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薨(hōng)

【基本解释】

1.〔~~〕成群的昆虫一起飞的声音,如“虫飞~~”;

2.古代称诸侯或有爵位的大官死去,也可以用于皇帝的高等级妃嫔和所生育的皇子公主,或者封王的贵族。

● 薨

hōngㄏㄨㄥˉ

◎ 〔~~〕成群的昆虫一起飞的声音,如“虫飞~~”。

◎ 古代称诸侯或有爵位的大官死去。

demise die pass away

◎ death of prince; swarming

◎ 薨 hōng

〈动〉

(1) (形声。从死,瞢( méng)省声。本义:古代称诸侯之死。后世有封爵的大官之死也称薨)

(2) 同本义 [(of feudal lords or high officials) death]

薨,死也。《尔雅》

鲁文公薨,而东门遂镣适立庶。《左传昭公三十二年》

昭王薨。《史记魏公子列传》

(袁可立)薨于崇祯癸酉,年七十三岁,蒙恩祭葬。清 袁赋诚《睢阳尚书袁氏家谱》

三国魏将张辽

千古名将逞奇功,一片丹心存腹中.

东奔徐州随吕布,下邳城中降曹孟.

唇枪舌剑破昌,白马阵前战先锋.

金戈铁马扫袁氏,怒斩蹋顿平辽东.

登山涉险攻天柱,逍遥津上锁玉龙.

重病出征退吕范,江都城中薨辽梦.

(3) 又如:薨落(死的意思。通常指诸侯之死);薨奄(指王侯死亡);薨殁(指王侯死亡);薨殂(指王侯之死);薨背(犹薨殂);薨逝(犹薨殂);薨谢(薨殂)

(4) 杀害 [kill]

闭太后于后宫,薨怿于下省。北魏 杨炫之《洛阳伽蓝记》

(5) [象]:嘈杂声 [noisy]。如:薨薨(众虫齐飞声;填土声、雷声、水声、鼓声等);薨然(形容人声嘈杂)

(6)古代宠妃死亡也叫薨。如:《红楼梦》中元妃之死则称作元妃薨逝。

(7)宫殿,高大的房屋

连薨遥接汉,飞观迥凌虚。唐李世民《帝京篇十首》

部首: 艹

部外笔画: 13

总笔画: 16

五笔86: alpx

五笔98: alpx

仓颉: twlp

笔顺编号: 1222522145135435

四角号码: 44212

郑码: elrr

Unicode: CJK 统一汉字 U+85A8

汉字首尾分解: 艹死

汉字部件分解: 艹冖歹匕

笔顺编号: 1222522145135435

笔顺读写: 横竖竖竖折竖竖横捺折横撇折捺撇折

《康熙字典》

【申集上】【艹字部】 薨

【唐韵】呼肱切,音。?

【说文】公侯卒也。

【白虎通】薨之言奄也,奄然亡也。

又【集韵】呼宏切,音訇。众也,疾也。

【诗周南】螽斯羽薨薨兮。【大雅】度之薨薨。

考证:〔【白虎通】薨之言奄也。〕

谨照原文薨改薨。

《说文解字》

【卷四】【死部】薨

公卒也。从死,瞢省声。呼肱切

《申集上》《艹字部》 薨 康熙笔画:19 部外笔画:13

《唐韵》呼肱切音。《说文》公侯卒也。《白虎通》薨之言奄也,奄然亡也。 又《集韵》呼宏切,音訇。众也,疾也。《诗周南》螽斯羽薨薨兮。《大雅》度之薨薨。*考证:〔《白虎通》薨之言奄也。〕 谨照原文薨改薨。

古人对身故的有多种方式的描述,常见的就是“卒”了,早亡一般用“殇”,帝后级别用“崩”,还有就是对一些特殊地位或者特殊方式死亡的描述,比如“殉”、“没”、“自尽”、“弑”等,这里专门谈一下“薨”的用法。《礼记曲礼》:“天子死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薨”【说文】公侯卒也。【白虎通】薨之言奄也,奄然亡也。 又【集韵】呼宏切,音訇。众也,疾也。【诗周南】螽斯羽薨薨兮。【大雅】度之薨薨。在古代主要针对地位高的人士所用,一般是皇帝的高等级妃嫔和所生育的皇子公主,或者封王的贵族。《新唐书百官志》:“凡丧,三品以上称薨,五品以上称卒,自六品达于庶人称死”。清代皇室成员中,皇帝皇后和皇太后等身故称“崩”,皇贵妃以下到嫔称“薨”。

