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常德话

常德话,即“常德方言”,又俗称“德语”,是流传在今洞庭湖沅水、澧水流域常用的方言。

常德话是常德本土文化的重要根基,常德丝弦、武陵戏等本土曲艺均以常德话为传播媒介。

狭义地从文化和历史上讲,主要指的是常德市区的方言,也就是现在被广泛流传和认同的常德主流方言。

广义地从行政和地理上讲,还应包括各区县的几大方言,即:澧州话(澧县,津市,临澧,安乡),鼎城话,桃源话,汉寿话,石门话。常德各区县方言均有区别,内部差异存在,但大致上不影响交流。

常德方言的语言层次结构为:汉藏语系(语系)-->汉语族(语族)-->官话(语言)-->西南官话(语片)-->湖广片(语小片)

何谓常德话?常德话属于官话,虽地处南方,但仍属于北方方言。常德地区方言归属,在历史上有过几次变化:最先划分为上江官话,后来又归入江淮官话-常鹤片,1988年又归入进了西南官话-常鹤片,直到2008年最新版的《汉语方言地图集》出版后,重命名片属为西南官话-湖广片

从西汉初年开始,直到1949年,常德所辖的区域一直就是现在的常德、张家界、自治州以及怀化的大部和现属于岳阳的华容、益阳的南县(部分乡镇)与沅江等地。其间各个朝代虽然有所变化,但是大致范围还是差不多的。现在的“常德”几经变化,已经是历代以来所辖面积最小的时期了。不过常德话的范围还是没有变的,流行于沅水、澧水中下游。

狭义的常德话是指常德市区的口音,不包括常德郊区县的方言。广义的常德话,即常德地区所属的西南官话覆盖面包括的整个常德市管辖沅水流域、澧水流域部分地区,更广义的常德话还覆盖原来归属常德的地区,比如慈利,华容等地,这些地区的话也有人称其为常德话,然而这容易引起歧义。

为了避免这种歧义,可以以流经常德地区的沅澧两水作为区分的标志;沅澧两水将常德方言分成两大片,沅水流域流传方言以常德话为代表,澧水流域以澧州话为代表。

一般认为,常德话以武陵区(常德市区)的语音为标准音武陵区老城区(老常德市城里地区)以及往北些许地区。澧州话以津市话、澧县话为代表。

阴平

阳平

上声

阴去

阴入

武陵区(常德市区)

55

24

21

35

归去声

鼎城区

55

213

21

35

24

汉寿县

(仅官话)

55

213

21

35

24

临澧县

45

213

21

24

35

澧 县

55

13

21

归阳平

35

津市市

55

13

21

归阳平

35

安乡县

(西边话)

55

13

21

归阳平

45

石门县

44

13

42

213

545

桃源县

44

23

21

213

55

常德作为非省会地级市,人口流动相对稳定,移民对常德方言影响较小,常德话受到最大的冲击来自普通话,导致市区方言分新、中、老派。

市区老派方言大致指今55至75岁或以上土生土长的老年人所使用的方言,以旧常德市域,即东门城门口至大小西门地区的口音为准。老常德话称之为“后河话”,与丹州东江芦山一带的“郊区话”、沅江以南的“前河话”均略有区别。

市区中派方言大致指30岁至55岁的常德市民使用的方言,50至60岁之间的居民语音一般兼具老派和中派的特征。市区新派方言的使用者一般在30岁以下。中派、新派均以市中心区的口音为准。市中心区处于今沅江北岸的常德大道和桃花源路的包围之中:东以常德大道为界靠近东江街道,南为沅安路,西面是以桃源园路为界限,北面是以常德火车站为界限的常德大道。

事实上,市区中派、新派方言在环线外仍有些分布,亦通行于鼎城区城区、鼎城区灌溪镇以及德山城区。

所以推广普通话的同时,保护好当地方言也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种保护,毕竟方言所代表的是历史的传承和沉淀。

鼎城话即鼎城区所辖地区的方言,旧称“前河话”,鼎城区原名常德县,方言大体上保留了常德话的主要特征,但由于鼎城区在沅江两岸皆有属地,造成了区域内部语音不统一,但临近各个郊县的乡镇,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其郊县方言影响,如:靠近汉寿的谢家铺镇受到汉寿话影响较多;然而,鼎城区城区的方言又逐步向常德市区靠拢,年轻人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在学习和模仿市区的声调。

