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齐懿公

齐懿公继位后,除了报复管仲的后人,再就开始夺取邴氏的田地。这个时候邴原已经去世,他的儿子邴侍候齐懿公。齐懿公知道邴原的墓穴在东郊,出外狩猎时经过墓地,让军士挖开墓穴,拖出邴原的尸体,砍断他的双脚,然后转身问邴:“你父亲的罪过是不是该砍他的双脚?你能不怨恨我吗?”邴心里恨极了,但不敢说实话,只能强作笑脸回答:“我的父亲活着时没遭杀弑,已出乎我的意外,何况这是枯朽的骨架,我怎么敢有怨恨呢?”齐懿公大喜道:“你没有怨恨,我把所夺田产全归还给你。”邴请求掩埋父亲的尸体,齐懿公也答应了。

齐懿公又征集国内的美女,骄奢淫逸,只恨一天时间太短。有人夸赞大夫阎职的妻子很美,齐懿公立即发出命令,凡是大夫的妻子都要到宫中去朝见他。阎职的妻子当然也在其中,齐懿公见了果然喜不自胜,把她留在宫中不让回来。对阎职说:“你的妻子就不回去了,你可以另娶一个。”阎职敢怒而不敢言。

  齐懿公,姜姓,吕氏,名商人, 齐桓公之子。母亲为密姬。在位5年(前613年至前609年)。
  桓公在世时,商人与大夫 邴原争田邑之界, 管仲以商人理屈,将田断归邴氏,商人衔恨于心。桓公去世, 四公子吕元、吕雍、吕潘、吕商人,争立相攻, 竖刁、 易牙拥立吕无亏(无诡)。吕 小白横尸在床,蛆出于户。 齐昭公死后,其子被公子商人杀死,公子商人即位,是为齐懿公。后尽夺邴氏之田,掘邴原尸而刖之,又恨管仲,削其封邑。齐懿公好色,淫欲宫中,夺参乘( 马车司机)阎职之妻。邴原之子邴戎怀恨在心,和懿公参乘阎职合谋,乘懿公出游杀之,归告齐祖庙,从容出逃。齐人恨懿公骄恣,废其子而迎公子吕元于卫。吕元即位,称 齐惠公

齐懿公继位后,除了报复管仲的后人,再就开始夺取邴氏的田地。这个时候邴原已经去世,他的儿子邴侍候齐懿公。齐懿公知道邴原的墓穴在东郊,出外狩猎时经过墓地,让军士挖开墓穴,拖出邴原的尸体,砍断他的双脚,然后转身问邴:“你父亲的罪过是不是该砍他的双脚?你能不怨恨我吗?”邴心里恨极了,但不敢说实话,只能强作笑脸回答:“我的父亲活着时没遭杀弑,已出乎我的意外,何况这是枯朽的骨架,我怎么敢有怨恨呢?”齐懿公大喜道:“你没有怨恨,我把所夺田产全归还给你。”邴请求掩埋父亲的尸体,齐懿公也答应了。

齐懿公又征集国内的美女,骄奢淫逸,只恨一天时间太短。有人夸赞大夫阎职的妻子很美,齐懿公立即发出命令,凡是大夫的妻子都要到宫中去朝见他。阎职的妻子当然也在其中,齐懿公见了果然喜不自胜,把她留在宫中不让回来。对阎职说:“你的妻子就不回去了,你可以另娶一个。”阎职敢怒而不敢言。

齐国都城的西南门有个地方叫申池,池水清洁可以洗澡,池旁竹木茂盛。夏天,齐懿公打算去申池避暑,便命令邴驾车,阎职陪同。右师华元私下劝道:“这两个人,您怎知不怀恨主公您呢?”齐懿公说:“这两个人不曾怨恨我,你不要疑心。”就驾车在申池游玩,开怀畅饮,十分快活。齐懿公醉了,又苦于天热,叫人抬来绣床,就在竹林密处,躺着乘凉。

邴和阎职在申池里洗澡。都恨透了齐懿公,几次想杀了他,只是互相认为没有帮手,又互相不好开口。这时,邴想出一条计策来,故意折下一枝竹竿,敲打阎职的头,阎职发怒了问:“干什么欺负我?”邴含笑说:“抢你的妻子你还不怒,打一下会有什么损伤呢,就不能忍了?”阎职说:“丢了妻子虽是我的耻辱,可是看着自己父亲的尸体被人砍去双脚,轻重不是一样吗?你能对父亲忍心,却怪我不能对妻子忍心,多愚蠢!”邴说:“我有话要告诉你,一直忍着不说,恐怕你忘了以前的耻辱。”阎职说:“人都有心,什么时候能忘?只恨力量不够。”邴说道:“如今凶手就醉倒在竹林中,陪着来的,只有我们两人,这是老天给我们的机会,机不可失。”阎职说:“你能干大事,我一定帮忙。”

于是两个人擦干身体穿上衣服,一起走到竹林,看看齐懿公正在熟睡,鼾声如雷,侍守在左右。邴说:“主公酒醒了以后,肯定要汤水,快去准备好了等着。”支开内侍,阎职乘机冲上去拽住齐懿公的双手,邴佩剑一挥,头就落在地上。两个人扶起他的尸体,藏在竹林深处,把他的头丢在水中。侍回来,二人诉说齐懿公罪行,侍几人唯唯诺诺不敢出声。

他们驾车回宫,对宫中大臣述说杀齐懿公之事,竟无异议。可见杀君篡位,而且横行无德,被杀是应该的。后来立公子元为国君,就是齐惠公。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