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沐天波

沐天波(1618年 -1661年8月13日),字玉液 ,祖籍安徽定远,是黔宁昭靖王沐英的第十一世孙。

崇祯元年(1628年),其父沐启元暴卒,同年十二月甲辰,年仅10岁的沐天波世袭黔国公一爵,担任征南将军。

明朝灭亡后,沐天波追随永历朝廷,后随朱由榔入缅,在咒水之难被缅兵挟持外出,夺刀抵抗至死。

崇祯元年(1628年)十月,沐天波奉诏承袭黔国公爵位,并继任云南总兵官。而沐天波此时还是个尚无处事经验的青涩贵胄公子,总兵事务只能由云南巡抚代摄,府内事务则由其母陈太夫人及管家阮氏兄弟主持。此时的明朝已是千疮百孔,云南也由于沐府及整个官场“网利营私,土司多叛”。

崇祯十七年(1644年),清军入关,明朝覆亡。此时的沐天波已经长成掌权。南明小朝廷前来要求助饷,他却一毛不拔。

当张献忠的大西军占领四川后,沐天波同巡抚吴兆元、巡按吴文瀛会商征调汉族和土司军队,以防止大西军入滇,并准备接受南明朝廷的调遣。 沐天波派出武定李大贽到滇川边境防守。因为李大贽贪墨残酷,激起元谋的彝族土司起兵反抗。

顺治二年(1645年)九月,武定土司吾必奎发动叛乱,声言:朱皇帝都没了,哪还有什么沐国公。叛军先后攻下大姚、定远、姚安,全滇震动。

沐天波等人急忙下令调集石屏土司龙在田、峨土司王扬祖、蒙自土司沙定洲、宁州土司禄永命、景东土司刁勋等部,于九月间一举击败叛军,吾必奎及其党羽都被活捉。沙定洲原是王弄土司沙源的儿子,阿迷州土司普名声死后,其妻万氏改嫁沙定洲,两土司合而为一,势力大增,以临安府生员汤嘉宾(万氏的妹夫)为谋主,暗中筹划利用沐府同云南巡抚和三司官之间的矛盾、各土司的向背不一,发动一场夺取云南权力的政变。于是,沙定洲夫妇统率的土司军在吾必奎叛乱已经平息后,仍滞留于省会昆明。沐天波因定洲之父沙源一贯表现忠贞,不疑有他,在黔国公府内多次设宴招待。沐府二百多年积累的财富使定洲垂涎欲滴,昆明守备力量单薄、汉族统治集团内部的摩擦,更使他感到有可乘之机。十二月初一日,沙定洲部署已定,以告辞为名,亲自率领士卒攻入黔国公府,同时分派部众占领省城各门。由于变生意外,沐天波来不及组织有效的抵抗,在几名心腹卫士保护下带着官印、世袭铁券等物逃往西宁,途中由龙在田、禄永命保护来到楚雄,这里有金沧兵备道杨畏知镇守,才暂时安顿下来。沐天波的母亲陈氏和妻子焦氏未能随行,仓卒中逃入尼庵自尽。沐天波的弟弟沐天泽和沐天润也都遇害。知宁州禄永命领兵与叛军交战,从官周鼎阻止沐天波出走,要他留下来讨伐叛贼,沐天波怀疑周鼎是在欺骗他,就杀了周鼎而走楚雄。

沙定洲得到了沐国公府里的所有珍宝,占据了会城,劫持了巡抚吴兆元,要挟他写信阻止来救援的军队。沙定洲还向朝廷上疏,说沐氏无道,全亏了沙军才得以平定叛乱,要朝廷加封他代替沐天波世代镇守云贵。又到禄丰抓了前大学士王锡衮,要他在贡院为自己宣传。

顺治三年(1646年)沙定洲为了捉拿沐天波,带兵进攻楚雄。分守副使杨畏知、推官王运开坚守楚雄城,指引沐天波去永昌。沙定洲追到下关,命令他的部将李日芳和王朔分别攻陷了蒙化和大理,两城都被屠城。杨畏知乘着贼兵西去之机,加修楚雄城,并传檄讨贼。许多土司都纷纷响应。于是沙定洲军又来攻打楚雄,从春季攻至夏季,也没能攻下楚雄,这才撤兵。沙定洲叛军在宁州击杀了禄永命,西方已平定后,就向东进军,又来围攻楚雄,于是沐天波得以平安地待在永昌。

顺治四年(1647年),孙可望军到了云南,沙定洲放弃了楚雄,回军与孙可望交战,结果大败,逃到阿迷城中,抓了阮韵嘉、袁士弘献给杨畏知。阮、袁二人被解送到楚雄就戮。

孙可望于是占据云南,引兵西进,杨畏知出兵抵挡孙可望,被捉,就以大义劝说孙可望。孙可望便称自己是为了给黔国公报仇,两次以这样的名义相留,还写信给沐天波。

沐天波没有办法,只好派自己的儿子沐忠罕去与孙可望接洽。孙可望派遣刘文秀去永昌迎接沐天波回到国公府,将叛贼于锡朋等人五马分尸来向国人谢罪。

顺治五年(1648年),沙定洲被诛杀,沐天波穿戴整齐,来感谢孙可望为他报了家仇。可是到了后来,他发现孙可望这个人狂悖无礼,目无上官,为了不招惹灾祸,沐天波尽量躲避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只是与杨畏知经常书信往来,倾诉愁肠。

