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槲寄生(植物)

槲寄生〔拉丁学名:Viscum coloratum(Kom.)Nakai〕,别名:北寄生、桑寄生、柳寄生、黄寄生、冻青、寄生子,为桑寄生科槲寄生属灌木植物,通常寄生于麻栎树、苹果树、白杨树、松树各树木,有害于宿主,茎柔韧呈绿色;叶呈倒披针形、革质、淡绿色,早春,叶间分出小梗,着生小花,淡黄色、单性、雌雄异株,果实半透明,呈黄绿色;果肉有黏质物。

植物带叶的茎枝可供药用,具有舒筋活络,活血散瘀。用于筋骨疼痛,肢体拘挛,腰背酸痛,跌打损伤。补肝肾,强筋骨,祛风湿,安胎等功效,槲寄生提取物可改善微循环,其总生物碱还具有抗肿瘤作用,此外槲寄生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如被英国德鲁伊视为圣物,在英语里有特殊的寓意。

灌木,高0.3-0.8米;茎、枝均圆柱状,二歧或三歧、稀多歧地分枝,节稍膨大,小枝的节间长5-10厘米,粗3-5毫米,干后具不规则皱纹。

叶对生,稀3枚轮生,厚革质或革质,长椭圆形至椭圆状披针形,长3-7厘米,宽0.7-1.5(-2)厘米,顶端圆形或圆钝,基部渐狭;基出脉3-5条;叶柄短。

雌雄异株;花序顶生或腋生于茎叉状分枝处;雄花序聚伞状,总花梗几无或长达5毫米,总苞舟形,长5-7毫米,通常具花3朵,中央的花具2枚苞片或无;雄花:花蕾时卵球形,长3-4毫米,萼片4枚,卵形;花药椭圆形,长2.5-3毫米。雌花序聚伞式穗状,总花梗长2-3毫米或几无,具花3-5朵,顶生的花具2枚苞片或无,交叉对生的花各具1枚苞片;苞片阔三角形,长约1.5毫米,初具细缘毛,稍后变全缘;雌花:花蕾时长卵球形,长约2毫米;花托卵球形,萼片4枚,三角形,长约1毫米;柱头乳头状。

果球形,直径6-8毫米,具宿存花柱,成熟时淡黄色或橙红色,果皮平滑。花期4-5月,果期9-11月。 [1]

槲寄生,顾名思义,就是寄生在其他植物上的植物,可以从寄主植物上吸取水分和无机物,进行光合作用制造养分。它四季常青,开黄色花朵,入冬结出各色的浆果。据记载,寄生于榆树的槲寄生果实为橙红色,寄生于杨树和枫杨的果实呈淡黄色,寄生于梨树或山荆子的则呈红色或黄色。

中国大部分省区均产,仅新疆、西藏、云南、广东不产。俄罗斯远东地区、朝鲜、日本也有分布。生于海拔500~1400(-2000)米阔叶林中,寄生于榆、杨、柳、桦、栎、梨、李、苹果,枫杨、赤杨、椴属植物上。 [2]

随着工业化的不断发展,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森林面积不断减少,也使得采食槲寄生果实的鸟类越来越稀少了,因而导致槲寄生的繁衍遇到了困难。另一方面,槲寄生独特的药用价值正在被人类所了解 ,有很多商家收购。冬天的槲寄生很容易被木杆戳掉,一个人1天工夫就可以将一片林子的槲寄生除尽,而它的生长又非常缓慢,种子萌发需3~5年,长成簇丛又需5年左右,形成比较大的种群则需20~30年。所以由于人为采集,加上取食果实鸟类稀少繁衍困难,在北方槲寄生已经越来越稀少了。如何开发利用与保护这种珍贵的野生植物资源,并研究槲寄生的人工培育方式,将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2]

槲寄生主要通过种子繁殖,每年秋冬季节,槲寄生的枝条上结满了桔红色的小果.以槲寄生的果实为食的鸟类有灰椋鸟、太平鸟、小太平鸟(俗称冬青鸟)、棕头鸦雀等。到了冬天,这些鸟类会聚集在结有果实的槲寄生丛周围,一边嬉戏一边取吃果实。由于槲寄生果的果肉富有粘液,它们在吃的过程中会在树枝上蹭嘴巴,这样就会使果核粘在树枝上;有的果核被它们吞进肚子里,就会随着粪便排出来,粘在树枝上。这些种子并不能很快萌发,一般要经过3~5年才会萌发,长出新的小枝。有时槲寄生的种子落在槲寄生身上,也会长出小的槲寄生。 [2]

