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滹沱河

滹(hū)沱河,当地人俗称浮滔河,发源于山西省繁峙县泰戏山孤山村一带,东流至河北省献县臧桥与子牙河另一支流滏阳河相汇流入渤海。全长587公里,流域面积2.73万平方公里。

滹沱河古又作池(音同“呼驼”)或滹池,当地人俗称葡萄河,是海河水系的主要河流之一。

全长587公里,流域面积2.73万平方公里。

主要支流有阳武河、云中河、牧马河、同河、清水河、南坪河、冶河等,呈羽状排列,主要集中在黄壁庄以上,以下无支流汇入。

流域内地势自西向东呈阶梯状倾斜,西部地处山西高原东缘山地和盆地,地势高,黄土分布较厚;中部为太行山背斜形成的山地,富煤矿;东部为平原。

流域内天然植被稀少,水土流失较重。流经山区、山地和丘陵的面积约占全流域面积的86%,河流总落差达1800余米。

瑶池以上为上游,沿五台山向西南流淌于带状盆地中,河槽宽自一二百米至千米不等,水流缓慢。

瑶池至岗南为中游,流经太行山区,河谷深切,呈“V”形谷,宽度均在200米以下,落差大,水流湍急。

黄壁庄以下为下游,流经平原,河道宽广,最宽可达6000米,水流缓慢,泥沙淤积,渐成地上河或半地上河,两岸筑有堤防。

自然条件

流域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气温自东向西随地势升高而递减,年降水量400~700毫米,集中于夏季。地表径流主要由降雨补给。

年均径流量约22亿立方米,分布不均,以太行山东坡产流较大,愈往上游愈小。径流的年内分配也不均匀,年际变化大,多水年的水量为少水年的10倍。

由暴雨酿成的洪水,峰高量大,陡涨陡落,主要来自干流和冶河,多发生在7~8月。

含沙量11.4千克/立方米,年输沙量2920吨。全流域已建有岗南、黄壁庄(见岗南水库、黄壁庄水利枢纽)、孤山、下茹越、观上、双乳山、石板、下观、大石门、郭庄等大中水库10座及众多小型水库、塘坝,洪水灾害基本控制,灌溉、发电效益显著。

流域内矿藏丰富,尤富煤。

有石家庄阳泉等城市,经济发达。革命胜地西柏坡(见平山县)、苍岩山风景区及隆兴寺等名胜古迹可供游览。

滹沱河,是一条古老的河,历史久远,名称多异。

滹沱河古又作池(音同“呼驼”)或滹池,《礼记》称“恶池”或“霍池”。

《周礼》称“厚池”。战国时称“呼沦水”(呼池水)。

秦称“厚池河”。《史记》称“滹沱”,也称“亚沦”。

东汉称“滹沱河”。《水经注》称“滹沱”。曹魏称“呼沱河”。西晋称“滹沱河”。北魏曾一度改称“清宁河”。

滹沱河北堤,自灵寿安定村起,经正定、藁城,至无极牛辛庄止,全长53.86公里。其中灵寿3.2公里,正定30.26公里,藁城14.2公里,无极6.2公里。堤顶宽一般为3~5米,最宽8米,高2至3米,最高段4米。

1951年春,平安屯至大孙村的五一堤建成。长4公里,顶宽3米,平均高1.5米,边坡为1:2。由正定县人民政府组织施工。因5月1日竣工,故名"五一堤"。

1954年整修无极郝庄至裴里村堤段长6.2公里及两河至佛堂小埝1.5公里,由无极县人民政府组织施工。底宽20米,顶宽3米;小埝顶宽1米,高1米。做土方15万立方米,用工27.5万个,投资6万元。

1955年修正定导流北堤1500米。1956年春,修朱河堤4000米。藁城动员义务工修只照月堤780米及四公堤段长4090米,做土方2.5万立方米,用工6000多个。是年大水,无极郝庄堤决口25处,长1322米。汛后根据省排水堵口会议精神,修复北堤28.7公里,分别由正定、藁城两县组织施工,共完成土方30.04万立方米,用工13.33万个。

