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挹江门

挹江门,是南京明城墙民国增辟城门,位于今南京市鼓楼区西北段城墙,架两山之间。著名的中山大道-中山北路由此进入南京城,是旧时连通南京城内与下关码头(今中山码头)的重要通道。

1921年(民国十年)将城墙凿开,时为单孔城门。为中山码头和下关火车站入城的交通要道,因主持修造者为江苏省民政长韩国钧,系泰州人,泰州古称“海陵”,得名海陵门。

1928年(民国十七年)7月,国民政府将海陵门易名为挹江门,1929年,为准备奉安大典,改为三孔多跨连拱的复式券门,是南京城第一个三孔券门。同年4月,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题写“挹江门”匾额。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渡江战役的胜利,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1984年,该城楼上由邓小平题词,辟为渡江胜利纪念馆。2009年4月,渡江胜利纪念馆异地改建。

南京挹江门,最初是市民为进出城方便而在城墙上挖开的一个门洞,称作土城门。

1912年中华民国在南京成立,随着中国东部地区经济的发展及铁路的贯通,经铁路由下关转运的货物大量增加。水路码头和铁路的所有货物入城都是从江宁马路,由下关江边码头经仪凤门入城。由于大马路一带已无足够的岸线,其他地段又因交通阻隔、地势低洼而无法使用,致使经过的货物入城不畅。为此,各界人士呼吁集资,在下关垫地筑路,开辟新的街市。

1914年,下关商埠局帮办金鼎首先倡议,为了繁荣下关码头岸线,应增开城门,填平洼地,修筑马路,打破交通限制,这个倡议得到了下关商界普遍附议。

1914年5月,在时任江苏省民政长韩国钧的支持下,南京地方当局在仪凤门西南的城墙上破墙动工,从城门内八字山取土垫筑城门口到江边码头的道路,填平小南河(今热河路),垫成基地2.7万平方米。新开单孔城门一座,从而缩短了从下关江边进城的路程。

1915年3月城门竣工,全部工程耗银币1.5万元。后小南河基地标价银币4.7万元售出,填补工程用款。此工程缩短了进程路线,便利了码头交通,促进了下关港埠的发展。据传下关商埠局开辟城门之时,因为韩国钧是泰州人(韩国钧是海安人,当时海安属于泰州),泰州古称“海陵”,这座南京的城门就被命名为“海陵门”。《新京备乘》卷上记载:“(韩国钧)就仪凤门西偏,复辟一门。韩泰州人,故名‘海陵门’。”

1928年7月,国民政府下令改朝阳门为中山门、仪凤门为兴中门、海陵门为挹江门、神策门为和平门、丰润门为玄武门、聚宝门为中华门、正阳门为光华门。

1929年,为迎接孙中山先生从北平西山碧云寺南下的灵榇奉安钟山, 将挹江门单孔拱门改为三孔拱门。同年4月,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题写“挹江门”匾额。挹江门时为下关入城的重要通道。民国时期,挹江门的三个城门券都安装了厚木料制作的板门,并设有关卡检查来往行人和车辆。

1930年,挹江门上建造城楼。

1937年,日军进攻南京时,挹江门城楼被炸毁。日军曾在此一带进行过惨绝人寰的杀戮,后红十字会执拾罹难者遗骨于此共葬,现绣球公园内立有纪念处一座。

1945年抗战胜利,挹江门城楼重建的工程就开始,1946年彻底竣工。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由下关登岸经挹江门进入南京,并于当夜占领南京总统府,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胜利这一历史事件。

1984年4月23日,南京市人民政府决定在挹江门城楼上辟建渡江胜利纪念馆,邓小平同志书写馆名。

2009年4月“渡江胜利纪念馆”异地复建,经多次修缮,挹江门城楼保存完好。

挹江门城楼建于1930年,著名澳大利亚女摄影师海达莫理循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南京拍摄过大量珍贵照片,其中就有挹江门城楼建设中的旧影。可惜的是,仅仅七年之后,这座带有民国建筑风格的城楼就在日军的炮火中彻底消失。

