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栾桓子

栾桓子,晋国大夫,栾武子栾书嫡子,姬姓,栾氏,名,娶范宣子之女栾祁,生子栾盈。他的名声很不好,以放贷为名行受贿之实,被认为是失德的表现。《国语》记载他“骄泰奢侈,贪欲无艺,略则行志,假贷居贿”。

栾桓子(?-前556年),中国春秋时期晋国政治人物、将军。栾氏,名,号栾桓子。栾书之子。前575年,鄢陵之战之时,他向鲁国乞师,前573年,晋悼公继位,栾为公族大夫。前572年,栾率晋军联合鲁国、卫国、曹国、莒国、滕国、薛国、邾国,帮助宋国华元攻打在彭城的鱼石。前564年,参与晋国、齐国、鲁国、宋国、卫国、曹国、莒国、滕国、薛国、邾国、杞国、小邾国十二国诸侯伐郑国。前560年,为下军将。前559年,他参与晋国、齐国、鲁国、宋国、郑国、卫国、曹国、莒国、滕国、薛国、邾国、杞国、小邾国十三国诸侯伐秦国,因其弟栾针之死与,范宣子、士鞅父子交恶。前557年,随荀偃在湛阪之战大胜楚军。娶范宣子之女,生栾盈。 [1]

栾书死后,栾一直担任下军主将,作风强悍霸道,几乎得罪了当时的所有家族。由于栾书在悼公即位上的决定作用,他一直得到悼公的优容,但为栾氏的最终覆灭酝酿了所有的条件。栾死后不久,其子栾盈就被范氏驱逐,旋于前550年即被灭族,栾氏退出晋国政治舞台。

前575年,即晋楚鄢陵之战前,栾奉命到鲁国搬兵,这是他在晋国政治舞台的的第一次亮相。但当时晋国的东方外交是由负责的,尤其在鲁国,的影响力非常大,这次安排栾到鲁,而去齐、卫,似乎是栾书与氏争夺国家外交权的有意安排。但是,鲁国正好内部有人要搞政治斗争,因此耽误了出兵日期,而齐国的部队则比较及时地赶到了前线。可见,栾氏在外交领域的权势与氏还是不能相比的。鲁国政治斗争的一方还是找帮忙,更证明了氏的权势和影响。

前573年2月,悼公即位,任命栾等四人为公族大夫,职责是“训卿之子弟共俭孝弟”,悼公对他的评价是“也果敢”,从栾后来表现出来的作风和性格来看,他和“共(恭)俭孝弟”四个字实在是没什么交情的,真让他去教育公族子弟,未免滑稽了。这样的安排应该是看栾书的地位而给的一个职位。

前573年(11月之前),栾书去世,栾进入八卿行列,任下军将(栾任下军将时间无明确记载,此为推测,根据其明年即会合各国大臣伐彭城,应具备卿的地位)。

前572年春,栾会同宋国华元、卫国宁殖、鲁国仲孙蔑以及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联合围攻宋国的彭城。原来,宋国于前576年发生内乱,鱼石(左师)、向为人(大司寇)、鳞朱(少司寇)、向带(大宰)、鱼府(少宰)五位大臣与执政华元冲突,出奔楚国。楚国攻下彭城,并将五人安置在此,企图扩大宋国内斗,推翻宋国亲晋势力。彭城坚持不住而降晋,栾押解五人回国。这是他初次代表晋国出兵执行任务,栾取得了一个好的开头。

前566年,中军将韩厥告老退休,荀接替其位,栾仍为下军将。此次人员调整幅度较大,当时的八卿为:

中军将:荀  中军佐:荀偃

上军将:士上军佐:韩起(韩厥之子)

下军将:栾 下军佐:士鲂

新军将:赵武新军佐:魏绛

这次调整,最突出的特点是很多人没有得到顺序上的升迁,比如士年纪、资历都不如栾、士鲂,但直接爬到二人头上,按照楚国子囊的说法,是栾、士鲂主动让的贤。但即使如此,按照栾的一贯作风,似乎还是晋悼公的意志因素占据了主导地位。