1957年春,修复郝庄至裴里堤段,长5600米,由无极县施工。做土方62569立方米,用工24679个。

1963年邵同至朱河49公里堤段普遍漫溢,水后按汛前标准进行了修复。

1968年汛前,无极将境内堤段普遍加高1米,顶宽4米;内坡1:3,外坡1:2;并加修行车坡道6条。共做土方19.23万立方米,由县海河指挥部施工。

1974年秋,在整治滹沱河时,完成灵寿安定、正定大杨庄及太平庄接长三段修堤工程,共做土方19.23万立方米,用工8.07万个。顶宽4米,边坡1:2。分别由县海河指挥部施工。

1975年春增修正定大孙村防洪堤,长2058米。做土方7.4万立方米,用工4.15万个,投资7.2万元。由县水利局组织施工。同年,无极县郝庄堤段也进行了整修。1981年增修胡村至平安屯堤段,长3154米,做土方17.8万立方米,用工9.57万工日,投资10.58万元。由县水利局组织施工。1982年完成正定护城堤堤顶硬化路面,长1423米,投资1.3万元。

滹沱河南堤,自正定塔子口起,经藁城至晋县龙泉固止,全长43.02公里。其中正

1948年,修教公至张家庄堤。长5050米,顶宽3米,平均高2米,边坡121.5。做土方6.3万立方米,用工3.1万个。由晋县县委组织施工。

1949年7月大水,滹沱河南岸多处决口。冬修藁城至西里村堤7.5公里,顶宽2米,平均高1.5米,堤身与西里村、冯村、教公沙丘相连。由藁城县人民政府组织施工。同年,修筑晋县张家庄西堤及南堤。西堤由教公至张家庄,长1.5公里,顶宽3米,平均高2米;南堤长10.3公里,由张家庄至龙泉固,顶宽1.5至3米,高1.5至3米。

1951年修筑藁城城东段堤防,长6230米,做土方14440立方米,用工5350个。1952年完成张家庄至龙泉固修堤工程加固,长7500米,顶宽3米,平均高2.2米,做土方10430立方米。由晋县建设科组织5000名劳力施工,工程为民办公助,每方土补助小米1公斤。1954年大水,藁城梨元庄、尚书庄决口,水后及时进行了修复。

1954年春,动员义务民工2772人,增修藁城东关月堤,长1100米,做土方11088立方米。是年8月大水,东关、毛庄、兴安等处决口。汛后按照 省排水堵口会议精神进行了堵复,计3段长10.83公里,做土方14.33万立方米,用工7.36万个。

1957年春,以工贷赈整修晋县教公至龙泉固旧堤,并接长3650米。完成土方16.8万立方米,用工8.3万个,投资14万元。

1961年7月,修筑晋县张里村西南月堤。长800米,顶宽3米,平均高2.3米,做土方1.4万立方米。1963年3月,完成晋县段16.2公里加高培厚任务。上劳力1.3万人,施工1周,做土方11.34万立方米,补助饮水费4500元。是年8月大水。汛后按汛前堤防标准,修复藁城段堤防9727米,共做土方7.35万立方米,用工4.64万个,投资4.424万元。

1978年因晋县张家庄新村规划,局部改线1800米,做土方4万立方米,用工2.38万个。

新南堤系滹沱河中下游治理南堤后展工程。自深泽西三村起至武强庞町止,全长84公里。其中深泽段7054米,高1米,顶宽5米,边坡133。工程量为545万立方米。1970年春由省海河指挥部设计投资4.43万元,深泽县组织施工,于汛前竣工。

