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徂徕山

徂徕山,又称龙徕山,驮来山,是泰山的姊妹山。地理坐标东经117°20′,北纬36°03′。位于泰安市高新区化马湾乡与徂徕镇境内。山脉呈东北西南走向,横亘连绵29公里,总面积250平方公里。其主峰太平顶,海拔1027米,相对高度800多米,与泰山玉皇顶的直线距离为30公里。

徂徕山,位于泰山东南20公里,新泰城西40公里处,总面积250平方公里,大小峰峦97座,游览景点100余处。徂徕山山势雄伟,幽深绵延,俨然如岱宗之屏障。

徂徕山岩石为太古界泰山杂岩,周边地带有灰岩出露,山体突兀峻拔,峰峦嵯峨,沟谷幽深,绵延起伏。山上奇峰怪石遍布,恣态万千。山西、山北两面有大汶河,南有小汶河,三面环水,山水相映。

属温带大陆性季风半湿润气候,山下四季分明,山上春秋相接,山上气温比山下低3-6摄氏度。年平均降水量在1000毫米左右,气候湿润,雨量充沛,水源充足,涝泉分布广,涧水清澈见底,四季长流。

山区无工业,属绿色农业区,无空气、水资源、噪音和固体废弃物污染源,生态环境没有破坏,山区空气含氧量明显高于周边,是天然吸氧保健场所。1992年9月被林业部批准为国家森林公园,是风景秀丽的旅游胜地。

山区生物物种多样,温带物种基本俱全,动植物种类达上千种。共有植物资源449属789种。植被以常绿针叶林和落叶阔叶林为主,覆盖全山,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水土保持较好,发生水土流失的小部分地区,流失程度在轻度以下。徂徕山多美松,《诗经鲁颂》称“徂徕之松”,《水经注》记“山多松柏”,《邹山记》载“犹有美松”。野生动物资源有狼、獾、山猫、雕、鹰、山鸡、斑鸠等200余种。物产丰富,出产大量名贵中药材、山珍、茶叶和多种干鲜林果,其中樱桃居全国第一的优势地位。

早在2500多年前,《诗经鲁颂》就歌颂了"徂徕之松"。唐朝大诗人李白曾隐居于此。徂徕山古迹众多。据初步普查,今存寺庙3处,碑碣54块,摩崖刻石113处,古树名木千余株。《诗经》、《史记》对此山有多处记载,历史名人多有题咏,民间传说更是数不胜数。吴王阖闾、孔子、汉武帝、汉光武帝、李白曾亲自登临,司马迁也曾到达此处,汶河沿岸是春秋时鲁国人才辈出之处。山上有吴王驻跸的中军帐,有西汉赤眉军起义的根据地天胜寨,有北齐时的映佛崖摩崖刻石,有唐代大诗人李白与山东名士孔巢父等6人隐居处,有宋初理学家石介创建的徂徕书院,有石介墓,石敢当故里桥沟村,有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遗址等,历史文物古迹丰富。

石介墓位于徂徕山西北麓,汶河东岸,桥沟村南、北望庄北。原墓林占地20亩,古柏千株,浓荫蔽日。前有明万历年间御史宋焘立“宋太子中允徂徕石先生神道碑”,后为石介墓 。墓前立明代学者吴希孔书“宋故太子中允石介之墓碑”,碑侧嵌苏轼及刘概拜祭诗碑。墓林中还有石介于宋康定二年(1041年)所撰“石氏先茔表碑”。石介墓有欧阳修撰书 “徂徕先生墓志铭”。墓林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平毁,碑碣散佚。

“作书房”、“竹溪庵”、“讲易堂”。位于徂徕山北面徂徕村境内,唐代著名大诗人李白曾携五友隐居于此,创“竹溪六逸堂”(竹溪庵)。

宋宝元年间,著名学者石介在家服丧时,在此创建“徂徕书院”,人称石介为“徂徕先生”。金大学士党怀英在此读书,著《竹溪集》。元儒学教授时珍编《竹溪庵集》。现仅存遗址并残碑数声。清《泰安县志》记载:“徂徕书院,今遗址犹称讲书堂,旁有姜潜别墅,号曰:读易堂。介在蜀寄诗曰:‘连云栈外四千里,读易堂中一帙书。’”现在遗址西梁上有“竹溪”、“徂徕千秋”、“作书房”、“夕照奇观”、“竹溪庵”、“讲易处”等摩崖题刻。