前564年10月,晋国会合各国部队大举进攻郑国,栾、士鲂率领下军以及滕、薛的队伍,负责进攻郑国都城北门,此战郑国求和,但没有彻底屈服,马上又倒向楚国一边。

前563年秋,诸侯再次伐郑,郑国再次求和。11月,楚国的子囊北上救郑,诸侯回师应敌,楚军也坚决不退,中军将荀准备撤退,栾拒绝:逃避楚国部队,是晋国的耻辱!现在我们召集了各国的军队,结果居然要给晋国增添耻辱,这样不如死了算了!”也许是害怕当年荀林父(荀的伯父)与先之战的故事再次发生,荀只好率领全军前进,与楚军隔水对峙。郑国再次主动偷偷投靠楚国,栾主张再次攻打郑国,荀不同意,但还是部分照顾了栾的意见,回兵时攻击了郑国北部地区。

前560年夏,中军将荀、下军佐士鲂去世,晋悼公在绵上(在今山西省冀城县)阅军(),调整将领人选,最后取消新军,重新恢复六正体制。此次确定的六正人选为:

中军将:荀偃  中军佐:士

上军将:赵武 上军佐:韩起

下军将:栾 下军佐:魏绛

此次调整最大的亮点就是赵武的突飞猛进,获得了上军主将的位置,在“六正”中列第三。由此可见这十几年来赵武做人是多么的成功。

前559年夏,晋国出兵伐秦,晋悼公自己留在在秦晋边境,让六卿帅领晋、齐、宋、鲁、卫、郑、曹、莒、邾、滕、薛、杞、小邾13国联军进攻秦国本土。联军进攻到林(在进陕西省泾阳县),秦国仍不肯屈服,主帅荀偃决定继续前进,并命令全军:明天鸡叫时套车,填塞水井,推平灶台,跟着我的马头的方向前进(唯余马首是瞻)!”这时候又是栾跳出来捣乱:“什么,看着你的马头?我们晋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命令,我的马头还想望东去呢!”居然擅自掉头回国了!下军佐魏绛是栾的直接下级,也跟随回去,眼看事情再闹下去越来越丑,荀偃值得率领全军撤退。13国的部队,就这样灰溜溜地回来了,当时人们就称这次战役为“迁延之役”。

然而,故事还没有完,栾的弟弟栾针和士的儿子士鞅商量:“这次出兵是为了报复秦国侵略我们的栎之败,军队出来却无功而返,是晋国的耻辱,我们家兄弟两个人都在军中任职,对于家族也是莫大的耻辱啊!”两个人决定为国家挽回颜面,一起驰车冲向秦军营寨,结果栾针战死,士鞅活着回来了。栾听说后怒火中烧,找到士算帐:“我弟弟本来不想去送死,是你的儿子怂恿他去的,结果我弟弟死了,你儿子却活着回来了,所以,其实就是你儿子杀死了我弟弟。如果你不把儿子赶走,我一定要杀了他!”士只好让儿子流亡秦国。

前558年冬,晋悼公去世,平公即位。

前557年夏,荀偃、栾帅师伐楚。在湛阪(即湛水边,在今河南省平顶山市)与由公子格率领的楚军决战,楚军大败,荀偃、栾乘胜追击,攻打楚国方城(山名,为进出楚国腹地的门户)之外的国土,并再次讨伐许国,而后胜利班师。

栾去世具体时间不详。前555年10月晋国伐齐时,下军的将佐已经是魏绛和栾盈了,可见栾去世是在前557-前555年之间。

(一)悼公对栾的优容与控制

栾作为栾氏宗主并担任晋国军帅的时间,与悼公在位的时间基本吻合。悼公即位于前573年春,栾于此年担任下军主将;晋悼公去世于前558年冬,栾也于前557-前555年之间去世。因此,栾的政治生涯基本是在悼公的统治之下展开的。