北大堤系滹沱河左岸之遥堤,全长109.5公里。原自无极县安城村起,至深泽县枣营,长37.7公里。1967年至1968年改建后,西起无极县东朱村,沿正(定)、深(泽)公路,经无极东罗尚接旧堤,经安平、饶阳、武强直达沧州地区的献县枢纽)。民国34年(公元1945年),由冀东行政公署工务处组织当地群众修筑顶宽1.5至2.5米、高1.5至2.5米的堤捻,形成北大堤的雏形。

1949年修筑深泽南袁庄至赵八段顺河埝,长2552.6丈,堤高4至6尺,顶宽5至7尺。用工1.4万个,完成土方1.58万华方,补助小米6.77万市斤。同年汛后复堤,动土方2.47万立方米,用工1.7万个,补助小米4.58万公斤。

1950年春,以工代赈对大堤进行了重点加固。

1954年深泽赵八村南决口9处,口门最大流量为586立方米每秒,水后及时进行了堵口修复。

1956年无极东汉至小镇水漫堤顶,决口23处,长1592米。深泽北中山水文站实测最大洪峰流量为8700立方米每秒,西赵庄、大直要两处决口。同年10月又以工代赈进行修复,并修复无极东汉至小镇堤段,长8408米,完成土方28.4万立方米,用工15.72万个。修复后堤顶宽6.5至8.5米,高2.2至3.5米,边坡1:3,国家补粮16万公斤。

1957年5月,修复深泽境内赵八至枣营21.4公里堤防工程,做土方16.31万立方米,投资6.47万元。6月修复无极县庄里堵口及小镇堤埝长22178米。10月加高东汉至小镇段4000米,埝高0.5米,共完成土方28.4万立方米,用工15.72万个。

1963年春,深泽境内堤防进行了整修。是年大水,彭赵庄决口60米。于1964年按1963年汛前堤防标准进行了修复。共计完成土方28.98万立方米,用工17.27万个,投资19.19万元;修复无极安城至小镇段12370米,做土方12.24万立方米,投资8.7万元。

1967年春做北大堤无极段改线及深泽段调直裁弯工程。无极境内新筑堤长9850米,做土方85万立方米。用工42.5万个,投资34万元,由保定地区海河指挥部施工。

1970年4月,无极段2500米加固,做土方9800立方米,用工3万多个。

1974年深泽境内赵八险工段进行堤顶开沟水压处理,动土3550立方米。

1975年,整修深泽大堡风沙段及包胶2900米,包胶厚度0.3米;并增筑赵八段戗台工程,做土方19.4万立方米,用工10万个,投资7.9万元。

1976年修筑深泽南关至枣营段戗台,长10748米,顶宽4米,高2米,做土方11.21万立方米,用工5.74万个,投资3.68万元。是年,赵八段进行压力灌浆4000米,用工4.8万个。

1977年深泽东段灌浆1200米,用工2.3万个,投资4.8万元。

1978年深泽段11016米进行二遍灌浆,打眼92286个,灌土1993.5立方米。

1979年赵八至北中山7000米二遍灌浆,打眼3.5万个,灌土1300立方米。

1981年无极罗尚至小镇8000米灌浆,用工1万工日,投资5.5万元。

1982年罗尚至小镇重点段1700米灌浆,用工1.5万个,投资5万元。

1984年,无极8000米二遍灌浆,并电测探伤7200米,用工9600个,投资3.7万元。同年,深泽大堤包胶3.5公里,动土1.1万立方米,用工1.11万个,投资2.3万元。

滹沱河特大桥工程位于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境内,起于安平县刘吉口村西,终于安平县城西正港线,全长8.6公里,包括桥梁、引道两部分,其中桥梁长3.04公里,引道5.57公里。工程采用二级公路建设标准,设计行车速度80公里/小时,桥梁路面净宽12米,北引道及北段路基宽12米、南引道路基宽15米;总占地38.31公顷,土方挖填总量为18.95万立方米,估算总投资1.77亿元,2008年开工,建设期2年全长8.6公里,工程采用二级公路建设标准,设计行车速度80公里。该桥全长2506.96米,双向6车道,钻孔灌注桩354根,永久工程造价约1.7亿元。

