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荀黯

荀黯,(?前651年),字息,故又称荀息,春秋时代晋国大夫。本姓原氏。曲沃晋武公灭翼后,任武公大夫。

名:原黯(荀氏)

字:息

生年:不详

祖籍:翼城县息城

卒年:前651年

子女:不详

身份:晋国大夫

荀黯,(?前651年),字息,故又称荀息,春秋时代晋国大夫。本姓原氏。曲沃晋武公灭翼后,任武公大夫。晋武公灭荀国(今山西襄汾县荀董村附近)后,以荀国旧地赏赐原氏为邑,原氏从此以荀邑为姓。据史志资料记载,荀息出生于翼城县息城。因其子张唐分其地为三,又名三张村。后人又易名寿城,今为东、南、北寿城村,在翼城县西北5里。荀息的墓葬在今曲沃县城北10里之荀王村,相传荀王村为荀息的故里。

晋武公逝世后,其子诡诸继位,另为献公。荀息为人忠诚,足智多谋,又是武公旧臣,当然为献公所器重。忠心耿耿事奉献公近30年,是当时晋国的肱股之臣。

晋献公早年雄才大略,奋发图强,极力开拓疆土。当时,地处黄河南北的虢国(今河南省三门峡市一带),是晋国向中原发展的首要障碍。晋献公遂下决心灭虢,但灭虢又必须经过南部边境的另一小国虞(今山西平陆县境内),而虞、虢两国唇齿相依,关系又十分密切,晋献公为此而作难。于是就召集文武大臣商议对策。荀息当即献计,请晋献公可用北屈的良马、垂棘的玉壁,献给虞君,假道虞国而伐虢。晋献公舍不得宝马和美玉,荀息劝他说:“若得道于虞,犹外府也。”晋献公担心虞国有贤臣宫之奇,恐怕虞君不会上当。荀息申辩说:“宫之奇之为入也,懦而不能强谏,且少长于君,君昵之,虽谏,将不听。”于是,晋献公决计贿赂虞君,假道灭虢。

晋献公派荀息带着千里马和名贵的玉壁出使虞国,劝说虞君借给晋师道路而伐虢。果然不出荀息所料,贪婪而又目光短浅的虞君,拒绝了宫之奇的切谏,欣然接受了晋献公的礼品,答应借给晋国道路。晋献公十九年(前658年)任命里克、荀息率兵通过虞国,并会问虞军,向虢国挺进,攻下虢国的下阳(今山西平陆县东北)。二十二年,晋国再次借道虞而伐虢,灭掉虢国,虢公狼狈逃往周地。在荀息的策划之下,晋师于返回晋国的途中,乘虞国毫无戒备,突然发起袭击,轻而易举地灭掉虞国,俘虏了虞君。晋献公从策划出兵,到借道灭亡虢国和虞国,前后用了大约5年时间。荀息因灭虢袭虞有功,更为献公所重用。

晋献公二十六年(前561年),晋国发生宫廷内乱。晋献公听信宠妃骊姬的谗言,逼死太子申生,逼走了重耳和夷吾,立骊姬所生的儿子奚齐为太子。并任命荀息为太傅,辅佐年幼的奚齐。当年九月,晋献公于病榻前召见荀息,委以托孤重任,说:我将这样小的孤儿托付于你,你将如何对待?荀息叩头答应说:“臣竭其肱股之力,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于是,晋献公就拜荀息为相国,主持国政。

数日之后,晋献公病逝,荀息即立年仅11岁的奚齐为国君。当时,晋国人民对骊姬一伙专横武断、制造内乱极为不满,都希望外逃的重耳和夷吾两位公子能够回来执政。朝中大臣以里克和邳郑两位大夫为首,多数人反对荀息拥立奚齐。里克借给晋献公举行治丧仪式之机,刺杀了奚齐。不料,荀息又扶立奚齐的异母弟卓子(骊姬之妹所生)为国君。

里克、邳郑在晋大夫骓遄和屠岸夷等人的帮助下,联合发动家兵、攻入宫廷,杀死卓子和骊姬,荀息自杀。然后,公子夷吾回国即位,是为晋惠公。至此,晋国的骊姬之乱,总算完全平息。荀息受晋献公重托,不食其言,忠于职守,最终不惜以死殉之,表现了绝大多数晋国士大夫所具有的公忠品格,所以曾有人以“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的诗句来称赞他。

然而,他一味地愚忠于先君,而辜负了全国军民平息内乱、安定国家的希望,到头来反使国家受到损失,自己也落了个身死的可悲下场。他太过忠心于献公,以至于连作《左传》的君子们都说荀息没有必要这么愚忠。好在荀息死了,但是他的精神长存,为后世所赞扬。后晋文公回国后,为抵御山戎,作上中下三行,令荀息的长孙荀林父任为中行将,荀林父之后皆称中行氏,别出荀氏。荀林父为官正直而有才干,后官至晋国执政大夫。荀林父的弟弟荀首也随之升迁,封邑于智,其后称智氏。春秋后期,中行氏与智氏一同成为了权分国家的晋国六卿之二,这也算是荀息的功德造化。