按照《八旗通志》<典礼志十>,和硕亲王,世子,多罗郡王,长子,贝勒,贝子,都是用薨。公主和亲郡王福金、贝勒贝子夫人也是薨。清史稿和会典也有相关内容。顺治九年,定亲王丧闻,辍朝三日。世子、郡王二日,贝勒一日。后改贝勒以下罢辍朝。康熙五十二年,定贝勒生母薨,治丧如嫡夫人,遣官读文致祭。乾隆四十年,定凡侧福晋为王等生母,获请赐祭,降嫡福晋一等。道光二十四年,定公主薨,内务府请旨,如命官为治丧,一切典礼,即会礼部具奏。《清世祖实录》“修纂凡例”部分如次:“丧葬礼仪及上尊谥并册宝文,皆书;凡亲王郡王贝勒贝子薨,……,立碑之类,皆书”。

乾隆二十二年四月初八日,礼部题奏:“本月初七日卯时定太妃薨逝,应照定例于薨逝日为始,皇上辍朝三日,本月初七日起大内以下宗室以上,不报祭、不还愿、穿素服,相应移会内阁典籍厅一体遵照”;

对于清代妃嫔和亲王郡王身故用“薨”,没有什么争议,但是其他那些身份的人也可以这样,有很多争议,比如外藩蒙古王公,未受封的皇子们,还有就是贝勒和贝子等级是否可以用“薨”。如前所引清代典礼制度,不应再有疑惑,但本文仍对这些问题做一些探讨。

《清史稿》后妃传里皇贵妃、贵妃和妃等级的后宫都没太多出入,基本都是这样的记载,但是对于妃嫔以下包括贵人常在答应等身故有时记载为“卒”,或者即简略不写,那么这些就要看礼部档案一探究竟了。

乾隆二十二年五月礼部奏:“本月十五日巳时怡嫔薨逝,应照定例皇上辍朝二日,本月十五日起大内以下宗室以上,二日不报祭、不还愿、穿素服”;

又乾隆二十二年五月礼部题奏:“本月十五日巳时怡嫔薨逝,皇上辍朝二日,大内以下宗室以上,不报祭、不还愿、穿素服。和硕亲王以下,内大臣侍卫民公侯伯都统尚书子爵等官以上齐集”

乾隆二十六年八月二十九日礼部奏:“查定例嫔薨逝辍朝二日,大内以下宗室以上此二日穿素服,今郭贵人在热河于本月二十六日薨逝,应于二十八日报到之日为始即照定例遵行”。

但是嘉庆朝以后,嫔以下后宫身故改称“溘逝”。仁宗的淳嫔董佳氏不在<后妃传>内,委署库长时泰女。嘉庆初年赐号淳贵人,嘉庆六年四月册封为淳嫔。二十四年礼部准掌仪司文称:“淳嫔溘逝于本月二十三日,奉移于田村暂安,所有应行预备一切事宜俱照嫔例预备”。

道光二十五年,礼部奏:“为七月十九日恬嫔溘逝,谨查道光六年荣嫔溘浙,经臣部照例奏请,奉旨毋庸辍朝。今恬嫔溘逝,应请仍照前例毋庸辍朝”。这里的荣嫔是仁宗的贵人梁氏,宣宗即位后尊封荣嫔;恬嫔不见于<后妃传>,查为宣宗道光二年十一月十六日巳时册立皇后,并同日封恬嫔、和嫔(道光二年十月十七日礼部题奏),之前应当是智亲王侧福晋的身份(十一月册立继妃佟佳氏为皇后,藩邸侧福晋那拉氏为和嫔,富察氏为恬嫔。)。同治元年十一月礼部奏:“为本年十一月十六日玉嫔溘逝,应请援照成案毋庸辍朝”,其时穆宗尚小,这里的玉嫔应是文宗的后宫,应当年纪不大。

贵人等级在嘉庆朝以后也有变化,道光三年三月礼部奏:“本月二十五日午时平贵人溘逝,钦天监选择得三月二十五日申时殓入采棺,四月初五日辰时行初祭礼,初七日卯时行大祭礼吉”。