滹沱河全流域的污染,意味着山西东部、河北中部总共有约646万人直接或间接受到波及。农村饮用水严重困难,大面积耕地减产减收,沿河居民受污染影响,各种疾病易发高发。

2003年,时任河北省环保局局长的姬振海曾说,河北省水体污染严重,全省有57.2%的河流断面处于重污染状态,其中子牙河(滹沱河与滏阳河汇流而成)水系污染最重,高达92.6%的河流断面处于重污染状

态。省200多万农村人口饮水严重困难。当年的《全省环境保护工作报告》中,河北提出今后5年的环保目标:省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下降17%以上;11个城市环境空气质量达到国家规定标准;50%的国控、省控水质监测断面达到地面水水质四类标准;近岸海域水质达到功能分区要求;省环保投入占GDP的2%以上。最大限度地减轻环境污染状况,改善重点城市和地区环境质量,缓解生态环境恶化趋势,让人民喝上干净水,呼吸上清洁空气,吃上放心食品,为河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坚实的环境保障。

山西省境内的滹沱河,因为处于流域上游,而且相当部分经过山区,污染状况确实比河北段要轻微,但是现状和前景都不容乐观。部分地区的工业排污已经造成耕地欠收绝收,水产养殖损失严重,居民饮用水质量大幅下降。而且,更让人感到形势严峻的是,部分县市的基层领导和环保部门负责人对环境保护的责任心不强,重视程度不够,目前的污染状况有愈演愈烈的趋势。646万多沿岸人口,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总数,却生活在一条被污染的母亲河旁,这是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

忻州的生活污水只有1/3进入污水处理厂,而未经处理的大量生活、工业污水经灌溉渠排入滹沱河支流云中河,最终汇入滹沱河;原平化工厂的污染不仅严重威胁着周边居民的健康,更被老百姓看作是巨大的安全隐患所在;原平的化肥厂排出污水在五六米宽的硬化渠里汹涌翻腾近十多里后,毫无阻拦地汇入了滹沱河;五台县化工厂的污水储存起来渗入地下的同时也流入滹沱河支流;代县和繁峙的洗矿水把滹沱河都变成了浑黄的泥沙河。 在这些污染的背后,企业和政府有着说不尽的理由:忻州开发区环保局局长兼污水处理厂厂长认为是建设规划的不合理以及地改市等原因,造就了现有的污染状况;定襄将陷入困境的老牌国有企业出租,在解决了上千职工吃饭问题的同时,却也忽视了环境保护;锻造企业支撑起定襄的经济,却把严重的噪音污染和空气污染留给了百姓;原平污水处理厂建成3年才正式运行,但多数污水绕行而去,面对记者对其污水处理问题的质疑,相关部门却托辞回避与企业和当地政府态度形成明显对比的,是老百姓对于污染的深恶痛绝,他们用质朴的语言,向记者讲述污染之下的生活,而每一个事实都直指污染危害之重:原平的菜农不敢承认自己的菜是在本地种的,因为已经遭受减产的他们不想再次遭受市场的摒弃;忻州和定襄的农民以污水浇灌耕地,明知饮鸩止渴却只能如此;繁峙的洗矿水在2007年6月淹没大片农田;原平污水漫入下游水产养殖场曾让养殖户遭受重大损失。

灵寿,印染企业将滹沱河支流周汉河染成深红色,而沿河的众多小化工厂又为这条红色的河流增加了异常刺鼻的气味,居民只能花很多的钱打更深的井解决饮水问题,却无法从企业要得任何污染补偿费。

藁城,被造纸厂和化工厂污水污染的滹沱河,因为当地企业私挖河沙成风、河道不断下陷,受污的河水正在向地下更深的地方渗去,危及周边居民饮水,而经污水灌溉的农田也正在大幅减产。

