姚苌的京兆太守韦范,没有攻克,进据曲牢。苟曜有一万军,据守逆立堡,暗中与苻登联络响应,苻登离开曲牢、繁川,到马头愿驻扎。姚苌率骑兵来拒战,大战击败了苻登,斩了苻登的尚书吴忠,进兵攻新平。姚苌率军来救援,苻登率兵退去,又进攻安定,被姚苌击败,占据路承堡。

太元十七年(前秦太初七年,392年)二月,姚苌病重。七月,苻登听说苻苌患病,就厉兵秣马,禀告苻坚的牌位说:“曾孙苻登自从受任执戈以来,将近十二年,一向得到上天赐福保佑,皇帝明察降下哀怜,所向必胜,贼军如冰雪消融般被摧垮。现在太皇帝之灵降下灾病到逆羌身上,根据情形推算,丑虏必将不能复原了。苻登当趁他毙命之机,顺行上天的诛罚,拯拔恢复皇帝的棺椁,向太庙谢罪。”于是在境内大赦,百官进位二等。与姚苌部将姚崇在清水争夺麦子,屡次被姚崇击败。进逼安定,离城九十余里。八月,姚苌的病稍为好一些,率军抵御苻登,苻登离营迎击姚苌,姚苌另派他的部将姚熙隆去进攻苻登的营寨,苻登恐惧,退回。姚苌连夜率军过了苻登的营寨三十多里,追踪在苻登后面。早晨守望的士兵报告说:“贼军诸营寨都空了,不知去向。”苻登吃惊地说:“这是什么人呀?走了使我不知,来了使我不觉,说他快死了,忽然又来了,朕和这个羌人同在一个世上,多么的不幸!”于是罢兵回雍城。

太元十八年(前秦太初八年,393年),苻登任窦冲为右丞相。不久后窦冲反叛,自称秦王,建立年号。苻登到野人堡进攻他,窦冲向姚苌求救,姚苌派他的太子姚兴进攻胡空堡以援救窦冲。苻登率军回奔胡空堡,窦冲于是与姚苌联合。

太元十九年(前秦太初九年,394年)正月,姚苌去世,苻登听说后高兴地说:“姚兴小儿,我将用刑法鞭挞他。”于是大赦,率全军向东。二月,进攻屠各姚奴、帛蒲两个堡垒,并将其攻克,从甘泉向关中进兵。四月,姚兴追赶苻登落后几十里,苻登从六陌奔向废桥,姚兴的部将尹纬占据桥头等待苻登。苻登夺不到水,军人渴死了十分之二三。与尹纬大战,被尹纬击败,这天夜里军队溃散,苻登单人匹马逃奔雍城。

当初,苻登东征时,留下其弟司徒苻广守雍州,太子苻崇守胡空堡。苻广、苻崇听说苻登战败,就出逃了,军众溃散。同月(394年四月),苻登到了雍城后,无家可归,于是奔往平凉,收集残余人马进了马毛山。六月,姚兴率军进攻他,苻登派其子汝阴王苻宗到西秦乞伏乾归那里作人质,结为婚姻请求援救,乞伏乾归派两万骑兵救苻登。苻登率军出迎,与姚兴在山南交战,被姚兴击败,苻登被杀。苻登共在位九年,死时五十二岁。其子苻崇奔往湟中即位,改元延初。谥苻登为高皇帝,庙号太宗。

房玄龄等《晋书》:①“苻登集离散之兵,厉死休之志,虽众寡不敌,难以立功,而义烈慷慨,有足称矣。” ;②:“丕、登假,沦胥以亡。” ;③“登少而雄勇,有壮气,粗险不修细行,故坚弗之奇也。长而折节谨厚,颇览书传。” ;④“登度量不群,好为奇略” ;⑤“粗险不修细行,故坚弗之奇也。长而折节,颇览书传。”

《十六国春秋别本》:“登少勇有壮气。”

《晋书卷一百十五载记第十五》

《魏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

《十六国春秋别本卷四前秦录》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

父亲:苻敞

母亲:不详

哥哥:苻同成,封颍川王,曾任司徒及太尉。

弟弟:苻广,封安成王,曾任中书监及司徒,后逃奔南燕。

妹妹:东平公主,太初七年(394年)奉命和亲,嫁西秦高祖乞伏乾归为皇后。

毛皇后,为姚苌俘虏,坚贞不屈,被斩首。

李皇后,原为昭仪,毛皇后遇害之后,苻登立她为皇后。前秦灭亡被俘,改嫁姚晃。

苻崇,太初三年(388年)皇太弟苻懿去世,苻登改立儿子苻崇为太子。

苻弁,封南安王,与毛皇后于大界遭后秦军所杀。

苻尚,封北海王,与毛皇后于大界遭后秦军所杀。

苻宗,封汝阴王,苻登于马髦山时曾出使向乞伏干归求救。


相关文章推荐:
前秦 | 苻坚 | 族孙 | 苻敞 | 羽林监 | 狄道 | | 使持节 | 苻丕 | 后秦 | 前秦 | 苻坚 | 苻敞 | 苻健 | 苻生 | 升平 | 寿光 | 苻同成 | 毛兴 | | 关中 | 姚苌 | 姚硕德 | 太安 | | 氐族 | 苻丕 | 使持节 | 寇遗 | 苻懿 | 苻昶 | 杏城 | 吴札 | 徐嵩 | 苻纂 | 苻师奴 | 刘秀 | 刘玄 | 苻崇 | 苻尚 | 姚崇 | 姚兴 | 屠各 | 尹纬 | 苻广 | 苻宗 | 乞伏乾归 | 湟中 | 延初 | 房玄龄 | 晋书 | 十六国春秋 | 资治通鉴 | 苻敞 | 苻同成 | 苻广 | 南燕 | 东平公主 | 乞伏乾归 | 毛皇后 | 姚苌 | 李皇后 | 前秦 | 姚晃 | 苻崇 | 苻懿 | 毛皇后 | 苻尚 | 苻宗 | 乞伏干归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