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泷川一益(日本战国时代历史人物)

泷川一益(大永5年(1525年)天正14年9月9日(1586年10月21日)),日本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武将、大名。出生于日本近江国甲贺郡甲贺忍者世家,幼名久助,通称彦右卫门。《势州军记》记载,一益生于近江甲贺郡大原村。《重修谱》记载,其父一胜为泷(油日村)城主。

幼年时接受铁炮训练,后历游各地。《重修谱》记载,一益很早便出仕织田信长,约在天文年间。在《信长公记》卷首的“盆踊的记事”中已经登场。信长对一益的信任并不因其近江出身而逊色于其他尾张出身谱代重臣。永禄4年(1561年),清洲同盟时,奉信长之命前往去家康的老臣石川数正进行和谈(《重修谱》)。曾因功封上野,信浓一部,任关东管领。织田四天王之一。本能寺之变后,被北条氏击败。后隐居。

泷川一益的官名在文书上一律用“左近”或“左近将监”的官名。《重修谱》以及《太阁记》中称呼一益“久助”,后记述为“伊予守”。

早年出仕信长,永禄年间便与尾张出身的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等齐名,成为一军之将。永禄10年春,一益任大将出征北伊势,当地土豪皆归服其座下,后被派驻守伊势(《势州军记》等)。同年4月18日,成为大福田寺奉行人(《大福田寺文书》)。翌年2月,信长亲自领兵出阵北伊势攻,一益表现活跃。9月,信长拥立足利义昭上洛,一益驻留北伊势没有同行。永禄12年5月,木造具政内通信长,一益乘机出兵,终不敌北军。之后信长大军进攻北氏时任守备。7月,伊贺的仁木长政投向织田方。8月,信长大军八万余人包围大河内城。一益攻下支城阿坂,并参加大河内攻城战。在大河内兵粮攻(断粮)中、一益领军烧毁多芸谷的国司馆等。10月4日,大河内开城,一益与津田一安一同受封城池。大河内笼城战后,一益奉命负责守备安浓津、涉见、木造三城(《信长公记》)。

泷川一益在成为北伊势方面的担当后,与其他诸将一起征战畿内。元龟3年(1572年)4月4日,与柴田胜家等催促河内的片冈弥太郎出阵(《根岸文书》)。同年9月28日,受山城的革岛一宣、秀存安堵状(《草岛文书》)。天正元年(1573年),信长与将军足利义昭对立,一益作为信长手下老臣中的一人活跃在战场上。第一次冲突后的4月27、28日,在由义昭近侧和信长老臣起草的文书中,两方都提到泷川一益的名字(《和简礼经》)。义昭近侧等的誓书中记载有直政、泷川一益、佐久间信盛三人,此三人皆为信长的老臣,当时畿内方面的担当。7月,稹岛城之战,一益暂时驻留京都。8月,出阵江北,任织田军先手众。(《信长公记》)

朝仓灭亡后,信长颁下织田大明神社等寺社所领、安居三河守等国人众所领、橘屋三郎五郎的免诸役等安堵;但其实务由明智光秀、羽柴秀吉、泷川一益三人主持(《剑神社文书》、《橘文书》)。

同年9月,信长加紧平定北伊势。泷川一益与柴田胜家等攻占坂井城、深谷城,至长岛的付城矢田城。天正2年7月,参加长岛之战,与织田信雄等率水军安宅船从海上进行攻击(《信长公记》)。9月29日,长岛落城。之后,一益受封北伊势五郡、进入长岛城(《甫庵》、《当代记》)。当时其北伊势五郡支配地国侍、寺社记载有,①天正2年11月2日,免除高田喜兵卫尉临时课役(《伊势古文书集》)。

②天正3年2月24日,口源四郎领取安堵(《阿波国古文书》)。

③天正3年12月,兴正寺境内领地得安堵(《兴正寺文书》)。

由此可见,泷川一益是在天正2年长岛讨伐以后得北伊势五郡领地。此时信长家臣中与一益同样支配数郡的有,柴田胜家(近江中郡)、佐久间信盛(近江南郡)、羽柴秀吉(近江北郡)、明智光秀(近江志贺郡和北山城)、丹羽长秀(若狭)、直政(南山城)。

泷川一益常率其领下北伊势五郡士兵作为游击军团,从北陆至丹波、播磨,参加了各项军事行动。天正3年5月,参加长筱合战。同年8月,参加越前一向一揆讨伐战(《信长公记》),后负责清扫战后越前残党(《寸金杂录》、《高桥源一郎氏文书》)。天正4年4月,参加安土城石垣建设,与羽柴秀吉、丹羽长秀共同指挥一万人向山上运送石料。(《信长公记》)。同年5月,信长亲自出阵大坂,一益为阵前先锋。天正5年2月,进攻杂贺。8月,随总大将柴田胜家进攻加贺。天正6年4月,跟随织田信忠进攻大坂;后与丹羽长秀、明智光秀合兵进攻丹波园部城,以及播磨上月城救援战、神吉城攻城战。(《信长公记》)。