炮制:除去杂质,略洗,润透,切厚片,干燥。

性味:苦;甘;性平。

归经:肝;肾经。

功能主治:治补肝肾;强筋骨;祛风湿;安胎。用于风湿痹痛,主腰膝酸痛;风湿痹痛;胎动不安;胎漏下血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10-15g;或入丸、散;浸酒或捣汁。外用:适量,捣敷。 [3] 片剂口服,一次5片,一日3次。

临床应用

⑴治疗慢性气管炎

将陈皮1.5g,槲寄生3g(又称“陈寄饮”),放入茶杯或碗中,用开水200ml冲泡,加盖放10分钟后服用。第1次服一半,第2次服时加等量开水再服一半,依此日服3次,1剂连冲3日,饭前饭后服均可。观察200例,结果近控42例(21%),显效69例(34. 5%)。 [4]

⑵用于风湿痹痛,腰膝酸痛等。

该品既能祛风湿,又能养血益肝肾,强筋骨。故可用治营血亏虚、肝肾不足之风湿痹痛,腰膝酸软,筋骨无力等证。对肝肾不足之痹痛尤为适宜。常与独活、秦艽、桂枝及杜仲、当归等药同用,如独活寄生汤。

⑶用于胎漏下血、胎动不安。

该品补肝肾、养血,故有固冲任、安胎之效。多与阿胶、川续断、菟丝子等配用,如寿胎丸。

⑷治疗冠心病、心绞痛及心律失常。

⑸将槲寄生注射液12ml(相当于生药24g)与25%葡萄糖溶液20~40ml合并后供静脉注射,或18ml加入5%葡萄糖溶液250ml中静脉滴注,每日1次共治疗14日。在心律失常组中,少数病例采用肌注,方法为每次2~4ml,每日1~2次。共治疗心绞痛181例,均有频发心绞痛,并有心电图ST-T改变或运动试验阳性,年龄29~78岁,部分患者合并有高血压、心律失常或有陈旧性心肌梗死;治疗心律失常114例,多为冠心病、心肌炎所致,其中房性早搏17例,室性早搏45例,心房颤动22例,室上性心动过速2例,房室传导阻滞2例,束支传导阻滞3例,窦房阻滞1例,其他22例(指窦性心动过缓并有多种心律失常者等)。结果:181例心绞痛中,显效35例(19.4%),有效115例(63.5%),无效31例(17.1%),有效率为82.9%。有177例治疗前及疗程第1、7、14日皆做用药前后心电图对比,其中显效18例(10.1%),有效76例(43%),无效83例(46.9%),有效率为53.1%。心电图中有束支传导阻滞者用药后皆无变化。

⑹在病程与疗效关系比较中,以2年以内及4年以上者作对比,共57例,结果提示,病程长短对槲寄生疗效影响不大。114例心律失常患者中,显效11例(9.4%),有效30例(26.3%),无效73例(64.3%),总有效率为35.7%,其中房性早搏有效率为35.3%,室性早搏为46.6%,阵发性房颤为50.0%,持久性房颤为16.6%,其他心律失常均无明显疗效。由此可见,以阵发性房颤及室性早搏的疗效最佳。治疗过程中,常见有注射后头胀、头晕、咽部热感、药味等,均为一过性,不影响治疗。有2例出现皮疹。1例有全身关节酸痛。另有12例,于疗程中曾有畏寒、发热,其中多数仅为低热,但也有达38℃以上者,一般仍继续治疗,或于改用葡萄糖稀释注射后(这些病例起初系用生理盐水稀释)发热即见消失。 [5]

实用方剂

舒脉宁冲剂:槲寄生3500g,蔗糖粉适量。槲寄生加水煎煮,滤过,滤液浓缩成膏,按浸膏含量计算,加适量蔗糖粉,混匀,制颗粒,干燥,整粒,制成19000g,分装,即得。该品为棕褐色的颗粒;味甜,微苦。每袋19g。功能扩张血管,增加冠脉血流量。用于冠心病,心绞痛。口服,每次1袋,每日2次,开水冲服。4周为1疗程。(《吉林省药品标准》1986 年)