澧县话一个显著的特征是:保留了古代的入声。现代汉语早已废除了这一音调,不过在澧县话里遍地皆是,入声与阳声(第二声)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而澧县话的去声(第四声)很少,往往都用阳声和入声代替。

津市话和澧县话的重要区别之一就是是否翘舌,津市话多为平舌音,但调值用词和澧县基本相同,这是因为津市在上个世纪是较为发达的码头和商埠,移民多,在行政上和澧县几分几合,最后独立成县级市,方言保留了当时移民的特征,但近年来,津澧融城趋势加快,两地城区仅相距10多公里,澧县人口众多,两地交往非常密切,津市城区讲澧县话的人也越来越多,两地方言有随着津澧融城同化的趋势。

临澧话因在常德和澧县之间,又处于澧水流域,方言特以澧水流域的方言为主,如:翘舌音。但在调值方面,入声调值归为了35调,这一点应该是受到了常德的影响。

常德话的形成与历史上大规模的移民密切相关。据史料记载:秦汉以来,不断有北方居民南迁。西晋末年的永嘉丧乱,引起北方人口第一次大南迁,大量人口沿汉水流域南下,渡江到达洞庭流域,这次大迁徙一直延续到南北朝。唐朝的安史之乱,曾使“襄邓(湖北襄阳和河南南阳)百姓,两京衣冠(长安、洛阳贵族)尽投江湘,故荆南井邑,十倍其初。”①北方居民迁徙规模大,人数多,地域集中,使其语言不仅难以被本地土著语言所同化,反而给当地土著语言以巨大的冲击,这是常德话与北方话产生亲缘关系的历史渊源。另外,从唐朝至南宋末年,澧朗二州(今常德)一直归人以荆州(江陵府)为中心的政区,客观上促使了常德话与北方话的交流、融合、同化。可以说,常德方言自古以来一直受到北方话的浸润、冲刷,最后终于与之融为一体。尽管明清以来,大量的江西居民迁至常德,但由于规模较小,地域、时间不够集中,因而并没有对常德方言产生大的冲击,最终被常德方言所同化。

史料记载

《汉书地理志》记载:“武陵郡,高帝置,莽曰建平。属荆州。(领):索(今常德市武陵区、鼎城区、汉寿县地,故城今常德市东北六十华里)、孱陵(今湖北公安县与湖南南县、华容、岳阳、安乡、澧县等县地)、临沅(今常德市武陵区、鼎城区大部和桃源县地)、沅陵(今沅陵、沪溪、吉首、麻阳等县地)、迁陵(今保靖县地,错入今四川省境)、零阳(今澧县、慈利、石门、临澧等县地)、充(今大庸、桑植县地)” ①。武陵郡又称“义陵郡”。其来历据晋人常林《义陵记》云:“项羽弑义帝于郴,武陵人缟素哭于招屈亭,高帝闻而义之,故曰义陵。”郡治义陵县(一说治索县)。建置时间,据《后汉书郡国志》武陵郡下原注:“秦昭王置,名黔中郡。高帝五年(前202)年更名。”[节选自《水经注沅水》记为“汉高祖二年(前205年)]

根据记载常德现在所管辖的地区在汉代为武陵郡辖,武陵郡在汉代所属湖北荆州,所以常德话和湖北话的渊源可追溯到汉朝乃至更久远。这是常德方言不属于湘语的原因。

而根据调值我们可以知道,常德地区方言的特点的中平调去声(仅阳去)33这个调值非常突出(武陵区除外),在相邻的湘语地区这个调值便被降为了21。这一点可谓是泾渭分明。

从这一点来看,更加证明了常德一带的方言明显是受到了北方方言的影响。

常德方言属西南官话,方言内部存在一定的一致性。如常德方言里古今浊塞音一律清化;古来母、泥母混读,n与l不区别意义(鼻边音不分);fu与hu音节混读为f,“府”与“虎”同音;合口呼韵母字少,合口多变为开口,“端”duan念dan,与“单”同音;古平声一律分化为阴平和阳平,古全浊上声均归人去声,古人声大多未产生分化,调类一般有5个;古蟹摄见母、匣母开口二等字均存在文白异读。

常德方言儿化一般需要重叠,并且都有相同的助词 “哒” “倒” “起” 等等,以及复杂的连读变调,如语流中单次调职会趋平,或会拉大调值差距,规律不是很明晰;还存在入声归去声的情况。

