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驸马

驸马是中国古代帝王女婿的称谓。又称帝婿、主婿、国婿等 。因驸马都尉得名。汉武帝时始置驸(副)马都尉,驸,即副。驸马都尉,掌副车之马。到三国时期,魏国的何晏,以帝婿的身份授官驸马都尉,以后又有晋代杜预娶晋宣帝之女安陆公主,王济娶司马昭(文帝)之女常山公主,都授驸马都尉。魏晋以后,帝婿照例都加驸马都尉称号,简称驸马,非实官。以后驸马即用以称帝婿。清代称额驸。

“驸马”一词的原始义是:古代几匹马共同驾一辆车,辕马之外的马都称之为“附”。《说文马部》中有:“附,副马也。”段玉裁注:“副者贰也……非正驾车皆为副马。”原来,先秦及两汉时皇帝出行多乘车,从安全角度考虑,为使行踪不让世人知晓,除将自己乘的车称为正车外,还设有许多和正车形式完全一样的副车,同时还特地设一个替身,掩人耳目,借以表明皇帝在“副车”上。秦朝时,张良会同大力士在博浪沙(今河南原阳县)阻击秦始皇,就因其只击中副车,秦始皇才幸免于难。“驸马”一词成为“驸马都尉”官名的简称,始见于汉武帝时(见《汉书百官公卿表上》)。

当时,近侍中掌管正车的官称为“奉车都尉”,掌管副车的官称为“驸马都尉”。驸马都尉在两汉时多是由皇亲国戚勋臣的子孙担任。到三国魏时,何晏娶金乡公主为妻后担任驸马都尉;晋代王济做文帝的女婿后也拜为驸马都尉,于是后世才以魏、晋这种用法为常规,凡与公主结婚的,都为拜驸马都尉。不仅汉族如此,就是辽、金等国的帝婿也称为“驸马都尉”。

《辽史百官志》记述:“驸马都尉府掌公主帐宅之事。”不过,明清以前,驸马的官阶并不高,金时驸马都尉仅为正四品。到了清朝,驸马称为“额驸”,地位才显赫起来。清咸丰年间,咸丰帝指派驸马为自己死后“赞襄政务”的顾命八大臣之一。

关于驸马的由来,民间流传着这样一段传说:

相传,楚汉相争时期,汉高祖刘邦在与楚霸王项羽转战疆场的岁月里,专门坐在一辆由两人驾驶的马车里,冲锋陷阵,指挥战斗。马车上共有三个座位,前面设两个座位,为车夫所坐,后面为刘邦所坐,驾驶马车的车夫分为“正马”与“副马”,一正一副,轮流驾驶马车。

有一日,刘邦与项羽在徐州丰县与沛县搭界处鏖战,激战三天三夜,最后,刘邦大败,落荒而逃。项羽乘胜追击,穷追不放。此时,刘邦左右只剩下了一个车夫和十几名将士,眼看项羽的兵马就要追赶上,这时,正马不幸被乱箭射中,当场阵亡,副马随即顶替了正马的位子,驾驶马车继续向前奔跑,在这危急关头,副马顿生一计,他把自己的红袍脱下,与刘邦的黄袍对换了一下,马车行至一条拐弯处时,刘邦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副马继续挥舞马鞭,向前方奔去。

项羽的将士,一直把穿黄袍的当作刘邦,拼命追赶,当赶上马车时,车上已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件黄袍。副马在另一处拐弯的地方也跳车逃跑了。

后来,刘邦做了皇帝,为了报答副马的救命之恩,到处张贴皇榜寻找副马。副马找到后,官封都尉,刘邦将小女许配于他,人称“副马都尉”,因“副马”不雅,人们便唤成“驸马都尉”。后来,人们把“都尉”二字也去掉了,简称“驸马”,自此,驸马便成了历代皇婿的代称了。

据《搜神记》记载:西汉时有个人叫辛道度,外出求学行至庸州时,囊空如洗。不得已走进一家饭馆讨饭,老板是一位妙龄女郎,她见辛道度气宇轩昂,相貌不凡,不由怦然心动。女郎自称是皇帝之女,表达了对辛的爱慕之情,并把一只金枕作为信物相赠。

离别后,辛道度想把金枕变卖作盘缠,被王妃发现,王妃认出金枕是宫中之物,十分惊异,向辛道度询问金枕的来历,辛据实相告。王妃听后,大惊不已,心想:“这金枕是我女儿去世时的陪葬品,怎么会落到此人手中?”

