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柘枝引

柘枝引唐教坊曲名,用作词调名,唐段安节《乐府杂录》记有“健舞曲”其舞因曲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铃,旋转有声,其来也,藏二莲花中,花拆而后见,对舞相占,实舞中雅妙者也。《宋史乐志》曰:“小儿舞队,有《拓枝》。”宋沈括《梦溪笔谈》云:《拓枝》,旧曲,遍数极多,今已不传。此调为单调四句24字,一、二、四句,均平声韵。

○○●●●○△,●●●○△。

○●○○●,○○●●●○△

(注:○=平●=仄△=平韵=▲=仄韵◎=本为平声韵,亦可用仄声⊙=本为仄声,亦可为平声韵)

《乐府杂录》:健舞曲。《乐苑》:羽调曲。 按,此舞因曲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铃,转有声。其来也,于二连花中藏花坼而后见,对舞相占,实舞中雅妙者也。按,《宋史乐志》:“小儿队舞有柘枝。”又沈括《梦溪笔谈》:“柘枝旧曲,遍数极多。”今已不传,存此(唐无名氏)以志其概。

段安节《乐府杂录》记当时教坊乐舞有健舞、软舞、字舞、花舞、马舞之别。健舞曲有棱大、阿连(《教坊记》作阿辽)、柘枝、剑器、胡旋、胡腾;疑俱属胡舞。日本石田干之助《胡旋舞小考》(见《史林》十五卷三号)谓胡旋舞来自康国;又以胡腾为石国舞;其说甚确,无烦辞费。唯健舞中之柘枝舞,亦屡见于唐人书,或谓为胡舞,而未能确指所出。

按,柘枝舞,晏殊谓系胡舞(见《晏元献类要》),《乐府诗集》卷五十六《柘枝词小引》,以为疑出南蛮诸国。其说云:一说曰,柘枝本柘枝舞也。其后字讹为柘枝。沈亚之赋云:“昔神祖之克戎,宾杂舞以混会。柘枝信其多妍,命佳人以继态。”然则似是戎夷之舞。按今舞人衣冠类蛮服,疑出南蛮诸国者也。

《因话录》(《图书集成乐律典》卷八十八“舞部”引)又谓柘枝一辞,由拓跋氏而得名,以为:舞柘枝之本出拓跋氏之国,流传误为柘枝也,其字相近耳。刘梦得《观舞柘枝》(《刘梦得文集》卷五)诗云:“胡服何葳蕤,仙仙登绮墀。……”泛云胡服,未言何国。今按以柘枝为由拓跋氏之传讹,固属猜测之辞;出自南蛮诸国,亦未深考。余以为柘枝舞之出于石国,盖有二证。石国,《魏书》作者舌,《西域记》作赭时,杜还《经行记》作赭支。《唐书西域传》云:石,或曰柘支、曰柘折、曰赭时,汉大宛北鄙也。《文献通考四裔考突厥考》中记有柘羯,当亦石国。凡所谓者舌、赭时、赭支、柘支、柘折以及柘羯,皆波斯语Chaj一字之译音。柘枝舞之“枝”为之移切,柘支国之“支” 为章移切,同属知母字。故柘枝之即为柘支,就字音上言,毫无可疑也。

复次,薛能《柘枝词》(《乐府诗集》卷五十六引)三首俱咏柘枝舞,而第一第二两首乃咏征柘羯事。其第一首云:同营三十万,震鼓伐西羌。战血黏秋草,征尘扰夕阳。归来人不识,帝里独戎装。此词末两句之故事,传说不一,兹不赘。唯就“伐西羌”一语而言,则柘枝词所咏乃西域事也。

第二首又云:悬军征柘羯,内地隔萧关。日色昆上,风声朔漠间。何当千万骑,飒飒贰师还。所云“柘羯”,据《唐书安国传》,犹中国言战士也。唯案《文献通考四裔考突厥考》云:颉利之败也,其部落或走薛延陀,或走西域。而来降者甚众。……唯柘羯不至;诏使招抚之。柘羯亦为地名。自隋末乱离,东自契丹,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皆臣于突厥。至颉利,更委任诸胡,疏远族类。所谓诸胡,指部族中之西域种人;柘羯,即石国也。天宝九载,高仙芝将兵征石国,平之,获其国王以归。十一载,仙芝兵败于怛逻斯城(Talas);怛逻斯城亦属石国。薛诗之“悬军征柘羯”,盖指仙芝此役而言。柘羯、者舌、赭时、赭支、柘折,皆为一地之异译,而或以名地,或以指人,卒乃以为乐舞之名,亦如隋唐时九部乐之故事耳。

薛诗第三首云:意气成功日,春风起絮天。楼台新邸第,歌舞小婵娟。急破催摇曳,罗衫半脱肩。末二语,为柘枝舞舞终时之姿态。咏柘枝舞而及西域,而及昭武九姓中之柘羯,则其与石国之关系,从可知矣。柘枝舞舞者之服饰,舞时之容态,今俱不传;兹唯从唐宋人书中籀绎一二,述之如次。

《柘枝引》【唐】无名氏

将军奉命即须行,塞外领强兵。闻道烽烟动,腰间宝剑匣中鸣。

【原文注释】

①柘枝引:原唐教坊曲名,后田作词调名,单调,四句,二十四字,除第三句外,其余各句均{甲平声韵;

②宝剑匣中鸣:晋王嘉《拾遗记颊顼》:(颛顼)“有电影之剑,腾空而纤;若四方有兵,此剑即飞起指其方,则克伐。未用之时,常于匣里如龙虎之吟、”本以指宝剑的神通,后转而以剑鸣匣中喻急切的赴敌之情.

【诗文赏析】

这首词作以紧凑的结构、激昂的语言、形象的比喻,歌颂了守边大将威武刚强、慷慨报国的英雄本色;作品开篇,即直入主题,通过正面叙述展现了将军为国戍边.雷厉风行的豪情,三、四句紧承前意,描绘了一个具有夸张色彩的腰间剑鸣意象.这种构思显然体现出“强将手下无弱兵”的观念,因而也反映出了将军盼望开赴沙场、奋勇杀敌的急切心情,以刀剑写英雄,这是古典诗歌中常用的手法,在五代词中出现这样的描写,应该说还是很难得的、借物写人,作为此词最大的特色,形象而又生动,同时也渲染出烽烟弥漫的战争气氛,使整首作品具有了雄壮、阳刚的气势÷在大量以愁苦为主题的边塞词中,它无疑以独特的抒情角度谱写出大唐声咸赫赫的新篇章,为我们展现了那一时代人们高昂的爱国主义情怀。


相关文章推荐:
花拆 | 仄韵 | 平声韵 | 调曲 | | 阿连 | 剑器 | 胡腾 | 胡旋舞 | 胡腾 | 晏殊 | 拓跋氏 | 刘梦得 | 泛云 | 译音 | 薛能 | 柘枝词 | 悬军 | 高仙芝 | 兵征 | 怛逻斯城 | 悬军 | 脱肩 | 籀绎 | 颛顼 | 电影 | 克伐 | 剑鸣 | 强将手下无弱兵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