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花样年华》

花样年华》由王家卫导演,张曼玉梁朝伟、潘迪华、张同祖、雷震、陈万雷、张耀扬孙佳君、顾锦华等主演的香港爱情电影。故事改编自刘以鬯的《对倒》,于2000年公映。影片《花样年华》先后斩获或者提名五个国家(法、德、英、意、澳)电影界最高奖的最佳外语片,是迄今欧美影评界综合评价最高的华语电影之一。爱情的故事。身处遥远的异国,周慕云仍无法忘记过去与苏丽珍之间的种种。如果当天她真的答应跟他走,他们现在会不会还在一起抑或注定分离,各分东西

也许有人会说,自从他们在同一天搬进同一层楼房,成为门户比邻的邻居,命运已将他们放在一起了。而当他们发现彼此的配偶间竟发生了不可告人的关系的时候,在他们之间更像是牵连著无形的线,要割也割不断。

至今他还能看见那一群漂荡的身影,刹那的相聚。房东夫妇们、自己的妻子周太太、陈先生、陈太太---苏丽珍。楼梯间,走廊上,与她擦肩而过,或微笑寒暄,又何曾想过她那素静的面容,明媚的体态,竟会成为他日深刻的思念。他们在配偶背叛的阴影下,各怀心事地靠近。那是个一切变得飘摇不定、难堪的所在。有时她彷佛倚赖,又突然叛离。他想要占据,但缺乏勇气。想要忤逆,但是面对著她那庄重的神色,他感到说不出来的情怯。

见不着时,愈来愈想。那些背着人偷来的、幽室相守的时光,是多么和煦而平静。那些久候不至的苦等,明知是她却听不见声音的电话,又是多么的炽热和辛烈。直到他作出了远行的决定,才向她道出真心的说话。此时此刻,他不禁想到他真正背叛了的人,也许是她。两颗受伤的心小心翼翼、难舍难分,却最终化成了无缘的伤痛。一切都退去了,香港、1962年、那个陈旧的秘密……张曼玉饰苏丽珍

梁朝伟饰周慕云

潘迪华饰孙太太

萧炳林饰阿炳

张同祖饰Cheun Tung Joe

雷震饰何先生

张耀扬饰陈先生简介苏丽珍的丈夫,未露面,仅以声音出现

孙佳君饰周太太简介周慕云的妻子,未露面,仅以声音出现王家卫原著刘以鬯导演王家卫编剧王家卫摄影杜可风李屏宾配乐Michael Galasso剪辑张叔平、黄铭林道具王子安美术设计张叔平造型设计关莉娜服装设计张叔平录音郭礼杞、汤湘竹

导演王家卫一向以香港影坛的怪才著称,片目不多却部部堪称经典。这部《花样年华》应该来说是他最具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故事没有太多华丽的成分,仅仅塑造了两外婚外恋的结果而已,但整部电影的视听元素几乎都是呈现出风格化意识和唯美主义的色彩。特别是对于光的运用,光和影的变幻都极其具有个人意象和韵味。一直以来被津津乐道的少不了张曼玉那二十多套变幻莫测的旗袍,解放前老上海旗袍文化在这部电影中也被淋漓尽致的再现出来。日本作曲家梅林茂的三拍子主题音乐成为最能够烘托整部电影气氛的点睛之笔。老上海的记忆一直存留在王家卫的生命中,而这部相当意境十足的电影也便成为他心中怀旧的影像,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这部电影好评如潮、获奖无数,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梁朝伟凭借该片荣获第5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此外,此片还荣获第3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最佳摄影、最佳造型设计奖;荣获第2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等奖项。

王家卫的悲情新片《花样年华》含蓄而隐晦,片中没有一幕真正的性的场景表现,也没有一次真正的高潮。但王家卫创造了一种紧张、神秘、情欲的调子,把它尽可能地拉伸,并戛然而止。这是一部互动式的影片,该剧的拍摄手法在情感表现上很成功,可以说,这部影片是一场“苦乐参半”的梦。

《时代》周刊

《花样年华》这部影片,我认为它主要表达的是一种观念,一种感觉,尤其是感觉,本来这是一种很难讲清的东西,可是他的故事成功地再现了这种感觉,只要认真去体会,就能有所领会。

就片子本身来讲,故事可能是很淡的,但是这种感觉通过影像、通过剪接,把都市人物的心理刻画得极为到位。可以说,在今天,大陆还没有人能拍出这么好的影片。

张艺谋

《花样年华》显示了一种文化旅游的魅力。片中那样内敛和怀旧的叙事方式,可能是西方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故事在时空的碎片中展开,苦涩的记忆,落寞的情怀,如一种细细的痛,透彻人的心骨,怎能不让生活在眼花缭乱的快餐式爱情中的西方人觉得新奇,要忍不住在内心长吁短叹

清华大学传播系影视沙龙

评论《花样年华》本应是至少一年以前的事(本文写于2002年),之所以现在才决定写一篇关于《花样年华》的文章,是因为一直以来,我没有任何信心将我的观点令人信服地表达出来,尤其是以纯文字的方式来表达(注1)。即使是我边看电影边向朋友解释,也仅有很少的朋友同意我的观点。所以我费了点儿心思,加了几幅插图,希望能说得尽量清楚一点。但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指望哪怕是任何一位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同意我的观点,我不期待得到任何人的认同。

王家卫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卫电影

张曼玉的旗袍,谈论梁朝伟的影帝头衔,谈论王家卫……唯独没有人谈论《花样年华》的情节,至少没有人深入谈论过。当然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个关于婚外恋的故事,但是故事情节的脉络却没有人真的关心过。我觉得这对一部电影来说是件挺悲哀的事,因为毕竟情节才是一部电影最基本的元素。但王家卫的电影太特殊,很多非王家卫影迷认为王家卫电影根本无情节可言,而王家卫影迷是以能看懂王家卫电影的情节为傲的。而《花样年华》的电影语言简练到了极致,以至于连绝大多数王家卫影迷在面对它时也显得不知所措。《花样年华》是遭到绝大多数王家卫影迷唾弃的,“看不懂”不能不说是原因之一。这是一部王家卫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卫电影。

王家卫的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卫电影

当然,对大部分人来说,看不懂也无所谓,体会体会感情也就可以了。但是我敢说,如果你没有看懂《花样年华》的情节,那你就无法真正体会它所表达的感情。

其实《花样年华》的情节并不复杂,造成它如此晦涩的原因大概有这三点:

第一个原因,王家卫。《花样年华》是一部由梁朝伟的表情来推动情节发展的电影。这种推动情节的极端方法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观影经验中唯一一次遇见。很难想象的是,梁朝伟的几个眼神就构成了影片情节的支架。而这,当然是王家卫的构思。很多人对梁朝伟得到戛纳影帝感到很不屑,说他凭本色演出就拿了个影帝,或者说这个影帝头衔是戛纳评委补偿给他的,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很遗憾你根本没有看懂梁朝伟在《花样年华》里演什么。如果你愿意再看一遍《花样年华》的话,我建议你什么都别管,注意看梁朝伟的表情就行了。

更妙的是,《花样年华》的不少重要情节都是在那几段MTV式的慢镜场景中交代的。恐怕这几个场景出现时大部分观众都趁机打个盹或是陶醉在美妙的配乐中,而无暇去理会银幕上男女主人公的一举一动了。

梁朝伟的表演是《花样年华》最重要的因素

第二个原因,“剪刀手”张叔平。《花样年华》的镜头已经到了少一个镜头则太少的地步张叔平在《花样年华》里除了把能穿上的旗袍都穿在张曼玉的身上外,还把所有能剪的镜头都剪掉了(张叔平兼任本片的造型设计与剪辑)。

举个例子,周慕云约苏丽珍吃饭,只有两个镜头,王妈接电话餐厅见面。中间没有任何过渡。

如果换成一般的导演和剪接,这可能需要以下这组镜头才能把这件事交代清楚:铃响王妈接电话叫苏丽珍接电话苏丽珍接电话并与周慕云通电话前往餐厅见面。

还有个例子,苏丽珍去周慕云家借报纸,聊起武侠小说:

周慕云:我有很多武侠小说,要看给你拿.

苏丽珍:不用了,下回再麻烦你,谢谢.

周慕云:不谢.

紧接着的下一个镜头,已经是另一天了,苏丽珍穿着另一件旗袍拿着一摞武侠小说来还书了。中间还是没有任何过渡。

借报纸;还书

电影镜头简约到极致,这对于大多数对电影语言并不敏感的观众来说就相当晦涩了。《花样年华》的情节本来够拍成琼瑶剧,但是在张叔平的剪刀下成了一部看似缓慢实则十分紧凑的电影。

第三个原因,张曼玉。张曼玉光芒太耀眼了,以至于所有的目光都被她吸引。当他和梁朝伟一起在影片中出现时,大家都只注意看张曼玉而忘了留意梁朝伟在干什么,很多情节就因为没看见梁朝伟的某个眼神而被错过了,留在记忆里的只剩下张曼玉和她的旗袍。这当然不能怪张曼玉,她的确太出色了。

你可曾留意这时梁朝伟的眼神

总之,《花样年华》的晦涩其实并不在于它的情节,而在于它令人惊叹的电影技巧。所以很多人说《花样年华》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电影其实有点不公平,它的内容很丰富,只是藏得太隐秘罢了。

好了,我要开始“肢解”《花样年华》了。

《花样年华》爱、复仇与忏悔

《花样年华》说的其实是一个关于复仇与忏悔的故事。请不要误会,这并不是一部惊险片,《花样年华》当然首先是爱情电影,只不过它的大部分篇幅描述的却是梁朝伟复仇的故事。或许说得更恰当一些,《花样年华》所描述的是复仇过程中爱与恨的矛盾以及其后的忏悔。

这也许和你所了解的《花样年华》相差太远了。还是让我们一起回到《花样年华》的情节中去,来重新体会一下王家卫这个让人费解的故事:

那是一种难堪的相对,

她一直羞低着头,

给他一个接近的机会,

他没有勇气接近,

她掉转身,走了。

周慕云、苏丽珍两家人一起搬家,成了邻居。苏、周二人先后发觉周太太和陈先生(苏的丈夫)有染,但一直没有完全确信,直到有一次周看到苏有一个和他太太一样的皮包,于是把苏约出来吃了顿饭,把话说明了。

苏丽珍说:“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开始的....”于是他们各自演起对方的配偶,开始“表演”周太太和陈先生“是怎么样开始的”。

“表演”之一:

苏丽珍: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说你?

周慕云:已经习惯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说你?

苏丽珍:我先生早就睡了.

周慕云:...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苏丽珍:我先生不会这么说的.

周慕云:那他怎么说?

苏丽珍:反正他不会.

(两人再次来过)

苏丽珍: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说你?

周慕云:已经习惯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说你?

苏丽珍:我看他早就睡了.

(苏用手抚摩周的外衣)

苏丽珍:我真的说不出口.

周慕云:我知道.....事到如今,谁先开口已经无所谓了.

苏丽珍:你知道你老婆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苏离开周离去)

“表演”之一

数日后,周与苏在一间餐馆吃饭。

这是最体现张叔平“剪刀手”风格的段落你是否注意到,这一段里他们其实吃了两顿饭。

第一顿饭:

苏丽珍:你帮我点,我想知道你老婆喜欢吃什么.

周慕云:....那你先生喜欢吃什么?

(周给苏盘里放了些调味品)

周慕云:吃的惯吗?

苏丽珍:你老婆挺能吃辣的.

注意周和苏的服装

第二顿饭:(镜头一转,其实已经是过一段时间后的另一顿饭了)

精妙的蒙太奇:镜头一转,苏已换了套旗袍

再看他们的对话

苏丽珍:今天干吗打电话给我的公司?

周慕云: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苏丽珍:你倒挺象我先生的...油腔滑调.

他们的关系似乎已更进一步,而且他们还是在“表演”周太太和陈先生,想通过表演来感受周太太和陈先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再看下一幕:

(周和苏在车上)

苏丽珍: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周慕云:怕你不高兴嘛.

苏丽珍:那以后再也不要打给我.