由于栾书对悼公即位的决定性贡献,悼公在位的15年间,对于栾基本采取了一种既不予以重用、又不计较其过错的态度,但总体上还是优容有加的。例如栾曾于前563年伐郑时不听荀命令,擅自进兵;又于前559年伐秦时不服从荀偃而擅自撤兵。两次粗野违背主帅命令,并且都是在各国友军共同出兵的情况下所为,等于在天下人面前丢晋国的脸,丝毫不懂得在公众面前维护主帅尊严,维护国家形象。此外,还蛮不讲理地逼迫士鞅流亡国外。这些介于亡命徒和泼妇角色之间的行为,在性质上是十分严重的,但没有得到悼公的任何惩戒。悼公是政治天才,他宁可容忍栾的胡来,也不愿意采取极端措施,让人说自己是对栾氏恩将仇报。更关键的原因在于,栾完全是为了强梁而强梁,倒没有什么过大的个人野心和乃父的一肚子阴谋诡计,因此也不能构成大的祸患。悼公对栾的态度,各大家族也都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所以自然也不能让国君为难。面对栾的胡闹,荀、荀偃、士作为上级,也都采取了忍气吞声的态度,不是为栾其人,而是为国君才如此的。

优容归优容,但悼公也非常注意把栾的胡闹对国家的影响限制在可操控的限度内,即不能让他坏了国家的根本利益。栾15年一直担任下军将,没有获得任何提升,就是确凿的证明。而同时,士、赵武、韩起在仕途上一帆风顺,纷纷超越了栾。要说栾没有情绪,似乎不大可能。栾的多次强横表演,与自己官职的超级“稳定”似乎不无关系。

(二)论晋国的“集体谦虚”事件

这里想专门探讨一下悼公时期的群臣谦让事件。前560年的绵上阅军,此次将帅调整最大的亮点就是赵武获得了上军主将的位置,在“六正”中列第三。而栾依然是下军将。

按照《左传》的记载,悼公本来让韩起将上军,但韩起推荐赵武;又让栾干,栾也谦让了,不过口气相当有意思:“臣的本事还不如韩起呢。既然韩起愿意让赵武干,还是按他的意见办吧!”于是赵武顺利跳跃晋升。《左传》评价这次集体谦让事迹:(因为群臣谦让)所以晋国的民众关系变得非常和谐,各国诸侯之间也变得十分和睦。

这样的完美的集体道德表演,让人联想其唐太宗的“纵囚事件”:唐太宗六年年底,皇帝开恩,放全国死刑犯300余人回家过年,之后再回来接受死刑。结果,300死刑犯探家后一个不少地又回来就死。感念他们的诚信,唐太宗干脆免除了他们的死刑。由于皇帝英明,囚犯也变得道德高尚起来,的确可以当作天下大治的标志。但从情理分析,还是欧阳修的《纵囚论》的分析值得信赖,纵囚事件本身是一个“上贼下之情”、“下贼上之心”,上下心照不宣而合演的一出“道德大戏”。

而悼公群臣此次上演的集体谦让大戏,也有不斤推敲的地方:第一,六正的任命是晋国做大的政治,作为一个奋发有为、英明精干的国君,让谁担任什么职务,自然心里早想好了,决不可能由大家在朝廷上临时谦让来决定,这样等于君主对于国内最重大的政务当成儿戏了;第二,即使群臣都有谦逊的态度,也决不可能对于一个人、一件事存在完全相同的认识。比如由谁担任上军主将,可能性本来很多,赵武原来只是新军主将,如果没有悼公的暗示,想让韩起、栾同时看上力挺赵武,似乎是不可能的。

事情的真相可能是,在绵上阅军之前,六正的人选在悼公的内心其实早已成竹在胸了,只要稍做暗示,大家自然明白国君的心思,比如他对赵武的欣赏与一贯的提拔,大家不可能没有感觉。面对精明无比的悼公,群臣自然会以配合,而配合的方式就是一出谦让的大戏。悼公的人事计划得以落实,而大家又各自落个道德君子的名誉,实在是双赢的合作。但不同演员的演技还是很有差别的,比如韩起就演得很入戏,而栾虽然不敢忤逆国君的圣意,但“情绪”还是表露得很到位:韩起说他行他就行吧!