舒筋活血片:(处方)红花80g ,香附(制)300g ,狗脊(制)400g,香加皮200g,络石藤300g,伸筋草300g,泽兰叶300g,槲寄生400g,鸡血藤 300g,自然铜(煅)50g。

注射液:槲寄生2000g,吐温-801.5m1,注射用水适量。槲寄生切片,以乙醇加热回流3次,分别为2小时,1.5小时,1小时。浓缩滤液成稠膏,放冷,加入氯仿、水,振摇,静置分层,分取水层,减压浓缩至每lml相当于生药5g,浓缩液过聚酰胺柱,水洗脱液调pH值为6.0~7.0,脱色,加吐温-80,滤过,再加注射用水制成1000ml,滤过,灌封,每支2ml,灭菌,即得。该品为棕色澄明液体。与三氯化铝乙醇溶液反应,紫外灯下显亮黄色荧光斑点;该品滴于滤纸上干燥后,与碳酸钠试液反应斑点显橙色。功能扩张血管,抗心肌缺血及心律失常。用于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死及乙型肝炎。肌内注射,每次2ml,每日1次;静脉注射,每次4~6ml,用25%葡萄糖注射液20ml混匀推注或用5%葡萄糖注射液250ml混匀后滴注。 [6-7]

人们通常认为寄生植物会对寄主生长产生一定影响,所以在园林中应用很少。槲寄生以其优良的特性在国内的一些景区形成了特殊的景观,并逐渐引起园林工作者的注意。 [8]

⑴意境美

槲寄生是中国北方地区少见的常绿植物之一,特别是在东北地区早春季节,其肥厚的对生叶片十分可爱,给寒冷的北方带来一丝生机。在冰雪覆盖之际,槲寄生无疑给当地单调的背景增添了绿意,是良好的早春观业植物。 [8]

⑵形态美

槲寄生的生长方式是典型的二叉分枝,近观其多年生的个体形态曲折优美。由于槲寄生通常成簇生长在寄主的不同部位,远观像一个个生长在树上的鸟巢,激发游人的好奇心和游览兴致。 [8]

⑶色彩美

每年进入9月以后,槲寄生果实陆续成熟,从绿色逐渐变成红色或黄色,持续时间可至11~12月份。2种果实型的植株常混生于同一寄主上,产生红黄相间的视觉效果;而雪后的槲寄生则呈现出红装素裹的对照,成为阔叶树种落叶后不可多得的观果植物。 [8]

⑷生态美

野外观察表明,槲寄生作为一种半寄生植物,自身可以进行光合作用,对寄主的影响较小。调查中没有发现因寄生而导致寄主死亡现象,其果实又是一些食果鸟类冬季的事物来源之一。因而,槲寄生是森林生态系统中联系鸟类与其他木本植物的纽带,成为调节森林物种多样性的重要一环。 [8]

主含黄酮类化合物:3′-甲基鼠李素(rham-nazin),3’-甲基鼠李素-3-葡萄糖甙(rhamnzin-3-O-β-D-glucoside), 异鼠李素-3-葡萄糖甙(isorhamnetin-3-O-β-D-gluco-side),异鼠李素-7-葡萄糖甙(isorhamnetin-7-O-β-D-glucoside),3′-甲基圣草素(3-methyleriodictyol),3′-甲基圣草素-7-葡萄糖甙(3′-methylerlodi ctyol-7-O-β-D-glucoside)又称槲寄甙甲,槲寄生新甙(viscumneoside)Ⅰ、Ⅱ、Ⅲ、Ⅳ、Ⅴ、Ⅵ、Ⅶ。还含三萜类化合物:β-香树脂醇(β-amyranol),β-乙酰基香树脂醇(β-acety-lamyranol),β-香树脂二醇(β-amyrandiol),羽扇豆醇(lupeol),齐墩果酸(oleanolic acid),白烨脂酸(betulic acid),棕相酸-β-香树脂醇酯(β-amyrin palmitate),乙酸-β-香树脂醇酯(β-amyrin acetate),β-谷甾醇(β-sitosterol),胡萝卜甙(daucosterol)。还含其他甙类:丁香甙(syringin),丁香甙元-O-β-D-呋喃芹菜糖基(1→2)-β-D-吡哺葡萄糖〔syringenin-O-β-D-apio-furanosyl(1→2)-β-D-glu-copyranoside〕,鹅掌楸甙(liriodendrin),2,3-丁二醇-3-O-单葡萄糖甙(butan-2,3-diol-3-O-monoglucoside)。又含内消旋肌醇(meso-inositol),棕榈酸(palmitic acid),琥珀酸(succinicacid),阿魏酸(ferulic acid),咖啡酸(caffeic acid),原儿茶酸(pro-tocatechuic acid)等有机酸。 [3]