这一幕看起来好像是上面那顿饭吃完后回家,其实这应该是很多天后的事了。他们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也可能还是在“表演”。)

他们又“换”了套衣服(周的眼神是不是越来越让人感到不安了)

接下来,周慕云收到一封他太太从日本寄来的信,周和苏意识到周太太和陈先生已经一起住在日本了。

苏丽珍:“你猜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于是紧接着镜头一转:

上面这一一幕就是“表演”之二:“他们现在”正在干的事。这里本来有一段床戏,被王家卫剪掉了,只留下这一个镜头,剪得好你可以理解为周和苏什么都没做,他们本来想表演“他们现在”正在干的事,不过这段“表演”没有“演”成。用苏丽珍的话说,就是“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

接着的情节是,周慕云病了一场,病愈之后周与苏在街上邂逅。周邀苏一起写武侠小说。

开始写作前心事重重的周慕云

周与苏合作写武侠小说,孙太太一家与顾先生一家外出吃饭回来,顾先生大醉,苏怕引起邻居闲话,在周家没敢出门。

第二天晚上,她才换上周太太的鞋,假装从外面回来。

留在周慕云家的苏丽珍的拖鞋

我先在此打住,到这里我们可以推测一下周慕云的心理历程。一开始,他好奇,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和苏丽珍也是同病相怜。后来,随着周太太和陈先生的情况日渐明朗,再加上身临其境的“表演”,好奇开始转变为嫉妒,恨心渐起。找不到陈先生,恨屋及乌,那就只有向苏丽珍报复了(当然,更深层次的心理仍是向陈先生报复:你破坏我的家庭,那么我也不会让你的家庭安宁)。而向女人报复的最好方法是什么让她爱上你,然后把她抛弃。

回到情节。那一晚苏丽珍走后,周慕云在家里抽了一支烟:

王家卫用了他那种标志性的抽帧慢镜头来表现这个不被人注意的镜头,这是有意的。看来看去,周慕云都是在这里酝酿了他的“复仇计划”征服,然后抛弃。

周慕云的计划得以实施的一个前提是:他也感觉到苏丽珍有点儿开始喜欢他了。这从前面周慕云生病时苏丽珍给他煮了芝麻糊这段可以看出来。就算周不一定知道苏是有意的,但从病后与苏邂逅时苏的反应,周应该能感觉到点什么。

周的计划很简单:借写小说之名,在外面租间房,并继续邀苏一起写作,为两人在一起创造更方便的环境。只可惜,苏丽珍没有接受他的提议。看一看他们对话:

苏丽珍:干吗无缘无故请我吃饭?

周慕云:今天收了稿费,你的那份又不肯要,只好请你吃饭.

苏丽珍:其实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在旁边打打边鼓而已.

周慕云:过一阵我可能会多写一家报纸...今天有人打电话来约稿.

苏丽珍:是吗?那么急,你应付的了吗?

周慕云:所以想找个地方.

苏丽珍:干什么?

周慕云:写东西啊.以后你过来方便一点,虽然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但我不想别人误会,你...你觉得怎么样?

苏丽珍:何必要浪费钱呢?....其实全都是你自己写的,何必多此一举呢

“何必多此一举呢”苏丽珍没跨出这一步。

所以周的计划落空了。

计划落空。周慕云在露出短暂的失落表情(上)后,很阴沉地望着苏丽珍的背影(下)。

周慕云需要补救他的计划,他的补救计划也很简单:玩失踪。因为他相信,苏丽珍是希望跟他在一起的,只是她没有勇气这样做,她需要被“推动”一下。所以周索性躲起来,这样反而能让苏丽珍主动来找他。欲擒故纵。

于是,周慕云在他的新住所“躲”了起来。

先在窗前(我也不知道这是窗还是镜子,我暂且认为这是窗子吧)看了一下,然后冷笑

周慕云“失踪”几天了,苏打电话到周的单位,周的同事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苏很焦急。终于,周给苏打了个电话:

苏丽珍:“喂...你在哪里啊?......”

苏丽珍很焦急地赶往周的新住所

而这时在新住所里的周慕云呢沉着脸站在窗前

听见苏按的门铃声后,低下头

笑了

看不出来是冷笑还是苦笑,我想两者都有吧。冷笑是因为计划成功,苦笑是因为也许他现在就有些犹豫了:“这样的报复有必要吗”他是不是也发觉了在他心底其实藏着对苏丽珍的另一种感情

接下来,与周慕云见面(被张叔平或王家卫剪掉了)后,苏丽珍从周的房间里出来:

苏丽珍:我明天再来看你.

周慕云: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就好.

苏丽珍:没关系,就一会嘛,我给你买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周慕云:随便.

苏丽珍:那好,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周慕云:回去打个电话给我...你不用说话,响三下就好.

苏丽珍:...好.

周慕云:...我没有想到你会来.

苏丽珍:...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明天见.

“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

苏丽珍说:“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但是

本要离开的苏丽珍在走廊尽头停住了,停了很久。镜头一转(又是典型的张氏蒙太奇):

在周慕云的新住所里,周慕云站在窗前,还是带着那种阴沉的眼神。而他身后,苏丽珍正在写作。虽然苏丽珍说“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但是,事实正好相反,她还是留了下来,帮周写小说。周的补救计划成功了,苏丽珍落入周的“圈套”。

此时苏丽珍可以说是沉浸在幸福中,天真的就像是个孩子。

而此时的周慕云呢

写书时偷偷瞥了苏一眼。还是这种眼神。苏丽珍对他的爱多一分,它胜算的把握也就多了一分。可这真是他想要的吗

接下来,在周的新居,两人想象对方是自己的配偶,模仿张先生从日本回来后的情景进行对话(“表演”之三)。

苏丽珍: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谁跟你说的?

苏丽珍:别管是谁,你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

周慕云:...没有.

苏丽珍:你不要再撒谎了,你看着我...你看着我...我问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苏轻拂了周的脸一下)

周慕云:...你是怎么回事啊?他已经在你面前承认外面有个女人了,你还打这么轻?

苏丽珍:我没想过他会这么回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慕云:再来一次吧.

(两人再次来过)

苏丽珍: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谁跟你说的?

苏丽珍:别管谁说,你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没有.

苏丽珍:不要骗我,你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苏凝视周片刻,默然)

周慕云:你没事吧?

苏丽珍:我没想到原来会这么伤心.(伏在周肩上哭泣)

周慕云:试试而已,又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会承认...没事的,别这样.

(苏仍旧在周肩上哭泣)

“表演”之三。“我没想到原来会这么伤心。”

(在周的计划里,这其实是为最后一次“表演”作铺垫的。)

再接下来,苏丽珍经常很晚回家,这被房东孙太太看在眼里,她被孙太太数落了一顿。于是苏打电话给周:

苏丽珍:我想我这一阵子都不会过来了.

周慕云:为什么?

苏丽珍:昨天晚上回来,让孙太太损了几句.

周慕云:她说什么?

苏丽珍:不想提了...我们最近还是少见面吧.

