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公孙杵臼

晋襄公死后,赵盾谋立公子雍狐射姑则谋立公子乐(都是晋文公之子),并将其从陈国迎回,想与赵盾争权。赵盾派公孙杵臼等人将公子乐截杀。最后狐射姑被迫出奔。晋景公三年(公元前597年)和程婴合谋,藏匿赵氏孤儿赵武,自己献出了生命。

晋襄公死后,赵盾谋立公子雍狐射姑则谋立公子乐(都是晋文公之子),并将其从陈国迎回,想与赵盾争权。赵盾派公孙杵臼等人将公子乐截杀。最后狐射姑被迫出奔。晋景公三年(公元前597年)和程婴合谋,藏匿赵氏孤儿赵武,自己献出了生命。

晋灵公时,武臣屠岸贾与文臣赵盾不和,设计陷害赵盾,在灵公面前指责赵盾为奸臣。赵盾全家三百余口因此被满门抄斩,仅有其子驸马赵朔与公主得以幸免。后屠岸贾又假传灵公之命,迫使赵朔自杀。公主被囚禁于府内,生下一子后托付于赵家门客程婴,亦自缢而死。程婴将婴儿放在药箱里,负责看守的将军同情赵家,放走程婴赵氏孤儿后亦自刎。程婴携婴儿投奔赵盾老友公孙杵臼。此时屠岸贾急欲斩草除根,为搜出孤儿便假传灵公之命,要将全国半岁以下一月以上的婴儿杀绝。程婴与公孙杵臼商议,决定献出自己亲生儿子以保全赵家血脉。后程婴便向屠岸贾告发公孙杵臼私藏赵氏孤儿屠岸贾信以为真,派人搜出婴儿,掷在地上,又刺了几剑,程婴见亲子惨死,忍痛不语。公孙杵臼大骂屠岸贾后触阶而死。屠岸贾心事已了,便收程婴为门客,将其子程勃(实为赵氏孤儿)当作义子,又取名屠成。十五年后,赵氏孤儿长大成人,程婴告诉实情。赵氏孤儿悲愤不已,决意报仇。此时灵公已死,悼公在位,程勃将屠岸贾专权横行,残害忠良之事禀明,悼公便命他捉拿屠岸贾并处死。赵家大仇得报,赵氏孤儿恢复本姓,被赐名赵武

程婴和公孙杵臼的事迹,后世广为传颂,并且编成戏剧,出现在舞台上,甚至流传到海外异邦。

以上为杂剧《赵氏孤儿》改编史记后版本

在《史记》中程婴带孤儿藏匿到山中。 15岁时,在年高望重的晋大夫韩厥等人的努力下,晋景公赵氏昭雪,平反了冤狱,发兵攻灭屠岸贾,并尽灭其族,立赵武大夫,恢复了赵氏的土地封邑。

赵氏孤儿》故事发生在邢台,历代《顺德府志》和《邢台县志》都有记载:“赵孤庄在城西北二十五里,为程婴赵武处。”赵孤庄村原名是单羊村,因赵氏孤儿这段故事而改名为赵孤庄村,并一直沿用。当今对邢台赵氏孤儿文化的抢掠集中在石家庄井陉山西盂县邯郸井陉弄了个感恩文化节,盂县弄了个藏山风景区,邯郸弄有七贤祠,唯有邢台不重视历史文化,甚至还有把赵孤庄错写成赵古庄的,并且把解放前的和赵氏孤儿有关的遗迹破坏殆尽,然而历史毕竟是历史,虽然其他地方都弄得轰轰烈烈,但都掩盖不了他们本身的荒谬性。下面试分析之。

先说邯郸邯郸所谓是赵氏孤儿藏身地的说法很不靠谱,但来源简单,其根据是来自丛台边的七贤祠,其中因有程婴、公孙杵臼像,就附会说邯郸赵氏孤儿的藏身地,这种附会不见于历史记载,其荒谬性不值一驳,我们主要看石家庄井陉、山西盂县、邢台赵孤庄所说的那个更有道理,众所周知赵氏孤儿的故事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晋国,那先看争夺赵氏孤儿的地方当时属于晋国吗。