(一)栾氏与荀氏(中行氏、智氏)

悼公时期,荀、荀偃先后担任中军将,长期执政。而栾显然对这个家族没什么好印象,对于荀、荀偃的权威根本不屑一顾。按说,栾书与荀偃曾经是紧密的盟友关系,栾应该对其保持一种亲近的关系,栾的冒犯,可能是觉得自己的父亲有恩于对方。但荀、荀偃都是老到的政治家,他们对栾的忍让完全是顾及悼公的态度,而对栾其人是不会有什么好感的。

(二)栾氏与范氏

两个家族是姻亲关系,士是栾的岳父,而士鞅是栾的小舅子,按说两家应该结成紧密的联盟,但是栾在歇斯底里一样的强梁,导致他把本来最亲的家族得罪得最深。士是老谋深算的官僚,士鞅也是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从栾威胁并驱逐士鞅的时候起,栾就为自己的家族找好了掘墓人了。

流亡到了秦国,秦景公问士鞅:“你认为晋国大夫里哪家会先灭亡?”

士鞅:“应该是栾氏吧。”

景公:“因为栾的骄横?”

士鞅:“是的。栾这个人极端骄奢暴虐,但他自己还可以免于灾祸。遭到报应的大概会是他的儿子栾盈吧。”

景公:“为什么?”

士鞅:“栾武子的恩德还留在人们心里,如同周人因思念召公而爱护他的甘棠树,何况栾是武子的儿子。栾死后,栾盈恐怕还来不及施予人们好处,栾家就已经用尽了武子遗留的恩德,而对栾的憎恶会爆发在栾盈的身上,到时候他会倒霉的。”

景公认为士鞅见解深透,就向晋国求情,准予其回国并官复原职。

与其说士鞅是在预测栾氏的灭亡,不如说他是在策划自己如何灭栾氏,从动手时间到对象,实际上,后来士父子就是这么干的。

与其说景公是为晋国惜才,不如说是听了士鞅的计划后放他回国,希望他去制造内乱。毕竟两国是刚刚还在作战的仇敌。

(三)栾氏与赵氏

如上所论,赵武官职的突飞猛进是悼公一手促成的,得罪赵武自然就是在冒犯国君,所以栾敢于得罪正卿的荀氏,也必须谦让自己原来的下级赵武。但两家的关系无疑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因为前583年的“赵氏惨案”,栾氏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作为“赵氏孤儿”本人,赵武自然难以忘记。

(四)栾氏与韩氏

韩起与栾长期为直接上下级关系,韩起是谦谦君子,两家的关系似乎比较正常。

(五)栾氏与魏氏

魏氏是晋国最晚崛起的大家族,此时的魏绛是悼公强烈欣赏并着意培养的人才,正小心翼翼地提升着自己家族的地位和实力,不会为自己家族制造任何不必要的麻烦,作为栾的直接下级,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强横的上司把矛头对准自己的。前559年夏的伐秦之战,在栾违抗上司擅自回师的情况下,魏绛选择了跟随。这样的选择是建立在准确把握悼公对栾态度的基础上作出的:栾不会得到悼公的惩处,自己自然也没有责任;而如果跟随主将,恐怕栾回国后的攻击矛头就是指向自己,而不是范氏了。事实上,栾、栾盈父子与魏绛、魏舒父子作为两辈同僚,关系还是相当密切的。