就这样,周慕云本进行得很顺利的计划因为孙太太的干扰而遭到重大挫折。

不能见周慕云,苏丽珍在家里心事重重

而这时的周慕云

看他的表情他要破釜沉舟了。

计划不能再受挫了,周慕云要使出“杀手锏”了。

周打电话到苏的单位找她,苏没有回电话。

大雨倾盆,周遇见避雨的苏

苏丽珍:...你找过我?

周慕云:还以为你同事忘了告诉你...本来想找你买张船票的.

苏丽珍:你要到外地去吗?

周慕云:阿炳寄了很多信过来,说他那边缺人手,要我过去帮他.

苏丽珍:打算去多久?

周慕云:不知道,去了再说吧.

苏丽珍:怎么会突然间想去新加坡了呢?

周慕云:换个环境...省得听那么多闲言闲语.

苏丽珍:...我们自己知道没什么不就行了?

周慕云:本来我也这么想,所以不怕别人说什么...我相信自己不会跟他们一样的......可是原来我会...我知道你不会离开你先生...我想走开.

苏丽珍:我没想过你真的会喜欢我.

对话中,周慕云的眼神一直飘忽不定,不敢直视苏丽珍,心虚得很;而苏丽珍对周要走的消息显得不知所措。本来是她自己害怕闲言闲语而不敢见周,当听到周要走的消息后却劝周“我们自己知道没什么不就行了”。

“我没想过你真的会喜欢我。”正好相反,没想到会真的喜欢上对方的正是苏丽珍自己。她还是天真得像个小孩子一样蒙在鼓里。

对话继续:

周慕云:我也没想过...以前我只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现在我知道了...很多事情不知不觉就来了...我还以为自己没什么...但是我开始担心你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最好是别回来...我知道我这么想不对...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周慕云这句话说的恰恰是苏丽珍的心事“很多事情不知不觉就来了...我还以为自己没什么...但是我开始担心你‘太太’什么时候回来...”)

苏丽珍:什么?

周慕云:我想有个心理准备.

苏丽珍:......

“我想有个心理准备。”

于是,他们又开始“表演”他们“表演”是当陈先生从日本回来,他俩被迫分手时的情景。

周慕云说的“我想有个心理准备”的意思就是说他想现在就体会一下当陈先生回来,他们被迫分手的心情。而他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让自己,而是让苏丽珍提前体会失去自己的心情。

让苏丽珍真正体会到失去自己的痛苦,这样让她在心理迈出最后一步这就是周慕云的“杀手锏”。

来看看他们的“表演”之四:

苏丽珍:你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周慕云:你先生回来了?

苏丽珍:是...我是不是很没用?

周慕云:也不是......那我以后不找你了...好好守着你先生.

在“表演”时,周慕云的眼神仍是很心虚。

“虚拟”分手

“虚拟”分手后失魂落魄的苏丽珍。

周的目的得逞了无疑,苏已深深体会到那份分手后的痛苦,心里最后一丝疑虑被打消了。

镜头一转:

“表演”结束,周慕云回来了,苏丽珍在周怀里痛哭

上回表演时,苏丽珍说“我没想到原来会这么伤心。”而这次,她无疑要伤心得多。她已体会到,失去周慕云也许是她最承受不起的事。

而周慕云,虽然他在安慰苏:“别这样...别傻了,说说而已...不要哭了...这又不是真的...”而他的表情

计划成功的快感和一种莫名的失落还有隐约的不安一起出现在他的脸上。不知道在他的心里,哪一种感情更多呢他是不是有些良心不安是不是也忽然意识到自己也已经爱上苏丽珍了?毕竟他们曾经同病相怜,毕竟苏这么爱他。

(单凭这个表情,梁朝伟就够格拿戛纳影帝可惜,这个表情被大多数观众忽略了。)

在回去的车上

苏丽珍:今天晚上我不想回家了...

她把头靠在周的肩上,周有些犹豫地握起苏的手,幸福感又回到她的脸上她彻底敞开心怀接受自己对周慕云的爱了,周的计划只差最后一步。如果这时候将苏丽珍抛弃,那对她的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

我想至少有99%的观众在看到这个画面时都把目光集中在苏丽珍身上,而没有留意周慕云的表情。他的脸越发阴沉了,他后悔了吗

(在周的家中)

电台:陈美仪点给好朋友权仔和雯雯,祝蜜运成功.又点给同屋的张太太收听,祝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位在日本公干的陈先生点这首歌给他的太太欣赏,祝她生日快乐,工作顺利. 现在请大家一起欣赏,周璇唱的《花样的年华》。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的“花样年华”。

(苏的公司...电话铃响,周慕云打来的)

周慕云:是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周慕云先邀苏丽珍一起走,然后自己不辞而别,把她抛弃。

这时的周慕云,在自己住所的窗前

先是沉着脸沉思了很久,

然后,又笑了,

还是那样,复仇的快意和失去苏丽珍的失落交织在他的脸上,让人分不清这是苦笑还是冷笑。无疑的,周慕云意识到他自己也爱上苏丽珍了。但是事已至此,还能挽回吗

最后,看了这间充满回忆的房间最后一眼,转身离开了

而这时还蒙在鼓里的苏丽珍正从家里赶来

而到了周的住所,才发现这里已人去楼空,她这才意识到整件事是怎么回事。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她默念着周慕云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一年后,新加坡

新加坡的这段情节本来十分简单,但这个“可恶”的王家卫居然用倒叙来拍这段故事。如果按照正常的顺序,这段故事是这样的:

周慕云已在新加坡的星洲日报当编辑。而已离婚的苏丽珍来到新加坡,悄悄“潜”进周慕云在新加坡的家,抽了一只烟,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唇印

然后,给周慕云打去一个无言的电话

临走时,她带走了一年前留在周慕云家里的那双拖鞋。这是不是对周慕云的一个小小的“报复”呢这双拖鞋被周慕云作为苏留给他唯一纪念品带到了新加坡。我想,就从这双拖鞋,苏也应该能感到周对她的感情决不仅仅是仇恨。

也许单凭这双拖鞋,苏丽珍就已原谅周慕云了。

周慕云回到家里,他发现拖鞋不见了,然后发现了那截留着唇印的烟蒂,他知道苏来过,那个电话是在她在他家里打的。

(而王家卫是这样拍的:先是周找东西发现烟蒂,让大家看的一头雾水,然后再按顺序拍这段故事。)

四年后,香港

周慕云回到故居,与已为人母的苏丽珍擦肩而过。

那个时代已过去,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同年,柬埔寨吴哥窟

周慕云向柱子上的洞倾诉着自己的秘密。他的秘密是什么我想无非是对多年前那场复仇的忏悔和对苏丽珍的真实感情吧。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的到,抓不着。