值得注意的是,嘉庆二年去世的仁宗孝淑睿皇后喜塔拉氏,礼部题奏竟然是“薨逝”而非“崩”,这可能跟太上皇高宗他老人家还健在有关。嘉庆二年二月十七日礼部奏:“为皇后于本月初七日未时薨逝,于奉移前皇帝穿素服七日,辍朝五日。皇帝宫之妃嫔于初祭礼后释服,皇帝之皇子、公主、福晋,剪发截辫成服,三百日后易素服”。当时乾隆皇帝特意嘱咐让贵妃钮祜禄氏继位中宫,因为还在皇后丧期先封皇贵妃,结果嘉庆四年初高宗驾崩,于是拖延到嘉庆六年,册为皇后。此为皇后身故,奏折称“薨”的特例了,不过题奏并没有影响喜塔拉氏得到货真价实的“崩”,<后妃传>里记载的是“嘉庆二年二月戊寅,崩,谥曰孝淑皇后”。

二、外藩蒙古王公和属国国王和异姓王公用“薨”事例

很多人奇怪为什么对外藩蒙古的汗王贝勒们也多用“卒”,再引《清史稿》里专门的人物传中仅赛音诺彦的超勇亲王策楞和内扎萨克蒙古科尔沁部僧格林沁有传,是否是如同古书所谓“称卒者内外有别也”(杜注《春秋》,“晋文公卒”,《左传》、《春秋》记载鲁史,惟独鲁国诸侯称“薨”,他国诸侯死亡均为卒。)。这里是否因为不认为外藩蒙古是清朝疆域的组成呢?其实外藩蒙古的王公传记多在《清史稿》外藩传中,并无遗漏,蒙古王公世序也在<外藩表>中,需要说明的是,清礼首崇宗室,无论爵位俸禄都远高于异姓,比如异姓最高封爵一等公,仅相当于宗室封爵第八等的不入八分公的地位;外藩蒙古亲王的俸禄最高是2500两,仅为宗室和硕亲王的四分之一,且无其他津贴或者甲米饷银。再从礼节上说宗室王公与外藩蒙古同封号的贵族都是有差异的。另外虽然封爵名称相近,但是不是一样的体系,比如外喀尔克蒙古有三汗,另额鲁特土尔扈特也有一个汗位;宗室的镇国公和辅国公区分为入八分公(奉恩镇国公,奉恩辅国公)和不入八分公,外藩蒙古不加此前缀;低于公爵的,内扎萨克蒙古和青海额鲁特蒙古是台吉,外喀尔克蒙古诸部是塔布囊,各区分一到四等,品级与宗室的镇国将军到奉恩将军对应而已,但是名称绝不相同。

而且蒙古王公按礼他们的级别低于宗室王公级别的。比如丧礼,除非特例,一般仅仅是派人祭祀,不辍朝,蒙古亲王郡王级别的有祭文,贝勒以下无祭文。而蒙古王公祭礼中贝勒以下的,仅相当于宗室贵族最低一等的奉恩将军赐祭无文。以此可知对蒙古的王贝勒不用“薨”,是因为从礼节上与宗室区分。特例中比如高宗对外藩蒙古的超勇亲王策楞诗曰“于其薨也,锡之优恤”,但有可能是因为高宗对于这个赛音诺颜部长固伦额驸的特例吧,因为当时下令“一切丧仪皆如宗室亲王”。可能科尔沁的和硕博多勒噶台亲王僧格林沁祭文也会有类似待遇吧,其战死后,特“事闻,辍朝三日,特予配飨太庙”,这也是按宗室亲王丧礼了,“诏嘉其忠勇性成,视国事如家事,饰终典礼视亲王,从优议恤”。类似的应当还有个在新疆的追封蒙古王公,就是郡王衔贝勒哈底尔,乾隆二十四年因新疆乱,阂门自尽。以此可知大多数外藩蒙古王贝勒身故不用“薨”,是因为按礼制等级区分的缘故,而绝非将外藩蒙古视为域外之故。清人原封礼亲王昭涟做《啸亭续录》,内有超勇亲王事,“王薨之夕,有大星陨于西北”。

既然蒙古王公级别低于宗室,又不用薨,那么就应使用“溘逝”。例证如下:

乾隆二十一年四月,内阁“奉上谕巴林王琳沁人甚淳谨,效力有年。兹闻溘逝,朕心殊为悯恻。着加恩派公永?带乾清门侍卫驰驿前往奠仍赏银三千两办理丧事”;

道光十九年二月,兵部移会稽察房多尔济拉布坦溘逝奉清字旨一道。这里的多尔济拉布坦是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部的亲王,当时担任库仑的蒙古办事大臣;

道光二十年三月二十二日,兵部移会稽察房扎萨克图燮图罕玛呢巴咱尔溘逝,出派散秩大臣一员驰驿前往赐奠等因奉清字旨一道。这里是台北中央研究院的音译,翻译一下就是扎萨克图部的扎萨克图汗兼多罗郡王玛呢巴咱尔,他于道光二十年去世。封爵是比亲王高一级的汗;