一益还在本处地伊势建造大船一只,由其麾下犬饲助三、渡边佐内、伊藤孙大夫等操作。天正6月26日,与九鬼嘉隆的六只大船于淡轮海上大败本愿寺方水军(《信长公记》)。天正9月30日,于界接受信长检阅,犬饲助三等受到褒赏(《信长公记》),后一益配下所有船只皆由犬饲负责指挥。在行政方面,通过周旋使革岛氏所在的山城西冈之地从属长冈(细川)藤孝。天正4年2月10日,革岛秀存以30石答谢一益。天正5年7月28日,一益向百姓了解情况后饶恕松室某出奔之罪(《革岛文书》)。天正5年闰7月9日,给大和泽某扮下安堵状副状(《泽氏古文书》)。摄津国的支配者荒木村重背叛信长。11月9日,信长亲自出阵摄津,一益等诸将随军,于芥川、茨木布阵。有冈在阵期间,一益为织田军主力,转战冢口、食满、古屋野等各处,并于一之谷放火。6月20日,因在阵时军功与丹羽长秀等五人受赐鹰一只。9月16日,又与丹羽长秀二人受赐马一匹。同月27日,信长亲自前往一益所在阵中探望。10月,一益寝返有冈城内中西新八郎,命中西等四人足轻大将在城中谋反,城外军队便乘机攻城。11月19日,有冈城开城。之后,泷川一益驻留摄摄津。12月9日,授禅昌寺领安堵。同月12日,与丹羽长秀、蜂屋赖隆一同将荒木村重重臣的妻子处砾刑,并将战事通告正在播磨的羽柴秀吉(《信长公记》)。

天正8年3月9日,北条氏使者到达安土(《信长公记》)。10日使者拜谒信长,向信长赠呈鹰、马等物。天正8年9月25日,一益与明智光秀前往大和。(《多闻院》)。二人驻留至11月2日,彻查当地寺社、国人功绩(《多闻院》、《法隆寺文书》)。多闻院英俊称其为“苦如地狱”。戒重某、冈弥二郎等四人被杀(《多闻院》)。天正9年6月5日,北条氏通过一益向信长献上名马。同年10月末,下野皆川广照的使者来访,通过近侧堀秀政拜谒信长(《信长公记》)。翌年,泷川一益被派往上野厩桥,任“关东八州御警固”,保持与北条氏的交涉。

天正9年,信长开始进攻伊贺等未征服之地。天正7年9月,织田信雄曾出兵伊贺,但遭国人众顽强抵抗而败北。天正9年9月,信长再次出兵伊贺。总大将仍是织田信雄,旗下有信长的旗本以及蒲生、山冈等近江众。其中还包括泷川一益、丹羽长秀麾下的游击军团,大和的筒井顺庆也参加了此次战斗(《信长公记》、《多闻院》)。

伊贺国人虽依靠城砦固守,但实力相差悬殊,十余日后伊贺基本平定。国人、地侍进上手土产参降,一益获赐“山樱之壶”。伊贺阵中一益与率领近江众的堀秀政一同平定阿闭郡。天正10月10日,信长在一宫欢迎款待从伊贺回来的泷川一益(《信长公记》)。此战也是游击军团的最后活动。天正10年2月1日、木曾义昌内通织田信长,信长看准机会对武田氏发动总攻。织田信忠任总大将。参阵者包括泷川一益、河尻秀隆、森长可、毛利长秀、团忠正、水野守隆、水野忠重等。3日,先锋森长可、团忠正先行出发前往信浓。12日,一益跟随信忠军团一起行动(《信长公记》)。

2月15日,信长给进军中的老臣泷川一益、河尻秀隆致信,告诫二人要制御年轻、血气方刚的大将织田信忠的行动(《德川黎明会文书》)。3月5日,信长从安土出阵(《信长公记》),并在预定地点与信忠军会合。织田大军仅在高远城受到象样的抵抗,很快逼近甲斐武田胜赖的本处。3月11日,一益献上胜赖的首级(《信长公记》等)。同月21日,北条氏再次通过泷川一益给在上诹访本阵的信长献物以示祝贺。