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

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终于说完《花样年华》的故事了。也许在我的解释下《花样年华》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我想说的是,它不是一部关于复仇的悬疑片,这仍是一部爱情电影,它表现的重点仍是人物之间的感情纠葛,从我的解释中也不难体会到这个复仇计划的矛盾与无奈。我只是从中选取了一些片断来着重描述,一些比较浅显的片断和爱情戏被我略过了,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也不是我擅长的。我有所侧重地讲完这个故事,但我绝不是捕风捉影。

下篇:王家卫电影十年回忆

我说的十年指的并不是王家卫拍电影的十年,而是我自己看王家卫电影的十年。1992-2002,不知不觉,已经看了十年王家卫电影了。记得以前很喜欢看CCTV的《银屏歌声》那个栏目,里面有过这么一句文案让我一直印象深刻:“所有的歌都会变成老歌,所有的事都会变成往事,能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感悟。”虽然这十年间看王家卫电影只占了我很少的时间,但是感觉这十年是在王家卫电影的陪伴中成长的。我之所以现在有这样的感觉,大概就是因为王家卫电影总能给我那份“心灵的感悟”吧。

附庸风雅中爱上王家卫电影

自从1992年在一间昏暗的录像厅里看完《阿飞正传》,就喜欢上王家卫电影。其实那时我还小,根本就看不懂《阿飞正传》,不知道一帮明星走来走去在干什么,但我还是“要”喜欢它。似乎从很小的时候起,基因里就有一些“附庸风雅”的东西在作祟。

其实我从长相到谈吐都是个土包子(至今如此),根本与风雅无缘。而且因为长得像书呆子,从小被人认定是个老实巴交、是个只懂听话和读书的好孩子,将来老实巴交地念完书,老实巴交地工作,老实巴交地结婚生子,过完这老实的一生。我这种人好像是不应该是有什么情趣的。可是我知道我不是这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一听到别人说我老实听话、说我“一看就知道学习成绩很好”,我就莫名奇妙的感到很愤怒,就像漫画《JoJo冒险奇遇》里的人物“疯狂钻石”一样,一听见别人说他的发型难看就莫名奇妙地失去理智。于是那时看到《阿飞正传》,几乎“义无反顾”地喜欢上它。也许在潜意识里,我是觉得它够另类,如果喜欢它,我就显得不那么老实,它能让我与其他的书呆子划清界限。

小时候附庸风雅地喜欢过很多电影,这些电影其实直到长大了之后才能真正欣赏。王家卫是其中之一。多么可笑的缘起。

改变1995

1995年,我一直觉得那一年很特殊,很多东西都在改变。那一年,国内第一次有那么多进口大片可看;父亲第一次换了份好工作,家里的电器一下子多了起来;那一年第一次考了全校第一,书呆子的形象更加稳固了;那一年第一次感受到爱情的甜蜜与痛苦,县城的破电影院放映《真实的谎言》,在电影院里,与单恋的初恋女友擦身而过,形同陌路。

那一年,还是在那个破电影院里,寂寞地看着《东邪西毒》,身边所有的观众都大呼上当、对它破口大骂,只有我一个人希望它永远都不要结束   那是我第一次这样投入地看电影,我沉浸在《东邪西毒》中无法自拔,第一次有一部电影能让我产生这么强烈的共鸣。我无法准确地描述《东邪西毒》所表达的感情,但它就是与我心底的某些东西暗暗吻合,让我莫名地感动。从这时起就把王家卫视为知己。

也是从这时起,喜欢上“寂寞”地看电影。王家卫电影是寂寞的,尽管他那时已是得奖无数,但在我所能见到的几乎所有普通电影观众看来,他的电影都是不知所云的“垃圾”。王家卫电影是只属于我的,我喜欢这份独占的感觉。王家卫电影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精神贵族”众人皆醉我独醒。

那好暖的一分钟

后来上了大学,开始“晃晃悠悠”,逐渐陷入有生以来最不顺心的日子。做什么都觉得不自在,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我以为没有人可以描述我那时的心情,没有人可以理解我,连我自己都不行。没想到王家卫却可以。

看着《堕落天使》里走来走去不知道该干什么的金城武,我觉得那不就是我吗(虽然我和他在外型上没有任何交集。)我没有想到我连说都说不出的心情,能被王家卫如此真切地在银幕上表达出来。《堕落天使》是王家卫最悲观的电影,但也是我的最爱之一,因为我没有想过一个远在天边、素不相识的人在表达着那种几乎和我一模一样的心情。《堕落天使》是如此地感动我,尽管旁人觉得不可理解。

影片最后,金城武载着李嘉欣骑摩托穿越香港海底隧道,紧紧相拥,柔情片刻。李嘉欣说:“这一分钟我觉得很暖。”我想说的是,影片这最后一分钟,也是我那段黯淡的光阴里很暖的一分钟。

还是像《东邪西毒》一样,周围很多人都把《堕落天使》当成搞笑片看完了,而我寂寞地看完《堕落天使》,独自感受那份感动。那时我把王家卫视为精神知己。

蓝天下,两个赤裸的男人,一个望着天空,一个望着大地

从他的《春光乍泻》开始,王家卫突然变了,收敛了他标志性的呢喃自语。《春光乍泻》显得很安静,似乎回归到了《阿飞正传》时期的风格。

如果整部影片都保持这种风格,那无疑很好。可是王家卫转变得很不彻底,他既想安安静静地讲这个故事,又无法完全放弃他擅长的呢喃自语,所以他在影片中途加入了张震这个“唠叨”的角色在我看来这也成了 《春光乍泻》最大的败笔。当我看了一个钟头的两个除了吵架不怎么说话的男人的恋爱故事后,我被张震在厨房里突然冒出的一句“单听声音就知道这里是一个厨房”下了一大跳。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甚么叫嫉妒。”欧阳锋的独白是《东邪西毒》的重要元素,而且它与影片风格浑然一体。

“单听声音就知道这里是一个厨房,如果你听得仔细一点就可以分得出来,哪些人在吵架,哪些人在炒菜。有人在讲电话,有人在洗碗 。”而张震的独白在《春光乍泻》里显得很突兀,严重破坏影片的整体风格。

就这样,《春光乍泻》成了一部很矛盾的电影。不知怎么回事,从《春光乍泻》开始,王家卫电影不能再打动我了。不知道是王家卫日渐内敛的风格导致影片的感染力打了折扣,还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再适合看王家卫电影了