前面提到的僧格林沁,其实是作为嗣子承袭科尔沁部扎萨克多罗郡王庄敬和硕额驸索特纳木多尔济的爵位,索特纳木多尔济当时称为三额驸,娶仁宗第三女,道光五年七月理藩院奏:“三额驸于七月初十日溘逝今定于七月二十八日奉移三公主园寝其应得赐祭于七月内方为妥便相应咨行贵处速急办理”

与此参照,属国中朝鲜国王身故也是用“薨”,比如“六月,李薨”;“十六年五月,李薨”;“五十九年十月,李薨”,“十二月,李昀薨”;“四十一年,李薨”;“五年,遣使敕封李算子为世子。适李算薨,即以册封世子之正副使往封李为朝鲜国王”;“十五年,李薨”;“二十九年,李薨,谕祭如例”。朝鲜国王的级别比照的是宗室和硕亲王,其王妃身故也应为薨,虽然《清史稿》中多用卒或身故等字样,但是可以看做书写形式而已,比如“二十四年,朝鲜国王妃薨,遣使赐祭”;“是年,熙母妃赵氏薨,遣使奉表来讣曰:‘朝鲜国王臣李熙言:臣母赵氏于光绪十六年四月十七日薨逝,谨奉表讣告’………………‘近又不幸,康穆王妃薨逝,举朝哀戚,无计摒挡’”等。琉球国也是类似情形,琉球中山国王尚贞有疏言:“先臣尚质于康熙七年薨逝,贞嫡嗣,应袭爵,具通国臣民结状请封”。其他对琉求国记载也有很多,诸如“是年王尚贞薨,世子尚纯先卒”;“是年,王尚敬薨”;“十二年,王尚温薨,世子尚成署国事,未及受封,病卒”;“十七年,王尚灏薨”。

不过朝鲜世子即使册封过,身故却不如宗室世子可用“薨”。顺治二年五月敕谕“朝鲜国王李来使至京忽闻尔世子溘逝深为惊悼特差工部尚书兴能、礼部启心郎邬黑(倭赫)、通事官孤儿马红(固尔玛洪),以香帛牲醴赙 谕祭于世子故谕”。(这个世子因在清廷做质子成长大,朝鲜上下均对其有怨恨之意,有传说是被朝鲜大臣害死的)

其他属国则多写为“卒”,但事实上按其礼制当为“薨”,比如安南国有“是年,黎维禧薨”;“五十七年十月,黎维正薨”;“十一年十一月,黎维薨,王嗣子维祜以讣告,请袭封,附贡方物”;“十三年,黎维祜薨,弟维权理国事”;“二十六年,黎维薨”。武力驱逐安南黎氏政权的越南国王阮氏,就有记载为“阮福映之得国也,藉嘉定、永隆兵力居多,乃取二省为年号,曰嘉隆。在位十七年而薨”;“道光二十一年,阮福皎薨,遣使告哀”;“道光二十八年,薨,子福时嗣”;“时越南王阮福时薨,无子,以堂弟嗣”。缅甸国传中记载有“次年,缅王曼同薨,子锡袍嗣位”。

属国尚可用“薨”,何况本为藩篱的外藩蒙古,只不过给外藩蒙古的王公贝勒定的丧礼级别低了些。

由于对于八旗异姓贵族的封爵较宗室为低,除了清初汉军四藩和义王外,只追封了武勋王扬古利和郡王福康安,因此异姓贵族身故是达不到“薨”的等级。而八旗汉军中的封王者还是用了"薨",比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仲明、耿继茂。如果国定南亲王孔友德不是殉节,也是薨了,连义王孙可望都是薨,也可以认为是特例吧。

三、身故皇子用“薨”情形

早亡的皇子也多用卒、殇、或者早薨(近支皇子),其实早薨是看在他们爹的面子上,按制,冲龄薨不折服。但是如果是成年皇子,虽然未受分封,一般也用“薨”,因为皇子的礼节是按和硕亲王待遇,比如乾隆四十一年,高宗“皇十二子永薨,诏用宗室公例治丧。嘉庆四年,追封贝勒”;“道光十一年,皇长子奕纬薨,命依皇子例治丧”。也有些幸运的年幼皇子,比如象那个荣亲王夭折后既是“薨”。即使是比较倒霉的襄亲王,照样是薨。皇子的福晋身故也称“薨”,记载中有:嘉庆十三年,宣宗时为皇次子,其福晋钮祜禄氏薨,帝命即日成服,初祭后除。未分府皇子福晋依亲王福晋例,金棺、座罩皆红色,以无仪仗,特赏金黄色座罩,仪仗仍视亲王福晋例用,旗色用镶白,著为令。又,“道光七年,皇长子奕纬福晋瓜尔佳氏薨”。可知对于成年皇子虽然未分封,但是仍与夭折的幼年皇子有区别的。