3月23日,信长在平定了甲斐、信浓之后,赐于一益上野一国和信浓小县、佐久二郡。其“关东八州御警固”在《信长公记》中记载为“东国仪御取次役”,《伊达治家记录》中“东国奉行”,《甫庵》、《武家事纪》中为“关东管领”。后世大多称其为“关东管领”。信长要求一益:一、以上野为中心将关东大名收编信长组下。二、负责与北条氏之间的外交工作,并确立其从属关系。三、压制伊达氏等奥羽大名。是年一益五十八岁,对如此重负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平定完成后,信长进入甲斐,历游富士等地后准备归国。4月2日,一益在台ケ原恭迎织田信长(《信长公记》)。

泷川一益很快开始进行关东大名组织工作。4月4日,催促下野的宇都宫国纲出兵(《宇都宫家文书》)。4月8日,与常陆的太田道誉父子商谈共同行动之事(《太田文书》)。同日,信长给上野的真田昌幸发出黑印状,一益发出副状。《甫庵》中记载有信长于4月11日所订的“东国法度十五条”。之后,一益进入箕轮城,接着移居厩桥城。上野的地侍,仓贺野、内藤、小幡、由良、安中、北条、本部、长尾、高山、和田、深谷、成田、上田等皆前来出仕;其中还包括有沼田的真田昌幸(《北条五代记》、《北条记》)。

陆奥群雄割据中,伊达氏、芦名氏抬头。5月29日,芦名家臣金上盛备至一益处请求其不要违反织田、芦名之间的盟约(《饭田文书》)。与此同时,一益应伊达辉宗所请,准备从厩桥出阵(《伊达治家记录》)。

此时,越中的柴田胜家等想与其呼应,对上杉氏出兵,于三国卡大败。

6月2日,泷川一益得报本能寺之变。9日,回归厩桥(《石川忠总留书》)。《北条五代记》、《甫庵》等书中记载,上州众在京都之变后皆作出忠诚表示,一益大受感动。故6月12日从处小泉城将富冈六郎四郎发出的一益变节的书状并非实情(《富冈文书》)。

6月11日,北条氏政在确认京都之变后作出敌对行动。18日,一益出阵仓贺野,于神流川击败北条氏邦军。然而次日与北条氏直军再战,上州众战意全无。一益虽率旗本奋战,终大败而回。

战败后,一益经箕轮入信浓芦田(依田)信蕃的小诸城,后回归本领长岛(《南庵》)。

6月27日,信长手下重臣召开清洲会议。《木曾考》记载,一益于7月1日到达长岛。故一益没能参加此次会议。此前任关东、奥羽方面担当,与柴田胜家、丹羽长秀、羽柴秀吉具有同等地位的泷川一益被排除在织田家宿老众之外。会议结果,在信长之子、四宿老以及山崎合战参战者中,对领地进行重新分配。《太阁记》中记载的一益得到五万石加高可信度不高。

此后,泷川一益对秀吉产生恐惧,开始接近另一个实力者柴田胜家。天正10年12月,一益在织田信孝的家臣小岛民部少辅处筑砦(《小岛文书》),公开进行对抗秀吉的行动。

天正11年1月,一益乘岩间党谋反之际,进入佐治新介驻守的伊势龟山城,并派泷川益重进攻峰城。2月,遭秀吉军进攻,一益降伏(《势州军记》)。

4月21日,其盟友柴田胜家在贱ケ岳合战中战败自尽。5月2日,织田信孝自杀。7月6日,泷川一益向秀吉献上朝山的画,表示服从(《宗及记》)。后剃发,号“入庵”,记为“泷川入道”。北伊势所领被没收。《武家事纪》中记载,一益于近江南郡领取五千石。

翌年小牧长久手之战中,一益被秀吉起用,派往尾张寝返蟹江城的前田与十郎,并参加蟹江城守备。6月,遭家康进攻。7月3日,开城,退往伊势(《多闻院》)。7月12日,秀吉授予泷川一益三千石,其子一时一万二千石领地。(《宽永传》所收文书)。天正14年(1586年)9月9日,死于越前五分一。享年六十二岁(《宽永传》)。

泷川一益,出身近江甲贺郡的忍者世家,幼名彦右卫门,父亲为当地土豪泷川一胜,泷川家是平安时代有力公卿判氏的末裔,但在遥隔千年的战国时代里泷川家仅仅支配油日村的泷城而已。一益的前半生完全笼罩在一团迷雾中,据说他曾经出仕南近江的强豪六角家,但因品性不良而被革职下野,依照他后来的表现在这段四处流浪的日子里他痛下苦心钻研忍术、兵法、筑城术和当时并不普及的铁炮技术。