王家卫的花样年华

《花样年华》红了。

当影评人和戛纳评委说“《花样年华》好看”时,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看《花样年华》。不管好不好看,看一定是要看的。其实一直都是这样。记得小时候张艺谋的声誉鼎盛时,大家也是这样疯抢票看张艺谋的电影,看完之后骂街说看不懂,下一次再抢着看。

本不应该是这样的,《花样年华》是王家卫最晦涩的一部作品,它的观众本来应该是最少的。可事实恰恰相反,它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谈论《花样年华》。淹没在全中国人民口水里的王家卫还会是那个拍出《东邪西毒》和《堕落天使》的王家卫吗

王家卫的“花样年华”来了,是中国人民口水造就了他的花样年华。王家卫不再“寂寞”了。他做客CCTV的《对话》,不懂电影的主持人采访他,60几岁的老妈妈说要参演他的电影,8、9岁的小朋友向他提问。我不相信这些人懂哪怕一点儿王家卫的电影。看到王家卫的这些专访,我觉得他不但没有离我更近,反而变得很陌生。

王家卫本来应该是边缘的,从《花样年华》开始他一下子成了主流。我猜,很多王家卫的老影迷面对《花样年华》的大红大紫都有点不知所措。在以往,虽然王家卫的影迷们一直努力地向主流世界介绍王家卫,希望王家卫能得到认同,但是在我们心底,又是偷偷地享受着这份来自“边缘”的感动,这份感动是只属于我们这些“边缘”的王家卫影迷的。

而现在,王家卫已经不再“寂寞”了,他正在与主流世界亲密接触。而王家卫的影迷何去何从呢是跟王家卫一起拥抱世界,还是留在寂寞里,等待王家卫的回归。

我正在感受着自己的精神分裂,我花了80多幅插图和8000多字来说《花样年华》的好,而现在却在说它的坏话。其实对于《花样年华》,我想说的是,在技术上,《花样年华》是完美的(与《春光乍泻》比起来,《花样年华》的风格转变得很完美),但是像《春光乍泻》一样,它无法感动我了,我已无法像和《东邪西毒》、《堕落天使》那样与《花样年华》产生共鸣了。《花样年华》能感动我的,是王家卫堪称完美的导演技法,是张叔平鬼斧神工的剪接技巧,是梁朝伟出神入化的演技《花样年华》带给我的是一种“纯技术的感动”。我的80多幅插图和8000多字说的只是它的技术。

《花样年华》是一部出色的电影,但它不是我期待的王家卫电影。

王家卫在《东邪西毒》的开头引用慧能大师偈语说: “风未动,旗也未动,是人的心自己在动”,是啊,这十年来在变的何止是王家卫呢也许王家卫一直都还是王家卫,变的只是我自己。《阿飞正传》到《重庆森林》,从《东邪西毒》《春光乍泄》,尽管王家卫的电影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确立了一种独特的电影风格,尽管这种风格也早已确立了他在电影界的位置,但对于内地的观众而言,真正认识王家卫还是从2000年的《花样年华》公映开始。这部影片当年在内地上映伊始,卖座势头即直击一些进口大片,凭借该片获得当年戛纳影帝的梁朝伟和身着旗袍摇曳生姿的张曼玉更是成为当年最登对的银幕情侣。

电影是用不着语言也能明白的

我之所以入电影圈,最大的原因是地域的问题,我在上海出生,但在五岁时,父母便迁到香港来。香港人说的方言跟上海不一样,因此我不能跟本地人谈话;我未能交上朋友。我母亲也面对同一景况,她常带我看电影去,因为电影里有些东西是用不着语言也能明白的。那是基于影像的共通语言。

跟许多我那一辈人一样,我是从电影,其后是电视来认识世界的。要是我早生20年,我可能会选择借音乐表达自己。要是早生50年,那可能是写作。但我是影像伴随着长大的,那我选择研读影像是自然不过的事。《花样年华》虽已是我第七部作品,但是要是你问我,我还是未以导演自居的。我还自视为观众跑到摄影机后的观众。拍片时,我总希望重塑我还是影迷时所得到的最初的震撼。我相信自己拍电影首要是为观众,但除此之外,还得有其他的原因。

《花样年华》更像一部悬疑片

我是自己写剧本的,但那不是自大,也不是什么电影“作者”的问题,坦白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一觉醒来,床头有一份完完整整的剧本等着我。但在美梦成真前,我想还得要自己写剧本。我曾经跟其他编剧合作过,但我总觉得编剧跟同时也编故事的导演合作时很别扭。我不晓得为什么,但我们总是闹意见,因而到最后,我决定既然自己可以写剧本,那就无须另找编剧了。但我得声明,我编写剧本的方法跟其他人不同,我是从导演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编剧的角度,因此,我是以影像为本的。

在电影开始时我一定要先弄清楚的一件事,就是那会是什么类型的电影。我小时候是看类型片长大的,我对各种类型片都很着迷,像西部片、鬼片、剑侠片……因此,我希望我所拍的片每部都属不同类型。例如《花样年华》,那是个关于两个人的电影,很容易便会变得沉闷,但我不把它作为爱情片拍,而决定采用惊悚片的手法,像部悬疑片。片中男女主角开始时同是受害者,跟着他们展开调查,要找出奸情是怎样发生的。每一幕都很短,借以维持张力,这可能是电影令观众出乎意料的原因,他们原以为会看到一部经典爱情片。

音乐要跟影像产生化学作用

音乐在我的电影中很重要。然而我绝少找人为我的电影配乐,因为我跟音乐人难以沟通。他们用的是音乐语言,而我用的是影像语言。然而电影音乐一定要是影像的。它要跟影像产生化学作用。我的办法是但凡我听到能令我产生影像的音乐,我便录下它,留起来,知道日后可能会用得着。

我整个拍摄过程都会有音乐,我特别喜欢在时装片中用上古老音乐。我认为跟影像不同时代的音乐会产生一种暧昧感,令事物显得复杂起来。我在片场也放音乐不是为营造气氛,而是带出节奏。要是我希望摄影师用某个速度拍摄,一段音乐就可以说得明白,胜过千言万语

我靠直觉来做决定

我对技术那些东西不是太感兴趣,对我而言,摄影机不过是将眼看的东西转到胶片上的工具。但摄影机的放置应当有某种逻辑可依,尽管除你以外没有人晓得。一如作诗,诗人用字遣词都别有用意,有时候是因为语调铿锵,有时候是因为意义特殊等。