关于栾之死,《左传》记载比较模糊。一是时间问题不十分确切:栾于前557年随荀偃伐楚,取得湛阪之战的胜利,此后便没有了消息。到前555年11月晋国伐齐,其子栾盈已经担任下军佐,此时栾确已死亡。二是死因,前553年栾之妻栾祁(士之女、栾盈之母)诬陷栾盈作乱,举告栾盈曾经说过范氏“死吾父”(害死自己的父亲),此话出自栾祁之口,未免让人猜测。首先是栾的年纪,其死亡的时候应该正值盛年,大有非自然死亡的可能性;其次,栾恰恰死于晋悼公去世后不久,年轻的平公刚刚即位,正是国君权轻,大臣坐大的时候,范氏浑水摸鱼对栾下毒手的大环境是有的;第三,栾祁的便利条件。栾祁是栾之妻,其娘家范氏又与栾水火不容,而且自身与管家州宾存在奸情,谋害栾既有便利条件,又有合理动机。按说母子连心,但是栾祁居然不惜陷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可见她与栾父子的关系之紧张,儿子都可以害,对于丈夫就更下得去手了。但由于没有更为明确的记载,关于栾的死也就难以定论,但个人认为被栾祁(在其父兄和奸夫怂恿或帮助下)谋害亲夫的可能性还是难以排除的。 [2]


相关文章推荐:
晋国 | 栾书 | 范宣子 | 栾盈 | 国语 | 中国 | 春秋时期 | 晋国 | 中国 | 春秋时期 | 晋国 | 栾书 | 鄢陵之战 | 鲁国 | 晋悼公 | 鲁国 | 卫国 | 曹国 | 莒国 | 滕国 | 薛国 | 邾国 | 宋国 | 华元 | 彭城 | 鱼石 | 晋国 | 齐国 | 鲁国 | 宋国 | 卫国 | 曹国 | 莒国 | 滕国 | 薛国 | 邾国 | 杞国 | 小邾国 | 十二国 | 郑国 | 下军 | 晋国 | 齐国 | 宋国 | 郑国 | 卫国 | 杞国 | 小邾国 | 秦国 | 栾针 | 范宣子 | 士鞅 | 荀偃 | 湛阪之战 | | 范宣子 | 栾盈 | 栾书 | 栾书 | 栾盈 | 晋国 | 鄢陵之战 | 鲁国 | 晋国 | 晋国 | 鲁国 | 栾书 | 鲁国 | 齐国 | 鲁国 | 栾书 | 栾书 | 下军 | 彭城 | 宋国 | 华元 | 卫国 | 鲁国 | 彭城 | 宋国 | 鱼石 | 左师 | 大司寇 | 大宰 | 鱼府 | 少宰 | 华元 | 彭城 | 宋国 | 彭城 | 晋国 | 韩厥 | | 下军 | | 荀偃 | | 韩起 | 韩厥 | 下军 | 下军 | 士鲂 | 赵武 | 魏绛 | | 晋悼公 | 晋国 | 郑国 | 下军 | 郑国 | | 晋国 | 荀林父 | 之战 | 郑国 | | | 下军 | 晋悼公 | 绵上 | 荀偃 | | 晋国 | 晋悼公 | 秦晋 | 六卿 | 秦国 | 秦国 | 荀偃 | 晋国 | 下军 | 迁延之役 | | 士鞅 | 秦国 | 晋国 | 秦军 | | | 秦国 | 晋悼公 | 荀偃 | 荀偃 | 许国 | 晋国 | 下军 | 栾盈 | 晋国 | 晋悼公 | 栾书 | 郑时 | | 荀偃 | 晋国 | 士鞅 | 国君 | | 荀偃 | | 国君 | 下军 | | 晋国 | 下军 | 晋国 | 唐太宗 | 唐太宗 | 晋国 | 绵上 | | 荀偃 | | 荀偃 | 栾书 | 荀偃 | | 荀偃 | | 士鞅 | | 士鞅 | 士鞅 | 秦国 | 秦景公 | 士鞅 | 晋国 | 士鞅 | 士鞅 | 栾盈 | 士鞅 | 武子 | 栾盈 | 武子 | 士鞅 | 晋国 | 士鞅 | | 晋国 | 士鞅 | 晋国 | 栾盈 | 魏舒 | 荀偃 | 湛阪之战 | 晋国 | 栾盈 | 下军 | | 栾盈 | 晋悼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