泷川一益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史书上是在天文年间,大约是信长继任家督前后,透过远房堂兄池田恒兴的推荐出仕信长,成为织田氏家臣的一员。在不注重门第观念的信长麾下泷川一益以其卓越的才干迅速发迹,在桶狭间会战出阵建功,并于今川义元死后策反原先亲近今川家的伊势湾知多半岛水军众佐治氏和织田家结亲,投入织田家麾下,后于永禄四年出使三河松平氏进行友好交涉,为来年的清洲同盟建立基础,并仲介志摩水军中的九鬼嘉隆臣服织田家,此时泷川一益的武名已跃升至与尾张出身的织田老臣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等人齐名,永禄十年二月,泷川一益受信长之命身任总大将指挥对北伊势的侵略行动员,成功拿下员弁和桑名两郡,将南部、加用、梅津、富田诸氏收入织田家麾下,此后一益就被派驻在伊势做为织田家攻夺伊势的先行官,千草、南部、滨田、茂福等豪族则在信长命令下被派为一益管辖,出身热田神社神官的尾张豪商加藤顺盛也在此时转任泷川一益的与力,除了在财力、兵力两方面援助一益的伊势攻略外,也如同后来的竹中重治、前田利家一般担起军监之职,防止孤军在外的泷川一益生出叛心。

同年四月,泷川一益成为大福田寺奉行,然后运用手段让伊势土豪木造具康在源净院出家的庶子还俗,将其收为养子,即是后来的泷川雄利。把木造具康拉到织田方以对抗国司北田家。翌年二月,信长在掌握美浓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领军四万兵压北伊势,让原本在一益的游说下仍不知该继续效忠北田家还是该改投织田家的当地土豪赤堀三家、千草、宇野部、稻生各家在在亲眼见到织田军的威势后纷纷倒向织田家,并在主公织田信长受意下促成信长三子信孝入继神户家、四弟信包成长野氏的养嗣子,假其家名巩固织田家对北伊势的支配,一益也因为在北伊势的战功拜领蟹江城主。随后信长便于当年九月出兵拥将军足利义昭上洛,一益则为了处理投降的伊势豪族之事宜而继续留驻伊势并未一同上京。永禄十二年五月,一益先仲介被北田具教击败的志摩水军九鬼众的首领九鬼嘉隆投向信长,再以木造具政为内应出兵,但由于在伊势的织田军数量并不敌北田军,所以一益火速上请信长亲征,之后一益先是策反了伊贺的仁木长政,再于大河内城的围攻战中打下支城阿阪、焚毁多艺谷的国司馆,于阵中表现活跃。十月,大河内城开城,北田具教以收信长次男信雄为养子的条件降服后,泷川一益积功受予责安浓津、涉见、木造三城的支配及守备任务。元龟二年,神户具盛为织田信长所逼,于近江日野城隐居幽闭,泷川一益伺机大举征伐北伊势,将当地豪族一一讨灭,把他们的领地纳为织田家的直辖,一益先于长岛城诱杀茂福城主朝仓盈丰,随即将茂福城拿下,以山口氏暂代掌理,之后又在招待羽津城主羽津近宗的宴席上将其毒杀夺占羽津城。

在北伊势大致稳定后,素来唯才是用的信长当然不可能让泷川一益晾在那里闲着,很快把他调至近畿战线参予平定摄津河内转战各地,被世人称誉"进与退皆看泷川"的猛将,意指在军队前进时以狡智勇猛兼备的一益为先锋必无往不利,而后撤时只要有一益死战力挺全军必能安稳退走。元龟三年,泷川一益与柴田胜家一同劝降河内片冈弥太郎,天正元年时更随信长一起出征发起信长包围网的将军足利义昭,将其固守的稹岛城攻陷。然后任先手众参加浅井、朝仓讨伐战一举撬入朝仓老家一乘谷城,在完全攻下朝仓领后一益受命和明智光秀、羽柴秀吉一同处理降将旧领安堵、安抚国人众以及织田大明神社等寺社所领、安居三河守等国人众所领、橘屋三郎五郎的免诸役的安堵等工作,充分发挥他协调的手腕。

同年九月,信长再次兴兵攻入伊势以图歼灭曾让织田军两次吃鳖的长岛一向一揆,泷川一益和柴田胜家等诸将先后攻占了阪井城、深谷城及久为一向宗徒盘据的付城、矢田城。翌年二月,泷川一益担任信长次子织田信雄的副将率领伊势水军与九鬼嘉隆的志摩水军合流三百艘安宅船由水路出发,和信长亲率的织田军水陆并进将长岛一向一揆全数剿灭。随后转向出兵包围豪族滨田氏的滨田城,诱出滨田军一举破之,滨田氏当主元纲战死,宾田城陷落。战后一益受封北伊势五郡,身任长岛城主,官拜左近将监,当时在织田家中与一益有同等封赏的仅有柴田胜家、羽柴秀吉、明智光秀、丹羽长秀等寥寥数人。

