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荀偃

荀偃(?前554年):姬姓,中行氏,名偃,字伯游,谥号“献”,又称中行偃(先秦时期男子称氏不称姓,虽为姬姓,却不叫姬偃),因中行氏出自荀氏,故又多称荀偃,时人尊称其中行伯,史称中行献子。 荀偃是春秋中期晋国卿大夫,六卿之一,晋悼公时升任晋国中军元帅,即正卿。荀林父之孙,荀庚之子,荀(即智)堂侄。

中行氏在晋国起家,还得从荀林父说起。晋献公的相国荀息生逝敖,逝敖生长子荀林父,又生幼子荀首。前631年,晋文公在三军之外又设置三行军以防备戎狄,其中刚刚出道的荀林父率领中行军,立中行氏。

荀林父在朝中凭借着独当一面的才能,官衔不断升迁,为官刚正不阿,公忠体国,成为晋国仅次于中军元帅赵盾的高级官僚,即中军佐。

前597年,荀林父晋升为中军元帅,荀氏家族一夜爆发,就连荀首的智氏家族也因为哥哥的得道而得以升天。

前594年,荀林父告老,荀庚继立。中行氏家族已经在晋国站稳了脚跟,而且实力强劲,与至亲的智氏,同朝为官。前588年,晋景公为褒奖之战中表现优异的三军将士,增置12卿,其中,荀首佐中军,荀庚将上军,荀骓将新下军。荀氏一门三卿,显赫异常。至前577年,时任中军佐的荀庚逝世,中行偃代父上朝,因为荀氏在朝中的实力较大,且与正卿栾书的关系比较牢靠,中行偃一出道,就高居上军佐一职,可谓官运亨通。时八卿将佐如下:

中军将

栾书

中军佐

士燮

上军将

上军佐

荀偃

下军将

韩厥

下军佐

新军将

新军佐

早在前587年,年轻的栾书就接替克,成为了晋国执政,晋国进入了栾书时代,栾书作为晋国朝臣的一把手是非常称职的,他具备着一个成熟政治家所应该拥有的一切才能,《左传》称他“从谏如流”;赵朔赞扬他:“实其言,必长晋国!”,可见克在临终前对栾书的安排是多么的睿智!

由于克与栾书的关系是世交,栾两家关系密切。遗憾的是克的儿子过分狂悖自大,而且权欲熏心,不断地安排自己的本家人成为卿大夫,组成强大的三。三成型后,在政治、军事、司法、外交各方面都渗透极深,对栾书的正卿权威形成了巨大挑战。

三张狂,锋芒外露,在晋国倚强凌弱造成众怒所向。相比之下,栾书则要显得温和得多,至少是外表上的温和。中行偃完全与栾书站在了同一战线。

前574年,栾书阴谋陷害至,利用厉公的力量图灭三,中军佐被杀,中行偃顺势代成为了中军佐,出道仅仅3年,就幸运的成为了国家的二把手,地位仅仅次于正卿栾书。

总言之,由于父亲与正卿栾书的关系亲密,又有着共同的政治对手,荀氏、栾书相互扶持。中行偃对栾书的态度非常谦和,是栾书非常坚实的追随者。

三被灭后,胥童与长鱼娇并没有因此而息兵,而是率队扑向了栾书,将中军元帅栾书与上军将中行偃一并拿下,交由晋厉公处理。本来这是一次剿灭强族,重新树立国君权威的最好机会,可惜厉公放弃了。他自己声称:“一天杀了三个卿,寡人已不想再残忍下去了。”

遗憾的是,晋国的竞争本就很残忍,由不得厉公优柔寡断。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晋厉公释放了栾书,还好言相劝,这是误会…误会。

之后的栾书、中行偃度日如年,整天心惊胆战。老谋深算的栾武子自然清楚,胥童将自己逮捕肯定不是误会,至少是晋厉公对自己已动杀心。

在晋国打拼了二十余年的栾书意识到了危机的来临,与其被晋厉公所杀,还不如自己先发制人。

栾书决定向晋厉公下手,又担心自己实力不济,最终弄巧成拙那就麻烦了。既然要出手,那就必须成功。首先就找到年轻脑热也已被厉公下了警告处分的中行偃,中行偃在中行氏家族当家已经有3年了。最善于搞政治阴谋的栾书甚至不惜要挟荀偃。如今氏被灭了,如果栾氏再被灭,恐怕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你们荀氏和范氏了,上次胥童逮捕我们只是一个热身运动。