抗日战争时期,泰安县委曾在此办公。现刻有“泰安县委遗址”。在作书房遗址后有两行“登徂徕山许应元,嘉庆十二年二月刻”的题名刻石。

北宋四大书院:徂徕书院居首。

南宋宰相范成大《骖鸾录》首举徂徕书院。在历史上,范成大最早的提出了古代四大书院之说:“诸郡未命教时,天下书院四:徂徕、金山、岳麓、石鼓”。 中国古代四大书院的说法,即起源于此。

清代著名学者全祖望曾言:“宋世学术之盛,安定、泰山为之先河,程朱二先生皆以为然。”康定元年(1040年),石介在徂徕山居丧期间,于徂徕山长春岭创建“徂徕书院”,以《易》教授诸生。就像玉皇顶与太平顶双峰并立那样,泰山书院与徂徕书院也相邻而建,互映生辉,让一域文化华彩流溢而传之久远。泰山与徂徕山,亦因一脉相承的泰山书院、徂徕书院而一同名扬四海,那时,这一带的书院鼎盛一时,琅琅书声传荡在高山之中。

泰山书院、徂徕书院的学风开宋明理学之先声。尊师重道,不计较职务高下。当时孙复是一个累举四次不第的秀才,落魄不得志。而当时石介却早已进士及第,并且历任郓州、南京推官。二人功名及职务、地位诸方面都有高下之分。石介却不以为高,却推尊孙复的学问和道德,拜孙复为师。“介执杖屦侍左右,先生坐则立,升降拜则扶之。”欧阳修说:“鲁人素高此两人,由是始识师弟子之礼,莫不叹嗟之。”

石介基于“明道致用”这一根本思想,释儒弘儒为己任。其思想虽不够系统圆熟,但于传统经学营垒中启“好议论”之风,实开有宋理学风气之先。他对后世理学发展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是其思想学说“一出于孔氏” ,抬升了儒学的地位。二是提出了一些供后世理学家继续探讨乃至借鉴的命题和思想萌芽。书院在讲论儒家经典时已抛弃了汉唐儒者所孜孜的章句训诂之学,而以阐发大义为主,并对经典传注的不合理成分展开了批判和否定。

书院复兴儒学的指导思想和实践对后来的理学思想家影响极大,对以后影响中国700年之久的宋明理学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开启作用。

《送韩准裴政孔巢父还山》

猎客张兔,不能挂龙虎。

所以青云人,高歌在岩户。

韩生信英彦,裴子含清真。

孔侯复秀出,俱与云霞亲。

峻节凌远松,同衾卧盘石。

斧冰嗽寒泉,三子同二屐。

时时或乘兴,往往云无心。

出山揖牧伯,长啸轻衣簪。

昨宵梦里还,云弄竹溪月。

今晨鲁东门,帐饮与君别。

云崖滑去马,萝径迷归人。

相思若烟草,历乱无冬春。

这首《送韩准孔巢父还山》,是李白对徂徕山隐居生活的深情回忆。这不仅是对韩准、裴政、孔巢父等人的人品、才能和志趣和赞赏,而且也是对徂徕山的称美。对风景如画的徂徕,对深厚无私的友谊,李白都充满了深情。

他在诗中写道:高尚的人乐于居住山野,为的是不受朝廷的约束。他们都与青山、云霞相爱相亲。崇高的气节超过高山青松,一同居住在深山野岭。常常乘兴在夜间欣赏明月,常常乘兴在白天登山抒发豪情。昨夜又梦见徂徕山的山水,云影、月光都在竹溪中呈现。今晨与诸君在城门外告别,设帐痛饮来安慰衷肠。

中国文学的一个很有特点的现象,就是歌颂友情和友人的友情文学。历朝文坛,友情之作都有名篇。徂徕山竹溪河畔的美景和友情,当年不知催生了竹溪六逸多少美文,可惜,大多数都随着时光的河流飘然而逝,,李白的作品现存不多,其他五位名士的诗作更是早已流失,想来真是令人感到可惜可叹。

“迄今人去已千载,风流余韵犹宛然”。而今的竹溪,清流依旧,山月无恙,一条流淌着诗情画意的清澈溪流,像李白率真潇洒的诗篇,就这样流淌了千年,从李白的脚下,流到了我们的身边,让我们时时追忆这位天才诗人,和他的遗韵华章。