我很多时是靠直觉做决定。我对于对错选择有很强的感觉,就是这么简单。电影很难用语言分析的,电影很像食物,你吃后齿颊留香,却很难用语言将那种味道准确地向他人形容出来。那是很抽象的,电影也一样。事实上,我拍戏的方法自入行以来未有改变过,这是不对的,因为我认为我的工作方法并不妥当。不幸的是,这是我惟一懂得的方法。我倒一直希望能像希区柯克,他在开拍前已将一切决定妥当。但我就是不能那样拍摄,那也没有法子。

王家卫王家卫,1958年出生在上海,五岁时随家人移居香港。早年在香港工艺美术学校学习平面设计时他疯狂地迷上了摄影,特别是Robert Frank、Henri Cartier-Bresson和Richard Avedon这些大师的作品对他的影响尤为深刻。1980年从学校毕业后,他进入香港无线电视开办的电视制作培训班学习剧本写作和影视制作,后在一系列无线的电视剧集中担任制作助理和编剧。1982年,王家卫离开无线正式进入电影圈,他先做了近五年的电影编剧。1987年,王家卫为香港新浪潮电影的主将谭家明编写系列影片“黑帮三部曲”的剧本,结果谭家明只采用了其中的最后一部拍成了《最后胜利》,而其中的第一部就成了1988年王家卫的首部导演作品《旺角卡门》的剧本。从1991年的《阿飞正传》到1995年的《堕落天使》,不断涌现的出色作品完成了王家卫对自我艺术风格的建立和巩固。1997年,王家卫终于凭《春光乍泄》一片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得到了国际影坛的肯定。

王家卫的影像世界是高度抽象后的真实,这首先表现在他叙事时流露出的独特的时间观。王家卫电影里的场景往往都在线性时间的过去和未来中呈现出一种悬置状态,尽管他不断地用细节去强调时间概念,像《阿飞正传》里那个著名的开场、《重庆森林》里对日期的反复诉说和《东邪西毒》里经常会在事件开头指出节气,但他讲述的这些故事并没有特别的时间背景,它们可能每天都会发生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它们只是从城市生活中抽离出来的标本。如果你仔细看过《重庆森林》,你就会发现两个故事的某些细节其实是互相交错的,王家卫用这种捉迷藏式的游戏来造成一种共时性的效果,既消解了传统叙事的线性时间观念又凸现了当代都市生活的偶然和无序,从而形成了一种存在主义式的精神意蕴。

王家卫的电影,还会有手提摄影机所拍摄的恍惚眩目的晃动镜头、不规则的画面构图和艳丽但冷漠的色调运用。这种商标式的影像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和他长期合作的美术指导张叔平和摄影杜可风。今天,在很多香港的独立艺术电影甚至有些商业电影中你都可以看到这种王家卫式的影像,但大多数都只有单纯形式的拷贝而缺乏内在的创意。

王家卫的电影有很酷、很炫的形式感,但其实内里充满了感情。他作品中始终贯彻的一个主题就是:人与人之间对某种倾诉和沟通的渴望以及对远比这种渴望更为强烈的个体交流不可能性的无奈。在华语电影圈中还没有人可以像王家卫那样更善于把这一主题表达得如此细腻而传神。英国著名的《声与画》杂志将王家卫选为20世纪90年代最重要的电影革新者,在他的名字前面有50年代的安德列巴赞和70年代的安迪沃霍尔,该杂志在对他的评价中说:“王家卫也许不是未来电影的全部,但他确实地指出了未来电影的一个方向。”

梁朝伟

梁朝伟和妹妹由母亲独自抚养成人。1982年加入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成为一名电视演员,1983年毕业于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第11期,梁朝伟一开始主持儿童节目《四三零穿梭机》节目。不久转入话剧组。拍剧集《香城浪子》 《鹿鼎记》《杨家将》《新扎师兄》《倚天屠龙记》等。等电视连续剧逐渐出名,但他并不限於喜剧片,在之後的《悲情城市》(1989)、 《喋血街头》 (1990) 等电影的表演中有多面表现

曾拍电影《青春差馆》、《银行风云》、 《地下情》《人民英雄》《独行侠》《悲情城市》、《碟血街头》、《杀手蝴蝶梦》、《阿飞正伟》等。

1987年凭《地下情》一片获第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

曾在台湾出版专辑唱片《我心中有爱

梁朝伟正式踏进演艺界,始于1982年加入无线电视演员训练班。在TVB多年,演过《新扎师兄》、《鹿鼎记》等多部脍炙人口的经典电视剧。当年曾与张曼玉合作,凭借《新扎师兄》一片崭露头角。自88年起投身电影圈,梁朝伟再凭《杀手蝴蝶梦》(88年)及《人民英雄》(90年)两度夺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势头锐不可当。

这之后,与王家卫的合作更令他的演艺事业如日中天。94年,梁朝伟在王家卫执导的《重庆森林》中饰演一个喜欢自言自语的深情警探,一举横扫当年的港台电影界,喜获香港电影金像奖及台湾金马奖两大影帝殊荣;98年再次凭《春光乍泄》荣登金像奖及金紫荆奖影帝宝座。

张曼玉

张曼玉1964年9月20日出生于香港,在香港时她曾就读于圣保罗小学。在9岁的时候,她随同家人一起移居英国。在英国,她读完中学后便参加了工作,当时她只有16岁,她的第一份工作书店的售货员。1982年,她又回到香港,在参加港姐选美前,她在香港先后做过售货员和广告模特等职业。1983年,张曼玉报名参加了当年的港姐选美大赛,结果她在决赛中获得了亚军和“最上镜小姐”的荣誉。在此之后,她的职业生涯开始有了根本性的转变。

在获奖之后,张曼玉如约和“无线”签订了两年的艺员合约。她出演的第一部电视剧是《画出彩虹》,但初出茅庐的她并无表现中惊人之举。因为之前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表演训练,张曼玉的演技在开始时并不见深度,除了一副娇好的面容和妩媚的笑,表演中再难有动人之处,尤其是演发自内心的情感戏,对她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在加入“无线”后的第二年,张曼玉便被大名鼎鼎的邵氏公司看中,并被邵氏借去参加电影《青蛙王子》的演出,张曼玉也从此开始了自己迈入影坛的第一步。在她主演的《缘份》一片中,张曼玉已经表现出明星的潜质,该片为她赢得了不错的口碑。从1984年到1988年的几年间,张曼玉一共演出了近三十部影片,产量之高在新人中实在是不多见。尤其是在1988年,她一年就演出了12部电影,创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影坛奇迹,张曼玉也因此获得了一个“张一打”的外号。