当然,乾隆时代追思的两个皇太子永琏和永琮肯定要用“薨”了。高宗谕曰:“永琏为朕嫡子,虽未册立,已定建储大计,其典礼应视皇太子行。”;乾隆十三年,“皇子永琮甫二周薨”。虽然都是幼稚夭折,但是依旧正式兴办丧礼。题外话,不过大清最后一个大阿哥,就是端王载漪子溥,因亲生老爸纵义和拳闹出事端牵连被归宗,也就没了大阿哥的称号。入民国后竟然混了个参议员的资格,整天抽大烟泡女人没什么好下场,幽人一个。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圣祖二阿哥,也就是废太子在去世的时候是没有爵位的,仍然用“薨”,他的理亲王头衔是追封的。属于非皇子中没有头衔却用“薨”的特例(康熙六十一年,世宗即位,封允子为理郡王。雍正元年,诏于祁县郑家庄修盖房屋,驻札兵丁,将移允往居之。二年十二月,允病薨,追封谥)。三阿哥是诚亲王被革爵后去世,这个“薨”说的过去,因为毕竟去世后马上按郡王品级下葬(上命夺爵,禁景山永安亭,听家属与偕,弘晟仍禁宗人府。十年闰五月,薨,视郡王例殡葬。乾隆二年,追谥)。

四、宗室贝勒、贝子用“薨”

按照丧礼,宗室王公中,其实贝子以上都可以用“薨”。因为满语里贝勒和贝子都是王的意思,即金时的“勃极烈”。如前所说,礼制中贝勒贝子身故称薨,在档案中都是有据可查的,礼部为贝勒薨逝上辍朝由:“贝勒允祜于十二月二十八日三更薨逝应照定例于本月初四日此一日上辍朝”(乾隆九年正月初四日)

清史稿中对宗室亲王郡王等级身故用“薨”没有什么问题,但对贝勒这一等级却很少用,比如<皇子表>中:圣祖十四阿哥恂郡王子弘明封贝勒,乾隆三十二年薨。而亲王郡王多仍写为“薨”,少数一般是写其他死亡方式,比如肃亲王豪格是“自尽”,当然在其他书里有用“薨”,其子孙承袭肃(显)王爵位的,都是“薨”,除非是追封的肃亲王则用“卒”,以对应生前等级。肃王第五子猛峨封温郡王,猛峨子佛永惠袭郡王都是用“薨”,另一子延绶再袭贝勒就是卒了。承泽亲王其实是八大铁帽王里功绩最小的,甚至可以说是忽略不计,但是人家是亲王于是就是“薨”,不过好歹这支被圣祖十六阿哥接管,就是后来的庄亲王家族了,一直是“薨”(顺带提一下,清代最早得到庄亲王头衔的,是舒尔哈齐,《清实录》太祖武皇帝中有“八月十九日,太祖同胞弟打喇汉把土鲁薨”,这就是舒尔哈齐的封号,后来追封庄亲王,同篇“九月,皇弟青把土鲁薨”,按,穆尔哈齐后追封郡王;“二月十六日,皇弟著里革兔贝勒薨,年四十三岁”;)。

宗室多罗贝勒级别在<清史稿>里用薨并不多,即使是给了郡王头衔的。比如郡王品级诚贝勒允祁,是圣祖二十三阿哥,乾隆五十年去世前是郡王衔贝勒,也仅仅是用一字谥的等级(乾隆四十七年,进贝勒。四十九年,加郡王衔。五十年,卒,予谥);仪亲王之孙奕因是郡王衔贝勒,也并未能用薨.但不是说没有,比如宁郡王弘第二子永福,在<皇子表>中也记载“乾隆二十九年,袭贝勒。四十七年,薨。 曰恭恪”。、高宗第四子永成之子绵惠就是贝勒,嘉庆元年去世用“薨”;同样的例子,成哲亲王永子绵勤,嘉庆二十四年去世时是郡王衔贝勒,用“薨”(第二年追封成郡王,而<诸王传>里只写“二十五年六月,绵勤卒,赠郡王”,有误),可他的曾孙溥庄也是郡王衔贝勒就没用“薨”。宣宗长子奕纬道光十一年去世时是贝勒,用“薨”(嘉庆二十四年就得封为贝勒,被其侄子文宗即位后追封郡王,<诸王传>中也写“嘉庆二十四年,封贝勒。道光十一年四月,薨”),其子载治是加郡王衔的贝勒,用“卒”。哦对了,载志子溥伦贝子加了贝勒衔,活到了新中国时期,这可是中国宪法最早的创始负责人,默哀一下,他后半辈子做的是最有前途的环保事业--收垃圾,为中国立宪默哀。作为中国宪法之父,他该追个"薨"字。