公元744年,空怀抱负无处施展的李白,被唐玄宗赏赐千金放还乡间。一年的朝廷生活,让这位诗仙彻底明白,皇帝需要的只是一个写歌词的弄臣,而不是一个胸怀天下的李白。

醉酒当歌,人生几何?迷茫失落的李白向东而行,他的家还在齐鲁,还在美丽的徂徕山下,只有那里,能够治好他失落的理想和被现实打得粉碎的心。

在诗仙李白走到洛阳的时候,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件轰动一时的千古盛事发生了。因为,诗圣杜甫,此时正在东都洛阳。两颗文坛巨星人生的轨道戏剧性地交汇到了一起。两位大师的相遇,一定很值得纪念,可惜千载以下,当时的情景,已经谁也无法得知了。幸运地是,历史记载了二人一见如故、过从甚密,他们做出的第一个共同的决定,就是联袂同游齐鲁。

李白用“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游”这样的诗句记载了与诗圣杜甫的友情。当时李白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诗人了,小他十一岁的杜甫,当时的名气要小得多。两位诗人在徂徕山一带携手同游、诗酒唱和,李白“济苍生,安社稷”的政治抱负与杜甫“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人生愿望不谋而合。他的创作影响着杜甫,他重义气、乐于助人的高尚品格,也感召着杜甫。对人生、对诗歌艺术,两人都有太多的共鸣和相通。两颗伟大的心在徂徕山上连在了一起。

在徂徕山找到的的友情和美景,平复了李白怀才不遇的忧郁和遭放还的烦恼。虽然李白还会在“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的怀才不遇中惆怅一时,但徂徕山的清幽美景抚慰着诗人的心灵,而杜甫的陪伴更让李白忘却了失意的创伤。

在山东,在徂徕山的漫游,让李白和杜甫十分舒畅满足。秋天来了,李白和杜甫终于也要分手了。杜甫即将西上长安,步李白的后尘,追求自己的政治理想,而李白也要再下江南,游历江东。在徂徕山西南的尧祠石门,李白为杜甫设宴饯行。文学上的巨大成就并不能抵消他们暂时遗忘的失落。他们今后的人生之路,还不知道要走向何方。今日辞别,不知何日再能相聚?徂徕山下,两位中国诗歌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依依惜别。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徂徕山一别,竟成永诀,两位文坛巨匠直至终老,再也无缘相见。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没有几天便要离别了。过去的日子里,我们携手同游。我多么盼望这次分别后还能再次重会,同游痛饮啊!徂徕山秋高气爽、风景迷人,秋色苍凉、散落泗水河畔,苍绿的色彩映照徂徕山。好友离别,仿佛飞絮随风飞舞,各自飘零远逝。那么,就喝尽手中酒杯,以酒抒怀,痛快地一醉而别吧!

这首诗是李白的送别名作之一,其中“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为千古传诵的佳句。一个“明”字,传神而生动,写活了秋天的徂徕山色,显得生气勃勃而富有气势。在这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背景中,两个知心朋友在难舍难分,依依惜别,李白对杜甫的深厚友情倾吐无遗。这首送别诗以“醉别”开始,干杯结束,首尾呼应,一气呵成,充满豪放不羁的感情。诗中的山水形象,秀丽隽永,明媚动人,自然美与真挚的友情,互相衬托;纯洁无邪、胸怀坦荡的友谊和清澄的泗水秋波、明净的徂徕山色交相辉映,景中寓情,情随景现,给人以深刻的美感享受。李白一向对友人充满深情,象《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赠汪伦》,还有这首《送杜甫》,都使人读之感动,终生难忘。

从李白与杜甫的千古一遇,到二人在东鲁大地上的联袂畅游,直至两位大师的离别永诀,这几幕中国文学史上极富纪念意义的事件,都与徂徕山密不可分。韩愈《醉留东野》诗云:“昔年因读李杜诗,长恨二人不相从。” 这的确是一件遗憾的事。李白与杜甫的友情,可能是中国文化史上除俞伯牙和钟子期之外最被推崇的了,但他们的交往,也是那么短暂。相识已是太晚,分别又是那么匆忙。这首送别名篇,可说是李白杜甫携手同游、酬答相和的最后绝唱。此后李白与杜甫没能再次聚首,但两人均留下了不少彼此思念的诗歌。生活上的困顿、政治上的失意,阻挡不了李白对友情的渴望和对那段杯酒斗诗章的快意生活的向往。与杜甫相遇的那些日子也由此进入了中国的文学史,就像伯牙和子期的知音相逢,成为古今多少文人墨客心驰神往的精神之梦。