为弄清真相,王妃命人挖开女儿的坟墓,只见各物齐全,唯独不见金枕。

王妃相信了,叹息道:“我女儿死去已23年之久,还同世上生人交往,必定是被感动了灵魂。看来这人确实是我真正的女婿了。”于是封辛道度为驸马都尉,并赠金银车马,护送还乡。

据说,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人们把皇帝的女婿称之为“驸马”。在中国历史上,汉武帝时开始设置这种官职,起初多让皇室或外戚及王宫大臣的子弟担任。

从西汉到东汉,“驸马”与帝婿无关,据权威典籍所载,“驸马”一词系由“驸马都尉”演化而来。

驸马都尉一作副马都尉,顾名思义,是掌副车之马的一种官职。什么是副车呢?

其义有二。一是指古代帝王外出时的从车。《史记留侯世家》中说张良为给韩国报仇,不惜重金收买了一个壮士,命他用大铁锤“击秦始皇博浪沙中,误中副车。”副车之数有多少呢?司马迁的《史记》索引认为有三十六乘,这么多车子需要有一个头领统管,所以,要置副车(马)都尉。副车的另外一个意思是指清代的分试副榜贡生。《称谓录》“今以举人为公车,其以副车称副榜,固其所也。”与驸马有关的“副车”显然用的是其第一种含义。

在西汉时,驸马都尉一职多由宗室、外戚及公侯之子孙担任,鲜有由帝婿担任着。为了说明问题,我们不妨把两汉的公主及丈夫官职罗列如下,以便说明:

鲁元公主,其夫张敖,赵王世子;馆陶公主,其夫陈午,党邑侯陈婴孙;昌平公主,其夫周胜之,绛侯周勃子;平阳公主,先嫁曹寿(官平阳侯),后嫁卫青(官大将军);南宫公主,其夫彭申,封张侯;鄂邑公主,其夫王充,封盖侯;卫长公主,其夫乐大,封五利将军;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均早夭,无夫;夷安公主,其夫姓名不可考,封昭平君;江都公主,其夫岑娶,封乌孙王;汉公主(楚主),其夫有三,①岑娶、②翁靡、③狂生,均封乌孙王;阳邑公主,其夫张建,封博城侯;平阳公主,其夫夏侯颇,无职。

新野公主,其夫邓晨,无职;湖阳公主,其夫胡珍,封骑都尉;宁平公主,其夫李通,封固始侯;舞阳公主,其夫梁松,封延陵侯;馆陶公主,其夫韩光,无职;郦邑公主,其夫阴丰,无职;获嘉公主,其夫冯柱,无职;沁水公主,其夫邓乾,封高密侯;浚仪公主,其夫王度,封鞅侯;鲁阳、乐平、成安、武德四公主未嫁;平邑公主,其夫冯由,封黄门侍郎;阴安、修武、共邑三公主未嫁;临颖公主,其夫贾建,封即墨侯;闻喜公主未嫁;舞阳公主,其夫邓褒,封少府;阴城公主未嫁;濮阳公主,其夫耿良,封好畴侯;舞阳、冠军、汝阳三公主未嫁;阳安公主,其夫伏完,封不其侯;内黄公主,其夫宝穆,无职。