想到了自己家族的未来,想到栾书昔日的诸多恩惠,荀偃被征服了,他决定跟着栾伯“闹革命”,走上了一条影响了他一生命运的不归路。

前574年,晋厉公按照往常的习性,出游于匠丽氏,朝中空虚。栾书乘虚以“清君侧”为名,发动政变,出动亲兵逮捕游兴正浓的厉公。一代霸主竟然一夜间沦为了臣子的阶下囚。

栾书与中行偃共谋杀了晋厉公,另立新君,深恐被后世所唾骂,分别向韩厥与士询问意见。士刚入政坛,相对低调,婉言拒绝。韩厥大骂栾、荀之流弑君,而且名正言顺的表态:“我绝对不会苟同!”

此时的栾书骑虎难下,只有荀偃才是他忠实的追随者。栾书还是要一条道走到黑,弑晋厉公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因为他们已经商量好新君的人选。

前573年,栾书、中行偃派遣荀氏家族的程滑,杀晋厉公于狱中。同时新君孙周已经在来晋国的路上。

前573年二月初一,孙周正式即位于朝堂,是为晋悼公。晋国进入了悼公复霸时代,年仅15岁的晋悼公胸怀大志,力图匡扶晋国霸业。首要的就是惩治祸乱元凶。不久,栾书消失了,去哪里了?不知道。被杀了?还是被废了?我们都无从知晓,反正到前这一年的11月份,韩厥已经顶替了栾书,成为了晋国的新一任执政大夫。

与以往的正卿不同,韩厥是晋悼公一手破格提拔的,而不是前一任正卿安排。之前的韩厥只是上军将,职位在中行偃之下。而晋悼公一即位,直接将荀偃隔过去。本已官居中军佐的中行偃按照晋国六卿的常规制度,只要身体健康,接替栾书的必然是他。由此可以看出晋悼公的用人标准,才能重要,政治品质更重要。

晋悼公做完了八卿将佐的人事安排后,开始复霸之旅。

前566年,正卿韩厥告老,荀罂执政。此时晋国六卿将佐如下:

中军将

中军佐

上军将

荀偃

上军佐

韩起

下军将

下军佐

士鲂

新军将

赵武

新军佐

魏绛

由此可以看出,晋悼公与以往的晋灵公、晋景公、晋厉公不同,他有着极强的驭人之术,可完全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来实现八卿将佐的任免升迁。这次,晋悼公安排中行偃的叔叔智为执政,又破格提拔士为中军佐,委屈中行偃继续率领上军。

中行氏与智氏虽然在名义上已经分家,但是在血统上还是一宗。晋悼公提拔智为正卿,也算是中行氏的光荣。然而士的功勋与资历都不如中行偃,却位居中行偃之上。这应该是晋悼公为平衡世卿而做出的调整。如果荀氏家族的智与中行偃一起率领着晋国最为精锐的中军,就可能具备左右君权的实力。悼公刻意设置范氏(士、士鲂)与荀氏的权利交叉,便于自己操控国政,又可以继续压制有弑君案底的中行偃,长期观察。

公元前560年,正卿智武子荀以及下军佐彘恭子士鲂几乎同时寿终正寝,晋悼公裁撤新军,是八卿重新编制回六卿。按照常规,中军将智武子死后,就该由中军佐范宣子士执政。但是悼公却又撇开士,直接提拔上军将中行偃为正卿。此时六卿将佐如下:

中军将

荀偃

中军佐

上军将

赵武

上军佐

韩起

下军将

下军佐

魏绛

经过晋悼公长期的观察与考验,中行偃终于修成正果,继叔父智成为了晋国执政大夫兼中军元帅。族弟荀朔(智之子)早亡,族侄荀盈尚幼,难得卿位,晋悼公未设置新军将领,晋国回归六卿军制。荀偃本为中行氏之主,现又代理智氏之权。荀偃一身相当于两家共主,势力强大的同时,亦在呵护着智氏的发展。

在叔父智执政时,晋国的中原霸权就已经确立,楚国已经无力再与晋国争夺,悼公成功复兴了晋国霸权。

在晋国人对中原进行轰轰烈烈的复霸运动时,秦国人却在不断地袭击晋国后方,由于秦国的力量很有限,对晋国完全构不成致命威胁,但是态度终归不好

前562年,郑国彻底被晋国征服,剩下的只是扫尾工作。晋悼公得以腾出手来收拾一下一直在给晋国添麻烦的秦国人。

前559年,晋悼公号召诸侯“合纵”伐秦,晋国六卿全体出动,晋悼公在秦晋国境线上等待,中行偃统领全军。这个与战国时代的合纵伐秦不一样,春秋时代的秦国对晋国基本上不构成杀伤力的,中行偃的任务就是教训秦国人。