《清史稿》皇子表里诸宗室贝勒身故多用“卒”,但是这不代表贝勒不用“薨",即使入了民国,逊帝对去世的贝勒仍称"薨"。而要想清楚这一缘由,必须多了解实际情况。查原始资料中,嘉庆时期成书的《钦定八旗通志》里,贝勒称“薨”的比比皆是:

礼亲王代善孙贝勒常阿岱康熙四年四月薨;

睿王嗣子归宗的豫亲王子贝勒多尔傅,康熙十一年十二月薨;

饶余亲王阿巴泰子博洛(就是安亲王岳乐的哥哥),崇德间封贝子顺治间晋亲王(少见的无爵号,应看做给亲王头衔。类似的还有个亲王劳萨。另,按顺治朝的上谕,端重、靖谨和承泽三个亲王初并未给“和硕”封号,例不与和硕亲王等同,可看做是郡王给了亲王头衔,顺治初很多制度也在变化中),其子齐克新顺治十二年袭贝勒,十八年正月薨;

前面提到的二阿哥废太子允之孙贝勒永瑷,乾隆五十三年十二月薨;

原封成亲王的岳(后世的克勤郡王家族始祖,礼亲王代善子,镶红旗旗主),在崇德时期降为贝勒,“薨于军”;

岳的孙子贝勒呐尼,康熙四十四年正月薨;

岳另一子贝勒喀尔楚浑,康熙八年十一月薨;

喀尔楚浑子贝勒克齐(初名鲁克度),康熙六十一年六月薨;

岳还有两个儿子分别是,贝勒巴尔素浑,顺治十二年正月薨;贝勒轱里布,顺治九年五月薨。

即使是固山贝子,依然多用“薨”的,比如:

英亲王阿济格子固山贝子和度,顺治三年十月薨;

饶余亲王阿巴泰另一子固山贝子博克托,顺治五年九月薨;

博克托子固山贝子佛克齐克,顺治十四年十二月薨;

博克托另一子固山贝子彰泰,康熙二十九年薨;

饶余亲王阿巴泰另一孙固山贝子苏布图,三藩乱时从征湖广薨于军;

苏布图的弟弟固山贝子强度,顺治八年十一月薨;

定亲王永璜子绵德(这是高宗非常喜欢的一个大孙子,袭贝勒爵位大婚时给予了相当多的赏赐),乾隆五十一年九月薨;

安平贝勒杜度(太祖长子追封广略贝勒褚英之子)子贝子特尔沽,顺治十五年二月薨;

杜度另一子固山贝子萨弼,顺治十二年二月薨;

穆尔哈齐子固山贝子务达海,顺治十二年五月薨;

舒尔哈齐子二贝勒阿敏子,贝子固尔玛洪,康熙二十年薨;

舒尔哈齐的另一个孙子多罗贝勒尚善,康熙十七年八月薨于岳州军中;

尚善的弟弟固山贝子努赛顺治十七年十一月薨;

尚善另一个弟弟固山贝子富喇塔,康熙十五年十一月,以疾薨于福州军中;

富喇塔子固山贝子福存,康熙三十九年九月薨。

当然,《八旗通志》里也有贝勒用“卒”的,比如世祖子恭亲王常宁子贝勒海善,海善的孙子贝勒斐苏等,多为无功绩的恩封爵位,不一而足,应当是行文的方式而已。

在上谕中也对贝勒贝子身故称为“薨”的例证,比如康熙十七年七月,圣祖谕宗人府:“贝子傅喇塔…………积劳薨逝,深为可悯”。雍正六年七月二十日:怡亲王第三子弘暾殁。上谕怡亲王之子弘暾薨逝,弘暾系福晋所出,着照贝勒例殡葬。不过道光朝的上谕里,却是“贝子绵岫由侍卫经皇考简任内大臣、宗人府左宗人、并管理旗务,当差有年克勤厥职,兹闻溘逝殊堪轸惜。着加恩照贝子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应得恤典该衙门察例具奏。”此成例或改待考。