徂徕山竹溪六逸的隐居,与杜甫携手同游徂徕山的经历,李白这两段值得书写的佳话友情,为中国文学史成就了光照千古的友情文学传奇,更为我们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友情名篇,孕育了文学史上的朵朵奇葩。

李白一生志在天下,虽然四次婚娶,与家人共住、同享天伦的时间并不太多;他灿若星辰的千余首诗歌中,描写家人亲情的也属凤毛麟角。是李白心如铁石没有感情,将家庭看成累赘、心中没有家人的位置吗?

公元七五零年,李白寓居南京。春天来了,附近的桑树绿了,农家的蚕宝宝也肥胖可爱起来。李白不由得想起了徂徕山下的家。他挥毫泼墨、写诗寄意,抒发了对他们的怀念和怜爱之情。

寄东鲁二稚子

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我家寄东鲁,谁种龟阴田?

春事已不及,江行复茫然。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

楼东一株桃,枝叶拂青烟。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

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旋。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

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

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

裂素写远意,因之汶阳川。

在徂徕山下,李白有一子一女,天真活泼,深得李白的钟爱。虽然李白一生浪迹天涯, 但他却始终心中挂牵。他在诗中说:江南的桑树已经一片葱绿,我的家小还寄居在遥远的东鲁。家中的春种我已无法赶回了,旅行江上徒使我心中怆然。微微的暖风吹醒我一片归心。我的心儿飞落在故家的楼前;姐弟双双站在桃树下,享受不到父亲的爱怜。每想到这里我心情烦乱,心中反复受到熬煎。

我们都知道,李白的故乡在四川。但在送东鲁二稚子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徂徕山在李白的心中,已经与四川一样,成了他魂牵梦绕的故园家乡。诗中叙述孩子的可爱、家园的温馨,自己的心也仿佛越过了千山万水,飞到了日思夜想的亲人身边。这首记叙亲情的诗与李白汪洋恣肆、瑰丽奇幻的文风不同,平白如话,娓娓道来,将亲子之情和故乡之情揉合在一起,读来十分感人。

李白一生坎坷,虽然至死都没能实现天下之志,但他始终不渝的奋进精神却一直支撑着他的诗歌创作。面对黑暗与不平,李白也经常会消沉颓废,但占据主导地位的,依然是他对生活、对友人、对亲人的热爱。这恐怕才是他的诗歌千百年来始终受人喜爱的根本原因。他政治上的失败,转而在文学上获得了不朽。

徂徕山是李白一生活动的一个重要地点,在徂徕山的苍松翠柏之间,李白度过了六年的美好光阴。可惜,史学界、文学界对这段历史的研究,一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空白。在李白的眼中,徂徕山也许是这样的一位朋友:它性格内敛,不事张扬,虽秀外慧中,却甘居人后。我们相信,风雅徂徕,给了李白诗歌创作以新的启示和内涵,也在他与众不同的人生图画里,增添了与众不同的色彩和语言。

李白,这位翩然独立、卓尔不群的伟大诗人,把他的才情、他的友情,甚至家庭,都留在了徂徕。远望苍翠美丽的风雅徂徕,李白与竹溪六逸宽袍广袖、白衣胜雪的飘逸身影,仿佛还在清澈的竹溪之上手捧酒杯、大声吟唱;携手并肩、大步前行的李白杜甫爽朗的笑声好像还在徂徕山的松柏枝头飘荡。在我们的心里,在徂徕山的美景中,这位诗仙,仿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石介(1005-1045)字守道,一字公操。兖州奉符(今泰安市岱岳区徂徕镇桥沟村)人。北宋初学者,思想家。宋理学先驱。曾创建泰山书院、徂徕书院,以《易》、《春秋》教授诸生,“重义理,不由注疏之说”,开宋明理学之先声。世称徂徕先生。“泰山学派”创始人。关于“理”、“气”、“道统”、“文道”等论对“二程”、朱熹等影响甚大。天圣八年进士。曾任国子监直讲,“从之者甚众,太学之盛,自先生始。”官至太子中允。和孙复、胡瑗提倡“以仁义礼乐为学”,并称“宋初三先生”,强调“民为天下国家之根本”,主张“息民之困”。从儒家立场反对佛教、道教、标榜王权,为宋初加强中央集权提供论据。主张文章必须为儒家的道统服务。曾作《怪说》等文,抨击宋初浮华文风。著有《徂徕集》二十卷。