当然,常德方言内部也存在明显的差异,流经常德市区的沅江将常德市分为武陵,鼎城两区。沅水以北旧称为后河,为武陵区所辖;沅水以南旧称为前河,为鼎城区所辖。前后河方言大致相同,主要存在区别的是声调和发音位置。鼎城方言(前河话)受汉寿等地影响较多发音位置靠前以及颚化严重,些许发音声母不同,去声多为33调值。这些调值在常德市区(武陵区)方言(后河话)为35。

在流域方面,沅水流域(武陵、鼎城、桃源、汉寿)和澧水流域(石门、临澧、澧县、安乡、津市)的方言呈现出各自的特点。而从语音上看,沅水流域方言(主要指常德市区)均无翘舌音,与开口呼相拼声母为tStS‘2,与合口呼相拼声母为t?t??,且韵母为撮口呼。澧水流域方言翘舌音和平舌区分清楚(和普通话的翘舌不太一样,可以称之为卷舌),这种现象不包含津市、安乡;沅水流域x与合口呼相拼,声母均为f,“唤”念f加,与“饭”同音,澧水流域f与x除在u前混读外,其余与普通话同(石门方言例外)。

安乡、津市方言属于澧水流域,但也呈现出沅水流域方言的特点,如无翘舌音tSt2‘S;石门与湘西接壤,其方言也呈现出湘西方言的特点,如上声调值为42。安乡方言有西边话与南边话之分,西边话属于官话,占主导地位,南边话属于湘方言。这是因为湘语区近百年来有移民迁至安乡,他们的后代大多保持祖先湘语的特征,同时也能说官话,形成官话与湘语并存的局面。

然而,沅水流域去声分化情况复杂,桃源话分化为阴去与阳去,但分ZIj独立,不与其他调类合流,汉寿方言阴去与阳平合流,武陵方言去声没有分化;澧水流域方言去声均产生分化,且阴去均归人阳平,如“明”与“盖”声调同。去声分化问题以及举例还可以参见 ‘方言调值表’ 以及 ‘方言岛’。

历史上操相同或相近方言的一部分人迁入操另一种方言的人的地盘,他们所带来的方言在本地方言的包围下,就如大海上的岛屿,即是通常所说的“方言岛”。

常德地区也存在所谓的方言岛现象存在,这种现象不是特别地突出,因为常德地区方言大致音调都具有很明显的西南官话的特点,在个别的发音上存在这种现象。

在常德地区,去声分化问题比较突出,几乎所有所辖地区的去声都分阴阳去,均以阳去中平调33比较突出,但是在常德市武陵区(即常德市中心城区)恐怕是常德所辖区县里最别具一格的了;武陵区方言听起来清晰,阴阳上去四个调分明。这主要是因为武陵区方言中没有入声,以及不存在去声分化问题。

武陵区去声、入声全部归为35这个调值(即无去声分化问题)这也是区分武陵方言和常德其他地区方言的代表调值,所以武陵区方言最大的特点是去声、入声全部归为35调,也是因为在这个原因,使得大量在常德其它地区方言中不读35调的字词,武陵区方言中读35调,所以35调在武陵区的方言中就显得特别突出,这种独特的发音在常德地区中就像一个方言岛,读音和其他地区33完全不一样,反而和武汉话完全一样,去声均为中升调35。(如:‘梦’、‘四’、‘饭’、‘会’、‘上’、‘病’、‘坐’这些字在其他地区读阳平33调值或因阳入归为其他调值,而在武陵区方言中均读35调,读音和在整个常德地区都读35调的代表字 ‘一’ 相同。)。

据分析,在与常德接壤的湖北拥有去声上扬35调的调值有武汉话,沙市话,宜昌话,这是因为武陵区,沙市,宜昌在上个世纪水运发达时,三地皆有发达的码头,相对发达的商埠受武汉这个更为发达的商埠影响,很多汉口人来到三地进行贸易往来,从而从古至今和武汉市交流密切。常德市也有小武汉之称。

武陵区方言作为常德的标准音和它的政治经济地位有着很大的关系;然而,这也并不是完全由武陵区在常德的政治经济地位所导致,而是由于武陵方言和普通话一样只有四个声调,易于在普通话的大环境下成为主流。随着普通话的影响以及城镇化的加快,常德郊区去声分化情况正向着武陵区靠拢,变得35调值占为主导甚至完全没有分化,这种现象在城镇化程度高的地区出现,如:德山镇,鼎城区武陵镇。