此后泷川一益就以这北伊势五郡为根据地率领麾下军团投入织田家的各条战线参与军事行动,于天正三年五月,于长筱之战中出阵率领洋枪队担任先锋击破武田军,之后参加对不满织田家统治的越前一向一揆的讨伐战,与羽柴秀吉、明智光秀击破越前一向一揆。并劝说山城西冈的革岛氏从属细川藤孝,在天正四年二月获得革岛秀存答谢三十石。

天正五年二月,泷川一益先是随信长对纪伊杂贺一揆发动攻击,再于八月调到越前支援北陆军团长柴田胜家在加贺手取川与上杉谦信对战失败,十月时再转入大和讨伐反叛的松永久秀。同时仍分兵征讨在北伊势亲近国司北田家的豪族如员弁郡的绳生城主栗田监物季重及桑名郡的矢田氏氏,翌年四月与信长长子织田信忠一同出阵协助佐久间信盛围攻石山本愿寺,此时正逢丹波战线吃紧,于是泷川一益匆匆赶去和丹羽长秀合兵协助当地军团长明智光秀攻陷园部城,这时换播磨战线告急,因此泷川一益便带丹羽长秀、明智光秀拨出的援军和摄津的荒木村重会合后便往援羽柴秀吉负责的上月城。信长的用人之法是采因材施用,对佐久间信盛、丹羽长秀、柴田胜家等性格诚笃的战将多半一次只交代一件工作让他们专心做好,而像泷川一益和羽柴秀吉、明智光秀、荒木村重这些多谋的智将则同时要负则好几件工作,务必把他们的能力全压榨出来。就在一益带着配下大军东奔西跑的时候,就还要兼顾信长所交代的建造铁甲船的工作。天正四年时织田水军曾经大败在支援本愿寺的毛利水军的烧夷战术下,为了防止敌人火攻,信长想出让船也披上甲胄的想法,让一益在本领地伊势命麾下的犬饲助三、渡边佐内、伊芳藤孙大夫与九鬼嘉隆带领近江国友村的工匠和志摩九鬼众的船匠打造出六艘铁甲船,在天正六年的第二次木津川冲海战中大败毛利水军。

天正六年七月,泷川一益和丹羽长秀、筒井顺庆组成两万联军再次出兵播磨协助羽柴秀吉攻打别所家,于当月十六日攻下神吉城,消灭神吉氏。同年十一月,镇守摄津的荒木村重忽然叛出织田家自立,为防摄津以西的战线后援被断,信长透过传教士先劝降了高山右近,再以重利诱降中川清秀让战线不致中断,随即火速亲征带同泷川一益和丹羽长秀、织田信忠等于芥川、茨木出阵攻打荒木村重的城池,将其居城有冈城包围。期间泷川一益转战冢口、食满、古屋等摄津各城野,与丹羽长秀二人受赐马一匹,之后一益策反有冈城内的中西新八郎等人里应外合将有冈城攻陷立下大功,授禅昌寺领安堵,留守摄津。泷川一益于是年十一月和丹羽长秀、蜂屋赖隆将荒木村重的妻子亲族处刑,并将战事通告正在播磨的羽柴秀吉

天正八年,泷川一益和明智光秀同往大和进行丈量检地的工作,彻查当地石高、寺社领地、国人功绩,展现出一益非军事面对内政实务的擅长。翌年,眼见信长势大并与武田交恶的关东北条家透透过泷川一益向信长献上猎鹰、名马示好,一方面信长也乐意与北条结交以达到制衡武田家之效,于是便将一益任为"关东八州御警固"以保持与北条家联系。

在天正七年时信长的次子织田信雄曾私自发兵攻打伊贺但为当地精通忍术的国人众们击退,为此信长大发雷霆,违反军纪、无令出兵已是一罪,还战败丢了织田家的面子更是不可赦,不过念在信雄也是想为织田家贡献心力,所以才饶他一次,然后要求信雄秣马厉兵,由精通忍术的泷川一益辅佐,让他于天正九年时再度带两万大军攻打伊贺,忍术遭到破解的伊贺国人众虽然试图坚守城砦,但彼此间实力的差距并不是几道城墙就可以弥补的,短短半个月间伊贺就被平定了。