晋州,除了众多化工企业在排污外,当地惟一的一家污水处理厂也成为排污大户,而这些污水最终经过灌溉渠又输送到了滹沱河。

无极,皮革企业的污水一部分被囤积,通过下渗和垃圾填埋的方式被处理掉,另一部分则用漫长的硬化渠道输送到深泽,再汇入滹沱河的支流。

深泽,家庭作坊式的日化加工点林立,安平的丝网镀锌摊点总数过万,这些零散的排污最终汇合注入滹沱河,其影响不啻于大企业排污,而且更难整治。

初唐四杰之一的卢照邻在《晚渡滹沱赠魏大》诗中曾借滹沱之水抒怀:“津谷朝远行,水川夕照寻。霞明深浅浪,风卷去来云。澄波泛月影,激浪聚沙文。谁忍仙舟上,携手独思君。”。然而,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滹沱河常年断流、植被稀少、生态环境日渐脆弱。近年来,河道内非法采砂、挖砂吸铁、掘草放牧现象日趋严重,更加剧了滹沱河生态环境的恶化。滹沱河不仅没能起到气候调节作用,反而成为市区风沙、粉尘的主要污染源。为改善滹沱河市区段的生态环境,石家庄市政府于2005年启动了滹沱河人工湿地工程。

滹沱河生态开发整治工程是石家庄市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项城市环境治理工程,计划总投资14.6亿元,目前已经完成投资7亿多元。工程自2003年7月开工以来,滹沱河开发整治区域内的生态环境得到优化和改善,水源地生态得到有效恢复。通过污水截流和垃圾清除,原来河沿岸部分因污染而遭废弃的自来水井水质明显改善,各项指标达到国家标准,并于2005年6月开始陆续恢复供水。太平河滨水景观的建成,不仅为市民提供了休闲放松的良好场所,而且已成为迁徙候鸟的良好栖息地。天鹅、黑鹳等珍禽连续两年飞抵太平河。

滹沱河生态开发整治工程全部完成后,该区域将形成一个以绿地为基础,水体景观为核心,一核(核心区)、一廊(滹沱河沿岸绿色长廊)、一线(太平河滨水景观线)、数园(各种主题公园)并存的大型休闲旅游地。由于该工程在生态环保以及城市建设方面成效突出,还荣获了中国第四届人居环境奖。

工程实施以来,滹沱河整治区域内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极大的优化和改善。通过污水截流和垃圾清除,原太平河沿岸部分因污染而遭废弃的自来水井的水质明显改善,目前各项指标已达到国家标准,已于2005年6月开始陆续恢复供水。滹沱河市区段的太平河7.8公里河道全线蓄水,吸引了天鹅、野鸭等难得一见的野生禽类留恋栖息,给秀美的太平河增添了许多生机。随着太平河滨水景观的建成,这里越来越成为市民休闲放松的良好场所。每到周末,大批市民纷纷前来观光、垂钓、放风筝。2005年10月2日,太平河还成功举办了清华剑桥中英名校赛艇对抗赛,吸引了30多万市民前往观看。

滹沱河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礼记》:晋人将有事于河(黄河),必先滹沱。

《战国策》:赵攻中山,以擅滹沱。

新朝更始二年(24),汉光武帝自下曲阳见晋州,驰至滹沱渡。

东汉建武十三年(37),以匈奴寇边,汉光武帝遣名将马武屯滹沱河以备之。

东汉建安年间,曹操自饶阳北引滹沱河为平虏渠。

北魏时,冀州刺史王质以滹沱河流屈曲,疏而宜之。又刺史杨真请改滹沱河为清宁河。

唐朝永徽五年(654),河北大水,滹沱溢,损五千余家。永淳二年(683),恒州滹沱河及山水暴溢,害稼。建中元年(780),幽、镇、魏、博大雨,易水、滹沱横流,自山而下,转石折树,水高丈余,苗稼荡尽。又开成元年(836),镇州滹沱河溢,害稼。此滹沱屡溢之验也。自安史之乱,滹沱南北常为战争之所。