传说:徂徕山是八仙之一张果老欲与碧霞元君只泰山比高低,倒骑驴从各地驮众山叠在一起,后因山太高妖精众多祸害百姓,被玉帝降罪,张一气之下挥鞭抽之,所以成徂徕山。

徂徕山起义

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1月,在抗日战争中,山东省泰安、莱芜、新泰、泗水地区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山东省委员会领导下,在山东省泰安县东南徂徕山地区为开展抗日武装斗争而发动的武装起义。

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黎玉、宣传部长林浩、红军干部洪涛、赵杰,在徂徕山大寺举行起义,以中共泰安县委已掌握的武装民众自卫团和山东省委带来的一些青年知识分子以及新争取过来的5名携枪国民党散兵为骨干,成立了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4支队,编为第1、第2两个中队。随后,由孙汉卿、董琰、单昭洪等率领的新泰县起义部队来到徂徕山,编入第1中队。4日,刘居英、程绪润、秦云川等带领在莱芜县莲花山起义的部队来到徂徕山,编为第3中队。起义部队整训二周后,随即开始对日伪军作战。部队分为两路;一路向东南新泰、蒙阴、黄县、泗水地区发展;一路向东北莱芜、淄川、博山地区发展。26日在寺岭伏击日军,毙伤4人,2月17日又在四槐树村用地雷炸毁日军汽车2辆,毙伤其40余人。4月中旬,到博山一带的部队,与从清河区南下的第5军一部会合,协同淄博地方起义部队,袭入淄川、博山。随后,淄博、十字路(今莒南县城)、沂水等地的起义武装亦编入第4支队。至4月,部队发展到4000余人。

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纪念碑位于徂徕山起义旧址前马头山,1988年立。碑高23米,用573块泰山花岗岩石精砌而成。寓意50周年的5段50级盘道从山下直通碑前。纪念碑正面镌刻中国人民解放军元帅徐向前题写的“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纪念碑”12个镏金大字;背面刻有当年参加徂徕山武装起义的老战士、全国著名书法家武中奇撰书的769字碑文。

徂徕山起义五十周年纪念大会

1988年1月1日,山东省在泰安举行集会,纪念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50周年。参加纪念大会的有省委、省政府、省政协、省人大、济南军区、省军区、泰安市、驻泰解放军部队的现任和部分离退休领导同志及来自全国各地曾参加徂徕山起义的老同志。由徂徕山起义发展起来的驻锦州陆军第四十集团军也由原军长邢维邦、副政委高云江等同志为代表参加了这次大会。

纪念大会由省委组织部长张全景主持,省委书记梁步庭、济南军区政委宋清渭、原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赵杰、原解放军政治学院院长林浩、泰安市委书记宋法棠、青年代表支建立等致辞发言。会后举行了徂徕山起义纪念碑揭幕仪式、瞻仰烈士陵园、纪念徂徕山起义五十周年书画展、联欢会、座谈会等。

为了这次集会,成立了由原省委书记高克亭任组长、副省长张敬焘和省委组织部长张全景任副组长的筹备小组和组委会,负责整个活动的策划组织,建立了徂徕山起义纪念碑,并由徐向前元帅题词。徂徕山起义老战士、著名书法家武中奇撰写了碑文并多次前往现场指导。


相关文章推荐:
泰山 | 姊妹 | 坐标 | 高新区 | 徂徕镇 | 主峰 | 位于 | 泰山 | 岱宗 | 太古界 | 大汶河 | 小汶河 | 国家森林公园 | 水经注 | 野生动物资源 | 诗经 | 史记 | 吴王阖闾 | 鲁国 | 吴王 | 中军帐 | 孔巢父 | 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 | 桥沟村 | 古柏 | 康定 | 欧阳修 | 竹溪六逸 | 遗址 | 全祖望 | 裴政 | 龙虎 | 东门 | 竹溪六逸 | 唐玄宗 | 杜甫 | 东都洛阳 | 李白和杜甫 | 江东 |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 石门路 | 泗水 |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 杜诗 | 俞伯牙 | 钟子期 | 寄东鲁二稚子 | 吴地 | 吴蚕 | 张扬 | 洪涛 | 程绪润 | 黄县 | 泗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