⑴对心血管的作用

鲜叶的乙醇浸液给麻醉兔、狗皮下注射,可使血压下降达1h以上。

槲寄生注射液0.25g/100ml洛氏液对离体豚鼠心脏有扩张冠脉作用, 也对抗脑垂体后叶素引起的冠脉收缩;总黄酮12.5mg/kg静脉注射,对麻醉狗可明显降低动脉压, 减慢心率;总黄酮20mg/kg静脉注射,使麻醉狗冠脉流量增加, 冠脉阻力下降,并一定程度降低动-静脉氧差和心肌耗氧量。

⑵对脑啡肽含量的影响:槲寄生煎剂5g/只灌胃, 对脱氧皮质酮盐性高血压大鼠所出现的脑干、纹状体甲脑啡肽和亮脑啡肽含量的升高,下丘脑甲脑啡肽含量的降低, 能使其恢复正常水平。

⑶另外,还有抗血小板聚集、增强免疫功能等作用。

⑷改善微循环。

⑸降压作用。

⑹抗血小板凝聚作用:静脉注射槲寄生总苷注射液2.5mg/kg和5mg/kg,对ADP诱导的兔血小板聚集呈明显抑制作用,并呈剂量依赖性,维持时间约1小时。体外给予总苷1.6mg/ml、3.2mg/ml和6.4mg/ml,对ADP、凝血酶、胶原和花生四烯酸诱导的兔血小板聚集,均呈明显的抑制作用,畦作用与8mg/ml乙烯水杨酸作用相仿。大鼠动静脉旁路血栓形成试验表明,静脉注射总苷10mg/kg能显著抑制动脉内血栓形成。给陈旧性心肌梗死患者肌肉注射总苷注射液40mg,每日1次,连续14天,可显著抑制ADP和肾上腺诱导的血小板聚集。 [4]

⑺抗肿瘤作用:给体内移植型肿瘤小鼠分别腹腔注射槲寄生总生物碱50mg/kg和75g/kg,连用7~10天。结果表明,槲寄生总碱对Lewis肺癌、S37实体型肿瘤、EAC、S180、ARS及L1210白血病均具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并具有较明显地抑制C57BL/6小鼠Lewis费按肺转移的作用。 [4]

⑻其它作用:槲寄生能不同程度地损伤体外原代人脐静脉内皮细胞形态,抑制内皮细胞合成释放前列环素I2(PG I2),但经凝血酶激发后的内皮细胞合成释放PG I2功能未受影响。此外,槲寄生还抑制凝血酶激发前后内皮细胞合成释放Von Wlillibrand因子(vWF)。小鼠腹腔巨噬细胞,与槲寄生多糖及其中性组分共同培养均可显著增加其TNF-α、IL-1的分泌。 [4]

给小鼠灌肠活腹腔注射槲寄生溶液3g,72小时内无1只死亡,一次耐受量均为150g/kg以上。大鼠长期毒性试验表明,分别灌胃给予槲寄生冲剂30g/kg和75g/kg,每日2次,连续30d,对大鼠生长发育、血液学、肝功能及病理组织检查均无明显毒性。

性状鉴别

茎枝圆柱形,枝梢带叶或脱落无叶,长约30cm,粗枝直径约1cm,细枝直径2-6mm,节部膨大,节上有2-3叉状分枝或枝痕,茎技易由节处折断脱落,节间长2~9cm。表面金黄色、黄绿色或黄棕色,光滑无毛,有明显的不规则纵皱纹。体轻,质柔韧,不易折断,断面不平坦;皮部黄色;木部色较浅,有放射状纹理;髓小,常偏向一侧。叶对生于枝梢,易脱落,无柄;叶片倒披针形或长圆形,长2~7cm,宽0.5~1.5cm,先端钝圆,基部渐狭呈短柄状,基出脉5条,中间3条较明显,金黄色至黄绿色,有皱纹。革质而厚,略柔韧。偶有未脱落的花果;花小形,单生,或数朵簇生于枝梢两叶间;果椭圆形,直径约5mm,黄棕色或暗红色,皱缩。气微弱,味微苦,嚼之粘滑。以枝嫩、色黄绿、叶多者为佳。