晋、齐、宋、鲁、卫、郑、曹、莒、邾、滕、薛、杞、小邾13国诸侯联军浩浩荡荡的开入秦国,强渡泾水,如入无人之境,很快便推进到秦国的腹地,秦景公顶住压力,不肯屈服。元帅中行偃决定继续前进,并命令全军:明天鸡叫时套车,填塞水井,推平灶台,跟着我的马头的方向前进(唯余马首是瞻)。时任下军佐的栾跳出来反对:“什么?看着您的马头?我们晋国从没有这样的军令。我的马首还向着东方呢!”于是带着自己的下军以及附属的新军(相当于晋军的半数)掉转方向提前回国了。中行偃看到晋国人自己整出这样一出闹剧,在天下诸侯面前丢尽颜面,干脆委屈自己服从栾将军,下令全军撤退。就这样,秦国逃过了一劫,中行偃统帅军队回国,晋悼公对中行偃没有处罚,对栾、魏绛等下军一班将佐也是姑息不惩。这场声势浩大的伐秦战争不了了之,晋国人戏称为“迁延之役”。

前558年11月,时年不满30岁的晋悼公突然病危,不久崩逝。其公子彪立,是为晋平公,由执政中行偃辅佐。

前557年,许灵公担心楚国靠不住,一意孤行打算投靠晋国,并向晋国请求把整个国家都迁到晋国境内,来解决国家安全问题。前557年初,尊王攘夷的晋国自然是欢迎的,会合诸侯为新成员搬家。没想到许国人民留恋故土不愿搬家,晋国人十分恼火,准备出兵攻打出尔反尔的许国。

夏六月,中行偃、栾率领晋、郑、宋、鲁、卫五国组成联军伐许,大军进到林(在今河南省叶县东北)驻扎。9日,联军进驻于函氏(叶县北)。荀偃、栾进而率领诸侯攻击楚国本土,以反报前561年楚秦伐宋的扬梁之役。在湛阪(今河南省平顶山市)与由公子熊格率领的楚军决战,楚军大败,中行偃、栾乘胜追击,攻打方城(山名,为进出楚国腹地的门户),进攻楚国本土,并再次顺便讨伐许国,而后胜利班师。

晋悼公后期,齐国在东方再次蠢蠢欲动。前558年夏,齐灵公背着晋国联合邾国攻打鲁国,鲁襄公急忙向晋国求救。晋悼公会合诸侯,准备讨伐好了伤疤忘了痛的齐国人。很不幸,就在这一年的11月9日,晋悼公病倒了,再也没有好起来过,不久与世长辞。援鲁计划只能搁浅,晋悼公的死大大助长了齐灵公的野心与决心。

前557年,晋国人安葬晋悼公,晋平公与诸侯们会盟于温(今河南温县)。齐灵公派遣高厚参加会盟,会议还没有结束,高厚心中有鬼,就提前开溜。

随即晋楚发生了湛阪之战,齐国也乘机再次攻击鲁国,鲁襄公派叔孙豹前往晋国求援。正卿中行偃与中军佐士决意伐齐。

前555年,晋平公携六卿,会合宋、鲁、卫、郑、曹、莒、邾、滕、薛、杞、小邾诸国国君,正式起兵伐齐。中行偃向天祷告:“齐国的吕环靠着地形的险要,仗着人多,丢弃好友并违背盟誓,欺凌虐待百姓。陪臣彪(晋平公的名)将率领诸侯前去讨伐,他的官臣偃(中行偃自称)在前后辅佐,如果得到成功,不带给神灵羞耻,官臣偃不敢再次渡河。唯神灵制裁!”言罢,将玉沉入水底,大军横渡黄河。

齐灵公在平阴(今山东平阴县西南)驻防,企图抵挡联军。中行偃坐镇中军,率领联军很快便兵临平阴城下,联军强行攻城,齐军伤亡惨重。首战不利,雄心勃勃的齐灵公信心受到不小的打击。