1937年,日军进攻南京时,挹江门城楼被彻底毁掉。《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10卷引用日本人寺田与之助在《奔波于炮火下的摄影班》中的回忆文字进行佐证:“(挹江门)这座漂亮的望塔楼也在空袭或者炮轰中被摧毁了,连形状都看不到了!”这里所谓的“漂亮的望塔楼”就是指挹江门城楼。

从1945年抗战胜利后不久,挹江门城楼重建的工程就开始了,到1946年彻底竣工。

有史料记载了民国期间的挹江门修整的经过。1930年9月,南京市工务局长赵志游就挹江门整修向市政府呈交报告:初步预算需运城砖20万块。城砖运费每块1分钱,共需2000元。工程由椿源锦记营造厂承包建筑并设计扩建方案,右边为宪兵稽查所,左边为警察稽查所。城门三孔中间为快车道,两边为慢车道,并人行道。工程合同期限50晴日砌好。若逾期,按日罚洋30元。全部工程90晴日完工,倘逾期,按日罚洋5元。城门保固期为330年。预算经费为 24294.15元,实际包价23000元。

在扩建整修过程中,又几度更改设计方案和追加经费,也可看出工程的艰难。1930年11月19日,市工务局呈报市政府文:决定将城门加大深度加厚底脚“以期坚实,以壮观瞻”,其加大门孔深度由6.1米增至17.20米。预算工料费由23000元增为58062.72元。分14期付款。所需城砖拟取自中山门套城,其拆迁费预计13600元。第二次工程合同签定完工日期为1931年4月1日。

1931年6月2日,市工务局又呈市政府文:因土基欠固,拟将二层改款钢骨水泥,需追加预算21914.72元。同年6月20日,市工务局长又行文呈报市长:“拆除中山门套城之城砖率多碎小,城垣内部又系泥土故质量均不合于挹江门之用,故本局另行包工在小东门拆用城砖,且处近挹江门运费较省,可减省 10000元左右”。同年9月30日,市工务局又函呈市长:“钧谕于该城门之上加建城楼,以壮观瞻。拟计划预算需洋36625.33元,经切实磋商以 35800元交费承包。”合同规定限定在1931年10月5日前完工,分13期付款。

经过一年紧张施工,1931年10月26日,工务局长呈请市长派员验收。呈请中有一段文字值得注意:“两工程均已先后完工。除城楼之零星工程因军事暂行停止外,所有城门及广场两项竣工报告并决算等,候城楼完竣后一并造送”。

从这里可以知道:城楼系“军事”原因并未全部完工。“军事”指的什么?我们从1932年11月22日国民党南京市特别执行委员会公函市政府请完成挹江门城楼报告中可以得到答案:“查是项工程系马前局长任内招椿源锦记营造厂承包。当竣工时适国难,即由军警在内驻防,以致内部地板墙壁油漆等项,未能竣工。”

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时,炸毁了挹江门城楼。

抗战胜利后,1946年3月14日,重建挹江门城楼。南京市工务局制定了施工细则,主要内容为:

(一)工程范围:(甲)重建城楼一座。除利用原有钢骨混凝土梁柱外,其余均照设计图重建。(乙)两旁警卫室自底层至上层修理,并新做门窗地板,楼梯及墙壁。

(二)需款4.8千万元。重建挹江门城楼于1946年9月28日完工。工务局为此邀市府于10月20日进行验收。验收前两日,工务局将挹江门城垛前 “巩固和平”字样下部粉刷一新并加勾缝。1946年11月20日,当时任南京市长的沈怡下令将挹江门钥匙交首都警察厅保管。据资料云:钥匙共22把。

至此,挹江门城楼从决定扩建到最后完工,前后费时达16个年头。

资料记载,竣工后的挹江门城楼保持了原有模样,有双檐翘角庑殿式敌楼九间,面积2310平方米,富有浓郁民族风格。挹江门城楼竣工后,城门匾额上是黄色的“凯旋门”三个字,不过到1947年以后又恢复了“挹江门”的名称。

1946年南京临时参议会决议,改挹江门为凯旋门并立碑纪念,并请著名书法家撰写碑文,题写“凯旋门”三个字。

可乘公交至姜家园站、盐仓桥广场西站下车。

挹江门位于南京市鼓楼区下关地区,中山大道由此入城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