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茜雪

茜雪,是古代小说《红楼梦》的人物形象之一。贾宝玉未入大观园时的大丫鬟之一。茜雪和鸳鸯、袭人、紫鹃等一拨儿进的贾府,她因为把宝玉的枫露茶给李嬷嬷吃了,被宝玉一怒之下撵了出去。按脂评所云,“茜雪至狱神庙”,暗示贾府落败后,茜雪曾去狱神庙安慰宝玉,可见其侠义之心。只可惜曹雪芹原稿失传,茜雪成了有头无尾的角色,高鹗后40回章节中已无零星半点茜雪事迹。

茜雪是宝玉跟前的大丫头之一。第八回写到宝玉从梨香院吃酒回到绛芸轩,半醉中接过茜雪捧上的茶,吃了半碗,忽又想起早起的茶来,因问茜雪道:“早起沏了一碗枫露茶,我说过,那茶是三四次后才出色的,这会子怎么又沏了这个来?”茜雪道:“我原是留着的,那会子李奶奶来了,他要尝尝,就给他吃了。”宝玉听了,将手中的茶杯只顺手往地下一掷 ,豁啷一声,打了个粉碎,泼了茜雪一裙子的茶,又跳起来问着茜雪:“他是你哪一门子的奶奶,你们这么孝敬他?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过他几日奶罢了,如今逞的他比祖宗还大了,如今我又吃不着奶了,白白的养着祖宗作什么!撵了出去,大家干净!”说着便要立刻回贾母,撵他乳母。但是,在第八回文中并没有明确描述宝玉是为何而撵走了茜雪。

宝玉的厌恶李嬷嬷,此前已细针密脚地加以了铺垫,如李嬷嬷不许宝玉吃酒等,行文至此,读者都会觉得李嬷嬷必会遭撵,但往后读去,却会吃惊地发现,遭撵的并非是李嬷嬷,而且这位乳母的恶劣习性也丝毫不见收敛,遭撵的倒是无辜的茜雪。撵茜雪也没有正面写,先是读者会发现这个大丫头消失了,到十九回,写李嬷嬷又到绛芸轩来,跟众丫头发生龃龉,恨恨地说:“你们也不必妆狐媚子哄我,打量上次为茶撵茜雪的事我不知道呢,明儿有了不是,我再来领!”袭人也怕李嬷嬷吃了宝玉特为她留下的酥酪,“又生事故,亦如茜雪之茶等事”,便设法转移宝玉注意力;到第二十回,则又通过李嬷嬷“恶人先告状”,拉住黛玉、宝钗“将当日吃茶,茜雪出去,与昨日酥酪等事,唠唠叨叨说个不清”,终于让读者明白,茜雪竟真的在那回宝玉怒摔茶杯后被撵出去了!到第四十六回写鸳鸯抗婚,鸳鸯跟平儿道知心话时,这样说:“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儿、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缕、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有如画家三皴手法,再把茜雪因一杯茶而竟被撵的事情一点。

