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父子受贿案

被告人沈俊成及其辩护人作无罪辩护。

股份转让、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上述人员所送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616万余元。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受贿

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沈长富对指控的大部分事实无异议,但辩称在任中国移动重庆分公司总经理期间,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其没有安排其子收受刘某所送股份66万元,也不知道其子收受四川冠达通信工程有限公司刘某所送分红款1309万余元。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重庆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沈长富受贿案在重庆市第五中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沈长富为他人在设备供应、股份转让、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受贿3616万余元,决定判处其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重庆市第五中院对沈长富之子沈俊成受贿案一审宣判,认定沈俊成受贿1309万余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

被告人沈俊成及其辩护人作无罪辩护。

股份转让、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上述人员所送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616万余元。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受贿

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沈长富对指控的大部分事实无异议,但辩称在任中国移动重庆分公司总经理期间,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其没有安排其子收受刘某所送股份66万元,也不知道其子收受四川冠达通信工程有限公司刘某所送分红款1309万余元。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重庆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沈长富受贿案在重庆市第五中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沈长富为他人在设备供应、股份转让、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受贿3616万余元,决定判处其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重庆市第五中院对沈长富之子沈俊成受贿案一审宣判,认定沈俊成受贿1309万余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

能投集团董事长贪污625万被判无期

重庆要求市属国企高管报告配偶子女14类情况

据新华社电 继重庆移动原董事长沈长富“父子受贿案”后,重庆能源投资集团原董事长侯行知父子因贪污625万被查处。……父亲当高管、儿子当托儿,“受贿父子兵”现象频发令人忧。

针对这一问题,重庆市国资委近日出台新规,要求市属重点国企领导干部必须报告配偶和子女从业、移民等14个类别情况,引发公众对国企高管权力监督的关注。

老子“招呼” 儿子“捞钱”

“我知道侯本事不大,没什么能力,也不好好上班,没有固定收入,我就想趁在位的时候,利用手中的职权帮助别人协调生意,让侯从中收取点好处费,希望他以后能过得好点。”被捕后,侯行知坦言。

在担任国企董事长前,侯曾任重庆市经委副主任、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在不少熟人眼里,他是个“耿直、肯帮忙”的人,但作为一名正厅级干部,与他结交并非易事。于是,一些请托人开始拉拢他的不务正业的儿子侯。

“送钱给侯,就等于是送给侯行知。”诸多行贿者表示。不管是承接工程、招揽生意还是人事调动,只要侯愿帮忙,就成功大半。这诱导侯不断利用“父爱”帮助他人“做生意”,从中收取好处费。

2008年5月一个晚上,侯对正在客厅看电视的老爸说,能不能帮其朋友冯浩做点有“优惠条件”的精煤业务,并表示冯可以分利润。侯行知随后让能投集团下属的两家国有煤矿与冯浩签订购销合同,并违反企业规定在供货量、付款方式等给予“优惠”。作为回报,冯浩先后给侯182万余元的“利润分成”。

像这种一个“招呼”就能赚大钱的“无本买卖”,侯行知父子干了不少。在“掌权”期间,侯行知遇朋友交际应酬,常带儿子一起出场,心领神会的侯事后便去找叔叔伯伯承揽生意,甚至父子二人有时一起去收“贿金”,在贪腐之路上越走越远。

联手提拔“带病干部”

“老爸,关照南桐矿业的吴晓波”在2011年2月重庆能投集团研究人事问题的党委会上,侯行知收到儿子发来的短信。侯受人之托、插手干部提拔,成为暴露侯氏父子贪腐行为的导火索

2010年9月,能投集团下属一家矿业公司要选拔一名副总经理。作为该职位候选对象之一的吴晓波知道,提拔的话语权掌握在侯氏父子手中,于是找到侯帮忙。作为“敲门砖”,吴晓波安排南桐矿业的钻头供应商以支付代理费的方式送给侯31万元,侯便答应跟父亲“说一下”。

但意想不到的是,由于吴晓波在民主推荐中排名第二,侯行知没能帮上忙,为安抚他,承诺让其“等下次”。

2011年2月,吴晓波所在的矿业公司再次选拔一名副总经理,随后在能投集团开党委会研究该人选时,侯行知收到儿子短信。这次为兑现“承诺”,确保不出差错,侯行知主动表态同意将吴晓波提任为南桐矿业副总经理。侯行知虽帮了忙,但回家后便告诫侯:“这种事以后不要发短信,也不要插手人事问题。”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到半年时间,吴晓波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调查,这一查就查到侯身上。2011年8月,侯被正式批捕。

儿子被抓,老子心惊。侯行知感觉事态严重,开始向老板们退还赃款,但一个多月后侯行知也被批捕。父子二人分别被判无期和有期徒刑8年。

国企高管:“重申报、轻监管”难题待破解

“老子当高管、儿子当掮客”,这一腐败现象暴露了国企高管权力监督的薄弱。侯行知坦言,大型国企董事长的权力大、监督弱,在项目合作、物资采购、兼并重组、干部任免等方面拥有话语权,暗箱操作空间较大,可以借此“交朋友”,将权力“期权化”。

前几年,侯想买车,侯行知就给一位老板“朋友”打电话“提示”,原因是他曾为该老板兼并改制国企“提供巨大帮助”,对方心知肚明,马上给侯的银行账户转款40万元。

经法院认定,侯行知收受625万余元受贿款,在其涉及的国有企业改制破产、协调上市指标、工程项目承接、延长企业用电优惠、购买煤炭、干涉人事提拔等14项犯罪事实中,经其儿子侯“牵线搭桥”的有6项、涉及受贿金额达374万余元。

对此,侯行知表示,他并不完全清楚侯究竟在外面收了多少钱,侯也没有把受贿所得交给他,都是由侯自己支配使用。“但主要责任还在我,侯的沦落不过是对我的另一种惩罚而已。”

在被调查期间,侯行知还极力为侯求情,希望能对其“从轻处罚”。谈及原因,侯行知坦言,侯小时候双腿摔成骨折,夫妻俩四处求医才将双腿治好,因此对其疏于管教,有求必应,滥用“父爱”。对此,该案主审法官认为,如果侯不是对父亲的受贿行为耳濡目染,可能不会走上受贿道路。

重庆司法界有关人士表示,“受贿父子兵”现象显示,在一些行业或领域,权力垄断化、个人化、期权化问题突出,国企内外部监督存在问题,导致少数高管将手中公权变成家族私权,通过家人“变现”谋取非法利益。

这一问题正引起有关方面重视。重庆市国资委向重庆能源投资集团、化医集团、交旅集团等市属重点国有大型企业下发通知,要求国企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收入、房产、配偶和子女从业、移民、子女婚姻等14个类别情况。对于无正当理由不按时和不如实报告、隐瞒不报的,将严肃处理。

对此,有关专家认为,强制国企高管申报家庭财产固然重要,但解决“重申报、轻监督”问题更为关键。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