以上可知,贝勒甚至贝子用“薨”本为礼制,也执行在丧葬礼仪中。《清史稿》的编排中有差异或错漏属于正常,比如通志中圣祖长子原封直郡王的允提,<皇子表>是写“雍正十二年薨,以贝子礼葬”,其实就是一直幽禁,清史稿里写的是“卒”(更番监守,仍严谕疏忽当族诛。雍正十二年,卒,世宗命以固山贝子礼殡葬)。按照通志典礼志十,和硕亲王、世子、多罗郡王、长子、贝勒、贝子身故都是用薨;公主和亲郡王福金、贝勒贝子夫人也是薨,史稿列传抄袭前书时,礼志简约不当,扼要尚且不得其所,做传者更是失查前书和《会典》记载,故对身故贝勒贝子都比较少用“薨”。在<列传>中有“五月壬子,萨哈廉贝勒薨”;对安平贝勒杜度记录为崇德“七年六月,薨”;“岳薨于军”;“隐志郡王奕纬,封贝勒。道光十一年四月,薨,以皇子例治丧,进封隐志贝勒”,其他贝勒、贝子基本用“卒”。这与《八旗通志》一书记载有很大差异。但是在<礼志>里记载了“四十一年,皇十二子永薨,诏用宗室公例治丧。嘉庆四年,追封贝勒”。如作史者当时仔细查阅,应不出此谬误。

《钦定八旗通志》中,则在<宗室王公传>里记载的比较多,比如:多罗显荣贝勒喀尔楚浑,顺治八年“八月薨”;其长子克齐“康熙六十一年六月薨”;再如“并降齐克新为贝勒,(顺治)十八年正月,齐克新薨”;其他记载也较多,比如“顺治六年十月,封其(博和托)子佛克齐库为固山贝子,十四年十二月薨”。“博和托第四子彰泰,仍为固山贝子,(康熙)二十九年正月薨”;贝勒尚善“八月薨于军”;贝子务达海“十二年五月薨”。

清人笔记中也是如此,比如《郎潜纪闻》初笔“逾日,一骑白衣冠,自大营来,知贝子薨矣”(嘉勇贝子福康安)。附带说一下,古文中对尊敬的人物身故事用“薨”是平常之事,即使对一些非显贵也出于尊重,会用“薨”。同是《郎》书记载,有“兴县孙文定公历事三朝,…………公亦遂薨”《啸亭续录》王文靖事(康熙朝大学士王熙),“薨之日,都城士民皆往送丧,为之罢市,其感人也如此”;同书中有“文恪薨,王亲临其丧”,这里的曹文恪公是清代中叶的名大臣,特别好吃,食量大得惊人。当时朝中有人说他的肚皮宽松,可折起一二叠。类似用法非常多,不代表正式场合行文。

贝勒、贝子的夫人身故也要用“薨”,摘录档案资料如下:

乾隆十年年七月二十七日,礼部题覆,正蓝旗多罗贝勒海山福金薨逝,应照例赐羊烧酒纸并遣臣部堂官一员读文致祭,内有“本年七月初九日申时薨逝。查定例多罗贝勒福金薨逝,钦赐羊五只烧酒五瓶纸一万张,遣礼部堂官读文致祭,翰林院撰拟等语”;

乾隆十五年四月二十一日,为多罗贝勒允嫡福金薨逝臣部题准读文致祭一次,奉旨着派内阁学士世臣相应移会典籍厅转行知会于本月二十四日起程前往易州承祭。

相关记载不胜赘述,谨做记略。

附论

今人得见史书或传记,如有谬误之处,当以其时正式行文为主,即上谕诰命会典实录等,部院行文和旗册档案有些是用日常口语记录。 另查档案中有几件寸疑待考,原件已见,文字当无差异。其内容如下:

道光十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宗人府奏报“固山贝子奕伦于道光十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寅时溘逝”(成郡王绵勤子,给贝勒绵惠为嗣子);

道光二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户部移会稽察房宗人府宗令定郡王载铨奏:“右宗正多罗贝勒绵于本月十二日寅时溘逝”,类似的档案在兵部题奏也有某郡王溘逝的字样。