天正十年,泷川一益先是出兵近江讨灭甲贺土山氏,随后成功宣抚原本武田家镇守东山道的木曾义昌转投信长,成为织田军的内应,信长看准时机对江河日下的武田家发动最后一击,信长命信忠为总大将,泷川一益和河尻秀隆辅由伊那口进攻、德川家康自骏河口、先锋森长可自岩村口发动供攻势,自己则在最后方压阵。织田信忠统率的十万织田军可说是一路破竹,武田家如阳春雪崩一般瓦解,阵中走投无路的胜赖在天目山麓被泷川一益率军包围,被迫自杀,武田家就此灭亡。

武田灭亡后,立下大功的一益得到上野一国和信浓小县、佐久二郡,以及一匹粟毛马和吉光铭刀,这时的泷川一益加上伊势近江的封地总共高达八十万石。身任上野箕轮城主的泷川一益成为信长在关东的代官,接着,信长挟朝廷之威望,将原属于上杉家的关东管领之职赐给一益。同时信长写的《东国法度十五力条》和密函也交代了三项任务给一益,第一就是要他以上野为中心,将割据关东平原的众豪族收编进天下布武的旗帜下。第二,就是负责与北条家的外交工作。第三,压制常陆佐竹家、奥州伊达家等东北大名。

如此重担压在已五十八岁的泷川一益肩上,既是欢欣也是忧心,欢欣主公对自己能力的信任,忧心已将耳顺之年的自己能否在有生之年完成任务,他在使者大郎五郎送给信长的回函中道:"收到主公的委任状,余便远赴东国听候调动驱使。代替主公为朝庭在关动八州警戒经营,这是主公对臣的厚信,臣已有老死于东国之觉悟矣。"

一益很快便开始着手进行信长交代的工作,先催促下野的宇都宫国纲出兵,并与常陆的太田资正会谈劝他投降。是年五月泷川一益将居城移到厩桥城,当时就在泷川一益亲身进入厩桥城之时,百姓们举行了能乐盛会欢迎新主君泷川一益,这场盛会的影响一直沿续到今日,发展成著名的"前桥能乐"。泷川一益迁入厩桥城后上野的各地土豪们仓贺野、内藤、小幡、由良、安中、本部、长尾、高山、和田、深谷、成田、上田等皆投入了一益的麾下,甚至连武田旧将真田昌幸、小幡信贞、内藤昌月亦来请降,同时也始终与伊达家、芦名家等奥羽大名保持联系,同年五月与芦名家臣金上盛备交涉确立盟约的延续,并和越中的佐佐成政军互相呼应派遣佐治益氏和上杉军作战,仍于三国峡战败。

正是天有不测风云,天正十年六月,明智光秀成功策动本能寺之变,一代霸王织田信长死于烈火红莲之中,由飞脚获悉凶报的一益当场哭倒,立誓报仇。一益知道事态严重绝瞒不过上野诸将于是索性开诚布公,让上野诸将自己决定日后动向,上野诸将都决定不改立场以报一益的礼遇。虽然如此,但失去信长的威胁后,之前只能坐在小田原中看泷川一益实行谋略的北条家却玩着两面手法,一方面立即遣使送信安慰一益,另一方面则火速动员领内兵马以夺回关东八州的主导权,泷川一益也非初出道的雏鸟,早藉麾下的甲贺忍者探知北条军的动态确认心中所想,于是迅速整顿一万三千兵马从厩桥城出阵,于仓贺野布阵攻打金洼城以占得与北条大军交锋的制高点。

此役中泷川一益以侄儿泷川益氏为先锋,上野诸将为左右翼大败来援的北条氏邦军并在当日便将金洼城攻下。翌日由北条当主氏直亲率大军赶到与新败的氏邦军合流共五万大军对仅一万三千人的泷川军在神流川发起总攻击,受到四倍于己的强敌围攻,但泷川军在一益出色的指挥下仍保持了一个不败不胜的僵持局面使北条军大为头痛,这时前日败于一益手下的北条氏邦见久战不利,于是看准一益急着想赶去京都的心态,诈败让泷川军深入,然后猛攻杀败已被北条军摸透战法的上野诸将,使泷川军总崩溃,战死者超过三千之数。

泷川一益在侄儿泷川益重的死命殿底掩护及家臣的护卫下仓卒逃到松井田,后于箕轮城大宴上野诸将以为诀别,并同意他们投向北条氏以保家族,宴后一益请僧侣替战死的泷川军亡魂举行超渡法会。由于回途必经之路甲信两国在信长死后已经大乱,所以一益只能向小诸城主芦田信蕃求助,借道木曾口回到领地长岛城。