曹公书未成,暂无结局。通行本里后四十回没提到茜雪。

《红楼梦》是一部尚未最后整理妥当的书稿,曹雪芹虽然大体上把全书写完,但有的地方还明显地留缺待补,最明显的如第七十五回前,相当于承担编辑职能的脂砚斋郑重记明:“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而且,曹雪芹也不是逐回写下来的,他大概是有了总体构思,拟好了回目,然后兴致到了那一步,便先写(或先完善)那一回,所以现在古钞本第二十二回有“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叹叹!”的批语。因为还没来得及通体修饬,拿写宝玉的丫头来说,也就出现了前后照应不够的情况,比如第五回写宝玉在宁国府秦可卿的屋里入梦,在身边服侍他的四个大丫头是袭人、媚人、晴雯、麝月,但那排名第二的媚人后来再不出现,也许这媚人就是上面所引鸳鸯提及的可人?她死了吗?何时、为什么死的?无法猜想。死了倒也罢了,问题是,像绮霰、檀云、紫绡,行文里出现不止一次,分明一直活着,也未提“去了”,到后来也都不了了之,没个交代。绮霰是个有身份的大丫头,第二十六回小红正在下房跟佳蕙说话,忽然有个未留头的小丫头拿着些花样子并两张纸走来,让小红给描出来,说着掷下就跑,小红追问究竟是谁要的?那小丫头在窗外说“是绮大姐姐的”小红虽极烦恼,却也只好找笔应付。宝玉入住大观园后,写出四季即事诗,《夏夜即事》有句:“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后来撰《芙蓉诔》,又有“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的骈对,显然是故意把麝月和檀云这两位大丫头的名字嵌在里面一语双关。但到第六十三回,怡红院众丫头凑份子为宝玉祝寿,点明彼时的一等丫头共四位是袭人、晴雯、麝月、秋纹,二等丫头则是芳官、碧痕、小燕(春燕)、四儿(原名芸香、蕙香),绮、檀、紫等全无踪影了。据“未定稿”的性质,读者或许可以这样认为:茜雪也是曹雪芹没能完善的一个艺术形象,第八回后就把她写丢了吧?

细读带脂批的古钞本《石头记》,就会发现茜雪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她被撵的详情,是曹雪芹特意设计出的“暂且不表”的一大伏笔。正所谓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据脂批,“枫露茶”这茶名“与千红一窟遥映”。“千红一窟”是太虚幻境中警幻仙子给宝玉饮的茶,谐“千红一哭”的音。枫露茶呢?我以为是谐“逢怒茶”的音。虽然宝玉摔茶杯、跳起来责骂茜雪是在醉中,和后面三十回因淋了雨跑回怡红院,里面偶然开门晚了,门一开便一脚踢去,恰踢中袭人胸口一样,属于他数不清的爱惜女孩言行外的,非常罕见的以暴躁对待“水作骨肉”的女孩的特例,却也充分说明他毕竟有着公子哥儿的主子身份,逢到他发怒,任是谁,那“茶”可就是苦到底的了。晴雯惨死后,宝玉撰《芙蓉诔》,开篇即道:“怡红院浊玉,谨以群花之蕊、冰鲛之、沁芳之泉、枫露之茗,四者虽微,聊以达诚申信……”枫露茶成了倾诉衷怀的见证,这是否意味着宝玉因自己发怒而使茜雪蒙耻衔冤的行为久含愧疚悔恨?

据脂评透露,“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昌(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可见八十回后,会写到宝玉遭难,那时到狱神庙里去安慰并救助他的,最重要的一位就是茜雪!此外还有袭人,据另一条脂批则知还有小红。袭人、小红的慰助宝玉,并不出于读者意料,但茜雪的狱神庙挺身慰助宝玉,则定会令读者大吃一惊。相信在曹雪芹写出的狱神庙那一回里,会回过头来交代当年是怎么会把茜雪撵出去的。其实细读现存的第八回,也可以揣摩出一些端倪。宝玉怒摔茶杯,惊动了贾母。那时还没修建大观园,贾母带着宝玉、黛玉一起住,虽然各有各的起居空间,但那房子是连在一起的。贾母的尊贵,从黛玉进府时已经写出,贾母房中“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怎容得豁啷摔茶钟怪响?“早有贾母遣人来问是怎么了,袭人忙道:我才倒茶来,被雪滑倒了,失手砸了钟子……”虽一时遮掩过去,毕竟贾母惊动不得,兹事体大,焉能就此罢休?大概是终于查出倒茶的并非袭人而是茜雪,也容不得细辩原由经过,贾母一怒,当然撵出。贾母在大多数场合都以慈祥的面目出现,但七十三回查起赌来,一番“义正辞严”,一句“岂可轻恕”,管家林之孝等“见贾母动怒,谁敢徇私”,导致多人被打、撵出、革月钱、拨入圊厕行内,林之孝也被当众申饬了一番。曹雪芹一枝笔就如此厉害,写人物不仅是立体,简直是多维,完全不从概念出发,写得活生生,仿佛就在读者身边,呵气都有感觉。