顺治八年(1651年),孙可望平定了贵州,竟然杀了杨畏知,将朱由榔劫持到安笼。李定国将朱由榔迎入云南,因为沐天波家世代功勋,成为朝中百官之首,这时,孙可望举贵州一省投降清廷,命令张胜袭击云南,李定国,刘文秀全部出征,屯兵于交水。王尚礼想翻入城中作内应,结果被沐天波所察觉。

沐天波将王尚礼扭送朝廷,让卫士好好看管他。沐天波擅使流星锤,他经常把这兵器藏于衣袖之中,这天,他恐怕众人当中还有内应,会生出变故,于是他拿出流星锤舞了起来。这流星锤上下翻飞,出神入化,观看的人无不惊得胆战心惊。王尚礼只好低下了头,长叹一声说:“吾现在已经是笼中之虎,就不劳烦您国公伸手了。”

孙可望再次向南明投降,贵州失而复得,在云南南明国都内的文武官员都得到了加官进爵,只有沐天波以世受皇恩,无以报答朝廷,不敢再接受新的加封为由推辞掉了。又过了许久,他已经认识到南明大势已去,无可挽救,但还是发誓要以身殉国,与南明共存亡。于是他将自己的儿子都入赘给了当地的土司,想以此来为家族留下香火。

顺治十五年(1658年),清军进入昆明,沐天波随朱由榔逃入缅甸。到了曩本河,缅人听到黔国公来了,纷纷下马参拜沐天波。到蛮漠后,天波与国舅王维恭、典玺李崇贵等商量说:皇上入缅,我们应该保着少主进入茶山,这样既可以调度诸营,而且可以使缅人有所忌惮,何况这对我们而言也是很重要的。而皇后不同意这个意见,最终也没能实行。

永历朝廷在被迫退入缅甸后,军力尽失,人心萎靡,缅甸当局的态度也逐步变坏。

缅甸国王曾派人来请黔国公沐天波过江参加十五日的缅历年节。沐天波携带朱由榔原拟赠送的礼品过江后,缅甸君臣不准他穿戴明朝衣冠,强迫他换上民族服装同缅属小邦使者一道以臣礼至缅王金殿前朝见。按明朝二百多年的惯例,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氏代表明王朝管辖云南土司并处理周边藩属国家的往来事务,体统非常尊贵。这时却倒了过来,要光着脚身穿民族服装向缅王称臣。礼毕回来后,沐天波对与他前往朝贺的官员们说:“在井亘时,他们不听我的良言,才会有今日的耻辱,如果我不屈从于缅方,皇上必然无法保全。究竟是谁让我落得如此地步呢?于是悲痛的大哭了一场。礼部侍郎杨在、行人任国玺还上疏劾奏沐天波失体辱国,朱由榔只好留中不报。

顺治十八年(1661年)五月二十三日,缅甸国王的弟弟莽白在廷臣支持下发动宫廷政变,处死老国王,自立为王。新王派使者来向永历帝索取贺礼,这时永历朝廷飘泊异邦已经一年多了,坐吃山空,经费上业已陷入窘境,拿不出多少像样的贺礼。但是缅甸当局的意图显然不是为了得到财物,而是借仅仅具有象征意义的明朝皇帝致贺来增强自己在政治上的地位。永历君臣“以其事不正,遂不遣贺”。南明流亡政府的这种僵硬态度使原已不佳的与缅方关系更加恶化。

顺治十八年七月十八日(1661年8月12日),莽白给逃到缅甸境内的朱由榔捎来口信,让他明日过河,同饮咒水盟誓,以结友好。朱由榔及一些大臣皆看出其中有诈,但寄人篱下,又不敢不去,只好命大学士马吉翔、大臣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员前去赴约。

七月十九日(8月13日)黎明,马吉翔等传集大小官员渡河前往者梗之睹波焰塔准备饮咒水盟誓,仅留内官十三人和跛足总兵邓凯看守“行宫”。上午,文武官员到达塔下即被缅兵三千人团团围定。

缅方指挥官员命人将沐天波拖出包围圈,沐天波知道变生肘腋,夺取卫士的刀奋起反抗,杀缅兵九人;总兵魏豹、王升、王启隆也抓起柴棒还击,终因寡不敌众,都被杀害。其他被骗来吃咒水的官员人等全部遇难,与沐天波同时遇难的,还有他带在身边的小儿子沐忠亮。

邵廷采:①洪武勋旧同国终始者,魏国、黔国及诚意数家,而致命竭忠,天波尤着。方其由永昌还省,晦迹十载,不见疑于可望,及委蛇缅廷,冀免主危,虽宁俞之忠,无以过之。然天道亏盈,秦、晋、楚、福诸王,积逾千万,身遭醢,谥为至愚,而沐氏享祚三百年,死犹以忠节着,岂非盛德之报哉!

②及具末世,皇降大割,国步多艰,卒能跋舍从亡,流离异域,不屈以死,见危授命之义,其庶几焉,斯亦无愧其祖宗矣!

先祖:沐英

父:沐启元

母:陈氏

妻:焦氏

妾:夏氏

弟:沐天泽、沐天润

子:沐忠显、沐忠亮

《西南纪事卷八》

《明季南略卷之十二》

《爝火录卷十五》

在金庸小说中,沐天波遗留下的旧部奉沐剑声为主,矢志反清复明,与天地会有“唐桂之争”,沐天波之女沐剑屏为韦小宝的七个妻子之一。

2004年电视剧《长河东流》:毛毛饰演沐天波。


相关文章推荐:
定远 | 沐英 | 咒水之难 | 南明 | 武定 | 大姚 | 定远 | 姚安 | 沙定洲 | 宁州 | 周鼎 | 楚雄 | 吴兆元 | 楚雄 | 孙可望 | 刘文秀 | 孙可望 | 杨畏知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