五代时,契丹南牧,晋人每御之于滹沱。

宋咸平年间,何承矩筑堤储水,以限戎马,则引滹沱为塘泊。盖滹沱横亘于河北,燕赵有事,滹沱上下,皆津渡处矣。

象一条巨龙,

奔腾在太行山间。

聚一块明镜,

辉映着柏坡容颜。

俯视你的浪涛,

仰望毛主席住过的庭院;

伟大的革命斗争啊,

同你一样:波浪滔天……

波浪啊滚滚向前,

革命的路啊越走越宽;

冲毁了蒋家王朝,

荡涤了林贼复辟的梦幻……

滹沱河滚滚的浪头啊,

续延河流水源远;

要淘尽民族的渣滓,

浇灌出崭新的史篇!

“始信滹沱冰合事,世间兴废不由人。”这是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滹沱河二首》里的句子,这两首诗全文分别是:“过了长江与大河,横流数仞绝滹沱。萧王麦饭曾仓卒,回首中天感慨多。”“风沙睢水终亡楚,草木公山竟蹙秦。始信滹沱冰合事,世间兴废不由人。”道出了诗人对历史运行的感慨和对时局的无奈。唐朝大诗人李白在《发白马》中对滹沱河也有过这样的吟哦:“将军发白马,旌节度黄河。箫鼓聒川岳,沧溟涌涛波。武安有振瓦,易水无寒歌。铁骑若雪山,饮流涸滹沱。”滹沱河,这条见证过无数历史事件的河流,历经“世间兴废”,依旧横亘在华北平原上。

滹沱河历史名称多异。《礼记》称恶池或霍池。《周礼》称厚池。战国时称呼沦水(呼池水)。秦称厚池河。东汉称滹沱河。《史记》称滹沱,也称亚沦。《水经注》称滹沱。曹魏称呼沱河。西晋称滹沱河。北魏曾一度改称清宁河。滹沱河发源于山西繁峙县泰戏山下孤山村一带,流经代县、原平县及忻定盆地,自东冶镇以下转入太行山东坡,从猴刎入平顶山,经岗南水库、黄壁庄水库和灵寿县,自正定县北白店村西入境,经流县内40多个村庄,至大丰屯村北出境入藁城县,经无极、晋县、深泽、安平、饶阳等县,至献县老河口与滏阳新河汇合入海。

“雨季水势一望无际,旱季沙洲浅滩罗织,沿河渡口轻舟横渡,上下游则风帆相济。时至民国,河中船舶500有余,往来于正定高家营、深泽乘马等码头。晨曦夕照时,滹沱河泊船如龙、波光如鳞、灯火星流、往来吁号、行业繁多、铺面林立、热闹非凡。河内鱼虾鳖蟹成群,水面天鹅鱼鹰游弋,两岸飞禽走兽栖息,河滨之地绿草繁茂、间杂牛羊……”这是昔日有关滹沱河的记载。

《滹沱河和我》是当代著名的诗人牛汉的回忆性文章,是一篇含义颇深的叙事散文。课文叙述了幼年时对家乡河滹沱河产生的情结,抒发了作者热爱家乡的挚热情感。

《滹沱河和我》原文

从我三四岁时起,祖母常两眼定定的,对着我叹气,说:“你这脾气,真是个小滹沱河。”每当我淘气得出了奇,母亲和姐姐也这么说我。但从她们的话音里,我听不出是在骂我,似乎还带着点赞美之情;可她们那严正的眼神和口气,明明有着告诫的意思。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我和滹沱河一块说。