安阳公主,名不详,为荀恽之妻; 金乡公主,名不详,何晏之妻; 清河长公主,名不详,夏侯之妻

吴全公主,先嫁周循,后嫁全琮 ;孙鲁育,字小虎,即朱公主,三国时吴大帝孙权之女,全公主(孙鲁班)之妹,东吴大将朱据之妻,后嫁 刘纂 。

襄国公主,生卒不详,隋文帝女,母不详。公主下嫁八柱国之一李弼的孙子河阳郡公、河州刺史李长雅。李长雅是李密的堂叔。广平公主,隋文帝女,母不详。公主下嫁宇文庆之子宇文静礼。兰陵公主,字阿五。隋文帝杨坚第五女,母独孤皇后。兰陵公主初嫁仪同王奉孝。王奉孝逝世后,公主再嫁河东柳述。南阳公主,隋炀帝杨广的长女。南阳公主嫁给大文学家宇文士及。

长沙公主(下嫁冯少师);襄阳公主(下嫁窦诞);平阳公主(谥号“昭”,称平阳昭公主,母窦皇后,下嫁柴绍);高密公主(下嫁长孙孝政,又嫁段纶);高阳公主(下嫁房遗爱);长庆公主(先封为桂阳公主,下嫁赵慈景,又嫁杨师道) ;长沙公主(先封为万春公主,下嫁豆卢怀让);房陵公主(先封为永嘉公主,下嫁窦奉节,又嫁贺兰僧伽);九江公主(下嫁执失思力);庐陵公主(下嫁乔师望);南昌公主(下嫁苏勖);安平公主(下嫁杨思敬);淮南公主李澄霞(下嫁封道言);真定公主(下嫁崔恭礼);衡阳公主(下嫁阿史那社尔);丹阳公主(下嫁薛万彻);临海公主(下嫁裴律师);馆陶公主(下嫁崔宣庆);安定公主(先封为千金公主,下嫁温挺,又嫁郑敬玄);常乐公主(下嫁赵瑰)。


相关文章推荐:
驸马都尉 | 都尉 | 何晏 | 杜预 | 安陆 | 王济 | 司马昭 | 常山公主 | 额驸 | 中国 | 驸马都尉 | 段玉裁 | 秦朝 | 博浪沙 | 河南 | 原阳县 | 汉书 | 辽史 | 百官志 | 楚汉相争 | 汉高 | 刘邦 | 项羽 | 徐州 | 沛县 | 驸马都尉 | 史记 | 司马迁 | 张敖 | 陈午 | 昌平 | 平阳公主 | 王充 | 卫长公主 | 阳石公主 | 夷安公主 | 昭平 | 张建 | 新野 | 邓晨 | 胡珍 | 李通 | 舞阳公主 | 韩光 | 郦邑公主 | 阴丰 | 冯柱 | 沁水公主 | 高密 | 王度 | 乐平 | 平邑公主 | 黄门侍郎 | 修武 | 临颖 | 闻喜 | 汝阳 | 阳安公主 | 内黄 | 安阳公主 | 荀恽 | 金乡公主 | 清河长公主 | 夏侯 | 周循 | 全琮 | 孙权 | 朱据 | 刘纂 | 隋文帝 | 八柱国 | 李弼 | 河州 | 刺史 | 李密 | 宇文庆 | 宇文静礼 | 杨坚 | 柳述 | 隋炀帝 | 杨广 | 宇文士及 | 长沙公主 | 襄阳公主 | 平阳昭公主 | 柴绍 | 高密公主 | 段纶 | 桂阳 | 赵慈景 | 杨师道 | 万春公主 | 房陵公主 | 永嘉公主 | 九江公主 | 执失思力 | 庐陵公主 | 乔师望 | 南昌公主 | 苏勖 | 安平公主 | 杨思敬 | 淮南公主 | 真定公主 | 衡阳公主 | 阿史那社尔 | 丹阳公主 | 临海公主 | 馆陶公主 | 安定公主 | 千金公主 | 常乐公主 | 赵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