又如道光三十年九月兵部为奉上谕事:“奉上谕,贝子绵岫由侍卫经皇考简任内大臣、宗人府左宗人、并管理旗务,当差有年克勤厥职,兹闻溘逝殊堪轸惜。着加恩照贝子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应得恤典该衙门察例具奏”。上谕出此,不知当属于承写笔帖士懈怠之故,还是宣宗故意苛刻。同时期睿亲王身故,道光六年五月,礼部移会稽察房睿亲王薨逝钦奉上谕一道 ,内有“睿亲王遭疾数日,遽闻溘逝,实深悼惜”字样,当不是礼部擅自所誊。户部也有一道为奉谕睿亲王溘逝赏恤事奏,内中同样有“睿亲王遭疾数日,遽闻溘逝,实深悼惜”。以做存疑。


相关文章推荐:
省声 | 魏公子列传 | 袁可立 | 袁赋诚 | 张辽 | 吕布 | 下邳 | 唇枪舌剑 | | 蹋顿 | 天柱 | 吕范 | 江都 | 薨殁 | 杨炫之 | 薨薨 | 康熙字典 | 唐韵 | 白虎通 | 集韵 | 螽斯 | 薨薨 | 大雅 | 说文解字 | 省声 | 唐韵 | 说文 | 白虎通 | 螽斯 | 薨薨 | 白虎通 | 不禄 | 庶人 | 螽斯 | 皇贵妃 | 多罗郡王 | 清史稿 | 乾隆 | 侧福晋 | 太妃 | 逝日 | 移会 | 和亲王 | 清史稿 | 皇贵妃 | 和妃 | 贵人 | 怡嫔 | 乾隆 | 尚书 | 郭贵人 | 热河 | 溘逝 | 淳嫔 | 贵人 | 田村 | 恬嫔 | 荣嫔 | 和嫔 | 侧福晋 | 立继 | 佟佳氏 | 那拉氏 | 同治 | 玉嫔 | 平贵人 | 嘉庆二年 | 孝淑睿皇后 | 太上皇 | 奉移 | 祭礼 | 成服 | 乾隆 | 钮祜禄氏 | 皇贵妃 | 嘉庆二年 | 清史稿 | 策楞 | 扎萨克 | 科尔沁 | 僧格林沁 | 内外有别 | 晋文公 | 鲁国 | 清史稿 | 不入八分公 | 和硕 | 礼节 | 土尔扈特 | 奉恩镇国公 | 台吉 | 塔布囊 | 奉恩将军 | 礼节 | 策楞 | 固伦 | 僧格林沁 | 乾隆 | 礼亲王 | 溘逝 | 王琳 | 喀尔喀蒙古 | 办事大臣 | 散秩大臣 | 扎萨克图汗 | 多罗郡王 | 僧格林沁 | 科尔沁部 | 庄敬 | 特纳 | 理藩院 | 朝鲜国王 | 清史稿 | 光绪 | 讣告 | 琉球 | 嫡嗣 | 通事官 | 香帛 | 牲醴 | 安南 | 讣告 | 阮福映 | 永隆 | 王曼 | 藩篱 | 武勋 | 福康安 | 尚可喜 | 耿仲明 | 耿继茂 | 定南 | 乾隆 | 十二子 | 奕纬 | 荣亲王 | 成服 | 乾隆 | 永琏 | 永琮 | | 理亲王 | 为理 | 祁县 | 诚亲王 | 景山 | 宗人府 | 乾隆 | 丧礼 | 勃极烈 | 允祜 | 乾隆 | 清史稿 | 恂郡王 | 弘明 | 肃亲王 | 承泽亲王 | 王里 | 庄亲王 | 舒尔哈齐 | 穆尔 | 允祁 | 乾隆 | | 永成 | | 奕纬 | 溥伦 | 中国宪法 | 清史稿 | 原始资料 | 代善 | 多尔 | 饶余 | 阿巴泰 | 安亲王 | 岳乐 | 崇德 | 劳萨 | 齐克新 | 乾隆 | 成亲王 | | 克勤郡王 | 喀尔楚浑 | 巴尔 | 固山贝子 | 齐克 | 彰泰 | 苏布图 | 三藩 | 永璜 | 乾隆 | 杜度 | 广略贝勒 | 务达海 | 阿敏 | 多罗贝勒 | 岳州 | 常宁 | 怡亲王 | 弘暾 | 清史稿 | 直郡王 | 多罗郡王 | 萨哈廉 | 崇德 | 隐志郡王 | 奕纬 | 进封 | 十二子 | 博和托 | 彰泰 | 白衣冠 | 大营 | 王熙 | 乾隆 | 正蓝旗 | 多罗贝勒 | 翰林院 | 撰拟 | 内阁学士 | 载铨 | 多罗贝勒 | | 睿亲王 | 房睿 | 赏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