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甯戚

甯戚(生卒年月不详),春秋时齐国大夫。甯戚仕齐40余年,卒后葬于胶水之东,其墓称为“甯冢”,在今山东省平度市马戈庄镇境内,历2500余年至今仍高如山丘。近旁的冢前、冢东诸村皆因冢而得名。“甯冢双松”是旧时平度八景之一,文人学者题咏甚多。清代平度州曾设十乡,其西部一乡即因甯戚而名,称“甯公乡”。

甯戚早年怀才不遇。公元前685年,齐桓公即位,任管仲为相,招才纳贤,励精图治。甯戚赁车为商贾,前往齐都临淄。天晚,露宿城门之外。齐桓公夜间到郊外迎客,开城门,举火把,从者甚众。甯戚在车下喂牛,望见齐桓公,便敲着牛角放声高歌:“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逢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齐桓公听后,当即对从者说:“异哉,此歌者非常人也!”于是便把甯戚载回城中,并当夜接见。甯戚对桓公纵论天下大势,并陈述了对治理齐国的见解,桓公极为赞赏。次日,桓公再次接见甯戚,并力排众议,主张君主用人只取其长,即拜甯戚为大夫。后来,甯戚长期任齐国大司田,成为齐桓公的主要辅佐者之一。他管理农事,奖励垦种,薄取租赋,使齐国很快富裕起来,对齐桓公完成“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霸业起了重大作用。

春秋时,卫人甯戚欲求见齐桓公;惜因家贫,缺少盘缠,只得为商贾趋赶牛车。数经辗转,终得抵达齐国。当他夜宿于城门外之际,正逢桓公出迎宾客。甯戚站在车旁喂牛,远远望见桓公,登时百感交集,于是乎,便敲击牛角,高歌抒怀。桓公听见歌曲的内容,明白甯戚并非寻常百姓,遂延请他入城,聘为丞相。亦作“宁戚饭牛”。

《吕氏春秋离俗览》载:甯戚欲干齐桓公,穷困无以自进,於是为商旅将任车以至齐,暮宿於郭门之外。桓公郊迎客,夜开门,辟任车,爝火甚盛,从者甚众。甯戚饭牛居车下,望桓公而悲,击牛角疾歌。桓公闻之,抚其仆之手曰:“异哉!之歌者非常人也!”命後车载之。桓公反,至,从者以请。桓公赐之衣冠,将见之。甯戚见,说桓公以治境内。明日复见,说桓公以为天下。桓公大说,将任之。群臣争之曰:“客,卫人也。卫之去齐不远,君不若使人问之。而固贤者也,用之未晚也。”桓公曰:“不然。问之,患其有小恶。以人之小恶,亡人之大美,此人主之所以失天下之士也已。”凡听必有以矣,今听而不复问,合其所以也。且人固难全,权而用其长者,当举也。桓公得之矣。

1、《秋浦歌十七首》其七

作者:李白

醉上山公马,寒歌甯戚牛。

空吟白石烂,泪满黑貂裘。”

2、唐 李白《南奔书怀》诗:“遥夜何漫漫!空歌白石烂。甯戚未匡齐,陈平终佐汉。”


相关文章推荐:
齐国 | 胶水 | 平度市 | 平度州 | 怀才不遇 | 公元前685年 | 管仲 | 励精图治 | 商贾 | 临淄 | 南山矸 | 白石烂 | | 饭牛 | 长夜漫漫 | 天下大势 | 力排众议 | 大夫 | 九合诸侯 | 一匡天下 | 甯戚 | 齐桓公 | 商贾 | 辗转 | 百感交集 | 宁戚饭牛 | 吕氏春秋 | 自进 | 商旅 | 郭门 | 爝火 | 饭牛 | 牛角 | 从者 | 衣冠 | 大说 | 小恶 | 秋浦歌十七首 | 李白 | 山公马 | 甯戚 | 白石烂 | 貂裘 | 李白 | 南奔书怀 | 漫漫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