盂县---盂县,俗名原仇。亦名仇犹,戎翟之国也。周定王十四年(公年前455年),智伯仇犹赵襄子五年(公元前453年),智伯又为赵氏所灭,仇犹属赵。

井陉---春秋时属鲜虞国。战国时属中山国。

邢台-----春秋末期(约前629年)为晋国领地。战国为赵国信都

以上可知盂县井陉当时都不属于晋国,盂县当时属于戎翟之国(中山国前身),后来被智伯占,赵氏孤儿赵武,前598年-前541年),而智伯灭仇犹是前455年,说明赵氏孤儿的故事发生在智伯灭仇犹时的前100年,盂县当时既不属于晋国,时间又相差100年,赵氏孤儿的故事是不可能发生在盂县的。井陉春秋时属鲜虞国。战国时属中山国,自始至终就没属于过晋国,而只有邢台是属于晋国的,并且从时间上也符合,说明晋国的赵氏孤儿故事只可能发生在邢台,下面说明故事发生在邢台的合情合理性。

赵氏孤儿藏匿处本在邢台赵孤庄,如今石、邯等市惘顾历史拼命宣传是在他们那里,其实想想常识都不可能,石家庄井陉和山西的藏山战国时期都属于狄人所建的中山国内,并不在晋国国境内,而晋国和中山国是宿敌,战争时有发生,且不说赵氏孤儿如何轻易穿越两军严密封锁把守的国界线,就算能轻易穿过,他又如何能保证藏在一个世代为敌的中山国比藏在晋国内更安全,而程婴的责任不仅仅在于把孤儿抚养成人,还有更大的责任,即要教给赵氏孤儿文化,又要和韩厥大夫保持联络,假如赵氏孤儿是在井陉或者山西盂县的藏山,试问其藏在中山国的深山老林中与野兽为伍与狼虫为伴,有多危险,中山国可能抓住把他们杀掉,狼虫虎豹可能把他们吃掉、衣食不全疾病食物中毒随时可能夺取他们的命,赵氏孤儿这样重要的人物,有程婴韩厥一部分晋国重臣的暗助,焉能将其放在一个随时可能丧命的地方?况且韩厥又如何能轻易越过边防重军把守的边界线到宿敌中山国境内去联系程婴呢?藏在这种艰苦的地方十几年,能活下来的几率于多大,赵武在深山几十年如果不认字像个狼孩似的,如何能在回朝后马上当上卿大夫啊。

所以赵氏孤儿不可能藏在深山难以生存的地方,藏在井陉和盂县的可能性为零,反观邢台当时的情况,比较符合赵氏孤儿的藏身之地,邢台当时处于晋国东阳之地,属于分封的邢大夫巫臣,原为楚人,后奔于晋,封邢大夫,理邢国地,后升为邢侯)所管辖的地方,类似一个封国,有自己的独立性,晋国君主一般不会干扰邢地事务,又与晋国君主隔着太行山的障碍,邢台既属于晋国,晋国对其统治力又比较弱,所以有一定的安全性,对于赵氏孤儿此类宫廷丑闻,恐怕晋王是不想让他的封国臣子知道了来议论自己而失去自威信的,况且晋王本已经以为赵武被火烧死了,所以程婴大可不必藏于深山老林九死一生的境地,完全可以隐姓埋名藏于乡野,这才是最佳选择,赵孤庄此地属于丘陵边缘,西走二十多里就能入山,处于邢城郊野,离城有二十多里,如果事情紧急,快马加鞭眨眼就能消失于茫茫山林不见影踪,如果日子太平,程婴大可以在村中置一院落,并做些营生,一方面教育赵氏孤儿认字学点文化,一方面去城中打探些消息或者和韩厥等保持联系,十几年的藏匿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报仇雪冤恢复大夫的地位吗,那不学认字怎么行啊,赵氏孤儿后来因为韩厥的帮助得以恢复上卿身份,这至少说明韩厥是可以联系到程婴的,而单羊村这个地方时相对固定也好打探的,“邢城西北二十五里单羊村”,联系也比较方便,否则藏身深山老林,像盂县的藏孤洞,井陉的赵孤台,都是后来起的名字,就是韩厥要找程婴,恐怕也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吧,总而言之,邢台赵孤庄是不仅被历史所记载,而且有其当时的古名“单羊村”,并且也是合乎情理的,而盂县和井陉之说都与情不合、与理不通,相关遗迹名称又都是附会的,说赵氏孤儿藏于他们那里是讲不通的.