滹沱河离我们村庄只一里路光景,当时我还没有见到过滹沱河。什么是河,我的头脑里没有一点概念。只晓得这个滹沱河很野,很难管束。真想去见见它,看我究竟和它有什么相同之处。我想它多半也是一个人,比我长得强大,或许只有它能管住我。

过了不多久,记得是个春天,我随着姐姐和宝大娘带着竹篮和小锄到滹沱河边挖野蒜。一路上宝大娘牵着我。她没有孩子,特别喜欢娃娃们。我问宝大娘和姐姐:“滹沱河是个什么模样?见了它我怎么喊它?”他们说:“不用喊,它又不是人。到那儿以后,你就晓得了。”他们的回答我还是弄不清楚。

当我们走向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旷野时,宝大娘指着前面说:“那就是滹沱河。”但我并没有看见什么,哪里有滹沱河呀?那里什么都没有。那是灰灰的沙滩,无知无觉的躺在那里,除去沙土之外,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我感到异常的失望,滹沱河啊,你丢尽我的脸了!我怎么会像眼前这个喊不应打不醒的滹沱河?

姐姐和宝大娘说说笑笑地在岸上的树林子里低着头挑野菜,我怀着满腔的悲伤向她们说的滹沱河走去。我找寻我那个失落的梦,在滹沱河那里寻找我心中的滹沱河。

我刚从岸上走下河滩,姐姐便大声地喊我“不要去那里,快上岸来。”我莫名其妙,不懂得岸是什么,沙土和石头有什么可怕?我还是只顾往前走。姐姐风一般跑下来,不由分说把我拽到树林子里,说:“就在岸上呆着,下去,大水会把你冲走。”我瞪起眼睛问姐姐:“哪里有大水?”姐姐对我说:“有。说来就来。”姐姐向我解释:“几年前,有人从河这岸到河那岸去,在沙滩上走,突然看见滹沱河来了。它高高立起,冲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转身,那人就被冲得没影儿了。”

姐姐这番话说得我头发都格巴格巴地炸起来了。我怀着真正的恐惧朝着几步以外的滹沱河望去,它真的说来就来吗?从远远的左边望到远远的右边,那灰灰的沙和灰灰的石头似乎都滚动了起来,看不到头尾,我恍惚觉得滹沱河是一条其大无比正在飞动的蛇,这沙滩是它蜕下来的皮,那数不清的石头是皮的鳞。这时我才感觉到这没有一点生气的皮(不管它是蛇的,还是河的)跟在草丛里曲曲折折游动的蛇一样的可怕。我知道,蛇说来就来,你还没有瞅得清,它早已从草上窜走。滹沱河也一定是这样。

我没见到滹沱河,但已被它镇住了。回家的路上,宝大娘牵着我的手,说:“啊哟,你的手这么凉!”我不吭声。她们没有想到我是被那个没见过一面的滹沱河吓的。不仅手凉,心都凉了,我自己知道。

回到家里,我第一句话就问祖母:“我怎么能像滹沱河?”祖母笑笑说:“你见到滹沱河了吗?滹沱河是什么样子你说说看。”祖母心里一定晓得现在是看不到真正的滹沱河的。我说:“滹沱河是干石头、干沙。”“那不是河。”“河在哪儿呢?”“河还没有来哩。”“什么时候来?”“就像你的坏脾气,什么时候来,谁也说不清,怕你自己也说不清。”祖母说的竟然与姐姐说的完全相同。现在我才明白她们为什么说我是个小滹沱河。