就在一益回到长岛前,由西国急行军至京都的羽柴秀吉已经抢先一步替信长复仇,结束了明智光秀的十二日天下。在秀吉所主导的决定织田家未来的清洲会议中,秀吉为了遏阻柴田胜家的势力硬是以泷川一益在神流川的败迹将一向和柴田胜家交好的他从宿老的位置拉下来。会议中,通过以信忠之子三法师为新家督的结果,领地也重新分配,山崎会战的参战者与四宿老、信长诸子都有一定的增加,而泷川一益则只维持本领不变。之后秀吉又在大德寺信长的百日法事中让泷川一益吃了个闭门羹,讥称:"没有泷川殿的座位。"

为了对抗意欲取代织田家的秀吉,泷川一益与柴田胜家、织田信孝联合构成反秀吉战线。天正十二年十二月,秀吉出兵美浓攻打岐阜城的信孝,在信孝交出三法师后议和。翌年正月,一益乘岩间党谋反之际,对秀吉方的佐治新介的伊势龟山城发起猛攻并派遣泷川益重攻打峰城,同在织田家阵中多年的秀吉深知一益的厉害,于是也立即发兵伊势以阻其攻势,这时信孝也对开始大垣城进行攻击,两人联手各牵制住秀吉的一部份军力以减轻柴田胜家与秀吉决战时的阻力,不料就在一益在长岛城与秀吉进行守城战时,一向未受到重视的秀吉之弟秀长居然已经将伊势其他属于泷川家的城池一一攻陷,孤立无援的泷川一益无奈下只好先行称降以待胜家,期间也被秀吉要求参阵攻打织田信孝领内的大垣城。

但一益的算盘落空了,柴田胜家于贱岳之战中败于秀吉之手,一益也对秀吉献上朝山的画,表示服从之意,但是其所领的北伊势五郡依然被秀吉没收,仅给他近江南郡领五千石领地。天正十二年在小牧长久手之战时,一益被秀吉起用派往攻略尾张蟹江城,顺利说降城主老部下前田种利之子前田长种,并联合九鬼嘉隆进一步救援尾张大野城,但在池田恒兴败亡的消息传来后,两人便重入蟹江城防守,尽管九鬼嘉隆顺利在水战中讨取了德川家水军头领间宫信高,但在陆战方面兵力趋于劣势的蟹江城还是被德川家康、织田信雄军包围截断水源,泷川一益只好开城投降退往伊势。

战后一益受到秀吉的叱责而剃发出家,号入山庵,将家督之位让给次子一时,蛰居于越前大野,领三千石的隐居料,一时也被秀吉以一万二千石的封赏重新起用。天正十四年,泷川一益在病床上结束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享年六十二岁,法名道荣。

泷川氏,据称是纪中纳言长谷雄的子孙,做了河内国高安庄司。后代移居近江国泷之城,称泷川氏。另一说,泷川氏是伴氏的一族,近江甲贺伴党的子孙。一益出生于近江甲贺郡,家世是六角氏属下的土豪。

高安范胜

一益的长兄,一说,一忠是他的儿子。

泷川一忠「たきがわ かずただ、天文22年(1553年)~元和元年(1615年)」

小名三九郎。

一益的长子,随父跟从信长。

天正十二年,秀吉为蟹江城被夺发怒,一忠被追放。

其子泷川三九郎一绩出仕中村一忠,叔父一时死去后,因其子一乘年幼,领得一时的遗领二千石之中的一千七百五十石。一乘成年后,一绩归还了七百五十石知行,自己留下一千石。

泷川一绩的妻子是真田昌幸的女儿,因为这层关系,他们收养了真田信繁(幸村)之女、大谷吉继的外孙女“あくり”(阿菊)。宽永九年,一绩将养女嫁给伊予松山藩重臣蒲生源左卫门乡喜,但德川方一直对幸村耿耿于怀,最终为这件事找了一绩的麻烦,一绩被改易。其子泷川三九郎一明受召成为幕府旗本,子孙以旗本身份存续。

泷川一时「たきがわ かずとき、永禄11年(1568年)~庆长8年6月2日(1603年7月10日)」

小名八助、久助。

一益的次子。随父跟从信长,领得伊势国铃鹿郡龟山、近江国甲贺等地。

天正11年(1583年)贱岳之战,从属柴田胜家,失去领地。次年,受秀吉赐以一万二千石。

文禄元年,从属家康,受下总国内二千石。庆长五年关原之战时出阵。

庆长8年死去,享年三十六岁。子泷川久助一乘继承遗领,子孙世代为旗本。

泷川辰政「たきがわ たつまさ/ときまさ,天正3年(1575年)~庆安5年(1652年7月18日)」

泷川知卜斋

泷川雄利室、云林院佑光室、秋山直国室

泷川忠征「たきがわ ただゆき、永禄2年(1559年)~宽永12年2月2日(1635年3月20日)」

津田秀政室

泷川益重「たきがわ ますしげ、大永3年(1523年)~文禄元年(1592年)」

一益的族兄(也有说是侄子),前田利益(庆次)之父。

前田利益「まえだ とします、天文12年(1543年?)~庆长17年(1612年?)」

益重子,亦有一益子之说。

1992年NHK大河剧《信长 KING OF ZIPANGU》(饰演者:柴俊夫)