不久,齐国大夫析文子从晋国人那里打听到鲁国与莒国打算破釜沉舟,出动兵车1000辆攻打齐国后方,为晋国助战。析文子也不管是真是假,连忙向齐灵公报告,齐灵公更加胆怯了。

中行偃下令联军到处插上旌旗,伪装军队。每辆战车左面是士卒,右面摆上草人,打着大旗走在前面,后面的战车干脆拖上干柴进发,一时间征尘漫天,要有“草木皆兵”的视觉效果。齐灵公等高一看,漫山遍野都是晋军,顿时吓破了胆,撇下守军,逃回临淄。

最高指挥官吕环(即齐灵公)临阵脱逃,这个仗已经没有意义再打下去了,没过几天,平阴守军悉数撤离,中行偃下令追剿……

以晋军为主力的联军向齐国腹地平推,齐灵公在兹(在今山东平阴县东)、(在今山东平阴县西)、卢(今山东长清县西南)囤积了防御重兵。仅仅一个月,联军就将齐国的兹、、卢三城团团包围。这是齐灵公的最后赌注,吕齐政权的最后一道防线,关乎齐国生死存亡的时刻来临了!

中行偃决定分兵强攻齐国的三座防御堡垒:中军(中行偃、士)攻打兹;上军(赵武、韩起)攻打卢;下军(魏绛、栾盈)攻打。11月13日,中军攻克兹城;19日,下军攻占邑。只有卢邑在高厚的领导下仍然坚守,卢是高氏的封地,经历过高氏世世代代的经营,城郭牢固,人民殷富,才没有被晋军迅速攻破,也给了这几个月来不断受到刺激而近乎崩溃的齐灵公一丝安慰。

中行偃的身体就快支撑不住了,也想着尽快结束对齐国的剿杀。12月,中行偃率中军、下军绕过卢,径取齐都临淄。联军将临淄团团围住,这比起后世的乐毅伐齐提前了足足270年。

齐灵公坚守的信心动摇了,精神近乎崩溃,又想着逃离临淄。齐国世子吕光强留父亲坐镇临淄,保卫齐国社稷,与齐国共存亡。联军在临淄周围大行扫荡,联军向东侵及潍水,向南推进到沂水,齐国依然在坚挺。诸侯联军士气仍然士气高涨,晋国人却要退兵了,因为主帅中行偃已经难以维持自己的生命了。

晋国军队终于要撤兵了,最大原因还是中军元帅中行偃就快走到他人生的尽头。

自从厉公被弑,悼公即位以来,中行偃总是做恶梦,梦见晋厉公向他争讼索命。不知道栾书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梦境,这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可以看出中行偃在与栾书合流弑君后内心深处的惭愧与忏悔。

就在中行偃即将大举伐齐期间,他又一次做了噩梦,梦见自己与厉公争讼,自己理亏,厉公拿着戈一挥,首级就坠落身前,荀偃赶紧跪下来把自己的头捡起安上,捧着脑袋就跑。遇到了一个巫师。噩梦惊醒后,过了几天,荀偃还真的就在路上碰见这个巫师,谈起梦中景象,不料巫师也在同一天做了同样的梦。巫师告诉荀偃:“今年,您必死无疑!”

中行偃也没有再去行凶,而是对死神的降临从容面对。

伐齐战争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荀元帅的身体已是一天不如一天。中行偃强挺着身体的种种不适,以国家为重,也算是对当年造成国家内乱的自我赎罪与解脱吧!

自从晋军渡过黄河以来,大约也是水土不服,中行偃的病情加重了。他头部生了恶疮,两眼突出,死亡已在旦夕之间。

晋国的卿大夫都来探望他,他拒不接见。就连自己的得力副手士都没有见他的机会。前554年2月,中行偃走完了他的一生。诸卿前往探望,入殓时,中行偃两眼不瞑,咬紧牙关,仆人无法在死者的口中放入玉珠。士抚摸中行偃的尸体:“我侍奉中行吴哪里敢不像侍奉您一样啊?”中行偃如故,死不瞑目。士疑惑,士的外孙栾盈(栾盈之母栾祁为士之女)站在一旁说:“元帅是不甘心没有将伐齐大业进行到底而不瞑目吧!”士的外孙栾盈又说:“如果你死之后我们不继续你的愿望进攻齐国的话,有黄河为证 !(主苟终,所不嗣事于齐者有如河!) 荀偃这才闭上眼,松开嘴巴接手做口含的珠玉。


相关文章推荐: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