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群因素论

语词理解(Verbal comprehension,V), 理解语词涵义的能力;

语词流畅(Word fluency, W), 语言迅速反应的能力;

数字运算(Number, N), 迅速正确计算的能力;

空间关系(Space, S),方位辨别及空间关系判断的能力;

联想记忆(Associative memory, M), 机械记忆能力:

知觉速度(Perceptual speed, P), 凭知觉迅速辨别事物异同的能力;

一般推理(General reasoning, R), 根据经验做出归纳推理的能力。

瑟斯顿的七种基本心理能力是根据其中的六种能力的相关计算而成。各种心理能力并不是彼此独立的,它们之间有一定的相关量。例如,推理(R)与语词流畅(W)的相关为0.48;数字运算(N)与语词理解(V)的相关为0.38;语词流畅(W)与语词理解(V)的相关为0.51。这似乎说明在群因素之外还存在着一般因素。瑟斯顿修改了关于各因素之间独立性的看法,提出二阶因素(Second order factor)的概念,即在彼此相关的第一阶因素的基础上,再度进行因素分析,但此时分析的不再是各种测验间的共同因素,而是各种因素间的共同因素。

他认为斯皮尔曼的G因素可能是这种二阶的因素,它在推理因素、语词流畅因素和语词理解因素中有较大的负荷,而与记忆因素、空间知觉因素和知觉速度因素只有较小的关系。但是,在评价一个人的智力时,分析特殊能力更有用。他说:“我们不要老是说智力,而是要说与这件事有关或无关的智力。”瑟斯顿在1941年根据上述七种基本能力编成的“基本心理能力测验”( Primary Mental Abilities Test,PMAT)是著名的智力测验之一,他证明确实存在着七种基本能力。

语词理解(Verbal comprehension,V), 理解语词涵义的能力;

语词流畅(Word fluency, W), 语言迅速反应的能力;

数字运算(Number, N), 迅速正确计算的能力;

空间关系(Space, S),方位辨别及空间关系判断的能力;

联想记忆(Associative memory, M), 机械记忆能力:

知觉速度(Perceptual speed, P), 凭知觉迅速辨别事物异同的能力;

一般推理(General reasoning, R), 根据经验做出归纳推理的能力。

瑟斯顿的七种基本心理能力是根据其中的六种能力的相关计算而成。各种心理能力并不是彼此独立的,它们之间有一定的相关量。例如,推理(R)与语词流畅(W)的相关为0.48;数字运算(N)与语词理解(V)的相关为0.38;语词流畅(W)与语词理解(V)的相关为0.51。这似乎说明在群因素之外还存在着一般因素。瑟斯顿修改了关于各因素之间独立性的看法,提出二阶因素(Second order factor)的概念,即在彼此相关的第一阶因素的基础上,再度进行因素分析,但此时分析的不再是各种测验间的共同因素,而是各种因素间的共同因素。

他认为斯皮尔曼的G因素可能是这种二阶的因素,它在推理因素、语词流畅因素和语词理解因素中有较大的负荷,而与记忆因素、空间知觉因素和知觉速度因素只有较小的关系。但是,在评价一个人的智力时,分析特殊能力更有用。他说:“我们不要老是说智力,而是要说与这件事有关或无关的智力。”瑟斯顿在1941年根据上述七种基本能力编成的“基本心理能力测验”( Primary Mental Abilities Test,PMAT)是著名的智力测验之一,他证明确实存在着七种基本能力。

斯皮尔曼和瑟斯顿都修正了自己的学说,二者趋于接近。斯皮尔曼的二因素说现在可以称为“一般因素--群因理论”,而瑟斯顿的群因素说现在可以称为“群因素-一般因素理论”。

瑟斯顿所提出的七种基本能力,已经成为心理学工作者研究智力结构的重要资料。在现代智力因素理论中,他的群因素论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自从群因素学说提出后,智力因素研究转向对智力的深入的因素分析,此后形成两种倾向:一种是构造包括普遍因素和各种基本能力在内的智力等级体系,另一种是在独立的智力因素之上建立智力结构模型。

瑟斯顿的群因素论,他认为,人的能力由许多彼此无关的原始因素构成,而构成能力的各种原始因素是不能被割裂的,是可以从中找到一般因素的。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