1929年的秋天,我已在村里小学校读一年级。一天,窗户才透亮,我梦醒似的睁开了眼,仿佛被谁猛推一下。我首先感到了一种大到似乎听不见的声音,它应当是声音,但天和地因有它而变得异常地寂静了:一切已知的和熟悉的声音都被它吞没了。我问祖母:“这是什么动静?”祖母小声说:“大河发水了。”大河就是滹沱河。我一骨碌从炕上下到地上,衣服也来不及穿,拔腿就朝门外跑,一边跑,一边喊:“为什么不叫醒我?”“它半夜来的,它来时谁也不知道。”这时,我似乎听见全村的几百条狗都在呻吟!我家的两条狗正仰着脖子,但我没有听到叫声,它们的声音被滹沱河吞没了。它们大概也觉得奇怪,开始不叫了,缩着脖子伏在地上,两只耳朵直竖了起来。它们并没有见过滹沱河。那声音,不,那滹沱河一会儿像是从深深的地下喷出来的;一会儿又觉得天空在打闷雷,像是从天上降落下来的。祖母又一次对我说“这就是滹沱河。”这时,我虽还没有见到滹沱河,却真的已感到它来了。这一片呻吟般的狗吠声,村里人远远近近的呼唤声,平常谁的声音我都能听出来,此刻全分辨不出来了。还有,这充满整个空间的动荡不安的气氛……这就是滹沱河来了的气势。

祖母双手伸开,拦着不让我去。她哪里能拦阻住我,我不是个小滹沱河吗?滹沱河的声息越来越大,大水仿佛淹没了我们的村子。我听见有谁立在房顶上闷声闷气地喊:“后生们,快堵水去,带上铁锹,带上四齿铁耙!”我当然是个小后生,照吩咐的扛上锹,跑向大门外。人们全都朝大河那里跑,我融入了人流之中……

前几天,不断下暴雨,今天并没有云,天却令人感到是黑沉沉的,而且很低。我不歇气地随着大人们跑着,一过关头(一段古城墙),赫然地望见了滹沱河。它不像水在流动,是一大块深褐色的土地在整个地蠕动。看不见飞溅的明亮的水花,是千千万万匹野兽弓起了脊背在飞奔。由于飞奔,它们一伸一缩的身躯拉长了多少倍,形成了异常宽广的和谐的节奏。滹沱河分成了明显的上下两部分。下面是凝重的水的大地,上面是飞奔的密密匝匝一色的野兽,它们仿佛空悬地飞奔在水的大地上。我所听到的那淹没一切的声音,正是这千千万万匹野兽的狂吼,还有它们践踏的水的大地的喘息声。

姐姐和宝大娘挑野蒜的那片树林子已不见了,引起过我伤感和惶恐的灰灰的沙和石头全都不见了,显然都被滹沱河活活吞没了。我现在才明白姐姐说的岸是什么,岸是河时刻想吞噬的大地,并不安稳。大后生们不准我和别的小后生们走向岸边,但我还是钻过了赤裸的与滹沱河同色的脊梁和腿脚的栅栏,走到河的跟前。我觉得脚下的地似乎不由自主地扑向河,我伸手到混浊的河里,我想摸摸滹沱河,它几乎把我揪到了它的怀抱里,我感触到了它强有力的手掌把我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有一个汉子把我提起来,扔到人群的后面。

姐姐来寻找我,她并没有强迫我回家,只是死死地抓住我的手,立在一块高地上。越过人群,我看见岸边的河水上浮着一层木屑般的泡沫。这里是一个弯曲处,许多勇敢的汉子从河里用四齿耙捞起整棵的树、淹死的羊、木椽、窗户、门扇,还有衣裳……但没有人下到河水里。

来到滹沱河跟前,我似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连大人们的喊叫都听不见,只看见他们张大的嘴和翕动的鼻孔,河的声音变成了凝固不动的空间。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几天以后,洪水消退,我去看了一次滹沱河。岸又显现出来了,石头又露出来,滹沱河似乎没有远走,像是整个地陷进了深深的大地的内部,它随时能走出来。

滹沱河是我的本命河。它大,我小。我永远长不到它那么大,但是,我能把它深深地藏在心里,包括它那深褐色的像战栗的大地似的河水,那颤栗不安的岸,还有它那充满天地之间的吼声和气氛。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