在进入90年代后,张曼玉开始了自己事业的高峰。《阮玲玉》是张曼玉演艺生涯中最出色的一部戏,这部戏不仅使她再次获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电影金马奖,还令她成为第一位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得影后桂冠的华人女演员。仅此一点,中国电影史中的最辉煌一页上就得有张曼玉的一席之地。

处女作:《画出彩虹》(电视剧)《青蛙王子》(电影)

成名作有:《缘份》《警察故事》《过埠新娘》《流金岁月》《新龙门客栈》《东邪西毒》,《花样年华》。

班底谈

演员梁朝伟:拍《阿飞》NG27次

我跟王家卫比较熟稔,和他相识十多年,中间不只拍他的戏,有时聊天也不谈拍戏,我看到他在日常生活中是很聪明的,不单是拍戏或者写剧本好。

拍《阿飞正传》我用了很长时间进入角色,天天都有NG,次次NG的都是我,张曼玉就天天陪我NG.我拍了27次,我问家卫,我有什么问题,没理由的,我又不是第一次拍戏,怎么说都成了名,公认为一个不错的演员。每天回家都很伤心,情绪低落,那时我好大压力王家卫觉得我演戏太多功夫,总用三十七个方式去演,他说:“我不要了,你可否给我最直接的”

美指张叔平:我要的是一种俗气

花样年华》是《阿飞正传》之后对于60年代的再演绎,《阿飞》我认为美术很规矩、很讲究,《花样年华》就要试试不规矩,做得free(自由)些。你了解一个年代后,便可以“发癫”啦《阿飞》的环境写实,但人物非常开放,爱慕或者痛苦,什么话都会说出来;《花样年华》却恰恰相反,需要“空”一些情节,许多事不可明言。旗袍是《花样年华》中的重要元素,我要的是一种俗气难耐的不漂亮,结果人人却说漂亮。

摄影杜可风:摄影就像自我治疗

我想,要是我没有拍过《东邪西毒》,我就不会有再到沙漠拍片的能耐,而至今我依然以《春光乍泄》为荣,因为它如此简单但又如此诗意而易明。《花样年华》则是他最容易懂的电影,这就是进步,因为他的作品愈来愈单纯。电影是我的舞场,我可以接触很多我喜欢的人,跟他们对谈或一起跳舞。而摄影,就像是自我治疗。我想王家卫有朝一日会成为千万富翁,因为他拍下的材料足够他出多套DVD.可能十年前他已先知先觉。

由著名导演许鞍华执导、根据张爱玲的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半生缘》叙述了一段发生在30年代旧上海的陈年往事世钧和曼桢是在同一工厂做工的恋人,曼桢早年丧父,家庭生活靠姐姐曼璐当舞女维持,后来曼璐又当了妓女,最终嫁给了有妇之夫祝鸿才。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不能生育的曼璐以一种怨毒的心态与其夫合谋,令祝强奸了曼桢。曼桢为姐姐、姐夫生下一子,葬送了自己的恋情。姐姐死后,她也嫁给了祝鸿才。多年后,曼桢与世钧重逢,两人发现,前情虽在,而后缘难续。

《半生缘》里世钧和曼桢的爱平淡无奇,他们的爱情在没有大悲和大喜的灰色情绪中错过,流逝的岁月和琐碎的生活磨蚀了他们对爱的渴望,使他们变得麻木,不再反抗,而浓烈的怀旧气息更让这段无望的爱情恍若隔世。

周慕云 报社主编,喜欢写武侠小说。由于妻子与邻居家男主人出轨,他开始主动接近邻居家女主人苏丽珍,引出一段止于唇齿掩于风流的故事。

苏丽珍 公司秘书。在发现丈夫出轨后,与周慕云展开了一段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的暧昧岁月,不断在拒绝和隐忍中愈陷愈深,最终只留下眷顾。

阿炳 周慕云朋友,影片中的辅助性人物。曾对周慕云道破其妻子出轨事实,并在片中与周慕云、苏丽珍均有关键的主线对话。

何先生 苏丽珍老板,在影片中有一段婚外情插曲,对苏丽珍面对自己丈夫出轨的心态和行为产生了影响。

孙太太 苏丽珍家房东太太,精明而细心。孙太太在发现苏丽珍同周慕云往来密切的事情后,曾提点苏丽珍不要越轨,摆正自己的身份。

详细信息

音乐原声

音乐名称

作曲或演唱

西式背景音乐

Yumeji’s Theme[4]梅林茂
AngkorWatTheme(四个版本)MichaelGalasso
QuizasQuizasQuizasNatKingCole
AquellosQjosVerdesNatKingCole
TeQuieroDijisteNatKingCole
中式背景音乐
花样的年华周璇
梭罗河畔潘迪华
四郎探母》、《桑园寄子京剧
西厢记》之“红楼会张生”粤剧
情深越剧
妆台报喜评弹

详细信息

影片海外所获奖项

  

年份

  

奖项名称奖项类型提名/获奖
2000

  

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电影获奖
欧洲电影奖最佳非欧洲电影获奖
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最佳影片)提名
2001法国电影凯撒奖(法国电影界最高奖)最佳外语片获奖
德国电影劳拉奖(德国电影界最高奖)最佳外语片获奖
英国独立电影奖最佳外语片获奖
乌拉圭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影片获奖
纽约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获奖
英国电影学院奖(英国电影界最高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意大利电影金像奖(意大利电影界最高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澳大利亚学院奖(澳大利亚电影界最高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伦敦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美国独立精神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2002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获奖
美国Chlotrudis Awards最佳影片获奖
西班牙电影编剧协会奖最佳外语片获奖
阿根廷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获奖
芝加哥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北美广播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美国在线影评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影片海外综合评价
年份机构和媒体具体评价
2013英国《卫报25部最佳爱情片花样年华》第6位(唯一入选华语电影)
2012英国电影学院电影史上最佳影片《花样年华》第24位(入选华语电影第一位)
2011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影史百大必看电影《花样年华》第4位(唯一入选华语电影)
2010英国《帝国100部最伟大非英语片《花样年华》第42位
2009美国CNN影史18部最佳亚洲影片《花样年华》第1位
2009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近十年(2000-2009)最佳电影《花样年华》第1位
2008美国《娱乐周刊25年来(1983-2008)100部经典影片《花样年华》第95位
2001美国《时代周刊2001年度全球十大最佳影片《花样年华》第4位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