难道左派就是比右派聪明吗?不是。

荀息原本也不知道正确答案的,他一开始跟大家一样以为是太子的事情。可是他又隐隐感觉不太像,突然他想起来几天前东关五曾经跟他说过献公想要讨伐虢国的事情,他觉得可能这件事才是正确答案。

事实证明,荀息的判断是正确的。

荀息被献公请进了自己的书房,对面而坐,桌上放了两碗茶。

荀息有些吃惊,这样的礼遇似乎太高了一点,那年头茶叶在晋国还是很稀有的东西,听说过但是没喝过,能在这里跟献公一起喝茶,当然很荣幸。

“老荀,这么多人,只有你跟我想到一块了,来来,喝茶。”献公很高兴,他之所以没有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家,一来是他知道多数人会反对,二来也是担心走漏了风声。

荀息心说这不过是自己有内线,但是不敢说出来,没话可说,喝了口茶,说:“好茶好茶。”

“老荀,既然你想到了,那你一定有什么好办法。我现在想打虢国,又怕虞国帮他们;想打虞国,又怕虢国帮他们。你出个主意,怎么才能灭了他们?”献公也不多客套,直接把问题端了出来。

“主公,我还真有一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

一个伟大的办法,至少是名垂青史的办法。

“我的办法,先取虢国,再取虞国。”这就是荀息的办法。

“然则奈何?”献公问了这么一句,意思是怎么实施啊?其实献公心里在想:“你这不扯吗?打虢国必须经过虞国,你飞过去啊?”

虞国在今山西平陆,虢国在今河南陕县。

“主公,你一定会想:你这不扯呢吗?打虢国必须经过虞国,你飞过去啊?”荀息说。这话一出,吓献公一跳,怎么这话跟自己想的一样?

“没错。”

“主公,若是虢虞两国之间铁了心联手对付我们,那真是没办法。可是,我们为什么非要逼着他们联手呢?我们主动去和其中一个国家联手不就行了?这两个国家,虢大虞小,而且虢国一向跟我们作对,联虢灭虞并不现实。但是,联合虞国讨伐虢国是可以的啊。”荀息这番话说得有道理,献公这才发觉自己原来是钻了牛角尖,从来没想过各个击破。

“你说,怎么连结虞国?”

“如果无缘无故就去跟虞国套近乎,那就太显得别有用心了。我们不妨以讨伐虢国为借口,向虞国借道。当然,借道不是白借,主公你不是有一乘屈地产的宝马吗?给他们。还有垂棘的白璧,送他们十双。”办法越来越具体了。

原来,屈地产好马,晋国占领屈地之后,从那里精选了四匹宝马给献公平日出行之用,打仗就用来装备战车。这四匹马,献公喜欢得像亲儿子一样。说句夸张点的话,宁可杀了自己儿子,也不杀这四匹马。至于垂棘的白璧,更是天下闻名的宝物。

献公摸摸脑袋,还真有点舍不得。

“主公,其实,马也好白璧也好,说是送给他们,实际上不就是放在他们那里保管一段时间吗?到时候还是物归原主。”荀息看出来了,所以接着说。

“老荀,白璧算不了什么,送就送了。马呢,我有点舍不得,但是为了国家利益,我也咬咬牙送掉了。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虞公会不会干。”

“主公,你问得好。但凡不贪的人,不会上当;智力超过中等的人,不会上当。可是虞国国君不仅贪婪,而且智力在中等以下。上回有人考他脑筋急转弯,考一个不会,再考一个还不会,一本书考完了,一个也没答对。举个例子,树上骑个猴,地上一个猴,总共几个猴?他非说八个猴,你说他这智力。”别说,荀息了解得挺详细,说得还挺具体。

献公听得发愣,树上七个猴,地上一个猴,应该是八个猴啊,不是八个猴是几个猴?有困惑,但是还不敢问,怕一问就显得自己跟虞公一个水平了。

其实他不知道,脑筋急转弯这些东西,都是荀息编的。不管怎样,现在献公只好同意虞公智力低下这个结论了。

“可是,虞国还有宫之奇呢?你这招数,怕是瞒不了他。”献公又提出新的忧虑,宫之奇是虞国上卿,出了名的聪明。

“宫之奇这个人,聪明是聪明,但是不够强硬,虞公根本不会听他的。”该想的,荀息似乎都想到了。

献公还是有些舍不得那四匹马,想了想,又说:“这年头,好像都不守什么信义,万一虞国收了我们的礼物,却耍赖不借路,怎么办?”

荀息当时就笑了,献公这话不是没有道理,晋国就有很多这样的人,献公本人也没少干这样的事。问题是,人家虞国不一样,人家是周礼教育普及得比较好的国家,没这么无赖。事情虽然是这样,可是不能这么说。

“主公,这就是小国和大国打交道的规矩了,小国收了大国的礼物,那是一定要办事的。”荀息反应快,拿大国小国说事。

献公也笑了,因为晋国是大国,荀息这番话,等于说晋国是经常拿人家钱不给人家办事的,想想也是,所以献公笑了。


相关文章推荐:
荀息 | 晋国 | 晋武公 | 任武 | 公大夫 | 荀息 | 荀林父 | 中行氏 | 智氏 | 晋国六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