史记赵世家》

赵盾代成季任国政二年而晋襄公卒,太子夷皋年少。盾为国多难,欲立襄公弟雍。雍时在秦,使使迎之。太子母日夜啼泣,顿首赵盾曰:“先君何罪,释其适子而更求君?”赵盾患之,恐其宗与大夫袭诛之,乃遂立太子,是为灵公,发兵距所迎襄公弟于秦者。灵公既立,赵盾益专国政。

灵公立十四年,益骄。赵盾骤谏,灵公弗听。及食熊蹯,不熟,杀宰人,持其尸出,赵盾见之。灵公由此惧,欲杀盾。盾素仁爱人,尝所食桑下饿人反救盾,盾以得亡。未出境,而赵穿弑灵公而立襄公弟黑臀,是为成公。赵盾复反,任国政。君子讥盾“为正卿,亡不出境,反不讨贼”,故太史书曰“赵盾弑其君”。晋景公时而赵盾卒,谥为宣孟,子朔嗣。

赵朔晋景公之三年,朔为晋将下军救郑,与楚庄王战河上。朔娶晋成公姊为夫人。

晋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贾欲诛赵氏。初,赵盾在时,梦见叔带持要而哭,甚悲;已而笑,拊手且歌。盾卜之,兆绝而后好。赵史援占之,曰:“此梦甚恶,非君之身,乃君之子,然亦君之咎。至孙,赵将世益衰。”屠岸贾者,始有宠于灵公,及至于景公而贾为司寇,将作难,乃治灵公之贼以致赵盾,遍告诸将曰:“盾虽不知,犹为贼首。以臣弑君,子孙在朝,何以惩罪?请诛之。”韩厥曰:“灵公遇贼,赵盾在外,吾先君以为无罪,故不诛。今诸君将诛其后,是非先君之意而今妄诛。妄诛谓之乱。臣有大事而君不闻,是无君也。”屠岸贾不听。韩厥赵朔趣亡。朔不肯,曰:“子必不绝赵祀,朔死不恨。”韩厥许诺,称疾不出。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

赵朔妻成公姊,有遗腹,走公宫匿。赵朔客曰公孙杵臼,杵臼谓朔友人程婴曰:“胡不死?”程婴曰:“朔之妇有遗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居无何,而朔妇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于宫中。夫人置儿绔中,祝曰:“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及索,儿竟无声。已脱,程婴谓公孙杵臼曰:“今一索不得,后必且复索之,柰何?”公孙杵臼曰:“立孤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婴出,谬谓诸将军曰:“婴不肖,不能立赵孤。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诸将皆喜,许之,发师随程婴攻公孙杵臼。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儿,今又卖我。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良已死,皆喜。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

居十五年,晋景公疾,卜之,大业之后不遂者为祟。景公问韩厥,厥知赵孤在,乃曰:“大业之后在晋绝祀者,其赵氏乎?夫自中衍者皆嬴姓也。中衍人面鸟,降佐殷帝大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厉无道,而叔带去周适晋,事先君文侯,至于成公,世有立功,未尝绝祀。今吾君独灭赵宗,国人哀之,故见龟策。唯君图之。”景公问:“赵尚有后子孙乎?”韩厥具以实告。于是景公乃与韩厥谋立赵孤儿,召而匿之宫中。诸将入问疾,景公因韩厥之众以胁诸将而见赵孤赵孤名曰武。诸将不得已,乃曰:“昔下宫之难,屠岸贾为之,矫以君命,并命群臣。非然,孰敢作难!微君之疾,群臣固且请立赵后。今君有命,群臣之原也。”于是召赵武程婴遍拜诸将,遂反与程婴赵武屠岸贾,灭其族。复与赵武田邑如故。

赵武冠,为成人,程婴乃辞诸大夫,谓赵武曰:“昔下宫之难,皆能死。我非不能死,我思立赵氏之后。今赵武既立,为成人,复故位,我将下报赵宣孟与公孙杵臼。”赵武啼泣顿首固请,曰:“武原苦筋骨以报子至死,而子忍去我死乎!”程婴曰:“不可。彼以我为能成事,故先我死;今我不报,是以我事为不成。”遂自杀。赵武齐衰三年,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绝。

公孙杵臼墓位于忻州市城西的逯家庄,墓区现存祠堂与墓。祠堂为长方形院落,占地约7亩,现存房舍殿堂20多间,正殿5间,中为公孙杵臼祠堂,神台木阁内有公孙杵臼夫妇塑像。墓区在祠堂正南200米处,墓丘高2.3米,墓前有明清代正德11年“晋义士公孙杵臼墓”碑通。另有记载在襄汾县阎建钢2013年导演的电视剧《赵氏孤儿案》中,由张译文饰演公孙杵臼。

陈凯歌2010年导演的电影《赵氏孤儿》中,由张丰毅饰演公孙杵臼。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