所以,武陵方言成为常德话的标准音不仅仅是因为武陵区的政治经济地位,也是因为社会以及历史演变的必然情况。

以下所介绍的常德话声韵母以及语法仅限于常德市城区使用(武陵区,德山以及鼎城区部分地区)。

b

p

m

f

d

t

n(l)

g

k

ng

h

z

c

s(r)

j

q

x

注:

鼻音和边音不分,n 与l 是不具备辨意作用的 (如:nan13男=lan13兰 li21里=ni21你)

ng为舌根鼻音,普通话中声母为零声母还有部分y开头的古疑母字读ng(如:岸ngan33 牙nga13)

读r的音多读y 和ng (如:yu13如 yong13容 ngan21染 ngen13人)

r为s相对应的浊音,用于书面语读音(如:ri35日 ro35若)

普通话中翘舌音都变成相对应的平舌音(如:zi21纸 zang55张 zen55真)

部分声母是j q x 的字由于保留古音,所以读g k h ( 如:gan21减 kao55敲 han13咸)

在传统常德方言中,f与h不分(如:fan35饭=huan35换 hui55灰=fei55飞)是很突出的现象。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受到语文教育和大众传媒的影响,这种现象已经很少出现,而是多保留于老年人和农村地区的口音中。

ü

üa

üe

üai

üei

ün

üan

üang

注:

uu为u的不圆唇音。在常德话中,与之相拼的仅有guu55(低)guu35(锯) kuu35(去)三个音

i 在z c s(r)后的读音同于普通话中的读音,即舌尖高元音

e读做ê,即普通话中ie后的那个e的音

wo wong只单独出现,不与其他辅音相拼

舌尖中音和舌尖前音不与合口呼相拼,元音裂化u→ ou:

(如:sou35素 dan35段 ten55吞 nou35怒)

普通话中舌尖后音与合口呼相拼的音,读舌面音与撮口呼相拼(如:ju35住 qun55春 xuang55双)

普通话中eng ing的音读en in (如:gen55更 jin35竟)

l,n不与ü相拼,而读成yu (如:yu21女 yu21旅)

普通话里一部分ie、ye、iao韵母的古入声字,方言韵母为io(如:qio35确 jio35脚)

阴平55 阳平13 上声21 去声35

注:

平分阴阳,浊上归去,无入声

入声大部分归入去声(如:gu35谷 zou35竹 jie35接),少数全浊入声归入阳平(如:be13白 )

常德方言中,词和句子的轻声现象很严重。一般:阴平55轻化为4;阳平13轻化为2;上声21轻化为1;去声35轻化为3。 (如:wen13zang4文章 tai35yang2太阳 fang13zi1房子 se35 ji3设计 )

在词汇方面,由于口语词汇和书面词汇的差异,许多字都有文白两种读音

(如:zi35ga3指甲 juang55jia21装甲;nga13ci21牙齿 ya13ko4牙科)

语法比较简单。作为孤立语的汉语,本来就没有很严格上的语法,所谓的语法都是通过语序,虚字词或助词表现出来的。

常德话在语序上与普通话大致相同。但在助词上有变化,语气助词与主流西南官话不尽相同,而颇有湘语特色。

时态助词

1、著:da(上声)

在动词后表完成时,相当于普通话的“…了”

(如:我饭著= 我吃饭了)

2、到:dou(上声)

动词后表进行时,相当于普通话中的“…着”;hiu3dou1在动词前,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正在…”

(如:我hui3dou1饭 = 我正在吃饭)

3、啊的:a(上声)-di(阳去)

动词后表过去完成,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了的”“…过了”

(如:我啊的 = 我吃过了)

方位助词

1、到:dao(阴去)

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在”,也可在动词前表“正在”

2、待:dai(阳去)

义同上

(如:我到常德 = 我待在常德=我在常德;我到饭=我在吃饭)

语气助词

啊 a

表感叹 迷惑 疑问等

哦 ou(上声)

表惊讶 感叹 恍然大悟等

诶 ei

表对事物的询问,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呢”,还可表不满 感谢等

啦 la

表祈使 遗憾 终结等

叻 le

表强调 祈使等

咯 lo

表请求 反问等

些 sa

表强调 不满 请求等

bo

相当于普通话中动词后加不的疑问用法

常德话用词

普通话用词

某的(mo21 de1)