《红楼梦》里的人名,或随事随机而取,或谐音寓意。茜雪或许是“欠(予)雪(耻)”的意思。宝玉醉后大摆贵公子的谱儿,导致茜雪被撵出府,遭遇了许多的穷窘坎坷,他欠她很多,按说应该是“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没想到茜雪却能在宝玉蒙难时,原宥他当年的无情,不仅没有落井下石,反倒热心慰助,这一方面也许是茜雪在绛芸轩里经历丰富,深知宝玉本是个惜花者,那天实在是因为醉酒迷了本性偶露摧花劣态,何况口口声声要撵的是李嬷嬷而并非自己,更重要的,则是曹雪芹刻意要写出先为女奴后落入社会底层的茜雪的人性美。

写人性的复杂,而又在面对人性那复杂诡谲甚至狰狞的惊悚中,终于还不失却对人性善美的信心,这正是后人应该从曹雪芹那里汲取的一份宝贵的美学遗产。

丫鬟“茜雪”应系“茜云”之误,且《红楼梦》前二十回中对她的描写有重大矛盾。因各抄本中提到的情节明显为后人删改,可见抄写者有时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添加和改写书中内容。茜云就可通彩云, 这样彩云与彩霞齐飞的问题就可以理解了。茜(qiàn)云应是和晴雯对偶的,茜云的“去了”很可能就是由家生子变为了外奴(赵姨娘家的家奴);赵姨娘在枫露茶事件后搭救了她,加上贾政说过: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赵姨娘这一角色平面化即是这一段被迷失的结果。茜云当时已不再是贾家的奴才,但贾政特许她留在赵姨娘身边(有月钱无份例,后来月钱也让凤姐免了);文中的多处与赵姨娘有关的文字皆点明了。金钏儿的死直接与她有关,她是贾政看好的贾环之妾,王夫人也不便招惹。丫鬟“茜雪”在探佚学的一些流派中被称为赵茜雪。彩霞也应系绮霞,就是那位让林红玉描花样子的绮大姐姐;可见她在贾政一房丫鬟中的地位,她和玉钏的情形与凤姐和李纨相似玉钏的月钱比她高但其手握实权。


相关文章推荐:
茜雪 | 红楼梦 | 宝玉 | 大丫鬟 | 鸳鸯 | 袭人 | 紫鹃 | 一拨儿 | 枫露茶 | 李嬷嬷 | 曹雪芹 | 高鹗 | 茜雪 | 宝玉 | 大丫头 | 梨香院 | 绛芸轩 | 枫露茶 | 这会子 | 豁啷 | 一门子 | 宝玉 | 李嬷嬷 | 绛芸轩 | 袭人 | 黛玉 | 宝钗 | 宝玉 | 平儿 | 琥珀 | 紫鹃 | 彩霞 | 玉钏儿 | 麝月 | 翠墨 | 翠缕 | 金钏 | 红楼梦 | 脂砚斋 | 乾隆 | 宝玉 | 宁国府 | 秦可卿 | 袭人 | 晴雯 | 麝月 | 檀云 | 宝玉 | 麝月 | 芙蓉诔 | 袭人 | 曹雪芹 | 草蛇灰线 | 脂批 | 枫露茶 | 千红一窟 | 警幻仙子 | 宝玉 | 袭人 | 宝玉 | 达诚申信 | 枫露茶 | 衔冤 | 狱神庙 | 袭人 | 曹雪芹 | 黛玉 | 敛声屏气 | 豁啷 | 袭人 | 钟子 | 义正辞严 | 撵出 | 圊厕 | 曹雪芹 | 红楼梦 | 原宥 | 绛芸轩 | 李嬷嬷 | 女奴 | 茜云 | 红楼梦 | 彩云 | 彩霞 | 赵姨娘 | 枫露茶 | 贾政 | 金钏 | 贾环 | 赵茜雪 | 彩霞 | 林红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