2016年NHK大河剧《真田丸》(饰演者:段田安则)


相关文章推荐:
大永 | 天正 | 安土桃山时代 | 织田信长 | 信长公记 | 石川数正 | 上野 | 关东管领 | 织田四天王 | 本能寺之变 | 柴田胜家 | 佐久间信盛 | 信长 | 足利义昭 | 上洛 | 木造具政 | 信长公记 | 直政 | 佐久间信盛 | 明智光秀 | 羽柴秀吉 | 信长 | 柴田胜家 | 长岛 | 天正 | 织田信雄 | 安宅船 | 高田 | 卫尉 | 摄津国 | 荒木村重 | 信长 | 芥川 | 丹羽长秀 | 蜂屋赖隆 | 播磨 | 羽柴秀吉 | 天正 | 北条氏 | 信长 | 明智光秀 | 皆川广照 | 堀秀政 | 上野 | 织田信雄 | 丹羽长秀 | 筒井顺庆 | 伊贺国 | 木曾义昌 | 织田信长 | 武田氏 | 河尻秀隆 | 森长可 | 水野忠重 | 信长 | 高远城 | 武田胜赖 | 诹访 | 关东管领 | 伊达氏 | 富士 | 织田信长 | 宇都宫国纲 | 真田昌幸 | 信长 | 箕轮城 | 由良 | 成田 | 群雄割据 | 伊达氏 | 芦名氏 | 家臣 | 金上盛备 | 伊达辉宗 | 柴田胜家 | 上杉氏 | 本能寺之变 | 京都 | 北条氏政 | 北条氏邦 | 北条氏直 | 柴田胜家 | 丹羽长秀 | 羽柴秀吉 | 山崎合战 | 织田信孝 | 家臣 | 伊势龟山城 | 近江 | 小牧长久手之战 | 伊势 | 平安时代 | 战国时代 | 铁炮 | 信长 | 家督 | 池田恒兴 | 织田氏 | 家臣 | 今川义元 | 伊势湾 | 水军 | 松平氏 | 清洲同盟 | 柴田胜家 | 佐久间信盛 | 梅津 | 竹中重治 | 前田利家 | 千草 | 织田信长 | 足利义昭 | 上洛 | 北田具教 | 水军 | 伊势 | 神户具盛 | 近畿 | 柴田胜家 | 信长包围网 | 足利义昭 | 浅井 | 一乘谷城 | 明智光秀 | 羽柴秀吉 | 伊势 | 柴田胜家 | 织田信雄 | 水军 | 九鬼嘉隆 | 羽柴秀吉 | 明智光秀 | 丹羽长秀 | 天正 | 长筱之战 | 洋枪队 | 武田 | 细川藤孝 | 纪伊 | 一揆 | 北陆 | 上杉谦信 | 松永久秀 | 伊势 | 员弁郡 | 桑名郡 | 佐久间信盛 | 石山本愿寺 | 播磨 | 上月城 | 信长 | 智将 | 铁甲船 | 水军 | 筒井顺庆 | 播磨 | 传教士 | 高山右近 | 中川清秀 | 芥川 | 织田信雄 | 东山道 | 木曾义昌 | 河尻秀隆 | 德川家康 | 森长可 | 阳春 | 关东管领 | 关东平原 | 天下布武 | 佐竹 | 奥州 | 太田资正 | 家臣 | 金上盛备 | 佐佐成政 | 明智光秀 | 织田信长 | 小田原 | 甲贺忍者 | 京都 | 箕轮城 | 小诸城 | 木曾 | 京都 | 家督 | 岐阜城 | 中纳言 | 六角氏 | 元和 | 天正 | 秀吉 | 真田昌幸 | 真田信繁 | 大谷吉继 | 宽永 | 旗本 | 永禄 | 庆长 | 龟山 | 贱岳之战 | 秀吉 | 文禄 | 下总国 | 关原之战 | 庆安 | 永禄 | 宽永 | 津田秀政 | 大永 | 文禄 | 庆长 | 信长 KING OF ZIPANGU | 柴俊夫 | 真田丸 | 段田安则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