显微鉴别

茎横切面:表皮细胞长方形,外被黄绿色角质层,厚19~80μm。皮层较宽广,纤维数十个成束,微木化;老茎石细胞甚多,单个散在或数个成群。韧皮部较窄,老茎散有石细胞。形成层不明显。木质部射线散有纤维束;导管周围纤维甚多,并有少数异形细胞。髓部明显。薄壁细胞含有草酸钙簇晶及少数分晶。

粉末特征

淡黄色。①表皮碎片黄绿色,细胞类方形,可见平轴式气孔。②薄壁细胞圆形或长圆形,现稀疏壁孔,内含众多淀粉粒及油滴。③草酸钙簇晶直径17~45μm,方晶较少,直径8-30μm。④纤维成束,长梭状,直径10~34μm,壁较厚,略成波状,微木化,胞腔小。⑤异形细胞形状不规则,壁较厚,微木化,胞腔较大。③石细胞稀少,类方形、类多角形,或形状不规则,直径42~102μm,孔纹及壁沟明显。 [3]

理化鉴别

薄层色谱:取本品1~2g,切碎,加乙醇30ml,加热回流30min,放冷,滤过,滤液浓缩至干,加无水乙醇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齐墩果酸对照品,加无水乙醇溶解 ,使成每1ml含1mg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吸取上述供试品溶液4μl及对照品溶液2μl,分别点于同一以羧甲基纤维素钠为粘合剂的硅胶G薄层板上,以甲苯-醋酸乙酯-冰醋酸(8:2:0.1)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10%硫酸乙醇溶液,80℃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置日光下及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或荧光斑点。

含量测定

取该品粗粉约1g〔同时另取该品粉末测定水分(附录Ⅸ H 第一法)〕,精密称定,置具塞锥形瓶中,精密加入盐酸乙醇溶液(1→10)30ml,称定重量,超声处理1.5小时,放冷,再称定重量,用盐酸乙醇溶液补足减失的重量,摇匀,滤过,精密量取续滤液15ml,浓缩至约5ml,加水10ml,转移至分液漏斗中,加氯仿提取5次(20ml、20ml、20ml、15ml、15ml),合并提取液,蒸干,残渣加氯仿5ml使溶解,加到氧化铝小柱(内径0.9cm,中性氧化铝5g,100~200目)上,用氯仿-甲醇(80:1)30ml冲洗,弃去洗液,再用氯仿-甲醇(20:1)50ml洗脱,收集洗脱液,蒸干,残渣加无水乙醇溶解,转移至5ml量瓶中,并稀释至刻度,摇匀,作为供试品溶液。另精密称取齐墩果酸对照品,加无水乙醇制成每1ml含0.5mg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B)试验,精密吸取供试品溶液5μl、对照品溶液2μl和4μl,分别交叉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环己烷-氯仿-醋酸乙酯-冰醋酸(20:5:8:0.1)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10%硫酸乙醇溶液,在110℃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取出,晾干,在薄层板上覆盖同样大小的玻璃板,周围用胶布固定,照薄层色谱法进行扫描,波长:λs=520nm,λR=700nm,测量供试品吸收度积分值与对照品吸收度积分值,计算,即得。

该品按干燥计算,含齐墩果酸(C30H48O3 )不得少于0.17%。照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

色谱条件与系统适用性试验以十八烷基硅烷键合硅胶为填充剂;以甲醇-0.1%磷酸溶液(15:85)为流动相;检测波长为264nm。理论板数按紫丁香苷峰计算应不低于5000。

对照品溶液的制备取紫丁香苷对照品适量,精密称定,加甲醇制成每1ml含50μg的溶液,即得。

供试品溶液的制备取本品细粉约2g,精密称定,置具塞锥形瓶中,精密加入70%甲醇25ml,密塞,称定重量,超声处理(功率300W,频率25kHz)30分钟,放冷,再称定重量,用70%甲醇补足减失的重量,摇匀,滤过,取续滤液,即得。