某的 mo21-de33 上声-阳去

什么

早先 zao21 xian3

相日 xiang55-er32

当日 dang55-ar32 阴平-阴入

相日 xiang55-ar32 阴平-阴入

早先前

刚刚

前天qian21tian3

qia13-ar32 阳平-阴入

向前天 xiang13-qian13-tian55

阴去-阳平-阴平

前天

大前天

昨天cuo21-er3

qia13-ar32

阳去-阴入

后天hou35tian32

外后天wai35 hou35 tian32

后日 hou33-ar32 阳去-阴入

外后日 wai33-hou33-ar32

后天

大后天

去 ke35

去kuu35

去ki35

去ti35

踢 ti35 阴入

去(“去”在武陵区主要有三个音ki、

kuu、ke,三个都比较常用)

老倌子、老妈子

lao21 guan3 zi21

lao21 ma3 zi21

老倌的、老的

lao21-guan32-de22 上-阴平-阳去

lao21-ma32 -de22 上-阳平-阳去

爸爸、妈妈和老头子、老太太

哪个 na21 go1

哪么 na21 men1

怎么

哪么搞 na21 men21 gao1

怎么搞

这 ze2

阮安 wan 35ngan3

我们

阮 wan35

我(的)

您安 nin35 ngan3

你们

( ta55ngan4)

他们

岩头 ngai13 tou1

岩巴ngai13ba1

石头

guai55

漂亮

亏 qi55 kui4

著(da3)

qi35

juai55

guu55

zuai55 、 mao55

gu55阴平

蹲下

弯腰

jua35

tie35

捆/系

zi55

jiang35

zao55

zi55 、 jiang13 、zao21

阴平、阴去、阳去

都是踩的意思但各有区别

(zi-用脚在地上前后摩擦

jiang- 用前脚掌在地上使劲左右摩擦

zao-和踩、踏意思一样)

歪 wai55

表对动词程度加深形容 副词


相关文章推荐:
洞庭湖 | 沅水 | 澧水 | 本土文化 | 常德丝弦 | 武陵戏 | 常德 | 澧县 | 津市 | 临澧 | 安乡 | 鼎城 | 桃源 | 汉寿 | 石门 | 汉藏语系 | 官话 | 西南官话 | 汉藏语系 | 西南官话 | 官话 | 江淮官话 | 常鹤 | 西南官话 | 汉语方言地图集 | 西南官话 | 张家界 | 怀化 | 南县 | 沅江 | 沅水 | 澧水 | 武陵区 | 武陵区 | 澧州 | 津市 | 澧县 | 武陵区 | 鼎城区 | 汉寿县 | 临澧县 | 安乡县 | 石门县 | 桃源县 | 常德市 | 推广普通话 | 鼎城区 | 澧县 | 津市 | 临澧 | 永嘉丧乱 | 大迁徙 | 两京 | 北方话 | 武陵郡 | 武陵区 | 鼎城区 | 汉寿县 | 华容 | 岳阳 | 安乡 | 澧县 | 桃源县 | 沅陵 | 吉首 | 麻阳 | 保靖县 | 零阳 | 慈利 | 石门 | 临澧 | 桑植县 | 武陵郡 | 义陵 | 项羽 | 义帝 | 招屈亭 | 义陵县 | 索县 | 原注 | 秦昭王 | 黔中郡 | 高帝 | 常德方言 | 湘语 | 调值 | 去声 | 武陵区 | 西南官话 | 泥母 | 边音 | 合口呼韵母 | 全浊 | 调类 | 连读变调 | 入声 | 沅江 | 沅水 | 后河 | 武陵区 | 鼎城区 | 鼎城 | 颚化 | 武陵 | 桃源 | 汉寿 | 石门 | 临澧 | 澧县 | 安乡 | 津市 | 开口呼 | 撮口呼 | 沅水 | 湘西方言 | 调值 | 湘语 | 沅水 | 方言岛 | 方言岛 | 西南官话 | 武陵区 | 去声 | 入声 | 武陵区 | 方言岛 | 武汉话 | 调值 | 武汉 | 武陵区 | 德山镇 | 鼎城区 | 武陵镇 | 武陵区 | 德山 | 鼎城区 | 鼻音 | 边音 | 声母 | 零声母 | 母字 | 浊音 | 翘舌音 | 平舌音 | 常德方言 | 唇音 | 辅音 | 舌尖中音 | 合口呼 | 舌尖后音 | 舌面音 | 撮口呼 | 音读 | 韵母 | 入声字 | 阴平 | 阳平 | 上声 | 去声 | 入声 | 全浊 | 牙科 | 孤立语 | 语序 | 助词 | 语气助词 | 西南官话 | 湘语 | 上声 | 老倌 |
相关词汇词典