测定法分别精密吸取对照品溶液与供试品溶液各10μl,注入液相色谱仪,测定,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计算,含紫丁香苷(C17H24O9)不得少于0.040%。

常青的槲寄生代表着希望和丰饶。在英国有一句家喻户晓的话:没有槲寄生就没有幸福。槲寄生,顾名思义,就是寄生在其他植物上的植物。它四季常青,开黄色花朵,入冬结出白色或红色的浆果,饮用它的果汁可以预防不孕症。

很久以前,人类的祖先就已经懂得用槲寄生果子的黏液来制作黏鸟胶,鸟儿就这样落入人们手中,成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槲寄生在西方被称为“生命中的金枝”,但在北欧神话中却成为死亡的象征:奥丁和爱神弗丽佳的儿子 光明之神伯德,就是被火神神洛基以槲寄生制成的飞镖射死的。弗丽佳悲痛的眼泪化解了槲寄生的邪恶,救活了儿子。于是她承诺,无论谁站在槲寄生下,都会赐给他一吻。这个神话演变成了西方圣诞节的传统:如有女子偶尔经过或站立于槲寄生悬挂的地方,旁边的男子便可走上前去亲吻她。西方人认为,这是两性结合、多子多孙的预兆。这也与古代凯尔特人的风俗一致。他们相信,红色的槲寄生果实是女性生命力的象征;白色的果实则代表了男性的生殖力;它们共同代表了原始的大地母亲。

另一种版本的神话中,在Balder被槲寄生枝条穿刺而死,但Frigg不愿放弃希望,她请托赫尔莫德(Hermod)骑着奥丁的八足神马斯莱布尼尔(Sleipnir)前往死亡之国。死界女王海拉(Hel)开出条件是:如果所有的生命及无生命都为Balder哭泣的话,才可让Balder复活。于是,万物都哭泣了,相传这眼泪就是早晨时的露水。唯独一个女巨人索克(Thokk。煤)住在地底,她并不需要光明,所以她不肯为Balder哭泣,所以Balder只能继续留在死亡之国。然而另一说法中,这女巨人其实是洛基为了妨碍巴德尔的复活而变的。由于之后教唆霍德尔和变身女巨人的事迹败露,洛基成为北欧诸神的敌人,被囚禁在地底深处忍受滴下的毒蛇毒液腐蚀自己的脸孔,直到诸神的黄昏时才解脱桎梏,成为毁灭天界的元凶之一。

根据传统,被人们视为避邪物的槲寄生,可以用来助孕、避雷;挂在房内能抵挡厄运和巫术,挂在门口则可以阻止巫婆登堂入室。槲寄生也曾被视为“万灵药”,非洲的一些部落会在打仗前佩戴以避免受伤。奥地利人将槲寄生放在门槛上以防止做恶梦。圣诞节来临时,英国人都会悬挂槲寄生的枝条,还将它放在枕头下占卜梦境。瑞典人用槲寄生枝作为寻找黄金矿脉的探测棒。在奥地利和意大利相邻的边境地区,一直流传着槲寄生能使人隐形的说法。


相关文章推荐:
拉丁 | 北寄生 | 桑寄生 | 冻青 | 桑寄生科 | 槲寄生属 | 灌木植物 | 麻栎 | 苹果树 | 白杨树 | 松树 | 宿主 | 雌雄异株 | 舒筋活络 | 筋骨疼痛 | 跌打损伤 | 筋骨 | 风湿 | 安胎 | 生物碱 | 德鲁伊 | 被子植物门 | 双子叶植物纲 | 原始花被亚纲 | 檀香目 | 桑寄生科 | 槲寄生属 | 雌雄异株 | 萼片 | 风湿 | 筋骨 | 胎动 | 菟丝子 | 心绞痛 | 心律失常 | 心律 | 心肌梗死 | 心律失常 | 心律失常 | 冠心病 | 心绞痛 | 吐温-80 | 氯化铝 | 心肌缺血 | 心律失常 | 心肌梗死 | 肌内注射 | 静脉注射 | 葡萄糖注射液 | 分液漏斗 | 氧化铝 | 环己烷 | 齐墩果酸 | 希望 | 霍德尔 | 奥地利 | 恶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